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
评分: +6+x

承-6时,B级特工Tac.kcalb rm从睡梦中醒来,灵活地用爪绕过半旧蜂鸣器破损产生的尖刺,在上面点了一下。自从他某次用爪重重地拍在尖刺上后他就养成了这个良好的习惯。蜂鸣器的声音无力地弱了下去,然后他翻了个身,缩缩触手,继续睡他的回笼觉。

赖了一会儿舱后,Tac.kcalb rm从休眠仓中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摸摸触角,在舱壁上划了几下。舱门开启时他习惯性地眯上眼睛,以适应突然射入的强光。Tac.kcalb rm扭头看着空无一喵的下舱,懵逼一秒后才突然想起妻子昨晚似乎和他说过今天是她们培养部毕业十周灵的日子,她需要去赴生物聚会。

在慢悠悠地飘到洗漱间洗漱后,Tac.kcalb rm抄起放在反重力架上的已经熨好的黑色风衣披上,到附近的晨店买了一碗馄饨。自从他几元虚前被某个叫“馄饨分裂者”的古老组织给袭击了以后他就习惯了晨餐吃馄饨而不是面包菌。吃的时候他突然记起自己似乎没有锁门,回去后才发现他已经锁过了。

海屋口是一个喵口密度极大的地方,Tac.kcalb rm是知道这一点的,但他怎么也想不到铁蚯站的检票口可以塞下[数据删除]个喵。自从吃完晨餐到现在已经过了1个里时了,他还在检票的队伍中醉生梦死。

他再一次连上思维网络,刷起了今天的新闻。嗯,头条是“邪教组织教唆花季少女纵火自焚”。他参与过这次行动,文章中的模因还是他挑的。当时敌对组织试图启动███,结果在最后被潜伏在组织中的Tac.kcalb rm给搅了,███还没生成抗火特性前就被毁灭了。他又翻了几条,几乎全是信息伪造部的喵的爪笔。Tac.kcalb rm叹了一口气,重新打开了今天的任务,再次看起了那些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文字。

终于到他了。这时,一个喵孩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险些撞到他。喵孩向他解释自己坐的班次就要开了,问是否能先让她过去。Tac.kcalb rm想了一会儿,微笑着点了点头,将喵孩拉到他前面,然后转过身,走到队伍的最后一位,重新排起队来。

再排过一轮后,他坐上了铁蚯。铁蚯在承-10时准时到站了,Tac.kcalb rm顺着喵流挤出了地铁站。然后他哼着某个不知名的小调,朝着勒普开郊外走去。

一环,两环,三环······过了五环后,勒普开渐渐变得没有那么热闹了,Tac.kcalb rm开着思维网络导航,向████走去。过了几十纪分后,他看见了一块“前方施工,禁止通行”的指示牌。Tac.kcalb rm一愣,戳戳导航,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走了几步后,Tac.kcalb rm突然转过身,从口袋里掏出一剂β型模因抑制药剂服下。他看看四周,确定没有什么熟喵看到他中了自己研发的模因保护装置后翻过指示牌走了进去。

在和几位战术反应人员打过招呼后,他终于到了今天的任务地点。一位研究员递给他一份材料,上面记载着发现这个史前文明遗址时的详细信息和如今的挖掘程度。Tac.kcalb rm随意扫了一眼后就把它还了回去。今天不知道那里发生了收容突破,警卫人手不足,所以拉还在休假的他来凑数。他的任务是确保现场的纪律。虽然这种任务只需要在观测台上站岗就行了,但也没有说不能下去嘛。

在无视了无数的警告牌后Tac.kcalb rm信步走到了场挖掘地的边缘。这时一个东西自铁架台上落下,不偏不倚刚好砸在他头上。Tac.kcalb rm骂了一声,捡起落下的铁片,问周围的喵这是什么玩意。

一个助理走过来瞄了一眼,告诉Tac.kcalb rm这是从遗迹中挖出来的东西,简单除杂以后就暂时先搁在那儿了。由于这东西没有异常性质且挖出了一大堆类似物,如果他想要的话尽管取走。Tac.kcalb rm看着这个用三个箭头穿过两个同心圆的标志,摇了摇头。《生存守则》第一条:最好不要把和异常有关的物品带回家,即便它们看上去没有什么坏处。他随手把标志向地上一丢,开始指挥起现场的行动。

阍-6时,Tac.kcalb rm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他感到既安慰又沮丧。安慰的是没有挖出什么可能毁灭世界的异常,沮丧的是没有得到什么可供注意的信息,除了某个造型奇葩的雕像和某只可爱的四腿生物尸体。

他买了张站票,上了铁蚯,站在明亮的仿生物公交中,看着窗外如水般流过的夜色,想着在喵类文明终结之后,是否会有另一种文明发现喵类的遗迹。然后Tac.kcalb rm笑了笑,反正一个B级特工的日常很快就会被淡忘的。出站前他心思一动,在礼品店中买了条银冰晶项链。

到家时已经阍-8时了,妻子躺在舱中无聊地刷着视频。他打了声招呼,准备掏出礼物。然而Tac.kcalb rm却摸了个空。风衣的口袋不知什么时候破了个口子,项链就从口中漏了出去。

妻子朝他看了一眼,从他衣服上取下什么东西。他定睛一看,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那个奇怪的标志挂在了他的衣角上。妻子下了舱,把标志摁进缺了盖的上火口,大小正合适。Tac.kcalb rm这才记起几虚前妻子一直催他买个上火口盖来着。

阍-9时,Tac.kcalb rm上了舱,关闭内置思维装置,合上舱,一夜无梦。

阍-承时,暖气升腾的火焰中,标志迅速变黑。月球反射的光芒洒在上面,仿佛远古的耳语虫鸣。

























······

······

······

······

······

“这都什么垃圾玩意儿!”ETIS-NC-██的站点主管将面前的报告撕得粉碎,同时用第二根脊柱敲打着下属的第三个头,“我们殴打鲨鱼中心Shark Punching Center不是为了偷窥某喵的日常生活而建立起来的,就没有能够防止那些鲨鱼项目出现的资料破译出来的吗?”

“那个遗址中可供破译的信息就只剩这么多了。”新人下属心疼地看着纷飞的数据流。那可是他熬了五个时间维的成果啊。

站点主管将“无奈”转入情绪场中,说:“还有什么别的有用的东西吗?”

“还有这个。”新人将一个铁制镂空物交给主管,“这是在遗迹中出现的东西,我们将上面的杂质除去并加以还原后就得到了它,但是我们没有在上面发现任何鲨鱼性质。”

主管让下属出去了,然后把玩着这个装饰品,盯着上面的三个箭头和两个同心圆出神。接着他把它放进一个精美的空间袋中,心想:这个小巧的东西兴许可以作为给妻子的结婚二十虚年纪念品。

电离层外,宇宙依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