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XY的逆模因讲座:认识,假设与对抗
评分: +58+x

咳咳,欢迎各位在场的同事来到我们这个小小的逆模因部听讲座,我是Onxy,(看了一下手表)你们可以叫我黑玛瑙啥的。

当然,我相信有一部分是被逼着过来的(顿一下)例如我,我就是被站点主任逼着过来做演讲的。她要求我过来做个演讲给你们普及一下逆模因的一些知识,所以在接下里的一点时间里我将向你们讲述一些逆模因的基本知识以及一些基本的应对方法,包括常规和非常规,普遍和不普遍的手段。

对了,为了保证我举得一些例子你们能想起来,请务必在我开始演讲之前吞服W型药剂,两片就够了,谢谢。

好,那么首先什么是“逆模因”?逆模因这一概念从表面看就是一些难以记住的信息,例如一串系统处理中毫无意义的一段乱码,或者是无尽的圆周率。当然,难以记住的往往只是普通的,非异常的逆模因,毕竟你咬咬牙就记住了。但是一段异常的逆模因,往往就是在不断阻止自己传播。举一个著名的例子,skip编号055,外号“非圆之物”。它会不断阻止自己的信息外泄,我们何时何地如何收容这个项目的没有人记得。这个skip的文档与其说是研究报告,不如说是基于其行为对其目的的种种推测,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是的,有无数的研究员尝试着去研究,描述过该项目。但如同我刚才所说的外号,我们得到的信息也仅限不是圆的,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除了055之外,基金会还收容了许多逆模因项目,除了这个逆模因非球体外我们还有逆模因刀,逆模因杀人狂,逆模因橡皮擦,等等等等……虽然看起来很多,但其本质就是让我们注意不到与其相关的信息。实际上我觉得这些逆模因的项目能力之间是有区别,虽然本质相同但程度方法不同也是会造成一定区别的。

此外,一个逆模因在成为逆模因之前必须首先是个模因。所以不,(在白板上画下)●●|●●●●●|●●|●096不是逆模因。如果你看不懂我在画什么请不要问,你的级别不够。

第一种我将其称之为“非干涉型”,以055为例,它的能力是消除一切指向或包含它信息的媒介的印象。媒介本身不会受到任何干扰,只有我们的精神和记忆受到了干扰。当我们反应过来时我们仍能找到相关的信息。而且注意一下,其效果是随着媒介的直接程度而递减的,越直观的影响越大。我们直接注视055记在脑子里的印象只会留下“非圆”二字,但一份描述其特性的报告我们却能记住一大部分。非干涉型的逆模因往往是Safe或者是Euclid,而且多为非生命实体。逆模因特性往往需要配合这一类物体本身的属性才会造成影响,没人用就只会像在墙角吃灰的扫帚。但请记住“往往”并不代表全部,我们需要小心那些例外,尤其是敌意实体。如果被人利用甚至会对基金会的信息安全造成巨大损害。

既然第一种是非干涉,那么第二种就是“干涉型”。出于其特性我不太方便举具体的skip,但是这一类的特性与上一类相反。它们通过干涉物质媒介来防止自己的信息遭到传播。举个例子,请注意这只关于“干涉”的特性,我手头上有[数据删除]的裸照。

嗯,没错,不开玩笑。就在我手上这个只装了[数据删除]裸照的U盘里,别问我怎么做到的,方法有的是,具体怎们流出的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总而言之我现在要放……

([数据删除]气急败坏的走上台,对着Onxy来了一拳,并捏碎了U盘,场面出现些许混乱)

咳咳,下手还挺重的吗。你们各位看到了吗,这就是……呃……不,你想都别想知道我怎么……

([数据删除]又向Onxy打了一拳将其打倒在地,吵闹声渐起)

([数据删除]扶着Onxy起身,Onxy举手示意安静)

(捂着受击打处)好了,安静一下。U盘里并没有裸照,也没有奇奇怪怪的东西,这是我跟[数据删除]演的戏。在这个活生生的例子中,你们可以看到他为了阻止自己黑历史的传播,销毁U盘本身。随后为了进一步对信息渠道进行销毁便对我更是诉诸于武力。现在把他想成异常版本的模因,当众把我的U盘捏碎并打我了一顿。我苦苦哀求停手并向你们寻求帮助,但你们没有任何反应。最后我被打死,然后你们站起来为结束的演讲鼓掌,此后再也没有人记得我。以此类比,这部分逆模因skip往往自身就是Keter级。但就像[数据删除]没有办法立即摧毁CCTV的录像一样,并不是所有skip都能完全摧毁媒介和信息,这意味着我们仍有应对的方法。

(Onxy摆手示意不用搀扶,拉过一张椅子坐下)

再开始“应对”部分前,我想浅谈一下我对逆模因现象本质原因的一些推测,不过请注意,下列观点仅代表个人观点。上世纪20年代,基金会有个外号叫“爱手艺”的研究员提出了一些有关“不可名状恐怖”的东西。其具体就是说当人们过多的遇见超出常理之物其精神会崩坏,整个人会变成疯子;而我们又知道当身体受到超出一定界限的痛苦时,大脑会切断这部分的感觉防止我们忍受不住。所以我假设某些skip部分特征是我们所不理解的,而大脑为了避免我们发疯而遗忘了这些事情。055的特征只有一个“非圆”,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能理解的055的外貌只有这一个特点,而其他特征我们无法用现有的逻辑与语言去描述?

嗯,你说的很对。就像我们很难记住一团杂乱而随机的线条,因为我们难以去描述它……

……你提出的假设非常好,这正是我接下来要说的。的确,当我们面对一串随机的数字时,我们可以清楚的了解每一个位数的意思,但我们仍然无法轻而易举的记住它。为什么?这就是我的第二个假设,逆模因的一部分是由大量冗余而又重复的数据堆叠而成,即使我们能理解每一个单位或者每一个小部分但其组合却很难留下印象。如果按照这个假设,那么055是一个由不断重复的“不是圆”概念所组成的东西,以至于我们对其的唯一印象就是这个特点。

说完了我毫无根据的假设,现在让我们来谈谈实在的。我原本不想讲记忆增强药物的,但有人想让我讲一下。那我就简单过一下:W级,可以让你感知到逆模因;X级,可以恢复被压制的记忆;Y级,可以帮助你回忆;Z级,在生理机能上失去“忘记”,但会在数个小时内因癫痫而死。它们有时候可以帮助你对抗逆模因,但记住,有时候删除记忆或许才可以保你一命。

好了,逆模因,如何应对它?第一个方法最简单也最直观——靠人数。如果你记不住一个概念,就让它不断地在不同人之间流传,就算它可以很快被忘掉,但始终会有人记住。如果你因为逆模因而陷入困境,寻找并利用以前被相同效应所影响的人,如果找不到或没用,那么你将成为留下线索的人。这种方法极其不稳定而且需要运气,虽然有用但往往代价过大。

第二点,将随机因素加入你的行动依据。很多人被困在一些逆模因场景时,往往会因为自身的习惯而不断的去选取错误的选项而导致被困,如果没有外部因素的干扰你根本不会有察觉。但如果你手头有个随机数生成器,或者是记录你行为的物品,你将会有机会察觉到自己的处境并通过随机因素来做出不同与平常的选择来帮助你脱出。所以我建议你们最好在自己的手表上加上计步器,运动管理程序和随机数生成器,并养成时不时看一下和偶尔靠着这个行动的习惯。当然,如果你不在逆模因部上班那戴不戴问题其实不是很大。

下一个,“锚”。我同事总跟我说只要记忆力意志力够强就能撼动逆模因,如果能找到相克的“理念”,“信息流”或者是“想法”甚至可以彻底摧毁它。但我同事从来没有机会证实这些东西,所以我要告诉你们一个确实可行的办法。“锚”,意思是某些对你非常重要的东西,地方或是人。这些东西对你是如此特殊和重要,让你无论何时都不会忘记它们。它们就像是你记忆山峰里最顶端的那座瞭望台,当异常来袭,当你死去,那会是你最后忘记的东西,你最后流逝的记忆。拥有一个“锚”可以让逆模因对你记忆的操作难度直线上升,还有一些东西我出于权限原因不能跟你们讲,但我能告诉你们“锚”可以是双向的,它对某些……犹如生命般重要……

既然说完了常规普遍的手段,那我们来说一下异常技术吧。根据我的自身经验,SRA的确可以对逆模因项目的效果进行一定程度的压制,但永远不会像其他项目那么明显。其效果大概感觉跟W级药物差不多一个效果,相比来说性价比较低。更何况强力的SRA装备都是定向作用,而定位逆模因往往就是我们最大的问题。我们的逆模因研究部门研究出了对逆模因的雷达,可以大致探测异常的所处方位。其原理貌似是通过对比脑电波和不断检索周围信息来检测你到底忽略了哪些东西,进而推测出异常的位置。根据我和我的机动特遣队“博弈尘埃”体验来说,雷达并不是完全准确,有时候会指向错误的方向;而且一进入异常影响范围就会失去作用,所以这东西只是用来发现个大概。

还记得我说的那个同事吗?虽然他从来没有机会证实他那些极端的猜想,但他还是对这个站点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发现巨量的信息流可以有效干扰逆模因效果,尤其是某些“非干涉型”项目。他说通过输送大量的信息来使逆模因在短时间“超载停止工作”从而达到杀伤的效果。他的武器……不可移动型对项目还是有一定压制作用的,但不够保险……移动的据他所说还在研究阶段,不过他推荐直接抄起满内存的固态硬盘往敌人身上打,还是很有效果的。

(Onxy看了下时间)

好了,逆模因初步的讲座就到这里了,回头有机会再给你们讲进阶的吧……毕竟对于逆模因来说并不是知道的越多越好的……


好的,欢迎在场的各位来到55号站点来听这个讲座,我叫Onxy,你们可以叫我(看了一下手表)

等等……

我们有麻烦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