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理委员会怪谈志:乌云集结
评分: +27+x

Ezekiel:很抱歉这么急忙的把你们叫来,但我这是迫不得已。现在已经没什么时间了,你们快随便找个地方坐,站着也行。会议马上开始,时间不等人。

Tommy:主席,你这到底是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把我们叫到深井的地堡里开会?

Ezekiel:待会你们会明白的。让我看看,妈的咱不走流程了,你们把资料看一下,桌上拿起什么随便看,有个大概了解即可。等我把视频搞好。一二三……七个人,行吧就这样了。这里是伦理道德委员会紧急会议,与会成员有我Reg Ezekiel主席、Laura Tommy博士、Gerald Lew研究员、Ingram Huxley研究员、Maud Leigh特工、Betsy North将军、Polly Zangwill主管。其他人我们不等了。

系统:视频文件已经载入,按空格键开始播放。

Lew:你现在干什么——

Ezekiel:嘘。

[播放开始]

一名穿着西装革履的男子走上台,敲了敲话筒。他身着一套深蓝色西装,脸上显然经过精心保养,同时具备了干练的沉稳与充满活力的朝气。他面前的话筒工作状态良好,身后时不时可以看见联合国的巨大标志。

Zangwill:这是什么——

O5-4:女士们先生们,各位人类同胞们,我很荣幸能够站在这里,站在这一重要的历史节点上,同时也是与我们所有的兄弟姐妹站在一起,直面我们的敌人!

O5-4:这一刻,让我们来一起见证历史!我宣布,世界统一战线正式成立——

Tommy:蛤?

O5-4:而我很荣幸能够荣获这份象征地球最高防卫者的奖章,同时我将就任世界联合政府的最高主席。

Lew:草草草草草草?!

Huxley:这是他妈在搞什么?

O5-4:我很荣幸能够获得这一无上光荣的职责,也很明白这份职责背后所代表的责任。感谢各位同胞们的支持,也感谢大家每一个人的坚守。感谢奋斗在第一线的广大战士们,感谢打破国家名族之间壁垒的有识之士们,感谢奋斗在科技攻关岗位第一线的研究员们,以及感谢所有一直以来与我一同站立在大地上的守夜人们!

O5-4:若没有了你们,人类文明恐怕早已不复存在。所有为人类续存与荣光而奋斗或曾经奋斗的人们,你们即是全人类的英雄!今天,这份职责被赋予在了我的身上,但我们每个人都清楚,团结全人类的荣耀,属于你们每一个人!

Leigh:他这个什么鬼主席是什么情况?合计着现在四号是在那发表获奖感言?

Ezekiel:他不是代表他自己。最起码不止代表他自己。

O5-4:今天,我们之所以团结一心,同甘苦共命运,便是因为我们遇到了威胁全人类的共同敌人!我们的对手来自于平行宇宙,而它的目的即是浩浩荡荡的入侵我们的家园。它操控我们的同胞,将这些受害者化为彻彻底底的非人之物,并以此来攻击我们自身!

North:他就这么站在那?这,这能随便说出口?四号为什么会在联合国?

Ezekiel:他只是对外代表议会而已。整个议会是一体的,然后其他人没“大使”这么喜欢抛头露面,就这样。至于为什么嘛……就在这段演讲开始前两分钟,也就是距现在三十八分钟前,监督者议会以10:3表决通过了曝光协议。

Leigh:什么玩意?他们通过了什么东西?

Ezekiel:曝光协议。

[三秒钟沉默]

Leigh:你他妈说啥?!

O5-4:对那些对目前情况还不是很明了的公众,请允许我先简要介绍一下情况。想必各位已经在各种消息渠道里或多或少的了解到了“锁城”这一概念,对吧?时至今日,世界范围内已经有了17座锁城,其中最早的一座——中国的厦门——是2026年4月27日建立的。现在我需要告诉你们的是,从那时起,一场巨大的灾难,同时也是一场牵扯到整个人类的战争,已经开始了。

Huxley:曝光协议?你,你能确定吗Ezekiel?为什么我们没有收到一点消息?这需要我们的审核,但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啊?这不可能,你一定是搞错了什么……

[桌子的撞击声]

Ezekiel:这现在已经是既定事实了。而这,这也就是我把你们叫过来的原因。包括我在内,没有人,没有他妈一个人知晓这件事。议会绕过了我们伦理道德委员会,直接做出了这个决议,并且已经开始付诸实施了。

O5-4:你们也许都听闻了许多的消息。不过不管是谣言还是官方宣言,我恐怕那些都不是事实。在最初的时候,你们的认知中锁城是由高传染性流行病毒引发的。想必在当时,你们每个人都看到了大量的报道,有关内部医疗人员的采访,对锁城内部未感染群众生活的记录,以及自己亲戚朋友发来的消息。

O5-4:我很抱歉,真的,我也希望事情不会变成这样。但我们的敌人从未对我们怜惜。为了防止他们在一到两个小时内攻占全球,我和我所属的组织完全封锁了当时厦门对外所有的信息输送渠道。而你们当时所看到的消息,都是伪造的。都是由我所在的组织与各国政府一同散播的。

Huxley:所以你把我们召集到这里的原因是……

North:终止这一命令的实施。

Ezekiel:时间不多,但我们还有机会。

Lew:有这个必要吗?

O5-4:如果您因为这一举措而愤怒,我堇代表任何参与制定与执行这一决定的人向您表达最真切的歉意。不过,请所有在听的人类相信,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与拯救更多人的生命。我能证明我们对人类的忠诚,以及一切措施都是必要的。

画面切换,显示的是八号锁城东京的实时监控录像。时间为傍晚,街道上仅部分灯光开启,且呈现被破坏的残败状态。画面中显示一队基金会特遣队正在街道上后撤,后撤的同时向街道另一端保持射击。街道另一端可见密集的人群正在逼近,不断有人被击倒在地,而人群后方的人会立即补上前方的缺口。密集的人群移动速度从未减缓。

三架战斗机从画面左侧进入画面,成编队飞行,因距离过于遥远而无法辨认型号等信息。战斗机统一向远处发射了共十二枚导弹。导弹在半空中爆炸,一巨大的黑色实体在爆炸中出现,爆炸并没有对其造成明显伤害。实体随后发出一声咆哮,咆哮声造成摄像机颤抖。

远处的人群开始躁动,数秒后向摄像机所在的基金会特遣队发起冲锋。特遣队员持续进行还击,但两群人之间的距离不断的被缩短。

从街道另一头投掷而来的多个煤气罐落向特遣队所在方位。视频终止。

Ezekiel:你什么意思?

Lew:你们看看现在的情况。激活曝光协议绕过了我们,这点不假,我们所有人都对此不知情。可是大家都对目前的情况有所了解啊,你们知道锁城,你们了解真相,你们清楚四号所说的情况并不是在撒谎。

O5-4:这就是我们的敌人。而现在形势一直在恶化,局势已经到了最为危机的关头。一座锁城,还能做到。两座,勉强。三座,加把劲也行。但十七座,这已经超出了我们掩盖所有信息的能力。我们与联合国都没法再在向公众隐瞒一切的情况下做到封锁。敌人的攻势已经向全球展开,若我们不团结一心,不共享真相,便很有可能失败并被敌人所重创。

North:他说得对。

Huxley:将军!

North:干嘛,O5没走流程那我们帮他们走啊。现在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都摆在这了,基金会现在可是正儿八经的遭受着战争威胁。如果我们还在这畏畏缩缩的对收容有着不切实际的幻想,那是对人类的不负责任!

Zangwill:形势确确实实不在我们的控制之下。打从一开始平行宇宙部的监听网络被集体入侵以来,局势恐怕就没有在我们的控制之下过。从那次六小时的全球断网重连接管行动起,我们总是在疲于修补缺口与漏洞。每当我们锁上一座城,处理大量的文书工作与虚假消息散布时,他们已经开始对另一座城市谋划进攻方案了。再这样下去我们来不及的,军事管制确实可能是最好的方法。

Huxley:你们在干什么啊!

[Huxley发出尖叫声]

Ezekiel:Huxley,冷静!

Huxley:我很冷静啊,我现在非常冷静好不好!曝光协议我们又不是没有研究过!你们不会不知道我们的结论吧,啊?我明明记得你们当时每个人都在场的吧?你们就说是不是吧!

Ezekiel:Huxley!

Huxley:行,你们不记得了,我来帮你们回忆。现在在我们的收容下有多少异常?抛开地区分部计划和国际联合计划,单在总部管辖下的异常就已经达到了数千个,五千还是六千这不重要,我记不太清了。为了收容这些东西,我们进行了多少次大大小小的记忆删除?为了抵消那些认知危害我们释放了多少矫正模因?我们拆除了多少不应存在的建筑,干扰了多少有潜在危害的计划,又控制了多少地球上的区域?是的,在帷幕下,这一切都是——好吧大多数是,必要的。但一旦曝光协议激活,我们做过推算,凭借我们手头的资源和我们已经完成的工作,我们完全有能力控制全世界。这是一项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道德成本,而现在你们告诉我你们要把这个完全抛到一边去?开什么玩笑!

Lew:Huxley,我们——

Huxley:别碰我!别说没人警告过你们!如果,如果我们这么做了,那和让黑王控制全世界有什么区别!

O5-4:SCP-CN-1091-1,这是我们对那位平行位面入侵者的专业称呼。而其更为所知的名字,则是由那些被感染的群众所提供的。他们在它的操控下对它进行邪教崇拜,将其称之为,“黑王”。

Tommy:我猜,主席,你是支持不公开的吧,不然你一开始也不会把我们召集起来。

Ezekiel:呃,对。我一开始没怎么考虑曝光的益处,只想着监督者们违规绕过我们做出了这个会动摇全世界的决定,所以……

North:主席,世界已经动摇了。

Ezekiel:对对,没错。

Leigh:你在担心别的事情。

Ezekiel:哎。我在担心议会。

O5-4:正在观看或者收听的各位,你们也许会觉得我说的很令人难以接受,更多的人会觉得我是个跳梁小丑。这很正常,我们清楚,但我刚刚所说一字一句没有参杂一点假话。你们当然可以拥有一点时间去接受,没有一点问题,但事实将证明我刚刚所说的一切。

Ezekiel:一旦曝光协议在目前的超自然战争情景下实施,绝对领导权将被摆上议会讨论的台面。这时候他们需要的是有效的执行以及绝对的忠诚,而非有可能干扰他们作战计划实施的组织。这一条款一直是伦理道德委员会力求限制乃至取消的条款,在平常的情况下这一工作我们也做的很到位。可是一旦情况发生变动,O5们就会可能会寻求这项制约的废除。

Leigh:而我们就是第一个障碍。

Ezekiel:没错。他们会先把我们解决掉,到那时候我们再想发出任何声音就几乎不可能了。

Tommy:好吧,既然这样我们还有什么玩的?

Leigh:律法左手已经处于待命状态,我们有在议会对我们敌对的情况下拿下他们的预案和胜算。

Zangwill:或者我们可以通过曝光协议,然后把我们这份记录交上去。接下来也许委员会会被取消,但他们也没必要对自己人再做什么了。

Tommy:行——吧,啊,欢迎来到伦理道德委员会,这里每天都靠吃两难抉择填饱肚子。

O5-4:但在当你们认知到事情的真相后,请不要恐慌,请不要丧失对生活的希望。只要我们团结一心,没有任何敌人是不能被我们战胜的!我们是人类的保护者,我们将始终站在与邪恶和黑夜斗争的第一线!地球将重新回归我们的主宰,胜利将会也必定会属于我们!

Huxley:这视频还他丫播着呢。

North:时间不等人,看样子我们不论做出哪个抉择都得抓紧了。

Huxley:我再次重申一遍,如果任由基金会统治全世界,后果你们考虑清楚!要我说,O5自己通过异常改造然后与黑王讲和共同奴役全人类都不是没可能。

Lew:你干啥呢。

Huxley:怎么了?我们又不是没有试着去扮演上帝操纵人类过。我们会成功操纵人类,只要有详细的计划,我们总能有效的进行操纵。但结果呢?有哪次结果是好的吗?我们不能妄图去扮演上帝,我们只能在宇宙说“不”之前一次次暂缓对上帝的不信任。

O5-4:在此,我谨代表O5议会、SCP基金会以及全人类,向黑王正式宣战。不论你从哪个次元而来,这里是我们的家园,容不得你践踏!所有在我们同胞上遭受的苦难,我们必将加倍奉还!

Tommy:所以,要不我们投个票?

Ezekiel:没这个必要了。Leigh,待会一出去要立刻确保律法左手在我们自己的掌控之中。

Leigh:没问题。不过你这是要——

[滴的一声响]

Ezekiel:执行个人深井逃脱管道程序,向房间内填充记忆删除气体!

系统:指令确认,开始执行。

[大门发出低沉的撞击声]

Huxley:主席,你这是——

[枪击声]

Ezekiel:你还记得你刚刚说的话吗?如果我没记错,你应该是引用了一份文档的原文留言吧?

Huxley:操!

Ezekiel:明白了?就你们提供给我的身份来说,这个房间里只有我有权限查看那份文档。机械降神,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亏你装的那么反对议会,谁的手下?外面是红右手对吧?

系统:脱离准备就绪,准备开始。

Ezekiel:没机会问了,切。大家出去以后注意隐蔽自己!

O5-4:不论长夜漫漫有无尽头,我们必将砥砺前行。我们牺牲在黑暗之中,换取你等生活在光明之下。这里是SCP基金会,我们收容,我们控制,我们保护。

[播放结束]

[爆破声与撞击声]

[枪击声]

系统:脱离完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