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比女总裁的冰山助理

“杰里米,你太令我失望了。”

伊莎贝尔·海尔格·阿纳斯塔西娅·帕瓦蒂·Wondertainment五世博士(博士学位1)从她交叉的手指间投来恼怒的目光。矮脚狗坐在她的桌子上向她微笑,它前爪里抓着一封潮湿的信封,浑身散发出不可思议的骄傲气息。伊莎贝尔靠在椅子上叹了口气。

“我真真真真真真是烦了,杰里米。”她站起身把椅子一甩。“你的兄弟从来不会像你这样。”杰里米趴了下来,把头搭在爪子上。“他从来不会给我带回坏消息,但你,杰里米,每次带来的都是坏消息。” 大椅子慢慢停了下来。

伊莎贝尔把低头视线降到基本水平,四肢无力地瘫软着。熬夜努力了那么久。工作那么多。工作的意义何在?一切的意义何在?意义何在?她从矮脚狗的口中得到了消息:销售业绩全面下滑进了厕所。这是十年间所有糟糕业绩中最糟糕的一次。执行董事会很不高兴。

几加仑Wondertainment博士四重迂回薄荷软糖波浪冰淇淋都没办法抵住执行董事会那封写满严厉斥责的信。

我们发现最近你的工作严重不足。

不足?不足?她把全部生命、全部灵魂、她的全部存在都投入了每一个设计里。他们怎么敢说她的工作不足?她可是Wondertainment博士!她用血汗泪水支撑着公司,那些流脓长疹的寄生虫!

孩子们不再买玩具了。他们都忙着去玩恐怖的电子游戏去了,那些东西只会腐化他们的大脑,把杀人、脏话、微交易等等一切有害事物灌进他们的幼小心灵。伊莎贝尔努力过,噢她真的努力了,她的工作绝对没有不足。她办公室的墙上的白版已经满是涂鸦,创意已经多到能让Wondertainment产品流水线全力运作。但如果顾客还是只有那些古怪的收藏家和越来越少的Wondertainment死忠,这些努力都无济于事。所有的工作、所有的努力,换来的只会是无人问津的玩具。对她倾注心血灵魂完成的工作,董事会只会叫着“关键受众不喜欢。”关键受众!本公司从来就没有什么关键受众!

但现在有了,执行董事会还很喜欢他们。如果她的心血只会被毙掉那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伊莎贝尔快步走回桌边把椅子摆回原位。杰里米还在那,还有那封写着Wondertainment品牌是如何被工厂挤掉的信。

工厂。这个名字让她脑中最隐蔽处的所有言辞都沸腾了起来:那些丑陋愤怒的词语,如婊子、fudgenugget、sassafrassin、consarnit和屁股。对,就是这样。工厂就是个屁。他们不会懂得什么是乐趣,乐趣就是要放在他们头上的大屁股帽子。

其实这个点子本身不错,一顶屁股帽。还有很多人没帽子戴,干嘛不做个屁股帽子这样他们就可以带上两顶帽子了……

不……不……这有什么意义?人们会觉得真很傻,他们会看着屁股帽说“噢这是啥?是幼稚的玩具还是宝宝在拉翔?我不会买这个,我可不是宝宝拉的翔。”但这不对不只是宝宝才拉翔所有人都会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需要更多的冰淇淋。更多冰淇淋。来些不一样的……棉花焦糖可乐、嘎吱脆青蛙、好死的一天(巧克力)、香蕉叮当、五石路混搭、功夫波浪、超热情香草、末日黄油熵力花生……选择众多。

呸。她会全部点一份,把自己埋进冰淇淋里。伊莎贝尔用手指头推了推矮脚狗。

“醒醒。嗨,杰里米。去把杰里米、杰里米、杰里米和杰里米找来。我有任务给你们。”

狗的耳朵竖了起来。杰里米站起,蹦下桌子,嘣嘣跳跳地离开了办公室。一分钟后他和其他四个矮脚狗一起回来了。他们一起坐在桌前,看着可爱又讨喜。伊莎贝尔弯下腰、用自己穿着这件亮棉花糖粉红、蓝、紫条纹汗衫下能做出的最权威姿态怒视着他们。

“好的。杰里米,我要你去偷来钥匙打开仓库。杰里米,你和杰里米去开铲车。杰里米,你去引开安保先生。杰里米,你去确认其他的有没有聚过来。我要你们把仓库里所有的冰淇淋都搬来这里,到我的办公室来,跑步去做!”

杰里米们齐声快活地叫着,蜂拥着蹦跶着小短腿离开了办公室。

伊莎贝尔叹了口气,坐在椅子上打转。自暴自弃。以前她会很高兴,会放声狂笑。但现在她什么感觉都没有。最后她停了下来,眼神停在了父亲的肖像上2,那是雷金纳德·希尔伯特·莱昂内尔·阿奇博尔德·维斯丁豪斯·Wondertainment三世博士(MD、PhD、DD、先生)

“你想做什么,老爸?”

肖像没有回答3,但确实看着很牛逼、胡子也很多。他曾是看着牛逼的大胡子男人之一,和其他看着牛逼的大胡子男人一起活动,整天说些“是的,的确”和“噢的确如此”。此外他看起来很失望。

“你从未面对过电子游戏,老爸。给那些孩子递一个这种东西,他们就会把你的手整个吃掉。工厂每年都能搞出一样的东西然后全部卖光,然后把所有的时间用在生产线上,而他们从不卖玩具。”

肖像没有回答。

“是的我知道你和Dark有过节,但拜托,帮我个忙啦……”

肖像还是没有回答。

“是我知道你一开始只是在街角卖踢踏罐,但现在我就要沦落到流浪街角了而……”

肖像没有回应。

“闭嘴!老爸的肖像!你不是我爸!”

肖像没有反应。

“你到底要怎样?我没你那么优秀,老爸!”

话语在她周围回响。没他那么优秀。她真这么说了?是,是的她说了。没他那么优秀……也许执行董事会对的。也许她江郎才尽了。她也许不能胜任了。带上冰淇淋!

办公室的门打开了。

“杰里米?”伊莎贝尔转过椅子。

不是杰里米。在那里是个看起来更专业又年轻的眼镜女,带着个笔记版。她稍短且丰满4,棕铜色的头发梳成圆发髻,还有来自当地雀斑市场的专利。

伊莎贝尔脑子里的塑料齿轮和AA电池卡壳了一下,她这才确认来人不是杰里米也不是她的冰淇淋。

“你谁?”

“艾玛·阿瑟索普-布朗。我是你的新助理。”

伊莎贝尔眨眨眼。助理?她可不需要助理。她有杰里米了。

“我从未要求过派个助理。”

“执行董事会派我来的。这里是任命书。”

“你不是来监视我的吧?”

“不。”

“那你是来协助我的?”

“不。”

“噢,好吧。”

漫长而尴尬的沉默,就像一只无形的大象正缓缓从这房间里走过。

“你需要什么,夫人?”

“呃……”她的冰淇淋已经在路上了她还需要什么呢。 “勺子。给我拿个勺子。”

“这就来,夫人。”她间断地点了点头,把一叠文书交给伊莎贝尔后离开了。

嗯。伊莎贝尔读了起来。

Wondertainment博士 -

为应对你近期在生产效率上的下滑,我们执行董事会决定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为你安排一名助理。阿瑟索普-布朗女士已被确认完全胜任这一职位,我们希望她能为提升你的工作表现提供足够帮助。

-执行董事会,Wondertainment博士有限责任公司

下面还有很多印刷工整的琐碎法律文书,但伊莎贝尔并不关心这些。没有人会真的去读那些的。她把纸揉成一团扔进了她的Wondertainment博士饥饿海因里希垃圾桶™。为什么不是把她直接炒了而是给她派个助理?

可能是执行董事会还不想真的炒了她也不想让她就这么堕落,但这对她伊莎贝尔来说简直滑稽透顶。他们可是执行董事会,一帮子铺满灰尘的事儿妈,写东西都是长篇大论还要印成小字,要什么都是一式三份的家伙。他们的专职就是管闲事、制造路障、以自己的全部精力扫人们的兴。跟他们斗基本上已经演变成了一种游戏:而伊莎贝尔的得分有时还可以领先。也许他们就像把自己扮成大坏蛋然后再开一局游戏。

也许是这样。但工厂还是个等待处理的问题。工厂不是个能被处理的东西。它不是由什么人运营的。它没有出资者、没有股东、没有CEO,只有无穷无尽的浸血齿轮和孤独的血汗工厂在艰苦地劳作,从那得了癌症的建筑里制造出无魂的污物。它渴求的只有扩张和扩张,把它的垃圾卖到全宇宙换来更多资源再继续扩张。

工厂很擅长玩这游戏。非常擅长。

艾玛走了回来,递给伊莎贝尔一个勺子。

“谢谢。”伊莎贝尔半由衷地说道。她讨厌出错,或者想到她自己出错,特别是当她其实并没有理由吃冰淇淋、而且情绪沮丧就暴饮暴食其实什么用都没有,如果你没有一个让自己沮丧的好理由的话。

又是一阵漫长尴尬的沉默。这次时间被河马啃了。

“嗯-哼。”艾玛清了清喉咙。

噢不她要开说了……

“杰里米!回来的正好!”伊莎贝尔大喊。她居然被这傻狗救了一次。

短腿狗蹦蹦跳跳地进了办公室,头上顶着一桶冰淇淋,后面跟着的是杰里米和杰里米,短脚狗们一个接一个地运送,搭成了短脚狗流水线。每只狗轮流地放下冰淇淋再跑出去接下一批。伊莎贝尔拿起了第一桶冰淇淋,撕下了塑料盖子。神奇棉花糖狂热。很好的开始。也许她现在不需要冰淇淋了,但反正杰里米把它们都搬过来了干脆就全吃了好了。

她这么做了。这次是一阵尴尬却不安静的沉默,就像庞大而战栗的恐惧。杰里米还在搬着冰淇淋。

“哦,你也可以来点,如果你喜欢的话。我有……”她冲着越来越大的冰淇淋堆一笑。“低地蓝莓矿……”

“不谢谢。”

“超棒香草吸血鬼?”

“不谢谢。”

“拿破仑那不勒斯裙带?”

“我很好。”

“怪味橘子爆破?”

“我吃过了。”

“超肉奥秘?”

“不。”

“那请自便吧。”伊莎贝尔把腿翘到了桌子上开始继续吃冰淇淋。

艾玛又清了清嗓子。

“如果你不介意我问一下,夫人,你是否计划过何时开始工作?”

“也许吧,等我吃完了再说。”

“这里有很多冰淇淋。”

“对,然后呢?其实没那么多。”

“我会记住你的话。”艾玛依然镇静自若。“但我还是觉得你最好以后再处理冰淇淋、先集中精力工作会更好。”

“也许我就是在工作呢。两百桶冰淇淋下肚比什么健脑食品更有利于我开动脑筋。”她做了个鬼脸。“废话喷嚏膝袜。看,这不就有创意了吗。”

“不是很有销路的创意。”

“破坏气氛,扫兴的南希。”

“是艾玛。”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就是废话精有时也需要膝袜,特别是冬天他们吸鼻子打喷嚏的时候。”

“夫人,请允许我提一个建议:也许一个更有销路的玩具会更合适。”

“不只是你这样。董事会最擅长搞这一套了。又是那套工厂的言论,说什么它们会用战斗式工作和鸟笼让我们破产。”

“也许对此我们可以做什么。”

勺子停住了。

“解释一下。”

“工厂,事实上是一不具思考能力的势力。就像动物一样,对么?”

“对。”

“打个比方就是,人不能和蜜蜂聊天,但蜜蜂可以和蜜蜂聊天。”

“所以……我们要向工厂发射蜜蜂?”

“不。工厂就是蜜蜂。”

“好吧,工厂就是蜜蜂。屁蜂。”

“我们这些人,想要和工厂这只蜜蜂谈话,但这不可能,我们是人它是蜜蜂。”

“所以要对付工厂……”

“只需要说它们的语言就行。”

说它们的语言……

“等等……这就是了……这就是了!我怎么没早点想到!”伊莎贝尔跳到桌上,把冰淇淋扔的到处都是,然后紧紧地抓住了艾玛的肩膀。她的脸上浮现了一个疯狂的笑容。“这就是了!我们玩工厂的游戏然后以彼之道还之彼身!这是他们能对又老又蠢的Wondertainment期望的最后一件事!阿瑟索普你就是个天才!”伊莎贝尔用力而又有点偏离中心地亲了她助理一口然后蹦开,芭蕾舞式地旋转,跳起了欢快的胜利之舞。艾玛用袖子擦了擦脸。

“集体蓄意破坏!”伊莎贝尔继续舞蹈。“我们就要这么干!我们会摸进工厂,搞砸一切,然后狂笑着跑路,然后Wondertainment史上最完美的玩具就会碾碎它们!易如反掌!”她连连拍手,停下了舞蹈。噢真是太棒了。游戏又开始了。她会让董事会看看,让共产看看,她会让Wondertainment重新崛起。博士不是好惹的,她会证明这点。

“准备好了,阿瑟索普女士。”伊莎贝尔大笑。一个狂野而天真的狂笑,那种校园阴谋和愚蠢失态式的狂笑。“让我们马上开始资本主义大冒险!”她摆了个夸张的姿势来强化气氛,一只手指着天,一只手把艾玛的头夹在腋下。

艾玛对此似乎没什么反应。

“我会开始准备Wonder移动。”

“很好!”伊莎贝尔得意地挥了一拳。“杰里米,去实验室5!”

短腿狗吓了一跳,一起丢下了冰淇淋,无数的狗涌入办公室,几乎铺成了一张狗皮地毯。伊莎贝尔伸出手臂优雅地拂过它们的背,狂笑着被狗狗们驮出了办公室。

艾玛耐心地等到了最后一只狗离开,接着拿上一桶教皇番木瓜™也跟着离开了。

« | 中心 | 第二部分:The Super-Cool Road Trip Adventure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