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既往,是不是?
评分: +3+x

轻柔的晨风拂过草地,连刚破土的嫩绿小草也随之弯腰——又是普通的一天,一如既往。

当她这么想着时,便发现自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这里是离家不远的树林,她来此地也仅仅是为了采集一些食物而已,她期待自己的背包被水果、野菜和蘑菇装得满满当当,运气好的话还能给弟弟妹妹们开开荤。一切都很平常,她这么做也有很多年了。小树林养不起凶猛的野兽,从这里还可以清楚地看到家的房顶,四周虽然看起来没有人,但不代表这就很危险。

当然,一些族人家里的小孩子顽皮淘气,采摘了一些有毒的果实或者植物,虽然为这样的事情引起全体族人的关注实在是小题大做,但最近这种事件的发生也未免太频繁了。那些小孩子都害怕见光,喜欢黑暗,喜欢坐在墙角,什么都不做。而族人们训练他们采摘食物时,小孩子们却连基本的辨色都做不到。

据祭司所说,这是邪神搞的鬼。

她随即想到最近一段时日的传闻:有人和首领起了一些争执,随后被逐出了此处。虽然她并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争端,也不知道那些人究竟有多么厉害,但是那传言认为那些人是邪神的后代,是万不可接触的。

她的心脏突然剧烈跳动起来——生怕邪神的后代就在此处躲藏。虽然她根本没有见过首领,但她的母亲在被选为馈赠者时有幸去过首领的宫殿。

母亲说,首领的话永远不会错。

她并没有胆量,甚至没有任何怀疑首领的意图。邪神的后代万不可接触,如果她向他们展示成为邪神后代的潜质,他们会为她植入邪神的血统,把她变成同样的邪恶,而这样,她也会遭到首领和族人同样的唾弃,就是自己的母亲也会放弃自己。

仿佛在躲着他们似的,她在树林中绕了几圈。在确认过除了自己之外别无他人时,她松了一口气。背包已经满满当当,就这样回去,这一天便又是一如既往的普通的一天。

直到看到那一株顶着蓝色小球的小草为止。

这株小草究竟从何而来,她并不清楚,也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在看到这株小草的瞬间,她的世界突然不再是她的世界。草地不再是自己熟悉的颜色,而这大片陌生的颜色在极短的时间内冲击着她的眼睛,以及更深处的意识。她从未见过如此多彩的世界——仿佛这才是世界的本来面目一般。经由如此的震撼,她的双腿不禁软了下来,她徒然尝试着站立,却最终摔倒在地上。

而几乎是一瞬间之后,一切都消失了,一切都变成了黑暗。

不,确切地讲,那株小草一直在那里,站着,什么都没有做——它只是一株小草。而她唯一能证明自己没有瞎的办法,就是确认那株小草仍在自己的视野内。

而一切都回来了,仿佛之前的体验都是幻觉一般,草地又变成了自己熟悉的颜色。那株小草也仍在那里站着,如同宣告自己的存在一般。

她却不愿回忆刚刚的体验,只想逃离那株该死的小草。背包里的食物还在,小树林里也并没有敌人,一切都——

一如既往,是不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