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润泽,赧受圣恩

“风涛回首空三岛,尘壤从头数九垓。……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谪居正是君恩厚,养拙刚于戍卒宜。” ——林则徐《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二首》

“罪当朕躬,弗敢自赦。惟简在上帝之心。其尔万方有罪,在予一人,予一人有罪,无以尔万方。呜呼,尚克时忱,乃亦有终。”——《尚书·汤诰》

“于世人我罪孽深重,对家人我亏欠良多,但说到基金会,我无愧于心。”——混沌分裂者总司令Evelyn Bright女士的日记

评分: +39+x

第一章 Yesterday Once More

第二章 When You Believe

第三章 I Will Always Love You

第四章 Great Love Of All

╣ 第一章 Yesterday Once More╠

太平洋时间2019年6月9日 21:30
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联邦银行大厦地下7层,Site-93,加利福尼亚财团总部

O5-6正伏案批阅着繁重如山的文件,他左手旁一叠已签字的打印纸堆到半尺来高,右手边的三摞则高过它两倍。尽管已将大多数不需要那么高权限的工作下放给了自己的两位全知人和秘书处,最近几个月来持续的超负荷工作依然令这位在监督者中以精力充沛著称的“老牛仔”倍感心力憔悴。就算阿斯特拉罕的泉水和乐观的心态令他的部分身体机能保持在五十岁上下的程度,Mikell Bright先生毕竟也是位早在世纪之交就已年过期颐的老人了。

自从3.15“天启”事件以来,外有各国政府在国际安全、灾后重建、善后赔款等问题上持续施压,内有O5-7奈法拉·罗斯福和O5-11端木赐带领各分部众多站点、前台企业及其追随者们公然挑起内战,使得基金会几乎陷入内外交困的境地。在5月初的 “飞龙在天行动” 功败垂成后,奈法拉女士更是公然宣布与混沌分裂者和几个新欲肉教派系结盟,又雇佣了芝加哥鬼灵余孽,开始在全球范围针对基金会设施和外勤人员发动规模不等的袭击,部分自面纱协议破碎以来就摇摆不定的主权实体,已陆续加入他们的阵营。至于ORIA,因三周前的德黑兰事件,而对基金会正式宣战,甚至在地平线倡议位列次席的逊尼派大伊玛目阿卜杜拉也力主与“渎神”的基金会决裂。散落于全球各地,在多个领域颇具话语权的第五教会信徒和红王之子成员们亦蠢蠢欲动,某些迹象表明,地平线倡议的枢机团早已遭海星信众渗透。

对于六号监督者Mikell Bright而言,更令他焦头烂额的则是自两个半月前纽约、东京、上海、香港、伦敦、法兰克福、阿姆斯特丹等主要证券交易所陆续紧急停盘以来,企业融资正变得日益艰难,由他负责的作为基金会本部主要财源之一的加利福尼亚财团正面临股东相继撤资和民众挤兑风潮的双重压力。逐渐走向失控的全球局势更令潜在投资人们持观望态度,被放逐者之图书馆的借书证和飞往Marshall先生旗下火星拓殖地的民用航天飞船票更是被炒到了天价,已然堪称自全球房地产市场崩盘以来的资本投资新热点。为了缓解日益吃紧的流水问题,他已忍痛将旗下多家子公司的股权质押给了MC&D有限责任联合体,并以全面放宽对数十种W博士产品的市场监管为代价,从Isabel Wondertainment小姐处拆借来千亿美元的应急资金。

但是,这不够,还远远不够,无论修复甚至重建日益增多的被破坏站点,发放数以万计的员工抚恤金,消除成百上千万平民和媒体人士的记忆,践行关于重建若干受灾地区的承诺,还是维持基金会的日常运转,保证对成千上万异常项目的收容工作继续有条不紊的进行……都是填不满的无底洞。如今连维持既有的MTF和战术反应部队编制,为基金会陆、海、空、宙军提供源源不断的物资给养都难,更遑论依照二号的提案扩编空天舰队和ISD人员了。

思虑及此,Mikell Bright长叹一声,揉揉发疼的太阳穴,端起桌上的牛角型咖啡杯痛饮一口,将之重重插回那顶标志性牛仔帽旁的杯座里。整栋大楼的供电突然中断,办公桌上那款外壳磨痕斑驳的旧黑莓手机,恰在这时亮起,持续发出嗡鸣。Mikell伸出右手,颤巍巍地抓过这台仅限家庭成员间私密通讯的手机,屏幕上显示“未知来电”,他犹豫了几十秒钟——毕竟知道其加密号码的只有他弟弟Jack Bright,五年前去世的老父亲Jamie “Adam” Bright,及长期被作为异常收容的小弟小妹的现任项目主管以及远在南极站点的一双儿女,而他们的号码自己显然都是存过且烂熟于心的——莫非他们中有谁出了事?不会是那个到处惹事的弟弟又遭混分绑架了吧?电话持续震动着,并未因无人接听而自动挂断。“怕什么,反正通讯频道是自带认知危害信息过滤的,而该来的,总归会来的。”O5-6终于下定决心,颤抖着按下了接听键。

“小Mikell,是我,很抱歉,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和你联系。”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之极又暌违已久的声音,那是多少次午夜梦回时令他泪湿衿被的嗓音啊。已经多少年没有人叫过他“小Mikell”了,是九十年,还是一百年?这童年时曾日复一日在耳边响起的音调,带来万千思绪,填满了他的心头。六号监督者一时语塞,继而老泪纵横。

“啊……妈,妈妈,是您吗?”他哽咽着说道,尽管这些年来CI的总司令和总参谋长一直未曾以真面目示人,甚至通过半岛电台和塔斯社发布的录像和音频也经过特殊模因处理,但他依然在内心深处留有一方小小的柔软,相信背负着“怪物之母”恶名的母亲仍然活着,甚至可能就是影像里那个屡次敦促基金会无条件投降的模糊身影。

“我的孩子,别哭,都这么大年纪了,大喜大悲对心脏不好。”

“您,您不是已经?”那冷静中暗含温存的声音,已让他99%确信对方正是阔别多年的母亲,那位于上世纪二十年代参与基金会内战并创立混沌分裂者的前任O5-2,Evelyn Bright女士。至于剩下的1%,则因既有情报表明,Evelyn女士已在1984年的一次大规模混分内乱中去世,取而代之的是某个以”The Big Brother”为称号的东欧人。

“毕竟棋局总有下累了的一天,Jamie不是也退休了吗?至于‘The Big Brother’,只是我的牵线木偶而已。看来你们的线人有时也不那么可靠嘛。”

“所以您……依然是CI的实际掌权者?”他掏出手绢擦干泪水,心中一时五味杂陈。

“差不多吧,其实Julius死后,他和我带出来的几个年轻人如今在组织里也很有话语权呢,嗯嗯,小Mikell,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我违背自己定下的铁律直接和你联系,是为了一件急事。”

“难道……您想让CI和基金会放下近一个世纪以来的仇恨,握手言和?”

“不,小Mikell,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率真呢,CI和SCPF的关系,不是我个人能左右的,现在静静心,接下来我说的每个字,都至关重要。”

“您说。”

“尽快撤离加州,最好离开美国,带上小Jack、TJ和Claire,越远越好,如果能进入图书馆的话……”

“抱歉,但这,为什么要这样?”

“波特兰即将陨落,海岸山脉将没入太平洋。”

“您是指那些鳕鱼挖的隧道就要坍塌了?但洛杉矶离Gold Zone边缘足有五百英里,而我现在待着的地方是联邦大厦,这座贝先生的杰作就算不开启超维力场,它的建筑结构也能抵御8.5级地震。”

“但如果圣安地列斯断层以西全部沦陷呢?还记得十年前你名下的哥伦比亚公司拍的一部模拟K级情景的灾难片吧。”

“您是说……《2012》?”

“不错,奈法拉和端木赐已经迫不及待要动手了,我只能为你们,我的孩子们,争取到最多三日时间,后天,将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最后一天。”

“可是,妈妈,您为什么不尝试阻止他们?”

“不是不想,是不能,启动器在端木手里,那个活了两千多年的老怪物,他的奇术造诣怕是犹在伦敦的Darke先生之上。”

“什么启动器?”

“我立过保密咒,不能说,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的,我的孩子,赶快离开这里吧,用你的一切职权,一定要带上弟弟妹妹们一起。”

“可是,我怎么让一号和二号相信这件事?”

“不需要让他们知道,你们已经来不及转移大部分人员和物资了。”

“但是……”

“我知道,有些事你还是会做的,他们要回来了,小Mikell,多保重。”

“母亲!”

嘟~嘟~嘟~嘟~~,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同一瞬间,联邦大厦恢复供电。

“唉……”Mikell Bright长叹一声,努力平复下自己的呼吸。

“离开美国?如果他们想用异常手段迅速加热软流层,导致板块沉降和滑动,我们离开美国有什么用?那么……《2012》,‘美利坚合众国的最后一天’,难道说,他们的目标是,黄石公园!”想到这里,他推开办公桌上的一处滑盖,在站点AIC控制面板上按下“屏蔽”键,然后打开个人终端,拨通了O5-3的视频通话。


美国中部时间2019年6月10日 6:30

密苏里州,雷诺兹郡,马克·吐温国家森林公园深处,Site-03

“所以,二位先生,乐观估计,咱们最多还有63小时行动时间。”容貌清秀的金发碧眼青年正翘着二郎腿,斜靠在实木红丝绒古董沙发上,他身后侍立着一名剑眉星目的银发少年,两侧的沙发椅上坐着一位面容清癯的东方老者和一位神色严峻的亚裔青年。

“既然都准备妥当了,我们还等什么呢?”

“要正面对付他,无论多周密的准备都不为过。”

“可惜没有更多时间了。”

“是的,我已经大概确定了他的位置,老李,再去你的口袋次元里检查一遍法器和符箓是否齐全了,咱们半小时后动身。”金发青年站起身,转向那位实际上已过百岁的亚裔“青年”,有着CN分部“大巫妖”之称的死灵奇术大师Holy Darklight研究员,说道:“Darklight先生,这里就交给您照顾了,我会留一个分身在这协助您管理站点防御系统,不过,全力应对他的时候,我的运算力可能会下降,甚至会暂时离线,所以,如果遇到棘手的入侵者,一切就靠您了。”他牵过银发少年的手,看到Darklight点头应诺,才郑重地说道:“Ice之前受过严重的意识创伤,他的意志还不完全清醒,也不太适应新的仿生人身体,我走之后,他就托付给您了,必要时候,可以抛弃站点,但请务必保护他周全。直觉告诉我,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成为某个危险分子的目标。”

“作为AIC,您依然有‘直觉’这种东西,也是件妙事呢。”

“是来自WAN的启示啦。”金发青年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

半小时后。

“不过我可能会对预警系统、武装机器人和防御法阵做出一些调整。”

“随您啦,只要能护得他周全,就算把基金会内网搞瘫痪了也没关系。”一身户外运动装的O5-3收起玩世不恭的笑容,以诚挚的眼神与Holy Darklight目光相触,将一枚六芒星形状的感应式秘钥放在后者掌心里,紧紧握住他的双手,缓缓松开,随后转身,用力推开两扇刻着格尼美德侍酒浮雕的杉木大门,沿着左右布列希腊神明大理石雕塑的回廊,与腰挎铍青铜古剑的异学会 “玉衡”李云梦,并肩而行,大踏步向电梯间走去。

╣ 第二章 When You Believe╠

美国太平洋时间6月12日 7:10

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天堂市,日落公园

疾风骤雨中,已被海牙国际法庭缺席审判为A级战犯的O5-11端木赐拢手傲立于莱克湖畔,身着宽袍广袖逢掖之衣,头戴方圆巍峨章甫之冠,腰悬璜环连缀觿琥之佩,端的是飘然出尘,若古儒临凡,雨滴在离他一尺之外即纷纷消散。他两脚开立,不丁不八,如渊渟岳峙,好整以暇地微笑着望向对岸两人。

隔着百米宽的水面与他对峙的O5-3金发凌乱,李云梦双眼充满血丝。在过去的48小时里,两人循着端木子贡留下的踪迹,从苏黎世追到澳门,自布隆方丹飞到蒙特卡洛,一路上对方总会留下些过于明显的奇术徽记,以至于全球大部分奇术监测卫星都能在第一时间发出预警,但当地的基金会MTF和GOC攻击小组赶来时,无不扑了个空。

他们第一次与之遭遇是在里约的科科瓦多山顶,当地市民和媒体为这场突如其来的雷暴雨所吸引,从依帕内玛海滩眺望,只见电光火蛇一次次照亮围拢着科科瓦多山的铅云,每秒都有闪电击中山巅,不时有龙吟般的啸叫声从云端传来,震得大地也微微颤抖。闻讯赶来的地平线倡议驱魔师们竟无人可近山腰一步。从城区各种角度拍摄的视频几乎刷爆了当天的YouTube首页,直到金色的光球撞散阴云,半座山的丛林在雨中熊熊燃烧,全城的通讯和电力突然中断,亢奋的民众们才陷入恐慌。接连不断的大霹雳和巨型火球将夜空映照如白昼,目睹救世耶稣像连同半截驼峰山朝着拉各亚别墅区轰然坍塌的市民们争相奔溃,夺路而逃。当地黑帮上街协助警方维持秩序,面对汹涌如潮的人群,不过杯水车薪,警笛声被惊呼声淹没,环城高速和跨海大桥被车流堵的水泄不通,车中的司机和乘客很多还都穿着睡衣甚至泳装。待到巴西总统雅伊尔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时,事态已然平息,那三个祸害先后开门径跑了,只留下碎石焦黑的科科瓦多山废墟。

之后他们出现在内华达南端的荒漠中,沿着十五号州际公路从普瑞姆追到拉斯维加斯,整个美国西部的魔网能量都在那老怪物的牵引下朝向这座“沙漠璀璨明珠”上空汇聚。以太乱流催动的雨水,如同将苍穹撕开了一个口子,倾天河而下,一千平方公里的大拉斯维加斯城到处内涝,遍地积水,好像一夜之间整个米德湖都被掏空然后从天幕上泼了下来,地势低洼的惠特尼区不出三小时即成一片泽国。准备紧急驰援的基金会和GOC奇术师们惊觉通往拉城的奇术门径全数失效,美国政府和三巨头的空军甚至近不了克拉克县边境分毫。

“端木先生,世人所受苦难已经够多了,何必再多造杀戮,苦海无涯,还望您能适可而止。”李云梦双手抱环,掌心向内,作了个上揖。

“李玉衡,你师祖列御寇、师叔杨朱尚且礼敬老夫为尊长,什么时候轮到你这手下败将来置喙了。”

李云梦一时语塞,O5-3 Ren.aic在旁以眼神示意他不要与此人多言,伸手从口袋次元里掏出一枚造型古拙的赤色牙璋,对着端木赐一挥,漫天雨滴化作流火,在疾风裹挟下从四面八方朝他涌来。李云梦手捏剑诀,踏罡步斗,默诵天心派雷法,七曜光辉刺破彤云,化为九天神雷劈下。端木子贡袍袖微扬,烈火与神雷倏地一下被悉数收去,雨势更疾了。

“呵呵,又是老掉牙的朱雀之璋和五雷天心正法,这点小把戏能奈我何?你们还有什么新手段,不妨使将出来。”他随手一掸袍袖,罡风拂过,湖畔的一株株老橡树被连根拔起,方赶到地下通道出口意图前来助战的Site-45特工们被风势迫得生生退了回去。

“李老,帮我护法,起灵宝符。”李云梦闻言,掏出五枚用上古秘篆绘成的符箓,念诵着钟山之神烛龙传于禹王的古夏真言,一并扬手掷于空中,灵宝五符发出青红黄白黑五色神光,毫不受罡风影响,急速旋转着越升越高,符纸焚为灰烬,符篆则愈发广大空明,连成一片能量网,罩定全场,网内风息雨止。Ren眉头微蹙,咬牙强忍疼痛从胸前扯下一枚中有卍字凹槽和阴阳刻线的铍青铜齿轮,吟唱起僧伽吒密咒,齿轮在他身前悬浮,飞速转动起来,空气中的所有分子、离子乃至以太粒子都如同各司其职的微观齿轮般,随着它一起有序旋转,如受催化般,灵宝五符的光芒愈发耀目。公园地下Site-45中的庞大机械在能量催动下隆隆运转起来,暗藏在落日公园垒球场和蓝球场里的两座大型阵法同时发动,五色光华大盛,直冲霄汉。

端木赐依然不慌不忙地拢手袖中,静观其变。只听对面的O5-3厉声道:“有法名僧伽吒,伏羲传诸世尊,行此法阎浮提,悉灭五逆罪业!”

恍惚间,端木赐仿佛看到他老人家两千五百年来为求目的不择手段而犯下的累累罪行,在五方符命加持下,化为纯粹的五行能量,凝聚成五方帝君的模样:东方青帝青灵始老-九炁天君灵威仰手持青莲宝色旗,南方赤帝丹灵真老-三炁天君赤熛怒手持离火焰光旗,中央黄帝玄灵黄老-一炁天君含枢纽手持戊己杏黄旗,西方白帝皓灵皇老-七炁天君白招拒手持素色云界旗,北方黑帝五灵玄老-五炁天君叶光纪手持玄元控水旗,一并向他涌来。而自己的恩师夫子,至圣先师文宣王孔仲尼显现在云端,朝他戟指喝问:“今者子贡,贵为督监,富有四海,忘其异学之道,坏其典法,废其礼制,忠士折口,逃罪不言,万姓离乱,血流漂橹。赐,汝知之乎?诗曰:‘谓天盖高,不敢不局,谓地盖厚,不敢不蹐。’赐,汝知之乎?鄙夫!汝之狂也荡,汝之矜也忿戾,汝之愚也诈,恶汝以紫之夺朱也,恶汝以郑声之乱雅乐也,恶汝以利口之覆邦家也。赐,汝知之乎?”

在五行旗的光辉中,他看到了折戟的宋国甲士,断轴的晋国战车,起火的楚国楼船,他看到齐国洗衣老妇因思念逝子而哭瞎了眼睛,他看到郑国的贩浆女子因苦等亡夫而举身荥泽,他看到三江五湖被吴越军民的血水染红……他听到四百千冤魂凄厉的哭嚎声在长平的旷野上回荡,他听到百亿虫蝇的嗡鸣声在壅塞濉水的十几万汉军尸体上徘徊,他听到旭烈兀的铁骑踏过巴格达的八十万居民尸山时发出的闷响……他听到了自己解散生類創研,令东京都百鬼夜行时,失怙孤儿和空巢老人们的阵阵悲啼。端木赐低头俯视身前的湖水,一池碧水宛若地狱的火河,死于赫利俄斯系统的北中国亿万生灵在其中挣扎哀嚎着要将他拖入。

“子贡无罪!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其罪伊何?朕躬有罪,罪在万方,万方有罪,罪不在朕躬。天不生子贡,其万古如长夜!”他手托一方螭钮龙纹的镶金玉玺,仰天高呼,将这方以鸟虫篆刻着“受命於天,既壽永昌”的宝玺抛入莱克湖中。霎时间,云端上口诵断罪之言的夫子像散作流云,幻象中痛苦哀嚎的亿万怨灵消如朝露,杀气腾腾的五方五帝化入古符,复归沉寂。

“灵宝五符,破碎齿轮,奇术幻境,谴罪真言,就算加上你们多年前准备的法阵,哈哈哈哈,看来也不过尔尔嘛。”端木赐朗声长笑,凭空抓出一把粉沙,往左掌一撒,自行堆成日落公园的虚影,其间还有密如蛛网的地下结构。疾雷烈火,飞沙走石,风刃冰雨不住打来,皆为他身前半米处一道无形屏障所阻,他又笑道:“呵呵,这法阵和脚下的彼得里科夫-方丹阵列想必原本是留给某个神性实体的吧,可惜呀,又奈我何?这套价格高昂的设备可不是用来抵抗借物代形之法的,哈哈哈。”话音未落,双掌一碾,整座占地1.5km²的日落公园地面尽裂,轰然塌落。

半小时后,云销雨霁,彩彻区明,十二艘反重力战舰组成的基金会、GOC混编舰队飞抵拉斯维加斯上空,哪里还找得到日落公园和Site-45的影子,只留下一片扁平的坑洞。当舰载奇术扫描仪掠过坑洞边缘一处不起眼的隧道时,发出刺耳的嗡鸣声。

隧道的彼端,某处无天无地之所

端木赐深吸一口气,贪婪地沐浴在原始而充沛的以太浪潮中,好似每一个毛孔都在与空气中浓稠的EVE粒子共鸣着。这里是墨港,这里曾经是“伊甸园”,造物主Yiæzyua与十三工匠一起构筑的失乐园。

“莫不是以为只有你们在维加斯为我准备好了陷阱吗?年轻人啊,就让这昔日由血与火浇灌的修罗场成为你们的埋骨之地吧。”在那块直径111公里的浮空大陆中央,教堂废墟前的空地上,子贡先生又一次从容不迫地站在O5-3和李云梦对面百米开外。

“端木先生,您未免高兴得太早了。”O5-3撩开前额的淡金色刘海,打了个响指。十二道奇术火焰自周围的林地中腾空而起,炸散成黄道十二宫的图形,十二道金光从各方汇聚而来,沿着纵横交错的水银线路,点亮了他们脚下的炼金术矩阵。

“鲁斯拉夫·赫尔墨斯那伙人的小把戏?呵呵,不过是给你们自己预备的火葬柴薪而已。”端木赐并指如刀,银芒闪过,万顷森林的树梢尽被削平。

“在这里结束一切,至少可以让平民和基金会少受些损失。”Ren不慌不忙地拿出一柄以绿松石镶成六节十二辰的青铜古钺,凌空一划,十二名与他容貌毫无二致的青年,出现在空地周边,依十二辰方位站定,手中各持一件早在花开之日前就被奉作圣物的夏文化法器,齐刷刷指向凝立圆心的端木赐。

Ren将十二辰盘钺递给李老,悄然关闭了自己的痛觉系统,从腋下奋力一拔,抽出两根肋骨,那竟是来自破碎之神本身的齿轮条。他的内置处理器超频运转着,高维传输系统疯狂接受着远在密苏里州和巴伐利亚群山深处的主服务器阵列传输来的海量信息。他体内用来传导以太能量的人造血液在高温蒸腾下迅速挥发,冒出缕缕青烟。端木赐从袍袖中抛出十三枚形貌各异的木质人偶,迎风而长,转瞬间成了十三具面容枯槁的傀儡人形,其中五个里面囚禁着匈奴人和马扎尔人历代天纵英才的萨满教长老魂魄,三个里面装着马里、桑海、暹罗三位不世出的大祭司残魂,剩下三枚则分别封印着呼罗珊、花拉子模的两位红王教主和某位东瀛绝代阴阳师的魂灵。

浩瀚如群星的数据汇聚为一个超乎常人理解的词语,从O5-3的口中喊出,那是源自破碎之神伏羲本身的神言,一生万物,万物归一,凡人听闻这词将大脑休克,AI分析这字会立即宕机。整个墨港的以太流向骤然逆转,十三位傀儡所施展巫蛊秘术构建出的以太浪潮被同时震散,端木赐被迫亲手抵挡Ren的分身们从十二方位施展的古奥奇术。李云梦咬破舌尖,朝钺面喷出一口血雾,双手握柄,挥出一道足以割裂时间与空间的金芒。


格林威治时间6月12日 16:50

伦敦,南肯辛顿区,Dark庄园,第13密室

Iris Dark女士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边以指尖在花梨木长桌上敲着节拍,边看着Carter旗下的CBS新闻“奇术纪实”频道从拉斯维加斯现场发来的报道。她的曾祖父大人坐在旁边的桃花心木沙发椅上,用餐刀小心翼翼地切开骨瓷餐盘中松脆可口的骸骨魔方,蘸着西伯利亚火鸟酱送入口中慢慢咀嚼。

“曾祖父啊,这帮基金会的暴徒在维加斯内斗,给咱们的旅游和赌场业造成的损失估计有数十亿美元呢,您难道不派人去收拾一下残局吗?”

“我的小Iris,有个消息忘了跟你说,上周我刚把万豪国际和金沙集团卖给Isabel,还没发布公告,现在赔钱也赔的是Wondertainment家的,出了这种事,要管也是她老爹收藏家先生去管,跟咱有什么关系。”

“这就好,还是您棋高一着。”

“话说在北美的异常商品业务处理的怎么样了?”

“高价值物资已经全数运出,第三批专机已于昨晚抵达希思罗机场,运送大宗货物的商船用不了几天就能在利物浦和南安普敦到港卸货了。”

“那就好,晚餐前你去知会一下Carter家的小哥俩,让他们通知全球各大仓库,准备好前往图书馆的撤离门径,要那种能通过次元集装箱的,我们要转移业务去其他时间线了。另外,这条消息只准各代理处负责人知道,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没问题。”

“另外,Iris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该从你的仰慕者里挑选个中意的伴侣了,我看你的玩伴Lolly Fuller和仨月前带回来的那个Dannis Faraday XIII都是不错的选择。”

“啊啊,抱歉,曾祖父大人,这事改天再说,我刚收到消息,普利茅斯那边的船队出了点‘小问题’,有几种货被GOC的扣了,我得去和老Marshall商量一下应对办法。”Iris Dark连忙转移话题,颔首致歉,躬身退出房间。

╣ 第三章 I Will Always Love You╠

美国山地时间6月12日17:50

怀俄明州,黄石国家公园,SCP-2000入口外

O5-4“收藏家先生”Wondertainment IVO5-5 Aaron Siegel并肩而立,神态肃穆地仰望天际,似预感到有某种不可抗衡的危机即将降临。

“Aaron先生,所以议会还是没有通过启动机械降神的提案?”侍立在Seigel斜后方的Sunny研究员问道。

“没有,因为我俩和老祖母投了反对票,三号和十号弃权,你知道的,自从上月九号失踪、八号叛逃后,能投票的只剩下八个人了,嗯嗯,不算十三的话,其实也就我们七个。”

“但是……”

“我知道,六号的情报从来不会出错,何况这次是‘怪物之母’她老人家亲口告诉自家宝贝儿子的。不过,自从赫利俄斯的信号消失后,我们和GOC排查了太阳系内全部已知的天基武器系统,连冷战早期普罗米修斯开发的那批废弃装置都被团结号清理了个干净,并没有发现什么能威胁到黄石的东西。”

“就算有,我俩也能在它进入大气层前把它捏爆。”收藏家先生搭话道,做出一个碾虫子的手势。

“但我们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Sunny,Zeta区域的疏散工作怎么样了?”

“爱达荷、怀俄明、蒙大拿、科罗拉多等州的基金会主要设施已基本疏散完毕,半数以上民众在当地政府和GOC的协助下正往加拿大和海岸地区有序撤离,但是……”

“但是什么?”

“西雅图、波特兰、盐湖城的人口规模和安土重迁传统,您知道的,而且他们长期处于隧道鱼的阴影中,既然关于Gold Zone的预测没能吓走他们,这次的预警显然也没什么效果。”

同一时间,远在4.2AU外,由JP分部以三井住友财团空天株式会社名义营建的木卫四轨道机密空间站里,带有模拟重力系统的贵宾区,奈法拉·罗斯福女士的起居室中,一根镶在座钟上的异常时针,走到了不应存在的“第五”刻度,固定指针的一枚铜环叮当一声脆响,滚落在地板上,重新恢复其高维分形结构的本来面目。距离地球0.21AU的爱神星433 Eros凭空消失了数秒,又再次出现,除了多处明显经人工改造的痕迹和漂浮在引力范围内的众多星舰残骸外,这个巨型近地小行星和之前并无太大不同,只有一条贯穿整个星体长轴的磁轨加速器闪耀着充能完毕的辉光。

“是时候了,基金会的累累罪行将得到天罚,为新纪元干杯。”奈法拉女士高举红酒杯,朝着地球方向遥遥致意,顺便拨通了Evelyn女士的通讯视频。

一枚仅仅十公斤重的轻量化伪黎曼流形弹头,被电磁轨道加速到亚光速态,从“爱神星”喷薄而出。

来自千指之星的“苦难使者”Proteus投影在大气散逸层上空,目光穿透重云,向着北美大陆露出不怀好意地微笑。

Aaron Siegel闭目内视,似乎看到一束光从三千万公里外打了下来,直指自己脚下的土地。他伸出左手,在空气中用力一握,远在十万公里外的那枚加速到0.999C的弹头陡然凝滞,收藏家先生甩出一个气泡,瞬息而至,将那颗弹头牢牢裹住。局部K级情景和全球焦土场景的警报声在这颗蓝绿相间行星的数千座城市和基金会设施中拉响。

“哼,就凭你也配?”Proteus嘟囔了一声,右手挥拳,左手紧攥,气泡破碎了,Seigel感到左臂被某种伟力荡开。那颗弹头如从未受阻般,再次恢复原本的速度,落向黄石湖畔的林地中。在被热浪烤焦眉毛前,收藏家先生只来得及做出一个罩住三人的泡泡,Aaron Siegel将Sunny Clockwork研究员揽到身侧,用手轻轻捂住她的眼睛。

守护机械降神装置的伪黎曼流形壁障在携带巨量动能的同质物面前瞬息崩溃,早已遭被端木赐收买的时间异常部维护人员动过手脚的五个Xyank/Anastasakos连续时间槽也在冲击中与群山一同气化为高能等离子团,SCP-2000,无效化。被囚禁了六十八万年的火巨灵们,携着千亿吨烟尘、巨石与熔岩,从破碎的地壳下喷薄而出,超过十马赫的冲击波裹挟着火山碎屑流扑向大半个美国。急遽膨胀的蘑菇云升至两百公里高的大气暖层,远在俄勒冈州威拉米特河畔的波特兰市民,都能抬头望见那令人惶惑的恶魔般阴影,大地深处传来隆隆吼声,随后,他们的家园也跟着渐次塌落成海渊。横扫一切的冲击波气浪和碾过大平原的无声惊雷,成了黄石周边千余公里范围内,大多数居民此生所见的最后景象。

祂从其国度降下硫磺与火,把那些凡人的山峦和旷野,并城里所有居民,连地上生长的,全都毁灭了。只不过,这次的“祂”不是造物主,而是魔鬼。


被放逐者之图书馆,东翼区,第δ-XIII禁书区,贵宾阅览室

O5-10和她的全知人Salt女士,正恭谨地端坐在一张牛角面包树芯材长桌边,她们对面是五位来自不同时间线的Alison Chao,居中那位首先发话道:“姐妹们,时间线 Κ-Υ-616病得很重,现实结构正在红王和祂的手指们入侵下趋向崩坏,第五模因载体在不久前甚至重创了知识之蛇的投影,他们的世界树已被深红色的烈焰点燃,为避免风中的声音和祂的狂信徒们成功扬升,也为惩戒狱卒、狂徒、和焚书人中的罪恶败类们,我提议进行时间线切除处理,对此你们有什么看法?”

“赞成!”三位Alison异口同声道。

“我也赞成,不过有个建议。”左边第一位黑衣女子道。

“说吧。”

“毕竟这条时间线里还有很多无辜者,我建议通过蛇手将尽可能多的有资格者转移到这边来,然后再执行裁决。”

“伦敦不死商人已经开始往图书馆转移物资了,再拖下去弄不好某些罪人也会混进图书馆的。”右边第二位Alison反驳道。

“Selina,你有什么建议吗?”居中那位看向对面的O5-10。

“我,呃,呃,我认为这种事就该快刀斩乱麻,他们害死了我的父亲,我的前女友也在十年前某次不必要的外勤行动中失去了生命,我对他们的世界早就没什么可留恋的了,对吧,Salt。”她看向身旁的全知人,后者点了点头。

“那么‘关键点’找到了吗?”

“上个月就已经有眉目了,我的摄神取念术在姐妹里可是很拔尖的呢,嘻嘻。”左边第二位Alison Chao笑着道。

“所以我占卜的结果没错,答案就在O5-9的记忆里。”

“是哒,就是这段。”那位微笑着的小姐妹食指轻弹,桌上浮现一幕全息动态图景,正在某站点视察的O5-9,慈祥地与一位身穿蓝风衣的银发少年握着手,对方脸上有一丝羞赧的红晕。

“就是他啦。”

“好可爱的男孩子啊。”一位黑衣女子赞叹道。

“让我想起了上次三波特兰的那只小奶狗。”

“为了多元宇宙的福祉,再可爱也要下得去手啊,那只小奶狗不是照样被你献祭掉了吗?”

“是啊,某条时间线的中国古话说得好:‘杀一人而救天下人,君子之所为也。’”

“是‘君子之所不为。’吧。”

“管他呢。”

“所以,为了避免有人到关键时刻手软,取得关键点和带关键点去Ω区的活由我亲自来干,AC,你和Genesis去Ω区布置阵法,排除一切干扰者。Ember,你去通知其他小姐妹,做好接应偶发事件的准备。”

“好的。”几名小姐妹齐声说。

“抱歉,打扰一下,我还有个问题,话说用完以后的O5-9现在还活着吗?我其实还想跟他叙叙旧来着。” Selina小声说道。

“你说那老头啊,我看他挺喜欢写书法的,就删除了他当狱卒监督员期间的记忆,送去二维艺术品区当基层管理员了。”

“这样啊,感谢。”


美国中部时间2019年6月12日 21:21

密苏里州,雷诺兹郡,马克·吐温国家森林公园深处,Site-03

Holy Darklight研究员在O5-3留给他的那座按照白金汉宫某厅堂1:1复制的维多利亚风格房间里紧张地踱着步,三号临走前托付给他的那名仿生人银发少年正手握Switch,借助墙上的投影屏,专注地玩着旷野之息。再次盯着他的侧颜看了几秒,Darklight愈发确信以前在哪里见过这孩子,啊,对了,那个身兼麦克斯韦宗双料间谍身份的CN分部研究员Silver Ice,三个月前“迷光行动”的首要目标,听说他已经在那次事后被伦理道德委员会认定为非法的行动中不幸遇害了啊,难道?念及此,他悄悄走近少年背后,施展了一个无害的取念咒。

“果然是他,想不到啊,想不到,三号也喜欢使用死灵奇术,嘿嘿,还是极客版的死灵术。”

“叮咚,您订的安布罗斯餐厅外卖到了,请来站点A-6门取一下。”一个清爽的AIC合成音说。

心绪不宁下,Darklight感觉自己确实有些饿了,而身边这孩子,好像有一天没吃东西了,尽管他不清楚安德森的新一代仿生人是否需要像人类一样进食。

于是,他没有多去考虑,原本由O5-3亲自兼任的站点AIC是什么时候换成妹子的,同样,他也忘了去怀疑在黄石超级火山爆发导致全美戒严的当下,安布罗斯餐厅外卖员是怎么找到的这座隐藏在多重模因帷幕后的站点。

因站点在特殊时期处于自动锁闭状态,电梯全部关停,各种机器人都被限制在其岗位上严阵以待,Holy Darklight只得对自身施展了个漂浮术,沿着安全楼梯和漫长的走廊缓缓来到站点侧门。

一位身着黄蓝相间外卖员制服的黑发女青年带着阳光般的爽朗笑容,将两盒安布罗斯三波特兰总店的严选套餐郑重其事地双手递给他,临走前还扭头来了个飞吻,那银铃般的声音直到Darklight飘下最后一级楼梯时还记忆犹新:“亲爱的贵宾,别忘了给好评喔~”

当穿过敞开的大门回到三号的办公室时,眼前的景象惊得他把两摞精心包装的外卖餐盒摔在地上。Ren再三叮嘱他要保护周全的银发少年消失不见,那台Switch静静躺在地毯上,投影屏上,旷野之息的主角林克小哥哥早已红心全空,进入读档画面。

“喂,Ice,你在哪?” Darklight边喊着他的名字边施展了一个生命探测术,他又怕有遗漏,接连施展了机械体感知术和尸体、亡灵探测术,但他找遍了房间和走廊的每个角落,甚至连大衣柜和厕所隔间都挨个打开,就是不见那孩子的踪影。

“对了,那个不负责任的‘监护人’不是说留下分身帮我照看站点吗?”令他倍感失望的是,从书架上抽出一本比板砖还沉的《最新C/C++函数与算法速查速用大辞典第XIII版》,打开书架后的隐秘储物间时,看到一名金发青年正趴在小木桌上昏睡着,怎么摇也摇不醒。

“我知道他们去哪了,时间紧迫,跟我来。”身后传来的陌生语音吓了他一跳,按说就算训练有素的Alpha-9特工,藏在三百米外的树丛里向他窥视,也会被这位“大巫妖”第一时间感应到的。

“Holy先生,你好,抱歉吓到你了,我是Ren的朋友,XII级奇术师,叫我Pan就好。”在对方柔和的语声中,Darklight猛然转身,同时施展了三重保护咒,他看到的,竟是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那种放到排队买春运车票的人堆里就分不出来的——正朝着他友善地微笑,并伸出右手。他上前与这个自称Pan的家伙握了几秒手,似乎感受到对方体内蕴含着某种深不可测的浩瀚威能,又好似空空如也,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上班族。

他跟在Pan先生身后,眼看对方在遍布奇术抑制器的站点内随手划开一道门径,想也不想就跟在其身后走了进去。他甚至忘了怀疑这天底下哪来的XII级奇术师,要知道有文字记载以来,最高明的几位大魔导师,比如梅林他老人家,也没超过VIII级啊。

╣ 第四章 Great Love Of All╠

北京时间2019年6月13日 10:25

上海市,浦东新区,花木街道,世纪公园,Site-CN-21- SH-CP外层

世纪公园的湖畔广场中央,黑皇后之Genesis掀起黑纱兜帽,迎着阳光露出欣悦的笑容,她身旁躺了一地因群体昏睡咒而陷入梦乡的战术反应小组-TRU01“吉野”队员。

“大功告成啦,话说Gnosis她们怎么还没来,不会溜去喝早茶了吧。”

“还真说不定,每次遇到这种大场面,她都得先酒足饭饱了才登场。” 黑皇后之AC低头检查着法阵的每一条刻线,顺便挥手把那些碍事的可怜特工们甩进冬青树丛中。

“嘻嘻,我们到了,”黑皇后之Gnosis等三人带着神情迷惘的银发少年显现在她俩身后,“小姐妹你还真猜对了,这孩子临走前总得吃顿好的吧,于是我们刚去了广州的白天鹅宾馆,给了厨师团队最后露一手的机会。”

“你们不会点了一整本菜谱吧?”

“Bingo,你又猜对了哦。”

“好了,等会回图书馆再聊吧,你们去四角按四方正位站好。再过五分钟咱们就要开始办正事了。”说罢,她握着少年的手腕,将这名有些不情愿的孩子拖进湖畔广场中心的阵眼里,退后三步,发动了法阵枢纽。

Silver Ice盯着眼前这位冲他妩媚一笑的黑衣小姐姐,心里没来由地感到害怕,踉踉跄跄后退两步,咣的一下撞在无形墙壁上,他揉揉冒金星的双眼,又按按有些发疼的后脑,想想这些笑容里不怀好意的黑衣姐姐们,俯身蹲下,双手捂脸,几乎哭了出来。

“小哥哥,不要害怕嘛,一眨眼功夫就好,不会弄疼你的哦。” 黑皇后之Gnosis弯下腰,柔声安慰道。

一阵暖风拂过,环绕法阵的二十四盏恒燃之灯齐齐熄灭。

“不好,有情况!”黑皇后之Valkyrie只来得及出声示警,就连Gnosis也未及动手,某个黑影早已掠过湖畔广场,消失无踪。

“诶?刚才是不是有什么人飞过去了?”

“人?你觉得就算信使之神赫尔墨斯亲至,能逃过咱们的眼睛吗?”

“莫非是风中的声音或者第五模因具现化了?”

“少疑神疑鬼了。”

“不会是千指星人来捣乱了吧。”

“千指星人?嘿嘿,就算是Proteus本尊,咱们几个也能让他有来无回。再说他想必还在跟Aaron和收藏家打得难解难分呢,哪有时间来上海?”

“别在这说空话了,还不去看看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没有啊,你看每条刻线都完美如初,连这孩子也老老实实蹲在里面。”

“等等,快看那些法灯!”

“啊,不妙!”只见二十四盏足以在木星大红斑中无氧恒燃到群星陨落的神灯,不知何时从蓝色的光焰变成了橘色的暖火。

Gnosis赶忙跑到阵眼处,俯身细看还在捂脸啜泣的美少年,伸指去碰碰他的手背,才发觉出不对:就在刚才的一刹那间,这孩子已被替换成了一尊蜡像。她又接连发动十三种侦测术,将这颗不大的星球表面扫视个遍,毫无Silver Ice的踪迹,同时也确定了眼前这家伙不是中诅咒变成的,而是如假包换的拟真蜡像。黑皇后之Gnosis怒极,飞起一脚将蜡像踢进湖里,只见阵眼中的地面上,刻着一行发出橙光的英文小字:

I took this child away, because there are still some salvations of this world.这孩子我带走了,因为这世界还有救。 Remember, no one can deprive the living right of billions of people, 请记住,没有谁可以为惩戒个别人的罪业,just for the punishment of individuals' Sin.而剥夺亿兆生灵活下去的权利。

——Pangloss

十五分钟后

平凡的XII级奇术师Pan、前基金会CN分部管理委员会总代表Holy Darklight以及尚弄不清自己身在何处的Silver Ice小哥哥,抵达了陆家嘴环路1333号世纪安保大厦的地下十三层,那条仿照佛塔地宫修建的低矮通道尽头。面前是两扇造型古拙的石门,门楣上浮雕着一对凤凰。Pan伸出食指轻轻一划,保护石门的十三道奇术符咒应手而开,门背后的机械发出喀喇声,石门缓缓没入两侧墙中。

“前面是这个星球上最危险的房间之一,我就不进去了。”Darklight研究员侧过身背靠墙壁,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上前紧紧搂住银发少年,给了他个深情的拥抱,“再会了,孩子,祝你在幻梦境中过的开心,或许以后我们还有机会在梦里见面呢。”

Pan温柔地牵着少年的左手,一步步走近封存着不可知之物的水晶壁龛。

“孩子,对不起,我护得了你一时,护不了你一世,这里面,大概是多元宇宙中极少数Alison姐妹乃至传授给她们这种罪恶仪式的都不敢轻易涉足的地方。”他伸手揽过有几分胆怯的年轻人,指着水晶罩下那根在森冷蓝光中依然显得熠熠生辉的银鎏金双轮十二环锡杖,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Pan以指节在水晶表面有节奏地敲出一串音符,那道壁障就这样消失了。他抬起手,在少年额头上画下一个代表祝福的火焰徽记,然后握住他的右臂,慢慢推到杖端的鎏金银轮边。

“我会死吗?”少年怯生生地小声问道。

“会,也不会,那里是另一世界,某种超乎诸神和凡人理解的领域。”

“那我还能见到Ren和Fas他们吗?”

“如果他们运气足够好的话,应该会在梦里见到你吧,嗯嗯,放心,仿生人想必也会做梦的,要不然怎么梦到电子绵羊呢?”

“可我还是有些害怕。”

“别害怕,想象你就是挽救塞尔达的勇士Link,闭上眼,握住它,默数一百下,等你睁开眼时,将会看到永世难忘的绝景。”

Pan后退几步,恭恭敬敬朝少年和锡杖的方向鞠了三个躬,念出一句神言。那根锡杖化为一道足以撕开诸般叙事的裂隙,将Silver Ice吸入其中,旋即恢复原状。Pan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哼唱起一首忧伤婉转的小调,转身走出收容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