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64袭击事件

各位分裂者同仁们。

你们很多人可能已经知道了,在24小时后我们将对被称为Site-64的基金会设施发动袭击。


Site-64

异常材料合成研究室

Jacob Conwell研究员坐在Site-64异常材料合成研究室内他的办公桌前,看着他的同事,研究员Roland Ferro在他面前举起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一枚镶有小钻石的金戒指。Conwell笑了笑,摇了摇头。

"我挺喜欢的,Roland,"他说,"但我觉得Kate不会赞同。"

"哈,"Ferro回复说。"你说Clarissa会接受吗?"

"我觉得,会,这戒指不错,"Conwell耸耸肩。"但我想Shaw又和Campbell博士约会了。你们两个有一起回来过吗?"

Ferro摇了摇头。

"还没有,但要说我知道了什么,那就是Clarissa和Lily间的关系就像一场比赛。炙热又迅捷,最终会燃烧起来。"Ferro叹气说。"我只是…如果她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准备好去做很久以前我本应该做的事,你明白吗?"

"看起来你正在进行一场相当大的赌博,"Conwell皱了皱眉。"只是别做傻事。"

"你说的太晚了…"

"敌人入侵了!"

两位科学家跳了起来。透过办公室门口的窗户,他们可以看到安保人员冲进房间,躲在工作椅后面,手上拿有手枪。枪声和叫喊声掩盖住了霍夫曼便携电子奇术装置的低音嗡嗡声。突然,一切都安静了。办公室的门口出现了几名身着战斗装备的蒙面人,攻击武器也准备就绪。Ferro和Conwell不做声地举起双手。

"趴下!现在!"

这两位科学家没有反抗。在躺下的瞬间,他们的手被扎带绑在背后。

"你们不应该会在这,"Conwell在地上嘀咕着。

"闭嘴!"一名入侵者在身后喊道。

"你没明白,"Ferro补充道。"我们并不是指'你们秘密入侵了这个设施'这件事。你们是通过传送门进来的,对吗?那些门不会开放太长时间,我们已经开启了…"

另一名入侵者用他的手枪在地板上射了一圈。Ferro立刻不说了。

两名科学家被从脚上吊起来,被押送出了办公室。他们进入毗邻的实验室,有三名被屠杀的基金会安保人员的尸体坐在血泊中。一个人的头已经被霰弹枪射爆。另一个人被七八发突击步枪子弹开膛剥肚。 最后一名人员的腿被击中,脑后则有两个弹孔。Conwell蜷缩着看着别处。Ferro压低声音祈祷。

"这里是Alpha领队,"领头的入侵者在对随身麦克风说话。"Charlie和Delta,我们已经捕获了PoIs 7和15。正在返回主基地。"


Site-64

自助饭堂

"我真他妈烦这些东西…"MTF指挥官Damion Creed悄悄对他的同事,MTF指挥官Clarissa Shaw说。"这东西用他妈电子邮件说就够了。"

这两个人坐在Site-64自助饭堂的一群特工中间。靠近房间后方的是一个投影仪屏幕,上面正在用幻灯片展示一个题为"奇术学家和你:当你得到'蓝色'时该怎么办"的演示文稿。

"这对你的手下更有用些,"Shaw低声回答,她仍然盯着主持人。"别他妈逼逼了,认真点。当你免于被电击枪捅屁股之后会感谢自己的。"

"但在高反射的帮助下我只会承受一半的伤害…"Creed咕哝坐回椅子上时,认真听这讲话。"说真的,他们是在谈论魔法啊,为什么搞得这么无聊?难道他们得不到Navarro或别的什么?

Shaw吹了口气。

Creed举起双手,安静地顺从自己的命运。

"他们甚至没有做示范…"他压低嗓音说。

然而,他们的注意力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几分钟后,安保系统的电鸣声响彻整个设施。

几乎一瞬间所有聚集起来的MTF特工都站了起来,开始冲向饭堂大门。与此同时,这些门砰地关上了,发出尖锐的金属叮当声,将他们困在里面。没过多久,房间里聚集的精英们就判断出,能源被切断了。

"我操…"Shaw边说边和Creed挤到人群前面。"谁帮我接通Merlo,现在!"


这次进攻的原因很简单。在UIU/基金会对安德森机器人进行联合突袭后,一大批AR机器人被供应并无限期地存储在该设施,以供进行长期研究和逆向工程。如果获得并修改这些机器人,它们将为我们的事业提供宝贵的资产与力量。


Site-64

行政办公室

"你是说,我们可以在楼下一天24小时,一周7天不间断地运转激光器,却因为一个迷你冰箱短路了?"

Gabe Merlo站在他的办公室里,站在一名Site-64维修机组人员的后面,沮丧地摩擦鼻梁,不得不丢掉他为他自己和他的妻子所打包的至少三天的午餐。这名维修人员,一个皮肤黝黑,名字标签上写着"Stan"的中年男子,轻笑着继续他的工作。

"嘿,伙计,不要那种态度嘛,"斯坦回答说。"你完全不知道这些地方的布线有多复杂。让我好好工作,你就回去处理自己的事情吧。如果我需要你重排线路或者别的什么,我会告诉你的。"

Sasha Merlo主管助理坐在桌子后面Gabe的椅子里,憋着笑。她的丈夫看着她,耸耸肩表示失败。

"我猜今天是自助饭堂,"他嘀咕说。"每当MTF的研讨会结束…"

"还好,"Sasha微笑着,恢复了镇静。"虽然午餐时间可能会缩短,但Holman和我稍后还和Site-77的一些马屁精开会,我不想…"

警报声打断了她。房间里的三个人愣在原地环视着。Sasha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手伸向她的手枪。Gabe看向门口,慢慢地靠近他的妻子。Stan放下螺丝刀,流露出恐惧的神情,并看着另外两个人,希望知道下一步行动。

枪声从这层楼的某处响起。Sasha立即站了起来,锁门,关灯,关掉门上的百叶窗。Gabe站在她身后。他把手指竖在嘴唇前,指示Stan听从他们。毗邻的大厅里响起了脚步声。

"收容失效?"Gabe压低声音问道。

Sasha通过百叶窗的缝隙盯着外面,摇了摇头。有四个全副武装的人紧接着慢慢地走下走廊。为首的一人挥舞着霰弹枪。在他身后,两个入侵者分别拿着一把手枪和一支突击步枪。殿后的人也拿了一支步枪。每当他们到达一个房间,他们进去,彻底搜查里面的人。Sasha压低声音传达这些信息。

"他们是谁?有什么标识吗?"Stan轻声说。

"是的,有一个人身上有个大霓虹符号,上面写着GOC…"Sasha回答道,又一次摇着头。然后,她把手指竖在嘴唇前,从门后退了回来。其中一名入侵者尝试用力拧了下把手,之后又安静了下来。

房间里的三个人全都松了一口气。

BANG

门向里被踢开。

Sasha立刻用手枪瞄准, 连续地扣动扳机让她的手不停回缩。这个男人倒下了,他的霰弹枪掉在地上发出咔哒声。她靠着门框,向敌人射出更多弹,一个步枪手因她的攻击而倒下。

Sasha没有时间换弹了。一辆类似于公共汽车的东西从后面撞到她,她被撞飞,穿过走廊,砸在对面的墙壁上发出沉闷的砰击声。她的耳朵鸣叫起来,试图确认自己的位置,却被再一次射击,倒在了走廊时,仿佛是一个布娃娃。

Sasha咳嗽着在痛苦中抬起头看。剩下的两个闯入者走近,步枪手一直用武器对着她,同时另一个手枪男握紧拳头,手心里发出微弱的蓝光。

"这里是Charlie领队,"这个奇术学家对着麦克风说。"我们已经抓住了三个PoI,准备…"

霰弹枪二连发,让这个步枪手顺着墙滑倒,而这个奇术学家也倒在Sasha身上。Gabe站在几码外,手上拿着武器。他看着他杀死的两个男人,喘了一会粗气,然后脸色苍白,吐了出来。

"我的英雄…"Sasha带着痛苦的笑容说着,把倒在身上的那个尸体推开,Stan过去伸手帮她起来。

Gabe擦着嘴,同意地点点头。

"我们现在做什么?"他问。

"好吧,考虑到我们有一名维修人员,一名会计师和一名四级主管,我们应该去找一个新地方藏起来,然后待机。我们毕竟不是Alpha-9,"Sasha回答说,并给手枪上膛。"斯坦,拿一把枪,我想你有通过基本训练。"

"嗯…是的,夫人"Stan点点头,走去取一把武器。

"MTF们在哪?"Gabe巡视四周。"Shaw不应该在这里吗?或者Creed?"

"你一定觉得…"Sasha皱起了眉。"我们先藏起来,再去探究这他妈发生了什么…"


Clarissa? 这里是Sasha。Jessie给你起了什么绰号?

Clari大婶。我在Gamma-13的第一次行动的代号是什么?

Starling小姐。很高兴你还好。发生了什么?你和其他的MTF在哪?

困在自助饭堂了。有人切断了大门的电源,把我们关在里面。你在哪里?你还好吗?

Gabe和我藏在安全的地方,不用担心。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是某种入侵。一支武装攻击部队。有人窃取了主管权限。根据标志,我猜它们是CI。

天呐…他们怎么进来的?

你的直觉和我一样好。
有一个维修人员和我们在一起。坚持一会,我们试试能不能放你们出来。准备演奏摇滚乐吧。

他妈的噪音。原地待命!我们最后需要的就是他们带一个四级人员过来。

待会见。


这次任务将有五支突击队参加。Alpha突击队要看守被捕获的Anderson无人机,而且他们是最大一支队伍。Bravo突击队将确保一份储存在基金会站点档案中的AR操作系统的原本。Charlie和Delta突击队要捕获Site-64员工中的PoI。每支队伍将通过三波特兰境内不同的SC-60/106-13/060传送门进入。我们已经协商定好了安全通行证,可以让人从另一面进出口袋次元,因为那些有心智的居民很希望看到基金会被痛打一段。然而,这些传送门现在正在UIU特工的保护之下。Echo突击队要确保这些传送门被我们所控制。


Site-64

中等安全存储翼楼

研究员Conwell和Ferro不情愿地向前走去,全副武装的入侵者围着他们,强行押送他们通过Site-64的低等级区。 一路上,他们看着俘虏他们的人枪杀了那些遇到的安保人员,偶尔还有维修人员或不服从的科学家。最终,一行人在一扇门前停下了,这是Ferro和Conwell在研究过程中进出过很多次的门。

Robotics仓库

"打开门,"这个他们已经知道是Alpha领队的入侵者下令说。

Conwell和Ferro互相看了眼对方,然后都摇摇头。

"我们不能,"Conwell回答。他的目光转向地面,那里是他们被拷着的地方。

"这听起来像他妈是请求吗?打开这该死的门!"

"我们做不到,"Ferro解释说。"我们两个都没有这个区域的通行证。那基本上就是一个军械库,到底要我们他妈做什么,不能就带我们去我们的实验室吗?"

Alpha领队叹了一口气,然后抓住她的手指。Conwell和Ferro立即被砸到旁边的墙壁上,而他们的ID徽章被强行扯掉。安保扫描器拒绝了这两个徽章,发出砰的声音。

"真棒,"Alpha领队咕哝着。"十二?"

"准备好了!"

其中一名入侵者携带了一套沉重的工具,准备开门工作。Alpha领队点头表示赞同,然后转向Conwell和Ferro。

"八,六,让我们的客人放松放松。"

两名研究员被迫倒在地上,无能为力的看着他们的绑架者试图强行进入仓库。几分钟后,Ferro注意到Conwell有节奏地眨着眼。

长,长,长,长,长,短,长,短,短,短,短,短。

Ferro困惑地歪了歪头,看着Conwell不断重复。

长,长,长,长,长,短,长,短,短,短,短,短。

这个规律看起来很眼熟,就好像他之前见过一样。

长,长,长,长,长,短,长,短,短,短,短,短。

然后他突然想到了。

Roland,你他妈是真的蠢。这是摩尔斯码啊。 Ferro在心里想,然后再一次看着Conwell眨着的信息。他的同事已经重复了很多次MORSE这个单词。

是的

Ferro眨眼回应。Conwell叹了口短气,对他微微笑了笑,然后收起笑容看着这些绑匪。就至今为止的行动,他们似乎并不聪明。Conwell继续发信,偶尔停下来避免被其它人发现。

仍 管理 机器人

Ferro轻微地点了点头,当一个入侵者看着他时停了几秒,之后入侵者转回去盯着门。Conwell继续开始眨眼。

Ferro皱了皱眉头。他看了看Conwell,然后看着他们的绑架者,再看着他们的枪。他感受到戒指盒仍在他的口袋里。最终他把目光转回Conwell,并回答道。

会中枪

Conwell闭上了眼睛。Ferro看着他的同事用拇指摩擦着无名指上的钛戒指几秒钟。Conwell最终睁开眼睛,回答说。

不得不尝试


Site-64

隐蔽等级1 保全室

Sasha和Gabe Merlo在灯光昏暗的保全室门口站岗,Stan边吹口哨边在旁边的亭子里忙活着。然后,他皱着眉头抬起头来。

"搞定了吗?"Sasha问道。

"那肯定的,"Stan回答所。"一定有谁知道你们MTF当时在开那个会,因为他们来过这里,而且刚刚好只关掉了那几扇门的供电。直接从系统中。"

"有多少人访问过这个系统?"Gabe询问说。"这个能被远程操作吗?"

"不太可能。而且据我所知,只有维修人员进出过这些房间。也就是说你们的手下里可能有间谍。"

"天呐…"Sasha咕哝着。"我们不得不晚些再处理这个问题了。你能让这些门重新启动吗?"

Stan耸耸肩。

"我会拼尽全力,但无法保证。"

"打开它,我会请你出去吃牛排,私人性质地,"Sasha回答道。

Stan愕然地眨了眨眼。他举起一根手指,然后把它放下,然后看着Gabe。

"好了伙计,"Gabe笑着耸了耸肩说,"把门打开,我会付钱的。"


Site-64

自助饭堂

Gamma-13和Tau-51的特工已经整装待命,随时可以行动。但是被困在那里,他们也没什么可做的。带有武器的人一遍又一遍确认他们的弹药。其他人讨论把入侵者清除出去的可行的计划。Shaw和Creed坐在一旁,前者的眼睛在手机和大门间来回观察,后者则在检查天花板。

"Merlo有来什么消息吗?"Creed最终问道。

Shaw摇了摇头。

"没有…我真希望她没有什么意外…"

就在这时手机震动了,屏幕上出现了一条新消息。

敲 敲!

自助饭堂的门打开了。聚集的特工们都陷入了沉默。Shaw和Creed眨了眨眼。

"看起来你的女孩挺过来了,"Creed说,并跳起来,同时特工们动员了起来。

"她确实做到了,"Shaw说,并也站起来。她快速跑向门口,大声指挥她手下的特工们。"去安保站,让我们揪出这些混蛋!"


一旦进入,每个突击队将退回到基准现实并进入Site-64的内部。Bravo,Charlie和Delta将在Site-64宿舍内出现,同时Alpha将在AMAT实验室内出现。根据我们的消息渠道,基金会最近开发出了关闭这些传送门的技术,并将在48小时内对其进行测试,所以我们要一次性粉碎他们。


Site-64

中等安全存储翼楼

"收到!"

当这个入侵者站在门的一侧,她的两个同伙进入了房间强行打开了门,Ferro和Conwell发出失败的叹息。里面,灯光被打开,几十个在休眠的AR型机器人的外壳闪闪发亮。Conwell和Ferro被迫退入了房内。

Alpha领队和她的两个手下接近了房间的主控台,房间里响起了打字的声音。

"你们需要授权…"Conwell喊道,入侵者们齐齐地看向他,他低下了头。

"打赌吗?"Alpha领队回答,然后对她重新开始打字的特工点点头。只过了一会儿,这些休眠的黄腹隼型,灰背隼型以及游隼型都完全苏醒了。

"让他们出发自己返回到传送门,"Alpha领队拍拍她的在操作终端的特工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开,对她的麦克风说话。"这是Alpha领队,我们已经搞定了主要目标,现在返回-"

"全部单位激活基金会协议!"Ferro用尽力气吼道。

机器人发出一阵可怕的尖叫声,迫使所有的人都捂住耳朵。机器人一个接一个的分解,溶解成黑色的粘液。片刻之后,尖叫声停了下来,仓库陷入了死寂。

Conwell看着远处,闭上眼睛,希望能得个痛快。他紧紧摩擦着他的结婚戒指,想着他的妻子。

Ferro露出了吃屎般的笑容,眼睛盯着Alpha领队。他举起手,讽刺地耸耸肩。

"该你行动了,女士。"

Alpha领导举起手枪,然后开火了。


Site-64

隐蔽等级1 安保站

Shaw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安保监控器。在她面前的屏幕上,一个敌方特工举起手枪,向研究员Roland Ferro的身体开了一枪。当她看到她的前任倒在地上,时间仿佛就凝固了。敌人的特工然后指挥突击队车队,留下他等死。

"Shaw?"

她眨了眨眼,脑子里乱成一团。

"Shaw?命令呢?"

她又眨了眨眼,从混乱中回过神来。Creed站在她旁边,手搭在她肩上。

"你想怎么做,Clarissa?"

"Sherman,Johar,Akagi,立即下到2级存储翼楼。把Ferro和其他你们看到的任何需要医疗救助的人带到医务室,"Shaw清晰而冷静地回答,走向大门。"Creed,你在这里指挥扫除。看起来他们要跑回去3560的传送门。确保他们到不了那里。Gamma-13的其他人。我们在AMAT实验室干掉他们。"


消息来源还说,在行动期间,站点内的机动特遣队会呆在站点的自助饭堂里开培训研讨会。我们潜伏在站点维修人员中的特工会确保特遣队帮不上忙,让我们能在设施内尽可能不受妨碍地行动。也许要干掉遭遇的安保人员。一旦确保了目标,所有队伍都应立即通过指定的传送门撤离。一旦回到三波特兰,所有突击队都应通过指定的路径撤回基准现实。


Site-64

异常材料合成研究室

Alpha突击队拖着研究员Conwell冲刺穿过设施的走廊。由于他们的主要目标已经搞砸了,他们的计划流产,变成保证一路上遇到的PoI。在较低的隐蔽等级区,Bravo,Charlie和Delta突击队也同样在撤退,尽管他们的目标已经基本完成,并且取得了更大的成功。幸运的是,走廊已经被清理过了,撤退路线也变的简单。

"这里是Bravo领队!我们的传送门被关上了!重复,我们的传送门被关上了!现在前往Delta和Charlie的传送门!"

Alpha突击队停下,仔细听着他们同伙在无线电中的交谈。背景音中还能听到枪火声。

"这是Delta领队!我们的传送门也被关上了!计划与Bravo汇合,找一个地表的出口。遭遇MTF的猛烈阻拦!"

这些分裂者相互看着对方,看着彼此的眼神。这时Alpha领队把Conwell砸到墙上,手里的手枪指着他的头。这名研究员被紧紧抓着,扭动着身体,气喘吁吁。

"这他妈发生了什么?你们做了什么?"

"你们刚来这里我们就说过了,"Conwell回答。"我们找到了关闭传送门的方法。在你们到达的几小时前,我们就开始了。你应该很生气,但我们警告过你!"

Alpha领队发出愤怒的吼叫,一拳打在Conwell头旁边的墙上。

"你们都听到了,继续前进!"她吼道,抓着Conwell的衬衣,把他推到前面。"如果你速度慢下来,我会一枪打爆你的狗头。"

走廊里再次想起穿着短靴冲刺的声音。几分钟后,突击队抵达了AMAT实验室,传送门仅仅开了一点,然后闪了一下,不见了。这些分裂者离败亡不远了。

"好吧,这可真是…"

"我们现在做什么?"

"我们能找到另一条路吗?"

Alpha突击队的成员咕哝着,Alpha领队也在心里想了想,然后对麦克风说。

"这是Alpha领队。我们的传送门也没了。重新规划路线去地表…"

突击队的队员转身离开,又愣在原地,因为他们迎面遇上了武装到牙齿,架好了枪械对着他们的MTF Gamma-13。而他们的指挥是特工Clarissa Shaw。

"哦,艹…”Conwell立刻趴在掩体中,MTF Gamma-13继续枪击这些不速之客。


基金会花费了近十年专项研究,并在Anderson Robotics创始人之一的帮助下,制定了针对AR系列产品的有效对策。毋庸置疑,他们要花更长的时间来打败我们的逆向工程产品。

祝君好运。

解散吧。


Site-64

医务室

研究员Ferro坐在疗养病床上,敲着栏杆打发时间。医生告诉他,他活下来就很幸运了,虽然手术造成的难以想象的疼痛让他痛不欲生。最后他找到了一个舒适的位置,闭上了眼睛,开始打盹。

"嗨,Roland…"

他张开眼,看到Clarissa Shaw特工站在他旁边。他张开嘴,却一时找不到该说的话。

"嗨,Clarissa…

"我看到事情经过,和你做了什么了。"

Ferro看往地面,点了点头。

"感想呢?"

"我无法判别这是真的很勇敢还是非常愚蠢。"

"如果我告诉你这是Conwell的主意呢?"Ferro微笑着说。

"啊,那就是毋庸置疑的蠢了,"Shaw也笑了。

"谢谢你来看我,谢谢。"

"我恐怕没法呆太久,有太多官僚文件得要我们去写呢,"Shaw叹了口气。"但,我很高兴看到你还不错。"

Ferro点了点头,Shaw走向门口,出去时经过了Conwell。这个进来的研究员看着她走了,抬起眉毛看着Ferro。

"Roland,哥们,你没有…"

"没,"Ferro叹了口气。"我不擅长浪漫,但我很确定,去对一个正在恋爱中的女性,在疗养病床上,在中枪后,作出告白,这主意是真的蠢。并且想到这周遇到的都是蠢事,我不需要一个最蠢的。"

Conwell点头表示同意,并在他的朋友附近坐下。

"我带来了我的iPod,如你所愿,你还想要点首什么特别的吗?"他问。

"你觉得符合我现在的心情就行。"

Conwel点点头,静静地打开设备,按下播放键。Ferro听出这个旋律时皱起了眉。

"你真他妈不是人,Jake。"

"我知道。"

等一下,他们不像我一样爱你
等一下,他们不像我一样爱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