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晦暝,不动如山
评分: +56+x

2016年6月21日,傍晚

中国,上海市,浦东区,花木街道,世纪公园地下深处,Site-CN-21-SH-CP,站点指挥中心,总站长办公室

一位身材匀称、西装笔挺的青年研究员,正坐在六米多宽的巨型白桦木办公桌前。他两手揉着太阳穴,长舒了一口气,强迫自己的心神从刚才与 北京地铁调度指挥中心Beijing Subway Command Post视频通话而带来的烦躁中脱出。他平稳地拿起右手边的维多利亚风格象牙柄银鎏金古董咖啡壶,往面前的温莎公爵同款Wedgwood皇室特供版金箔蔓叶纹骨瓷咖啡杯1里缓缓倒入煮好的危地马拉卡马那咖啡。青年手托杯碟,慢慢将咖啡杯端到嘴边,轻轻吐气,吹散那抹浓郁的氤氲。啜饮了几口苦涩清香的棕黑色液体后,他的心绪渐渐平复。

“布咕~布咕~布咕~”,一只银胎掐丝珐琅机械鸟从房间右侧墙边的洛可可风格柚木包金落地钟上部弹出,为19:00整点报时。

青年放下咖啡,视线转向面前的显示屏,那是20块内容各不相同的8K液晶显示器组成的阵列,其中9块用以同时与多个站点/基金会管理机构进行实时视频通信的荧幕黑着屏,4块用以监控站点各分区情况或进行紧急联络的屏幕也被AIC临时关闭,仅有7块屏幕亮着。分别实时显示着BBC新闻,CNN,福克斯新闻频道,欧洲新闻电视台,新德里电视台,半岛电视台的六块显示屏已被调为静音。

随着那已足足纠缠了站点主管Kirov研究员三年,甚至会在他的噩梦中反复出现的开场音乐再次响起,又传来了某两位穿着古板、打扮过时的熟悉面孔发出的声音:

各位观众,晚上好。

晚上好。

今天是2016年6月21号星期二,农历五月十七。

今天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夏至。

欢迎收看新闻联播节目。

今天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同俄罗斯总统普京、SCP基金会监督者议会部分成员、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等共同出席联合国安全、人道、可持续收容超自然事物委员会第三次年度峰会。并在峰会上就高危异常项目的科学收容问题发表重要讲话。

███出席联合国秘书长D.C. al Fine举办的欢迎晚宴。

███分别会见美国总统特朗普、德国总理默克尔、英国首相卡梅伦、SCP基金会O5-2、法国总统马克龙等与会领导人。

SCP基金会O5-1在于日内瓦举行的全球媒体记者招待会上发表题为《坚持结合各国国情和基本国策,尊重各主权实体完整性原则,在后曝光世界谱写人类社会可持续收容新华章》的署名文章。

███总理███在██海██阁接见来访的美国前总统卡特、前总统小布什、前国务卿基辛格一行。

███在舟山调研时强调,应牢固树立维持收容稳定的自信和保持三年零突破事故的自信,不断增强站点员工奋发向上的精神动力。

受SCP-CN-████活动频率增加影响,近期我国南方和东北地区持续强降雨,多地河流突破警戒水位,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和空间气候异常事物应对办公室已发出III级联合响应预警。

国家异常产品生产监督管理局宣布,已对Marshall,Carter&Dark有限责任联合体大中华区分公司多款产品存在的质量和不稳定问题进行了严肃处理,对该公司处以42亿人民币的罚款并责令其限期内召回所有存在问题的批次。

各位观众,今天的新闻联播节目大约需要52分钟。

以下请看详细报道……


“F██K!这种时候Bright和11号来北京干什么?还带着7号的全知人,那个成天满嘴bullshit的‘老好人’卡特!”Kirov耐着性子看完了52分15秒的“加长版”新闻联播后,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他重重地拍在办公桌上,震得杯碟鸣响,左手边第一排高达模型渐次翻倒,右侧布列如方阵的绝版手办们簌簌颤抖,靠近桌边的Miku、夏娜、蕾姆、奈亚子手办更是摇摇欲坠。

在春日野悠手办向铺着波斯地毯的大理石地面坠去的同时,Kirov主管展现出其常年保持特种兵级体能训练而锻炼出的身手,三步并作两步绕开办公桌,向珍贵的美少年手办冲去,然而还是晚了一步,就在他呼吸暂停的刹那,贴心的办公室AIC已令桌下的防坠网自动弹出,在间不容发之际接住了他心爱的悠哥。

Kirov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转回身,整了整衣领,随手掀开桌角上的一个按钮盖,按下红色小按钮,十几秒后,几个并不比常规手办更大的自动整理机器人被机械臂轻轻放到桌面上,开始有条不紊的方阵复原工作。

随着悠扬婉转的约翰•巴赫C大调第三小提琴奏鸣曲响起,AIC自动为主管打开了一块通讯屏。

Bright博士,准确的说是当前外观为美国前总统乔治•沃克•布什 George Walker Bush 的Bright博士72号2的那张令人百看而生厌的老脸出现在荧幕上。

“晚上好,小Ki,我们又见面了。”又是那种贱贱的,似乎在表达“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招牌式微笑。

“晚上好,Bright,说了多少遍,不要叫我小基。”

“OK,基洛君,话说今晚的乌贼卵汤真难喝啊,白菜汤太清淡,浓汤海鲜煲和烂肉丸子还不错,但是每次来中国都被请吃这个,早跟无限披萨一样吃腻了喔。” Bright边说边伸出舌头做了个鬼脸,“你们这边招待客人每次都是一顿饭三道汤吗?”

“你是说乌鱼蛋汤、开水白菜、佛跳墙和狮子头吧,钓鱼台五号楼的常师傅厨艺一向很稳的,你要是不爱吃,可以试试7号楼的酥皮汤和惠灵顿牛排。”

“Hi,小基,没想到我也在这吧,话说当年邓请我们在八方苑3吃的烤鸭和乳猪不错,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那时的味道。”O5-7的全权助理吉米•卡特那张皱纹堆垒的老脸出现在Bright旁边。

“两位先生,我们还是谈谈正事吧,二位晚膳如果未尽兴,一会不妨让警卫员替你们叫点外卖,牛街的爆肚和火烧更管饱。”

“咳咳,让我想想今天是要通知你什么来着?”只见屏幕彼端,Bright在半扶半推地请卡特坐下后,朝摄像头拍着脑袋说道,“嗯嗯,想起来了,是关于基金会各分部管辖权调整的初步方案,想来你听说过1号那老家伙昨晚在瑞士发表的一堆狗屎了吧,太平洋时间晚八点CBS会有专题报道喔。”

“我知道,想必全国的基金会站点主管和媒体关系部主任刚才也都在CCTV上看过了。”

“你难道不感到羞耻吗?耻辱啊,这简直是基金会近五十年来未有过的耻辱啊,堪称当代版的卡诺莎!”4

“那又能如何,难不成监督者们还会允许各国政府派代表团入驻站点吗?”

“Bingo!你还真猜对了,下午我跟你们的总理聊的就是这个话题,想必‘老祖母’在纽约和你们主席谈的内容也差不多。”

“啥?你们难道要眼看着国安十九局全面接管CN分部的Keter级项目收容吗?外行管理内行可是要血流成河的啊!”

“恐怕比你想象的还糟。”Bright半是揶揄半是自嘲的苦笑道,“他们想在上到CN分部管理委员会下到各分支收容设施内一概设立党、团部门。我们还初步达成了深化落实各级政府、科研部门与基金会各站点进行全面合作的意向。”

“F██K!”

……

“呐,呐,时间不早了,九点多我还被安排了接受《光明日报》和《新京报》的记者采访,最晚后天,Darklight会飞到上海来跟你讨论详情的,回见,小基。”Bright低头看了眼百达翡丽定制款腕表,然后边说边朝Kirov挥手道别。

显示器再次暗了下来,这位CN-21的总站长剪开一根哈瓦那雪茄,抽出一张内容最让人讨厌的传真文件,慢慢将雪茄引燃。他坐在黄花梨木镶羔羊皮靠背椅上,舒缓地吞吐着烟圈,努力让自己再次平静下来,然而脑内种种场景不断碰撞,反复交织,让他愈发烦躁。Kirov豁然起身,在四百多平米的办公室里踱起步来,随着各种晦暗不明的基金会未来景象在眼前接连浮现,他越踱越快。

“妈的,我既不是李光弼,也绝不允许有边令诚!”5他对着天花板和其后高远的苍穹大声吼道。

翌日,清晨

刚借调至Site-CN-21工作不久的原Site-CN-91SCP基金会附属中国科技大学工程师Infas不到7点就被SilverIce研究员的一连串电话铃声吵醒了。他本来想把手机调静音,翻个身继续睡,但颈后植入的员工个人行为监控芯片不断发出的低频脉冲让他睡意全无。

在挂断SilverIce比日常提前了半个多小时的早安问候电话后,Infas低头看看通信腕带,先打开信息程序,其中弹出几条站点加急通信和媒体反基金会报道预警。他的手指在小液晶屏上娴熟地滑动几下,一张全息投影屏幕浮现在面前,其上是新浪微博首页。

不仅首页全部被自己关注的基金会各站点微博刷屏,右侧的“热门话题”一栏也赫然是一整排大多与基金会有关的热搜内容:

#SCP基金会# 155.6亿
#第六批SCP项目曝光# 124.3亿
#政府将接管SCP基金会# 103.5亿
#SCP基金会内幕揭密三# 92.2亿
#江浙沪高危异常项目排名# 72.1亿
#KETER级突破收容怎么办二# 55.8亿
#境外机构利用SCP基金会干涉中国内政# 55.5亿
#津京冀基金会站点列表# 42.4亿
#我拍基金会# 32.7亿
#抵制MC&D# 30.1亿
#MC&D滚出中国# 24.2亿
#怎样在收容突破中自救# 12.5亿
#第二届破碎欲肉网络辩论大赛# 10.4亿
#安德森机器人成都公司涉嫌内幕交易被起诉# 8.1亿

Infas边洗漱边让内置AI自动帮他翻阅并朗读着敏感热搜内容。

“唉,看来又将是不平静的一天啊。”在换上站点员工服后,他边对镜梳头边叹息道。

“滴~滴~滴~”全息投影屏幕上突然又弹出了一条冗长的紧急通知:

根据潜伏在市政府和各居委会、街道办的基金会特工提供的可靠消息,明早8时起,将有大批参加反基金会示威游行活动的平民有组织地前往世纪公园进行抗议活动。届时,为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和损失,请全体站点员工通过秘密通道前来上班,如须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或通过公共场合,请务必身着便装、进行化妆并注意言行,以免被民众认出是任何从事科研或技术相关工作的人员。请勿使用带有基金会相关标识的载具出行,驾驶私家车的员工请避开花木路、锦绣路、芳甸路世纪公园段,并尽量在抵达杨高中路-花木路十字、罗山路-锦绣路十字前停放车辆,步行前往最近的秘密通道入口。从即日起直至示威游行活动解散前,任何本站点员工(包括但不限于外勤人员)将被禁止携带杀伤性武器或类似工具出行,以避免在与平民发生冲突时造成任何不必要的伤害。未经外勤部门主管和/或伦理道德委员会监督员批准,禁止对平民使用记忆删除剂。

“草生!”Infas一拳捶在盥洗室墙上,瓷砖竟出现细小裂痕。

6月23日,午后

伪装成主控室楼层的上海中心大厦Shanghai Center Plaza第116层,SCP基金会CN分部秘密会议室6,A-42私密隔间。

Kirov主管坐在巴洛克风格海象皮古董雕花沙发上,面前的法式缠枝纹鎏金白色茶几上,摆着两只原本该存放于静嘉堂文库和藤田美术馆的南宋曜变天目建盏,其中刚煮好不久的淡绿色天皇玉露茶汤还在微微荡漾。茶几对面的沙发上,一位身着全套基金会5级人员β-III型高定版正装——黑西装、白衬衫打乌金色领带——的俊美黑发青年正襟危坐。

“Darklight先生,您看看下面,现在的局面恐怕不妙啊。”

“其实也没什么的,放宽心,还记得1951年和1967年吧,那时候你也在上海,我也在北京,肃反五年,反右两年,文革十年,前后风风雨雨闹了十多年,终究云销雨霁,风息浪止,无论面对多么汹涌的潮水,基金会不都安然无恙的过来了吗?” 基金会CN分部管理委员会代表,5级研究员Darklight博士的语气依然保持着一贯的冷静、平淡。

“只是,这次有些不一样啊,毕竟之前外界再怎么乱,基金会始终隐藏在帷幕之下,暴风雨再大又怎能撼动海床上的岩石。自朝鲜事件和信息泄露事件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也不尽然,昨晚基辛格跟我当面交底了,总部那边的意思是,我们在维持人类社会新常态存续和保证收容安全的前提下,跟政府部门表面上过得去就好,暗地里我们有颇宽的自由裁量权。”

“按监督者们的意思,难道真要在各站点内部成立党委会不成?”

“是啊,这又不是什么大事,答应了这条,我们每年将从政府和利益相关企业处获得到比整个中科院系统和985工程甚至即将实施的双一流院校工程加起来还要多的科研资金。举着横幅喊着口号在各站点门口闹事的民众也将由政府出面疏导、遣散。”

“可是,这样一来我们哪还有什么行动主导权呢?怕是要被双重掣肘了吧,有伦理道德委员会在头上盯着已经够麻烦了,现在还要来个党支部。”

“无妨,话说你看过今天的澎湃新闻首页头版了吗?”

“您是说那篇街头专访基金会基层员工的报道?”

“正是,接受采访的那俩化名斯戏和印飞的想必都是你们21的员工吧。”

“是的,他俩一个是驻站的3级文案整理员See博士,一个是从91借调来的2级工程师Infas博士。”

“俩小伙子应对的很得体啊,你猜怎么着?他俩被跟踪采访了一个多小时,愣是让吃人血馒头长大又如蚂蝗般无孔不入的无良记者什么可爆的料都没问出来。看看那篇文章,一堆通过模棱两可信息来妖魔化基金会的垃圾文字,连天涯和铁血社区的同类帖子都不如。”

“哈哈,确实,吃早茶时候看那个还挺下饭呢。”

“我们需要更多这种个人芯片传递出的忠诚度函数始终维持在趋近于100%区域的年轻员工。”

“让他们调到舆论部门工作以应对无良媒体和网络水军吗?”

“不,我的意思,是让这些对基金会保持绝对忠诚的小伙子们‘火线’入党。”

“您说啥?抱歉,我没听错吧?”

“你的听力没问题,就是让他们入党,3号已经在和苍绯、玄羲一起从全体CN分部员工中筛选合适人选了,当然抹除个人记录并伪造‘清白’新档案的工作也在同步进行中。”7

“那政府安排的人呢?”

“███已同意‘老祖母’关于由经过政审后的各级基金会人员在接受为期三个月的党校集训后担任对应站点党委书记和党支部书记的建议,其实,昨天我们通宵拟出的第一批站点书记名单,已交由北京的书记处加急批示通过了呢。”Darklight那冰山般亘古不变的脸上难得展露出一丝胸有成竹地微笑,“至于他们安排下来的各级副书记,呵呵,我们的新型记忆删除剂和记忆植入技术从来都不是摆设。”

“这……太好了!只是万一泄露出去怎么办,这种事一旦被媒体曝光,咱们跟政府和公众的关系怕是要降到冰点了。”Kirov的面容因重新找到希望而恢复了几分久违的神采,但心怀忐忑,眉头依然未展。

“安啦,这件事的内幕仅有5级权限人员知晓啦。”在Kirov研究员略带狐疑的眼光中,Darklight博士缓缓站起,递给他一瓶柠檬味气溶胶型记忆删除剂,“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还是你自己来吧。”

Kirov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坐姿,略显不情愿地张开嘴,对自己摁动了喷雾。一股宛如铁锈和空气清新剂混合的味道,霎时间填满了口腔和咽喉。

5分钟后。

基金会中国分部管理委员会兼中国分部伦理道德委员会联席会议全权代表Holy Darklight再次捋平了衣褶,慢慢端起茶几上的曜变天目盏,与对面那位似乎以为自己刚在私密会议室落座的Site-CN-21总站长同时起身,双盏轻触。

“Kirov博士,恭喜你,正式兼任Site-CN-21党委会书记。”

两人同时将已经微凉的天皇玉露一饮而尽,午后阳光正好,和煦的金辉洒在房间的蛋白石地板上,折射出多彩的光晕。旧时代的帷幕已然揭开,新思潮的烽火还未熄亡。所谓风物长宜放眼量,今夕的退让是为了来日的安康,后曝光时代的基金会CN分部又将迈入新的篇章。


« 曝光中心页| 风雨晦暝,不动如山 |江雨寒濛,雪泥鸿爪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