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如何在这个该死的职位上活下去并顺便救救这个基金会

评分: +53+x

写在前面的一些话

如果我没记错,美国总统在交替时,卸任的总统会给继任的总统在桌上留一张纸条,这部分就大概类似于这张小纸条

请务必看完以下的内容

先谈谈我自己吧 我,白掩悔,是你的前辈,上一任伦理道德委员会长,或许有人称我是“凯撒”“基金会的皇帝”之类的,不必在意,如果你在你的办公桌上见到了谩骂你的话,直接扔进壁炉里就可以了,不要影响心情,有助于长寿。

自从那次政变以来,我所坐的,也就是你现在的位置就成了权力的顶点,但这个位置就好比一个倒立在地上的金字塔的塔尖,只有平衡了各方的权力与权利,才能维持整个基金会的平稳。

但是注意好我们的目的,请看看标题,我们只是为了自保罢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更何况你还是最顶上那个,估计碎的也最厉害,当你坐上了这个位置之后,你的生命就开始了倒计时,你只能想办法延迟这个倒计时的时间,而不能想办法让它停下。以下的一切都是为了自保和自救,不要把自己当成一个高尚者,做一个利己的人,更适合活下去。

假如你出息了,干的不错,干到你快咽气了,再回顾下,如果你觉得这些内容有用,留给下一任,没用,就扔壁炉里,你也不用再写了,告诉他自己总结并发展,继往开来就行了

我大概会一辈子坐在这个职位上了,要把那些和我一起干过来的人全部熬死,我希望能和平的交接这个职务,而不是再一场武斗,但愿吧。

我提前写的遗书

我的前半生总与生相关,我见到我自己的生长,我见到花的生长,我见到草的生长,我看见英国的重生,我看见过工人的新生,我看到科技的发展,我看到太阳的升起。

然后一场长达20年的战争把我打进了中年,我看到了死,我看到黑种人的死看到黄种人的死看到白种人的死我看到男人死看到女人死,在马达加斯加我看到死在阿根廷我看到死在巴尔干半岛我看到死,然后轮到了我自己。

坐在此位上于今已四十三年,这副“伦理道德”的面具早就用针缝在了我的脸上,我带不给任何人伦理和道德,我改变不了任何东西,我才是造就了混乱之人,我是罪人。

如是而遗。

因异常引发的重大安全事件

首先,当你知晓发生了这种事情,立刻和O5-1进行联系,去评判这件事的影响程度。你可能会问,现在O5议会只是个傀儡了,我不能自己做决断吗?O5议会确实是个傀儡,但是基金会名义上的最高裁决者还是O5议会。

假如你认为……

这只是一个站点或几个站点内部能解决的事

请认真点,重新评判一下,因为这种事根本传不到你的耳朵里,你可以从是否波及民众,出动MTF数量,地区之类的再想想

是要出动某个分部全部力量的事件

去直接联系那个站点的负责人,直接自我消化,正好削减一下分部的实力,加强你的控制力,但是请务必嘱咐他们动作小一点

是要出动整个基金会力量的

去拍O5-1桌子上的那个绿色按钮,这会通知所有的基金会站点进入紧急状态,你就可以把O5议会扔一边了,你可以真正的当凯撒了,但是请务必学会放权,不会的事不要自作主张,交给别人。

已经到了面纱破碎的程度

去拍O5-1桌子上那个红色的按钮,这会在通知站点的同时向全世界政府,联合国和所有能联系上的异常相关组织发一份邮件,邮件里会表明我们的目的,然后等待回复,现在全世界就靠你了,还是和上面那个一样,尽可能放权,或许你在某些方面很精通,但是在别的方面你肯定比废物好不到哪去,不要自作主张。

因为与GOI的矛盾而引发的危机事件

在政变发生之前,基金会与大部分GOI的关系都是处于一种微妙的状态的,类似于若即若离的状态,但是因为政变的缘故,我在拉拢部分GOI的时候触动了利益的平衡,导致GOI明显分出了友好与敌对两个阵营,以下是个大概的表。
名称 友好 敌对 其他 原因
GOC 强行夺取了对方数个站点
玛娜慈善基金会 我方发动战争
蛇之手 政变时拉拢
破碎之神教会 暂无接触
第二海托世教会 政变时摧毁了数个由对方借出的仪器
地平线倡议 夺取我方管控异常物品
AWCY 我不说你也知道为什么

尝试谈判

如果这种摩擦是小范围的,比如短兵相接了,或者有个员工砸了几个东西这种小的不能再小的,用比较礼貌的语气给对方发一份邮件,语气越真诚越好,表达歉意,尽可能别引发过大的冲突,然后等对方回信。

发动代理人战争

如果对方不回信,或者回信表示不接受道歉,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不要认为战争是什么恐怖的事情,基金会所拥有的实力打得起,但是也不要认为这是个简单的事情,毕竟人死不能复生,战争伴随着死亡,也请谨慎对待。

基金会并不是一个正规组织或者是政府机构,所以我们只能去引发战争。请注意,这个战争并不一定是刀枪相对的,冷战,地区冲突,外交争端也算。

这是在政变后才产生的一种形式,最先进行代理人战争的是GOC,以下是迄今为止发生过的与基金会有关的代理人战争,你可以参考学习一下。

时间 战争名称 进攻方 被进攻方 大致过程 目的 结果
1920 第二次美墨战争 GOC SCP基金会 GOC煽动墨西哥政府在美国内战时介入夺回西海岸四州 占据SCP-2000 成功
1922-1927 墨巴冷战 GOC SCP基金会 GOC政客在两国内游说,使得巴西墨西哥为了争夺拉丁美洲控制权而进行冷战 占据巴西的SCP基金会站点 无结果
1927 “凯旋”战争 SCP基金会 GOC 在基金会的鼓励下,重建后的美国同时对巴西和墨西哥发动战争 使得基金会的拉丁美洲分部重新建立并夺回SCP-2000 成功
1930 马达加斯加独立战争 SCP基金会 GOC 马达加斯加原住民在英国分裂时发动独立战争,后美国介入建立傀儡政府 摧毁GOC的异常研究实验室 成功
1929-1931 英国内战1 地平线倡议 SCP基金会 英国在分裂成工人联合体、大英帝国、英格兰民主共和国后进行内战,苏格兰、爱尔兰同时独立,后大英帝国重新统一并收复爱尔兰、苏格兰 夺取我方在大英博物馆内保存的数个异常物品 成功
1930-1932 第二次日俄战争 SCP基金会 IJAMEA 日本皇道派在基金会支持下夺权并对俄国发动战争,后因经济问题导致日本政府被胁迫下台,战争终止,后俄国也进入内战 吞并IJAMEA 成功
1954 英格兰民族独立战争 SCP基金会 地平线倡议 英格兰人不服从法兰西公社的管理,在基金会煽动下发起独立战争,后被调停,英国独立建国,仍实行公社管理 夺回被地平线倡议夺走的异常物品 失败
1955 苏伊士运河危机 SCP基金会2 所有欧洲GOI 埃及在二十年战争后被法兰西公社强行统治,后再基金会支持下以宗教之名发动起义,凿沉五条船阻断苏伊士运河 阻拦参与二十年战争的GOI重建 无结果3

你可能会好奇为什么里面没有二十年战争,毕竟二十年战争是在记录中明确记录着有异常的使用痕迹的。其实原因很简单:基金会没有参与。参与的GOC,破碎之神教会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而没有参与的我们在这场战争后还能发动两次代理人战争。因为这场战争规模实在过大,所以当时我们并没有介入,但是我们限制了科技的发展,避免科学家造出什么灭世武器。

关于掩盖问题,我们之前采取的措施是和政府谈判,然后混入军队进行行动,但是注意在谈判时不要表明这场战争是你引发的,只用表示自己想要参与并提供帮助即可。提供的帮助你可以想办法坑蒙拐骗,比如说你会用异常干扰敌方飞机之类的,毕竟对方无法认证。

同时我要再重申一遍,尽可能减少战争,战争总伴随着死亡。

权力斗争

权力斗争往往是最残酷的,在政变前,我拉帮结派结党营私,政变时,我拉拢我孤立,然后现在开始处理权力斗争的破事。这是你平时最应该关注的,这也是保命最重要的一部分。

派系

每个部门机构都有自己的利益中心,因为利益而组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团体,这些团体交叉纵横,有的时候自己的一个政策也会帮到自己的对家,有的时候一个无意之举会导致自己盟友的叛变,而你就处于这个复杂的关系网的中心,首先我要介绍一下以下几个派别


或许你想知道各自部门之间的派系分划,我只能说,我无能为力,因为部门的领导者时不时在调动,而员工的派系走向就和民众一样,具有时效性,我现在给出的,或许过一个月就不能用了。这需要你去自己总结。

党争的核心:利益

党政看似繁杂,但是只要梳理出里面的利益网就可以了,比如MTF,本身就需要经常行动,在行动的同时还要遮遮掩掩的,有的时候甚至自己死了都不能叫喊个一声,这种人肯定希望帷幕掀开,支持“介入派”,而太空部需要资金和舆论去支持研究,他们也支持掀开帷幕,这两方就自然的抱在了一起。这时候,你可以选择声明去支持太空部的发展,然后从MTF那里调钱,这样两方的利益共同点就被现实中的矛盾给代替了,就避免了一个派系过大。

至于为什么要去避免派系壮大,那请你看看标题,假如一个派系过于强大,当你压制不住它时,就是你的死期,你这么做只是为了保命,不用把自己当的多高尚,你和这些派系的关系不是棋手和棋子,而是他们是风暴,你正好在暴风眼里,你被他们左右的同时也要保证自己的安危。

假如你被逼到绝境了,其实还有一种方法可以救急,但你要保证你能承担这个后果,可以去看下事件记录里的“星期三大屠杀”事件,我相信你不会和我一样笨拙到使用这种手段的。

O5-1

假如你打算在死前把这个该死的位置让出去,我建议,在你正式决定让位前,把你的接班人调在O5-1这个位置。O5-1的权限允许他参与伦理道德委员会会议并进行讨论,占有半票的权力,同时所有的指令都要经由他手才能发出,但是平时与其他部门基本无接触,这种只能培养出一种人,对表层了解而对实际一无所知的人,他不知道派系不知道党争不知道内部的黑暗,这样的人上位后会有很长的心理缓冲期,你可以在这个时候继续参与,避免情况出现变化然后引火上身。

应急手段

首先我要声明,这种手段的存在是必要的,但不是让你遇到事就用的,这种手段用的次数越少,发挥的实际作用就越大,就好比烽火台,一旦你烽火戏诸侯,那就起不到作用了。

紧急状态委员会

这个东西应该是每个人都很熟悉的,这正是我上位时用的手段,当初政变之时,我甚至只是委员会中的一个议员,但是这个手段直接让我跃升到了如今的地位,所以我已经将这个手段固化成程序了,既然成了程序,那就基本不可用了,这条看看就好。

“分裂者”计划

分裂者计划曾经创造了一个困扰基金会的数十载的幽灵,但是在政变中,他们不自量力,妄图介入其中来得利,结果被卷入其中然后被摧毁,算是一个可喜可贺的结局。这也代表着分裂者这个组织名再次回归基金会,这个手段仅仅只在苏伊士运河危机中使用过。主要针对于GOI问题。

“独立日”号危机

这个手段没有执行过,独立日号是现隶属于美国的一座“尼米兹”级航母,但是完全受控于基金会,必要时为了发动代理人战争,可以使这架航母出港强行控制某处海域来引发争端,至于掩盖,基金会在这方面是不用费心的。

“广州国”事件

此手段没有执行过,但是有充分准备。“广州国”是在基金会日本分部的推动下广为流传的民间传说,即日本在两广地区短暂建立过的伪政府“广州国”曾研究出过丧尸病毒,并已有小范围传播,有目击者与照片4,必要时可以让在日本政府机构中的基金会成员将此事件提上日程并逐步引发全球性恐慌

“鹰已着陆”事件

此手段没有执行过。基金会内部成员已经成功登陆火星并进行掩盖,在必要时可以向少数科学家泄露登陆火星所需科技并协助帷幕外世界登陆火星,可用来改变科技走向5

最后一点点总结

在这个职位上的任务其实相当的单纯,就是活下去,你为了活下去所做的一切努力其实也是在保证这个组织能够活下去。原本这个组织只是个很单纯的保护人类的组织,但是因为我一时的野心与贪婪,这个组织变得四分五裂而又纠缠不清,我忏悔。

比起延续我的道路,我更希望你能雷厉风行的将这些派系给清的一干二净,把GOI的关系给处理好,让基金会逐渐走回它应该走的道路上,终结我的错误。

愿你好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