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龙门

人造龙门

一场造龙仪式,鲤鱼转化,它已越过瀑布而你却还是落水狗

概要

一条鲤鱼能够通过成功攀越一座龙门瀑布而转化成龙。然而,对于那些不能去到那些瀑布的人,或者那些想要将特定的鲤鱼转化成龙的人,这个方法可以一试。1

图像

DSC_0022.jpg

这是沙基,2拥有标准形状与大小的典型成年锦鲤例子。3

情报

特性: 这个仪式要举办在户外或者空旷环境中,要有水和瀑布,周遭不能完全贫瘠,4鲤鱼可以发育不良,否则仪式可能无法生效。一条成年5鲤鱼6在仪式中是必要的,否则最好的情况只会是什么都没有发生7。一座尺寸合适的瀑布也是必须的,但是不用担心,这不需要像河南的那个瀑布一样大。只用简单地制造或者找一座大到能够对鲤鱼造成挑战8 的瀑布,随后仪式就会生效。

性质: 这场仪式本质上是一场模仿仪式,利用野生龙门仪式中的自然转化魔术,把规模放到一个小一些、更加合适的尺寸上。仪式能够生效的原因是让现实相信这是有着正确方法的可行替代。这实际上并不是唯一的将鱼变成龙的方法,但是这是风险最小的9方法,只要你按照规则。

历史&相关势力: 自从这场仪式在中国被发现以来,它完完全全没有被修改过,至少根据我用的这本英文翻译本的作者的话来说。现在只要他们对提供名字和翻译日期不那么反感的话……

总体上,相比于其它理由这更多用于政治。创造一条龙来表明现任统治者的统治是受到上天赐福的或者是某种吉兆,并且希望统治者不会昏庸到要被传说中的龙吃掉的程度。话说如此,这很重要,要记住这些是由鲤鱼转化的,所以它们能吃掉任何符合它们胃口的东西。戳一条新生的龙从过去到现在以及将来都是成为高升为龙的鲤鱼的第一份食物的好方法。10大多数时间,仪式是在远离重要人物的地方举行的,以防止他们被吃掉。11

对策: 在举行上述的仪式前,你需要水、一座瀑布、一条合适的成年鲤鱼以及许多耐心。把两个灌注的实心鲤鱼雕像12,13,14放在瀑布的底端,两个灌注的龙雕像放在瀑布的顶端。这用来告诉现实这是一座龙门瀑布,尽管相比于大多数自然瀑布有些小。雕像上面还会雕刻有图形,用来反转反作用力,让仪式变得顺利。一旦你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唯一你要做的事情就是等着鲤鱼在它自己的时间跳过瀑布。你可以通过事前训练让它跳过瀑布,但是用任何手段去干涉仪式是个坏主意。15

其它细节: 那些“被允许”通过这场仪式的鲤鱼的一个共同点就是它们全部都是体态丰满又饥饿无比的。金鱼和鲤鱼在这场仪式中表现得很好是因为你可以通过返回奖励来训练它们跳过瀑布,而其它种类的鲤鱼可能单纯地无视掉瀑布,愉快地在水中寻找着它们能找到的食物。

观察&故事

龙门劫

“在静静绽放的水百合之下
一条年轻的鲤鱼感受到召唤……她的内心汹涌澎湃
好似那瀑布下旋转回荡的激浪,
未知的感召 越过那屏障
湍急的流水 朦胧的迷雾
溪水在瀑布之下翻滚搅拌
年轻鲤鱼心中的渴望如此明亮

最终 热情让鲤鱼使自己荡漾
游到那急流的墙下
一鼓作气 抵达首个瀑布的顶端
但她所见 依是无穷的水浪。
不屈不饶 瀑布的下一个方向
剩下的愿望 是最后的瀑布之上。
重鼓力量 伴随着沸腾的湖水与冲刷的浪
每一丝力量、气魄、精神都被耗尽
飞跃了那座瀑布的顶端。

而龙门认可了她的努力 烈焰在门上燃起
宣示着一条新生的龙
源于一条心中埋有无穷渴望的小鲤鱼
谁知道她曾只能躲于阴影。”
- Howard Schroeder,龙门劫

“红鳍鲤鱼会庄重地宣誓道:“我将穿越龙门。我会勇敢面对烈焰与雷电。我要超越平凡的鱼,与神龙同列。我誓必摆脱我族群世世代代的磨难、不胆怯于面对任何有关吾等耻辱的迹象。”

等待至一年中第三个月的第三天,当桃花盛开、溪水潺潺,他抵达鱼之屏障的入口。然后,随着尾巴轻拍一下,他向前游去。

你们从未见过如此急的流水从龙门倾泻而下。从遥远的昆仑山脉,带着巨大的力量落下。野蛮的、千英尺高的水浪,远远超过山峡,让两边无法看清对岸,冲垮了一座座巨浪经过的山丘。愤怒的雷响着震耳欲聋的咆哮。喧嚣的狂风吹散剧毒的雾气,散发着恶臭的蒸汽把闪电撕成分叉。群山之灵被击晕,毫无知觉;流水之灵不敢向前,因为恐惧。一滴这样的水都能够粉碎巨龟之壳、敲断巨鲸之骨。

这就是红鳍鲤鱼所在的大漩涡,他华丽的金红色鳞片覆盖全身,他钢铁般的利齿磕磕如鼓,他必定能全力进攻。哈!金色的鲤鱼!黄金之鲤!你过去曾在无尽的大海中过着平淡无奇的日子。那里充满了小鱼。你永远不会饿肚子。但是为什么?是什么让你决定进行着狂野而痛苦的试炼:在那屏障之后等待你的到底是什么?

在那一瞬间,在被可以粉碎峭壁的闪电烧焦后,在被可以焚烧至高天的雷火打烂后,他的鳞甲从头至尾都是灰烬,他的鱼鳍焦黑不堪,红鳍鲤鱼伟大地死去了,然后跃升为神圣的龙——流水的至尊。现在,雷神在前护驾、火神在后服侍、雨神在右风神在左,他去往远方,一手握着云一手抓着雾,为长久干旱沙漠上枯萎的纤弱嫩枝带来新生、保佑达摩僧侣在堕落的世界之污秽中不受伤害。

他曾满足于像坡脚海龟或者瞎眼陆龟一样,仅仅用螺类和小虾充腹,这样度过余生吗?如果是这样,就算龙神婆苏吉、龙神摩纳裟和其它龙神竭尽全力为他牟利,他也获得不了任何好处。因为,那样的他永远不可能达成现在的伟业。
- 白隐慧鹤 (1686-1769),日本禅宗大师、艺术家,《慧鹤禅师的基本教义》,翻译者Norman Waddell,1994, p. 64

疑问

作为这篇文章的编写者,以及看过这种仪式不止几次的目击者,我不能完全同意它们比野生龙更蠢的观点。我发誓它们知道的比表现出来的多得多。 ——解说者16,17,18,19,20,21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