附件_SCP-050-KO

项目编号: SCP-050-KO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根据基金会大韩民国分部管辖的Site-05职员的的症状表现,已将收容手续从C级上调至A级。

基金会总部、区域总部及所有站点需切断与大韩民国分部Site-05的所有通信网络。此外,需将Site-05的服务器隔离并伪装成能与总部或其他站点正常通讯。基金会特工必须通过Site-05中设置的闭路电视或摄像头监视站点情况,除部分已获许可的职员外任何人不得进入Site-05。

另外,若发现标题为《关于SCP-050-KO》的讯息或相关文档的,需立即向上层回报并调查该讯息或相关文档的流出途径。若发现与Site-05无关的人员谈及“对象(于“描述”部分详述)”的,需立即将其隔离并射杀。

基于通讯记录050-KO-arc所述事例,总部特工█・█・████不允许进入Site-05或与驻站职员进行接触。

描述: SCP-050-KO是发生在位于大韩民国的Site-05的一种现象。

Site-05的驻站人员或滞留人员会对一名人物抱有强烈的敌意,并尝试孤立该名人物。这种行为类似于社会上,尤其年轻人群中常见的“霸凌”行为。受影响者进行霸凌的人物是为虚像,实际并不存在。推测受影响者会将此不存在的人物当成是实际存在的人类(为叙述方便,虽该名人物实际不存在,以下以“对象”称呼)。该对象被认为是拥有大韩民国国籍的黄种人女性,相貌被描述为“低于平均水平”。然而由于对象并不存在,受影响者关于对象的详细描述千差万别。受影响者虽将对象指定为SCP项目,然而通过访谈得知,该对象本身不具任何异常性。关于此行为,特工█・█・████提出了“将对象归为SCP项目仅仅是出于对对象进行侮辱的心态”的意见。由于客体(该对象)并不实际存在,对对象进行的霸凌行为实际上不能进行,而关于对对象肉体进行的霸凌行为的吹嘘绝大多数是谎言。受影响者承受着强烈的认知不协调,为了缓解其心理压力而采取了自我暗示及集团性催眠。这种暗示与催眠随着时间经过会越发牢固。

相比Site-05的驻站职员,与职员进行接触或交流的人物对对象的敌意较弱,并不会直接加害于对象,而是会以旁观者的立场,肯定上述侵害对象的行为。

对Site-05的数名职员实施记忆删除的尝试全数宣告失败,且被实施者事后表现出已经不适合通常社会生活程度的心理障碍。通过特工█・█・████的事例可知,存在完全不受影响的人物。该名特工已于Site-05工作█年,是SCP-050-KO所指现象的最初发现者,却完全不受该现象影响。特工█・█・████于移交总部后进行了█周的持续观察,并未发现有受该现象影响的征兆。现基金会可通过进行心理测试和调查来历选定不受SCP-050-KO影响的特工,作为现场封锁要员定期派往Site-05。

附录1: 特工█・█ ・████的报告

该信息通过紧急联络信道送出。

To:总部
Title:Site-05的紧急事态宣言

我是特工█・█ ・████,安保等级1。Site-05最近发生了很奇妙的现象。有一个人物在这个站点被当成了边缘人。下至最低端的清洁工上至站点管理员都在歧视这个人物。我听到了许多对“大韩民国籍██岁女性”的所作所为,听着他们一脸自豪的说,轻的有玩笑话重的甚至有轮奸……Site-05已经变成了罪犯收容设施了。这是这█年来的事情。

没错,█年来一直如此。让我感到诡异的是,期间本部居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受害者亦没有申请过任何形式的保护。甚至我提出这个疑问时,驻站职员是用一种奇怪的眼光在看我。所以……我暗中开始了调查。我多次在站点内骇入基金会的安保系统,然而驻站职员沉迷于侵害那个人,根本没有人去清查我的行为。具体的规章违反我之后会详细说明。如此我开始了个人侦查。我向Site-05的职员询问被害者的外貌,尝试做出人物像以救助被害者……他们的回答却有很大出入。除了“██岁,女性,样貌丑陋”这点,其他关于样貌的详细描述千差万别——有说她眼睛小的有说眼睛大的,有说矮的有说高的,有说瘦的又有说胖的。这时我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再询问被害者的名字时,他们并没有答出她的本名,而是都以代号称呼她。这些“代号”都是粗言秽语,在此不详细记载。另外,我伪装身份,向站点内的女性发信息,设置巧妙的问题以询问她们是否承受过重度的霸凌。结果,她们均给出了“没有受过这些霸凌”的回答。

这不是单纯的霸凌行为。Site-05的职员在歧视一个不存在的人。是的,“她”并不存在。想到你们可能不会相信,我在此附上站点内闭路电视的录像和我最近获得的一份资料。这份档案……是一份借用了SCP项目收容档案形式对「她」进行迫害的,我都不知道该不该称为“档案”的废纸。烦请过目,并请求调查到底基金会里发生了什么。

From. 特工█・█・████

附件[6]

附录2: 特工█・█・████附上的闭路电视记录

<职员休息室>

██:██:██ 某特工(下称A)手持一台手机进入了休息室。
██:██:██ (A的声音记录)「从[辱骂]手里抢来的。抢这会那叫一个哭啊,简直惊天动地」
██:██:██ (某特工(下称B)的声音记录)「(笑声)干得漂亮!不过[辱骂]手机没了这要联系也联系不上啊?」
██:██:██ (某特工(下称C)的声音记录)「要不还回去?」
██:██:██ (A的声音记录)「我给说了句「给我发张裸照我就还给你」。」
██:██:██ (C的声音记录)「[辱骂](笑声)你这货真没良心啊。」
██:██:██ 毁坏了该手机。

<职员食堂。职员休息室发生的事件过后>

██:█:██ 某特工(下称D)与另一名特工(下称E)正在进食。
██:█:██ (D的声音记录)「哎哟,那个[辱骂]又把我手机给顺了。」
██:█:██ (E的声音记录)「啥嘞?又?」
██:█:██ (D的声音记录)「老见着[辱骂]顺我东西。」
██:█:██ (E的声音记录)「看来得抓她个现行让她收敛收敛了。」
██:█:██ (D的声音记录)「怕不是跟人交流多了以为自己很行?」

调查从其他闭路电视记录得知,D遗失的手机与A窃取的手机为同一台。

<女性更衣室>

█:█:██ 特工D、E进入更衣室
█:█:██ D打开了一个衣柜,往里面洒满盐酸。
█:█:██ E监视周围,给D打了一个信号。
█:█:██ D立刻结束了该行为,迅速撤离了。
█:█:██ 某特工(下称F)从淋浴室出来。D洒满盐酸的衣柜是F的。
█:█:██ F发出惨叫
█:█:██ F受轻度炎症,所幸受伤不深。D与E扶着F离开。

<医务室>

█:█:█ F与D、E进来
█:█:█ (F的声音记录)「一定是[辱骂]干的好事。之前还往我头上洒水呢。」
█:█:█ (D的声音记录)「头上洒水够吓一跳了,这次居然还上盐酸了?」
█:█:█ (E的声音记录)「果然是个[辱骂]。」

此后,D与E似乎忘了是自己往F的衣柜里洒盐酸。D、E、F之后继续说对象的坏话。

<主楼大堂与A栋相连的走廊>

██:█:█ 特工█・█・████(下称█)与B一同行走。
██:█:█ (█的声音记录)「头儿啊,那人到底是谁?」
██:█:█ (B的声音记录)「那人?」
██:█:█ (█的声音记录)「那个……[辱骂]……」
██:█:█ (B的声音记录)「哦呀、那[辱骂]啊?还谁不谁的,你不也见过?」
██:█:█ (█的声音记录)「呃……我……」
██:█:█ (B的声音记录)「别跟我说你在包庇那[辱骂]?那[辱骂]得不能再[辱骂]的[辱骂]?」
██:█:█ (█的声音记录)「不、不,不是这意思。只是有点好奇那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头而已。(尴尬的笑容)」
██:█:█ (B的声音记录)「我跟你想一块儿了。到底都经历了些啥才会整出来这一个[辱骂]。」

总部获取此记录后,立即接入了Site-05的闭路电视,直接观察Site-05的情况。在进行观察的职员一致同意记录真实有效后,总部立即组织救援,将特工█・█・████从Site-05中救出。

附录3: 对特工█・█・████的采访

摘要
此次采访旨在确认特工█・█・████是否受SCP-050-KO指定的,于Site-05发生的现象影响,并获知特工█・█・████能不受其影响的原因。

采访者: 特工S██・██████(安保等级3、下称S)
受访者: 特工█・█・████(安保等级█ - 安保等级已获提升,下称█)

记录开始

S: 首先恭喜特工█,从Site-05平安逃出。本次采访全程录音,特工█如有需要可申请暂停录音。要喝点水吃点零食吗?
█: 不用了,谢谢。
S: 好的。有需要的话尽管提出。我们进入正题。能否介绍一下你进行调查的这位[辱骂]人物?
█: 这位人……我不知道该不该叫她「这位人物」,甚至该不该叫做「人」,这位……(深呼吸)这位「对象」。Site-05的人都说这位对象是██岁的女性,韩国籍。不过共通点只有这点。嗯。我敢保证。那个对象没有的。不存在的。不存在这世上的!
S: 那么,你是说Site-05的职员在憎恨一个不存在的人物?
█: 说了你们可能不会信,但这是事实。他们根本不正视现实。以侵害他人的名义,互相偷盗,互相在衣柜里搞小动作大动作,互相损毁各自编撰的文档,都在干这些各种离奇古怪的事。(语气激动)他们在干了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之后,却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什么「这都是对象自找的」;他们自己动手搞完破坏之后,却都说什么「这明明是对象干的好事」,一副稀松平常的样子。我,我亲眼看着他们搞事,心想这些不都是你们自己作的么。什么借口不借口的,说的跟真的一样。
S: 请冷静。
█: ……非常抱歉。
S: 你说的有点过激了。不过我能明白你从这种谷底苟延残喘爬回来的感受。那么,特工█。站点内受影响的是所有人,还是仅有一部分人?
█: ……所有人。
S: Site-05……
█: 不是个小站。除了主楼还有A座B座,还有职员的生活区。站点里收容这项目等级Safe的SCP项目,还管理着这些项目的档案。甚至为了提防敌对组织来袭,站点里还配备了少量武器和防御设施。绝不是个小站。不,是个大站了。和总部比起来当然小,但是在大韩民国的站点里已经够大了。
S: 你是说,这里面的所有职员都在歧视对象?
█: 甚至是犯罪行为的目标了。虽然现在还没出现过,为了侵害对象总有一天会有人掏出SCP项目的。
S: 真的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吗?
█: 他们已经疯了,特工S。忘了是什么时候,我在一个Safe级别的收容室前听到几个人一脸坏笑的在聊天,问他们想干啥。他们回答说什么「设计将对象塞进这个收容室」

(2分钟的沉默)

S: 那个……有点太……过火了。我听闻你进行了独自调查?
█: ……是的。这些责任我会——
S: 这个问题并不是为了追究特工█的责任。在你进行独自调查的时候,有什么发现吗?比如一些奇怪的物体。
█: 奇怪的……物体?
S: 我们正在考虑将Site-05整体指定为SCP项目。所以请认真回答。Site-05里有会带来强力的精神影响的奇怪物体吗?
█: (摇头)
S: 那么,站点里保管的SCP项目里,有带来精神影响的项目吗?
█: 没有。这里面的SCP真的都没有这类效果,都是些要不是是个SCP项目早就能能有效利用的东西。什么可以装大量墨水的戒指啊,注入液体后会变软绵绵的硬塑料瓶啊……划到异常物品都嫌麻烦的玩意。(经确认,该回答为真实情况)
S: 明白了。嗯,那么特工█,你和其他人相比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 ……诶?
S: 问的可能有点怪。我是想知道特工█为什么能在这种精神影响下还能逃脱出来。
█: 不知道。
S: 有点对不起特工█,但是我们本部对特工█进行了调查。记录显示你在██岁之后曾经接受过精神科治疗。
█: (短暂的沉默)
S: 这种事情应该很难说出口,我能理解你。
█: 只有我……有这种,治疗的记录吗?
S: 至少在██岁就有这种经历的人物,只有特工█你一个。
█: ……懂了……原来如此。
S: 嗯?
█: 能结束这次采访吗?
S: ……好的。

记录结束

此后基金会调查的结果显示,特工█・█・████是由于轻度焦虑症而进行的的精神科治疗。通过[已编辑]与[已编辑]阅览了其诊疗报告指出,该轻度焦虑症源于12至16岁时受到的霸凌。基金会着重派遣了曾受霸凌导致焦虑症、或是接受了对应治疗的职员前往Site-05进行任务,所述职员均成功完成指派的任务。

记录4: 通讯记录050-KO-arc

此事例是为了指定Site-05为SCP-050-KO时,调查负责人沈██博士(安保等级3)引起的案例。沈博士与Site-05的管理员曾多次进行通讯。由此事例可知、SCP-050-KO的异常性可由通讯传染

<沈██博士向Site-05发送的最后一封信息>

To:Site-05管理员
Title:关于Site-05的职员

您好,我是沈██博士。

我最近正在调查Site-05职员的过激行为。总部认为过错在贵站一方,我不敢苟同。听您的说法,该职员的过错要更严重。对这些过错不采取报复,只会让他得寸进尺。

所以,这不是您的过错,是该职员的过错。

我想说的并不是这点。烦请Site-05的管理层指定该职员为具有精神影响的SCP项目。我知道贵站非正式的将该名职员称作SCP项目,烦请管理层正式承认。然后……嗯?您不知道吗?光明正大的将其收容的话,该职员也会反省自己的行为,至少他会清楚基金会指定SCP项目的意图。然后请向基金会本部不断发出废弃该SCP项目的申请。除役他,就是这样。不能让一颗老鼠屎搞臭一个站点。啊,这是我最终想到的战略。除役这个SCP项目的通讯,不如统一都叫「关于SCP-050-KO」好了。就用这个标题发起心理攻击。

我将尽我所能,尽早洗脱Site-05管理员和Site-05全体职员身上的冤罪。

From:基金会总部,沈██博士

ps:关于这个职员,我猜测是叛逃到我所在站点的特工█・█・████。待我找到物证后,我会将其归还贵站。

沈██博士的发言是谎言,此后█・█・████收到了来自Site-05职员的非法邮件。总部将特工█・█・████的邮箱服务器转移后,将该职员的安全列入安保事项。

<沈██博士向总部发送的最后一封信息>

To:基金会总部
Title:Site-05

我是沈██博士。
我向你们报告最新的Site-05调查结果。

我就单刀直入的说了。站点的研究员们没有任何过错行为。是的,包括特工们和驻站的各种职员。然后,你们说他们的霸凌对象是个不存在的人,是吧?人心所向,共同的愤怒会使组织内部更加团结。那个职员是个废柴,但是就这点我还是要给他点赞赏的。就为了这一个职员的过错,就要处罚做出那些行为的他们?开什么玩笑,你们这就像是在说「仅仅为了一个人要破坏整个团体的团结力」。

From:沈██博士

此后、对沈██博士进行了记忆删除、[已删除]。博士被安全处决。

附录5: 其他通信记录

To:总部
Title:关于SCP-050-KO的现场封锁要员

我是█・█・████。
SCP-050-KO的现场封锁要员患上了轻度的忧郁症,或是感到了强烈的不适。我不是想说该往SCP-050-KO里丢个炸弹这种。然而这个收容措施非常的不对劲。

收容SCP-050-KO的现场封锁要员,全都有受到过霸凌的记忆,也因这些记忆苦恼不已。其中还有几个人尚未摆脱精神创伤。「将暴力的牺牲者投入暴力的大熔炉」这种收容措施只会反过来揭开他们的伤疤,有必要改正。基金会不是有那些可坚硬可好用的机器吗?比起人肉封锁,不如利用这些机器?

From:特工█・█・████

To:特工█・█・████
Title:RE:关于SCP-050-KO的现场封锁要员

基金会并不打算更改此收容方法。

From:总部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