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颗星
评分: +5+x

“欢迎各位精英来到基金会。”

“在重重考验之后,我们确定你们就是合适的人选,能够面对这个世界的未知和恐惧而不动摇,坚定地履行职责。”

“更重要的是,我们确定,你们的理念和我们的吻合。控制,收容,保护,这就是我们的至高信条。”

“可能你们总有一天会无声无息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甚至连名字都不会留下,但我们绝不遗忘。”

Karldark深刻明白,语言和感情是多么重要,尽管他不喜欢,但他还是要坚持作为特工的优秀代表继续完这场演讲。不动摇?他们之中已经有人在之前的考验之中吓得晕倒尿裤子,但他们还是最后站在这里。基金会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谁知道下一刻自己的尸体会以什么方式躺在什么地方。

至于信念嘛,谁知道呢……听起来很崇高的东西,但实际上如何谁都不知道……

他发觉了自己的走神开始影响到了自己的演讲,于是把开始把精力集中到演讲上。真正进入一心二用的状态之中,尽管心中腹诽不断,但演讲仍然无可挑剔。

认真,认真,相信基金会的信条,这是我们的目标,尽管谁都不知道这个目标是怎样的。


“GOI有什么异动么?”Tentacle问着Andros。

“中国境内暂时还没有,破碎之神教会在中国大陆的发展一向不顺利,混沌分裂者还保持克制,GOC嘛,他们的高调一向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闪亮灯塔,至于蛇之手或者Nobody……能知道他们在干什么,我们的渗透工作绝对是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那你觉得他们会干什么?”Tentacle忽然这样问,Andros有点讶异,这似乎不是他的工作,情报分析和情报搜集最好是分开进行才是标准流程啊。

“我只是觉得有些累了,这样相互之间的大乱斗,我们一直标榜自己在收容异常,保护世界不受侵扰,可我们是不是世界上最大的异常?”Tentacle躺倒在扶手椅上,仰面望天,似乎自言自语,“就像这个世界上,茫然无知的蚂蚁在爬行,而名为基金会或者GOC的大恐龙在相互撕咬,只为了争抢稍微亮一点的宝石,我们想要将它们放到金库里,而GOC想把这些宝石砸碎。”

“说最大的倒是不敢当,明面上最大的组织应该是GOC才对。”Andros揶揄了一句。

“说起来,你对GOC的观感如何?”Tentacle忽然坐直,眼神如针,Andros悚然,这是组织的忠诚考验?可他已经脱离GOC这么久,久到他都已经快记不清楚什么时候加入的基金会,现在来这一出似乎没有必要?

“呃……说起来,他们倒是十分坚决,对每一个异常都不加手软,虽然有时候也会干出傻事来,但很多时候他们的做法也未必是错误的。”想了想,Andros决定还是把第一感觉说出来,撒谎没有必要,撒一个谎要用十个谎去圆,只能露出破绽。

“别紧张,”Tentacle笑了起来,“这是我个人的好奇心作祟罢了,那蛇之手呢?你觉得如何?”

“名为保护传承,但实际上我认为每一个组织都不可能崇高到那种地步,他们也对异常也必然有所求,不论是异常的力量或者是可能带来的利益之类的,倒是MC&D就更加赤裸一些。”Andros也放松了下来,之前自己会错意了,这并不是情报分析,而是闲谈罢了。

“呵,倒是十分贴切的猜想啊,这就像是GOC大恐龙张开大嘴把一切都啃碎,蛇之手的长蛇围绕着一堆苹果,偶尔舔一舔,MC&D就是要放进榨汁机里,每一滴美妙的汁液都要喝掉。”

“的确是很生动的比喻啊。”说完,办公室里暂时陷入了寂静,Tentacle沉默了一会之后,还是让Andros回去再看看中国境内的GOI动向,Andros起身告别,走出办公室之后,他忽然有一种淡淡的疏离感。或许正是因为他之前并非基金会的员工吧,他有时候会站在“非基金会利益角度”来看问题,有的结论很可怕,但他选择埋在心里。

“那基金会是怎么样的呢?”

想着,他走向食堂,不论基金会如何,他也只能在这里了。


“刚给我们的新特工们打完气么?”KD沮丧的脸色被HD看到了,他故意多嘴一句。

“哼。”心情并不是太好的KD并不想搭理他,自顾自地从HD身边擦过去。

“哦,对了,让我们的新特工们远离第37实验室,那里的气味和景色都不是太好。”HD转过身来,看着KD的背影又补了一句。

“怎么了?”

“有10个之前是D级人员的东西现在融化了全身骨头,在地上蠕动着,他们还没死,估计过一段也还没那么快死。”HD漫不经心,似乎他说的是今天午饭吃的是五分熟牛扒一样随意。

“这样啊,你是要保护我们的菜鸟们?不让他们的心灵受到打击?”KD嘲弄着。

“并不是,我只是担心我的实验样本们被菜鸟们惊恐之下掏枪打坏了。”

“你真是个混蛋。”

“谢谢夸奖。”

两人对视着,周围的人都谨慎绕开,当KD有点受不了HD那脸上的笑意的时候,HD倒是突兀开口了。

“你觉得英文之中的‘consume’这个词,该怎么解比较好?”

“一般来说应该翻译成消耗是比较贴切的吧,作为人来说那自然就是进食了。”

“我只是一直有一种奇怪的想法,我更喜欢把这个词想成‘蚕食’,从它的读音来看,不正像是一点点地把什么东西磨碎吞掉么?”

“莫名其妙。”KD丢下这句话,也走向了食堂,HD顿了顿,想起来午饭时间也快到了,也向食堂走去。


辰特工来到食堂的时候,发现Andros、KD和HD都莫名地在一个桌子上吃着东西,但他们的脸上都明显散发着心不在焉的气息,对自己的的食物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放下餐盘,3个人各自扫了他一眼就算是打招呼了,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辰特工倒也不以为意,开始自顾自说起来:“今天似乎有点奇怪,我过来的时候看到英灵殿那边似乎在干什么?”

“那是新的一颗基金会之星的授予仪式。”Andros忽然开口,“当然,又是一颗空白的基金会之星,没有名字。”

“唉……”辰特工一声叹息,“我可不想未来就那样呆在墙壁上啊。”

“基金会战力又有了增长,新一批特工开始工作了。”KD随意地也补了一句,但他顿了顿反应了一会,“又是一批新的基金会之星啊……”

“基金会吃的是什么?”

忽然的问题让3个人都愣了愣,Andros也愣了愣,他把一直在考虑的问题问了出口,但似乎这样的问题……

“我的意思是说,作为一个组织,基金会也在消耗着资源,就像人在吃着东西啊,那基金会吃什么呢?”问题已经问出来,那么不如问到底吧。

“吃的是异常吧?我们收容了这么多异常,也在保持着世界的稳定啊。”辰特工不想那么多,脱口而出。

“吃掉的是人命吧?今天HD还干掉了10个人呢。”KD这时候觉得有必要打击一波仇恨才行。

“问自己吧,”HD倒是很淡然,“一个人吃什么只有自己知道,基金会吃什么只有基金会知道,而我们只能去猜啊。”说完,他拿着餐盘走了。

Andros也愣了愣,走出了餐厅。


Andros回到自己的宿舍,掏出了挂在脖子上的奖章,那是一个朋友送给他的,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说起来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Andros在收容过程之中坚持不愿意放弃队友罢了,但他一直要感谢,于是有了这个礼品。

Andros也知道,那位朋友,今天就是基金会之星的获得者,但他一点都不想恭喜那个朋友。

基金会吃什么……这个问题莫名地在他收到朋友的死讯的时候开始萦绕在他脑海里。

异常?也对,人命?也对,但似乎都不是全部。

忠诚?生命?信念?善良?似乎都有,也似乎都对,那么,基金会吃了这么多,为了什么?自己年复一年在这里,自己也快要被吃完了么?就像蚕吃桑叶,每一口都不大,但总会吃完的。吃完了之后,也会变成那样的一颗星么?

为了什么?为了世界的秩序么?这么高尚的回答显然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为了什么?

他的手在奖章上摸索,忽然顿了顿,他把奖章翻了过来,后面刻着几个字:

“Follow your heart。”

或许吧,为了自己的信念吧……

他点了支烟,看着烟雾缭绕,朦胧之中似乎看到了一颗星在闪。

说起来,明天还要去和GOI们交手,这样想着,他把奖章又塞回了胸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