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5的(还不是)末日

警告:如果你很喜欢 O5的末日 的结尾,请不要再看下去了。如果你喜欢充满神秘感的基金会,或者受不了太过离奇的超展开,这可能也不是你想要看的故事。但是,如果你只是想看那个故事中那位新任的管理者得到他应有的下场,那就看下去吧。

这件事只花了十五分钟。这十五分钟里,世界发生了巨变,却无人知晓。管理者看着自己的成果,感到由衷的自豪。他的前辈们过去总是不认同他的想法,他们都觉得自由意志有多了不起,可是只有管理者了解人类的愚蠢。人们需要被指挥,被引导,而他就是这个领导他们的人。现在,全部的力量都凝聚在他的指尖。

全部的力量。他们说,绝对的权力带来绝对的腐化。

嗯,这倒是和基金会的工作有点像。管理者的胡须底下露出了一个笑容,他开始着手工作,实施那些把世界变得更和谐有序的计划。可他不知道,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暗中计划着什么。基金会早已预备好方案应对一切意外情况——包括一名叛逆的O5。

13

他的一切计划都建立在一个推论之上,而这个推论却是个蓄意捏造的谎言。招募他的O5告诉他,O5-13并不存在。可是这不是真的。十三号的表决权由所有O5轮流执行这一点倒是不假,因为第13个O5并没有实权。虽然他经常旁听监督者议会的会议,多数议会成员也非常重视他的意见,但他从来就不是一个……特别稳定的人。

你看,第13个O5住在一个一点也不像基金会站点的站点里。来到Site-67的人没一个能看出它有什么异乎寻常之处,基金会的任何官方记录中都没有记载这个站点。但事实上,它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强大的SCP,被称为“小黑匣”。它没有编号,只有这个名字,它就是这栋房子。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它隐藏在周围的环境中。于是,他们在它的四周伪造了一些自然景观,让那些来到这里的人误以为它是为了别的什么SCP而建造的。

十三号是一个很特殊的人。能在这栋房子里生存下来,他不可能是个等闲之辈。要知道,在这个SCP之中,时间的流逝方式与外界不同。用《神秘博士》的话来说,就是“一团时间的乱麻”。在房子里,因与果不一定互相联系,很容易就会互相颠倒,陷入循环。因此,十三号必须与众不同,必须比常人多几个维度地进行思考。当然,这也导致他——以我们的标准看——总是显得心不在焉。

“我觉得越来越无聊了,还有多少背景设定要讲啊。”……当然,要是一个人成天都花大量精力在研究各种可怕而强大的事物,有时很容易陷入困惑,甚至忘了自己所处的房间到底有三面还是四面墙。那就不废话了,让我们看看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吧。

“多谢。”十三号说,这句话没有一个明确的对象。能进他的办公室的本来就没几个人,Site-67也很少有访客。十三号是一个高个子男人,一头红发,肤色白皙,却没有雀斑。他的办公室四壁都是堆满书的书架,还有更多的书不知通过何种方式停留在天花板的书架上。他桌上有一台简易的老式电脑,是台苹果IIe,看上去仍然光亮崭新。此刻,他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最近(对他来说的“最近”)一次勘探房子内部的报告,屏幕上突然红光闪烁。

“这是怎么回事?哦对,Mann出手了。”他低声对自己说。他是一个经常自言自语的人。有的时候,他和他自己在同一个房间里。有的时候,他能听到自己的回答。这对解决问题很有帮助。“我还以为这事下周才会发生呢。”他的手指飞快地掠过键盘,阅读着发送过来的报告。“啊,没错。很有意思,是全灭。不对,差一点全灭。哈哈。Mann,你真该花点时间去了解更多的情报。你总是操之过急。好了,让我们来看看我们能做点什么。”

事故保险机制在基金会随处可见。每一个O5为了以防万一都准备了十多个后备人选。Mann早已查明了这些O5的保护者的身份,但他对他们如何进行职位交接一无所知。

十三号轻点了几下鼠标,启动了这个职位交接仪式。

12

“他……他死了吗?”这位无名的助手——为了叙述方便,我们就叫他Tim好了——从门口探头张望。他头脑一恢复清醒,就立刻叫住了他看见的第一位基金会特工。

“没错。”Lament特工装模作样地摸了一会尸体的脉,然后直起身来。“从他下颚和胸口的大洞你多少也能看出这一点来。”Lament好奇地摘下已故的监督者的太阳镜,想看看他究竟是谁。他不认识这个人。不过,就算认识,他也不可能记得。

“特工先生,我——”Tim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他的眼睛也变得暗淡无神。毕竟,O5-4不是唯一一个能在别人脑子里植入命令的人。“根据我所获得的授权,第一个从前任O5-12尸体上取下他的眼镜的人将被任命为新的O5-12,接替他的位置。Lament特工,你并非我们的最佳人选,但你仍然有能力完成我们交给你的任务——但愿。”Tim跌坐在地上,感觉下巴酸痛不已。“我……怎么……我刚才是不是任命了你……?”

Lament只能露出笑容。他从没想过要当监督者,可是,既然人家让他当的话……

“很好。也许我做得会不如这个可怜虫,但至少我——”

他戴上了太阳眼镜。

“——从不会醉成这个德行。”

11

Clef坐回自己的座位,俯视着那具尸体。过去,O5-11曾经是他的好朋友。十一号——当时他的名字还叫Jings——是Clef最初加入基金会时对他进行培训的特工。当Jings被提升为O5之后,Clef曾经期望这位老人能带来变革。他们一起制定了计划,不断探讨应该怎么做。他们将会成就伟业,而Jings的高升将会给这一切锦上添花!

但是,什么变革也没有发生。当然,在上任之初,十一号确实做出了一些改进,放宽了对Safe级人形SCP的管制。但他却没有像他们事先商量好的那样放走其中任何一个。他也没有试着去减少D级人员的死亡。最终,他变得和其他监督者一样,倾轧着所有追求革新的人。

Mann也许不是接任的最好人选,但至少他言出必行。

哼!说得好像他Clef真的会把这到手的大权拱手让人一样。在这个世界上,你唯一能信赖的人就是自己。Clef向朋友的尸体伸出手,摘下了他的手环。

“如果有什么走法比‘将军’更厉害,我现在一定会喊出它的名字。不过现在只要说‘我赢了’就够了。”他把那个手环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我总是赢。”

10

有些权力的更迭波澜壮阔,有些则妙趣横生。但是在十号这里,仅仅是Moose博士的邮箱中出现了一封标明“加急”的电子邮件而已。她看完邮件的内容,一边叹气一边翻了个白眼。“真的假的?我,O5?操蛋啊。”

9

O5-9是最不幸的O5。

Bright博士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做了个鬼脸。“我靠,九号又挂了?”他十指相抵,皱眉沉思。现在这个站点中没有一个合适的人——不,等等。有那么一个。对,简直是一石二鸟。“Joshua!”他喊来了他的秘书。“叫Elroy特工到电梯间来找我。”

数分钟后,博士和特工两人一同搭乘主电梯一路向下。Bright目不斜视地盯着楼层数,看它们不断下降,直至站点的最底层。而Yoric则相反,他一刻不得安宁,不时发出声响或作出些令人心烦的小动作——他很擅长惹恼别人。最后,他再也忍不住了。“Jack,听着,如果你是要找我说上次在餐厅那件事——”

“不是那件事。”

“啊,那么一定是我给Kane吃花生酱的事了,可是那真的很搞笑——”

“也不是那件事。”

“那个姑娘告诉我说她已经年满18岁了!”

“……和这无关,而且这种借口我才不要听。Yoric。你现在正要接触一个比你当前的安全等级高出好几级的机密。所以你给我闭嘴,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接下来的行程中两人一言不发。如果他是别的随便哪个博士,现在一定会为自己正计划要做的事矛盾不已吧。但Jack Bright早已切断了和同事之间的一切情感联系,因为他知道这么做不会有好结果。

电梯在站点的最底层停了下来……然后开始平移了好几次。Yoric向身边这位高层人员投去一个疑问的眼光,但没有说什么。电梯门终于打开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另一道标有数字的门,这时Yoric才再次开口:“九六三二?等等,你有不止一个吗?”

Jack打开门,走进了房间。这个房间很小,从墙上的一扇大窗能看见里间,里间的一个台子上放着个箱子。“Yoric,听好了。我要你走进那个房间,打开那个箱子,把里面的东西拿来给我。”他叹了口气。“如果你照办的话,我就批准你对006的要求申请。”

Yoric Elroy特工小心翼翼而又满心欢喜地走进了里间。Bright博士在他身后锁上了门,然后站在窗前观察里面的动静。963-2一直都是他最见不得人的秘密。它会被制造出来完全都是他的错。Yoric轻手轻脚地打开了箱子——可喜的是并没有什么东西突然从里面跳出来——然后伸出戴着手套的手抓起了里面那个奇形怪状的金属徽章。“这到底是……啊!”特工突然发出一阵痛苦的惨叫声,就好像有某种看不见的力量攫住了他。他的骨骼,他的血肉,他整个躯干都被扭曲成了各种形状。而Bright背着双手,继续观察着。这就是使用了劣质材料造成的后果,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几分钟之内,Yoric的人格就会彻底地一去不复返,而他的身体将属于O5-9——一位自以为获得了永生的监督者。Bright接下来需要告诉他最近都发生了什么事,因为963-2有一个问题:它只能复制截止至九号第一次死亡为止的记忆。不过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毕竟,O5-9是最不幸的O5。

8

Desiree Talleh大大方方地走进了O5的住处,就好像这是她自己家里一样。她总是喜欢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至于现在呢?她正要去往那个正确的时间和地点,并最终成为一名O5。

Desiree是个看上去很年轻的非裔女郎。她的头发梳成许多辫子,戴着一副瓶底一样厚的眼镜。她打开浴室门,用戴着隔热手套的手关掉了热水龙头,有点反胃地看着八号的残骸——呕,监督者肉汤。但她还是把手伸进了那堆烂肉之中,搜寻着那枚小小的戒指。她选择成为新的八号,要是有人想阻止她的话,他们大可一试,反正她制定计划可比他们开始得早得多。她也并不畏惧去向那些身居蛇穴的朋友寻求帮助。

“我和Clef都能当上O5?基金会这是怎么了?下次他们说不定还会选343吧。”她为自己想到的玩笑咯咯笑了起来。

7

Gerald博士低头看了看他的汽车燃烧的残骸。熊熊大火从数里之外都能很清楚地看到,而车体的碎片散落在他原定行程前三分之一的路段上。他不时转动着手中那根象牙色的筷子,仔细地查看它。“哈。我猜这就表示我现在是个监督者了,是吧?”

他低下头,俯视遥远的地面。“要是我能把自己从这棵树上弄下来该多好。”

6

Black看着自己的所作所为,他的眼角抽动了一下,就只是一点点。他的导师,他的搭档,两人都被他亲手杀死。事情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本该为六号献上自己的一生,Thompson这样的好人也不该如此憋屈地送命。可是事情就这样发生了。他也只能好好活下去。

首先他要拿走六号的帽子和手枪。它们没什么不寻常的,只是对Black有特殊的纪念意义而已。他把珍珠手柄的手枪插在腰带上,然后心满意足地戴上了帽子。接下来,Black小心翼翼地,近乎虔诚地拾起了那根手杖。“这是不能容忍的恶行。你的冤仇终将得报。”

5

“我他妈的觉得自己简直像桃乐丝。”Sorts一边从O5-5的尸体上拽下鞋子,一边低声咕哝。“有没有搞错啊?鞋子?是谁想出来用一双该死的鞋子作为权力的标志的?”他皱着眉,凑近观察鞋子。“啊,这玩意还挺沉——天啊它是人皮的。”

他停下动作,思忖着该怎么写报告。“鞋子的事我倒是一点也不吃惊。是那些小矮人……是他们吓到我了。靠,我讨厌这些雕花。”

他拿着鞋子去修改成适合自己的尺寸了,而那十二个SCP-5555-J个体继续围着前任监督者的尸体跳舞。他们也在唱歌,某种合唱。你肯定能猜到他们在唱什么。这支歌的开头是“叮咚”。

3

“嗨,Josh。”

“怎么了,Gnosis?”

“那个程序崩溃了。”

“哪个?”

“那个装了Cray的全部记忆的。”

“啊,我了个操。那么我们就用备份重启一下那鬼东西。”

“没问题。”

2

“叮!你有一条新信息。”

Sophia Light博士从大堆的工作中抬起头,叹了口气。总是有活要干,不是这件就是那件。她真怀念在Bright手下当初级研究员的时光。不,不对,那根本就没什么好怀念的。但至少那时没有这么多的案头工作。此时此刻,能做些别的事放松一下是最好不过了。

这段视频之中只有一个看上去很眼熟的老妇人。“Sophia。如果你收到了这条信息,这就说明我已经死了,而且至死无法告诉你事情的真相。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是你的母亲,也不是你的祖母什么的。我就是你。这件事说来话长,不过总而言之,如果你需要重启整个宇宙的话,一定要确保自己身处其中。我的全部档案正在你的电脑中更新。你懂的,到了你接替我的工作的时候了。你就是O5-2。祝你好运。”画面消失了,但很快又再次出现。“顺便说一句:为什么所有的时间旅行者都这么喜欢追杀希特勒?这家伙还一直都没死,真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去调查一下里面有没有什么SCP在作祟。”

Light叹着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想要闲下来?真是做梦。

1

“……因此我决定将我的斗篷传给你。”录像播放的同时,Gears查看着手中的白色风衣。他的脸和往常一样,没有一丝表情。“我尽力引导你走到了这一步,现在的你已经能够掌控整个基金会。不管别人怎么说你,你确实是个出类拔萃的人。”录像中的人说话语气同样不带一丝感情,就算是死亡也很难让他的脸扭曲分毫——事实上,录制这段录像时,死亡确实正在逐渐逼近他。“最后,我只想告诉你,我为你感到骄傲。”

这时Gears抬头看向屏幕,在录像结束之前按下了暂停。接下来漫长的几分钟内,他一直盯着录像中的男人,把周围的一切都抛之脑后。现在他是领导基金会的人,是站在金字塔尖端的监督者。他应该感受到些什么的。一点点的……什么。但是他决不会承认这一点。

他只是向屏幕上的男人微微点头。“谢谢你,父亲。安息吧。”

4

“对,对……哈!这主意太妙了!”Mann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如此多的信息呈现在他眼前,如此多的工作等待他去完成。“010!我们可以量产它!全人类都应该去干有意义的工作,而不是随心所欲,游手好闲!”他的手指飞快地敲击着键盘,但很快他停了手——他的屏幕被锁定了。“拒绝访问?这他妈到底——”

“嗨,四号,你好吗伙计?”屏幕上的少年露出了笑容。“嘿,我有个不幸的消息要告诉你,O5议会刚刚举行了一次不信任投票,你猜怎么着?你被开了!”

“O5议会?再也没有什么O5议会啦!”Mann停下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站起身。“看来,我对你的抹消计划进行得不如预想的顺利,但这个问题很容易就能——”他又一次被打断了,另外11个小窗口陆续在他的屏幕上弹出来,每个窗口都显示了一个人的头和肩部的黑色剪影。所有的窗口底部都有一行绿字:“不信任”。

“不!不!我做了这么多!我精心策划了这么久!你们不能这样!我是管理者!所有的力量都属于我!都属于——”砰!Mann的脑袋上半部不翼而飞。他的躯体还向前走了两步,好像仍然试图说些什么。很快房间里响起了第二声枪响,Mann倒在地上,身体抽搐着。袭击者又朝他开了两枪,差一点成了管理者的Mann终于不再动弹。杀死他的人坐到了他刚才坐的位置上,椅子余温未消。

“Mann博士已死。杀他花了点时间,看来那些文件说得没错,他确实在阴谋篡夺基金会的大权。接下来的事我会让手下的小伙子们料理的。那么,现在议会还有别的重要议题要讨论吗?”所有议会成员都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既然如此,我Frederick Heiden……哦不对,我是说O5-4,宣布本次会议结束。”

O5-4看着自己前任的尸体。这真是漫长的一天,以后只怕还会更漫长。他踢了踢尸体的侧腹。“真可恶,你这个蠢货。我也不想这样啊。”

然后他回到电脑跟前,开始履行他的职责。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