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中的另一个我
评分: +16+x

休假,三天的休假,对于一个在证券公司上班的人来说,不少了是吧。

可是如果代价是连续加两个季度的班呢?

算那个吸血鬼好心,给我订了免费的酒店,就是现在我面前的这家。我以为会是什么又脏又破的小旅馆,没想到,看起来还挺像那么一回事。

“阿里琉斯先生?请跟我来,您的房间在六楼。”

在前台做完简单登记后,门房接过了我的行李,带我走向我的房间。天气有些阴冷,我巴不得赶紧回到房间,然后让他们送壶热茶好暖一下身子。

“您是希腊人吗?”走在走廊里,门房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

我耸耸肩,不置可否。

他似乎觉得有些尴尬,没敢继续追问下去,好在我的房间就在前面,这种令人尴尬的场面并不用一直持续下去。

“那么,祝您在本酒店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

他把箱子提进房间,却并没有离开,什么意思?

啊该死的看我这记性,小费忘给了。我摸出几个硬币,他很不情愿地接了过去,是嫌少吗?

“那么,愿您在本酒店度过一段寻找真我的难忘旅程。”门房的语气里很明显没了原有的热情,例行公事般说完这句话后,门房转身离开了房间,顺手带上了门。

夜里

白色云母装饰的自动填料壁炉里跳动着温暖的火光,我在借着灯光读一本自己带来的侦探小说,文中的女主人公正在一栋大宅里躲避着暗处的凶手,我被那种紧张恐怖的气氛所感染,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正当我看到高潮时,忽然感到有个灰色的小东西从我视线的角落里飞速窜过。

老鼠?

我决定出门去找个人谈谈,我可不愿意和一只老鼠一同分享我的房间。

我没在走廊上看见任何像是能帮我解决老鼠问题的人。只有一个房客撑着墙蹲在楼梯间旁,穿着一件和我身上的一模一样的大衣。

我没有行医执照,但是我决定去帮帮他。

在我的手马上就要触到他的肩头的时候,它忽然扭过了头,死死地盯着我。

我脑子嗡地一声。

它长着我的脸!

在家乡的民兵训练起到了作用,我一把把它推倒,跌跌撞撞地跑回了房间,一把甩上了门。

那是什么东西?!

我冲回了房间甩上了门,大口喘着粗气。

我可没什么孪生兄弟!

莫名地,我想起了门房的那句话:“寻找真我之旅。”

这话是什么意思?

壁炉里依旧跳动着橘色的火焰,木柴在里面劈啪作响,散发出松针的清香。

会不会是我劳累过度看错了?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外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看来是我多虑了,我关上了门,准备上床早点休息,就在我转身的那一刹那,我与它四目相对。


备注:190█年,SCP-1919进入基金会收容后,在例行排查中于六楼发现了一具男性骨架,骨架周围残存的物品和信息显示此男性可能是一名房客,鉴于该异常并没有实际进入运营,该男子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依然是未知的。失踪人口档案中并没有发现符合条件的失踪人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