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模因的复仇
评分: +21+x

Gorden低头看看四周。他的胳膊上被Barney扎了一只针筒,那里并没有疼痛,但有某种现实感正在扩散,仿佛从梦中醒来一般。

“Barney!这是怎——”

Barney打断了他的话。“Gorden,我们得快点了。你在为谁工作,抓紧时间回复你的记忆。”

Gorden这才发现记忆中的不对劲。自己为了谁战斗?显而易见是——基金会。自己是Site-41的设施守卫。但是——刚刚自己在干什么?

随后一部分记忆苏醒了。本不会影响到基金会的全球大战因为一种逆模因武器改变了:心灵信标。狂人尤里试图用这种武器控制全球,基金会也不例外。在Site-41能够反应之前,“为了基金会”这个概念被抹去,而大量的广播则将“为了尤里帝国战斗”这个理念塞进了他们心中。

这个地区的心灵信标位于Site-41身后的一座山上,它投下的阴影笼罩了半个站点。两人目前正在半山腰上,身后的Site-41不知道状况如何:没有无线电通信,没有人员出入,没有灯光亮起,里面的人很可能已经被逆模因控制了。不管怎么样,Gorden和Barney必须履行基金会安保人员的职责:保护站点安全。

“X级记忆辅助剂的效果不会太久,大约只有半天。快点!我们得趁这个时间破坏心灵信标。”Barney说,给了Gorden一支针筒,“被那个心灵信标控制有明显的标志。看到我身上的基金会制服了吗?如果它变成紫色,说明逆模因效应找上我了。那时候就给我注射记忆强化药剂。”

Gorden看了一眼自己的制服,上面有些部分还是紫色,但正在急速消退。看起来这种逆模因效应还会改变衣服颜色,让自己彻底以为自己是尤里帝国的一员。

Gorden点点头。两人拿起枪,向着山坡上潜行。由坦克、步兵和各种防御阵地组成的防线根本不是两个站点警卫能突破的,他们只能祈祷自己不被发现。Gorden才注意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将SCP-7381带在身边,这个Safe级别的SCP被Marion Wheeler特别要求收容在这个站点,它能直接融化击中地点周围三米内的东西——不论那是什么

“我已经呼叫了九尾狐,”Barney说,“但他们说他们没有太多的空军支援。我不知道能不能撑到他们到来。你感受到了吗?心灵信标的效应在增强。”

Gorden的感觉很敏感,他的确发现记忆强化药的效果在逐渐减弱。他思考了一下。“我们大约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不对,我的计算失误了,大约只是一个半小时。这肯定不够九尾狐来支援啊。”

“我们只能靠自己了。如果活下来,我请你喝冰啤酒。”


两人穿过茂密的森林,接近防线的左翼。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高墙、坦克和加特利机炮组成的防线守卫森严,但不知怎的,每个敌方单位的附近都放着堆成山的油桶。

“这帮人是……怎么想的?”

Gorden和Barney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他们又分别吃下一片W型记忆辅助剂,晃晃脑袋。但事实就是那样,油桶和弹药箱被(看起来甚至是有意的)恰到好处的堆在阵地上,一颗子弹就能引发一场大爆炸。这显然不是陷阱,因为还有好几个光头和带着防毒面具的士兵在巡逻呢。这里真的是一个基地入口。

两人稍加思索,迅速制定了行动计划。

“从这里到信标底部不到三百米,SCP-7381的有效射程是50米,我们接近它后三秒内就能让那个信标塌下来。我们上吧,Barney。”Gorden再次检查自己的枪械。基地内部似乎没有更多的机枪塔了,大部分人都在正门防守,这是一个绝佳的行动机会。

“行动!”

Barney一枪打中堆积的油桶,剧烈的爆炸瞬间炸飞了几个光头和步兵,坦克被掀翻在地上,加特林机炮翻倒在一旁,显然已经没法使用了。

Gorden拿出平生最快的速度,向着心灵信标飞奔。一辆坦克!它正在朝着自己开过来!Gorden死命向旁边的水泥墩滑过去,炮弹就爆炸在离自己不到三米的地方。

Barney向那辆坦克丢了一枚手榴弹,手榴弹爆炸,似乎成功吸引了那辆坦克的注意力。它慢慢调转炮塔,对Barney开了一炮。

“不!Barney!”

事情眼看就要变得无可挽回。Barney会被炸成碎片,尸骨无存,接下来他也会是同样的命运,要么死在坦克炮下,要么被同轴机枪打成筛子。但——真的是这样吗?

Barney几乎没受伤。Gorden亲眼看着他被炮弹不偏不倚的击中,又看着他向自己这边飞跑过来。Barney连衣服都没有破损,只是手臂上有一些擦伤。

“我真他妈以为死定了!这帮人不仅智力不过关,武器制造也一样拉跨:这怕不是空包弹!”

虽然两人还是没能弄清究竟为什么,但现在事情变得简单起来了。Gorden深吸一口气,举起SCP-7381向坦克射击。第一枪命中了它的侧面装甲并将它融化了一半,第二枪打中已经漏在外面的驾驶室,将整辆坦克直接摧毁。他们冲出掩体,Barney向着后续赶来的步兵开火,Gorden继续冲向心灵信标。250米,200米,100米,进入射程范围!开火!

SCP-7381的射线击中了心灵信标的基座。不论那是多强大的材料制造,都直接在SCP-7381的作用下消失了。他继续开枪,直到所有固定信标的结构都消失,信标开始倒塌。而在这之前,逆模因影响就已经消失了。

Gorden回头看,Barney正在被三辆坦克围攻。Gorden向坦克射击,直到他们都变成废铁。这时候,耳机中传来了通讯声。

“九尾狐的空中支援已经定位了你们的位置,即将轰炸敌占区,找掩护。”

两人慌张的向基地外面跑,身后不知何时又来了好几辆装着浸泡在玻璃罐里面的脑子的坦克和架起加特林机枪的吉普车,伴随着一群浑身长满异常大的肌肉块的人型生物向他们冲来。他们能听见九尾狐的攻击机正在接近,十几秒之后,A10C那标志性的机炮就响了起来,伴随着凝固汽油弹在他们身后爆炸。


天色刚刚擦黑。Site-41已经回复正常,九尾狐看起来已经确保了设施安全。Gorden和Barney回去的时候,直升机已经要起飞撤走科学家了。

“Gorden Freeman和Barney Calhoun,对吗?快上直升机,我们要撤离了。”一名九尾狐士兵催着他们进入机舱,随后关闭舱门。经历了一天本不应该由设施守卫完成的战斗,两人都筋疲力尽了。

“老兄,你说怎么就那么怪呢?一发坦克炮弹打过来,我不仅没死还能继续战斗!”

“我也不知道啊,不过别忘了,你还欠我一杯冰啤酒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