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世仅存一隅
评分: +4+x

茫茫的沙海之中,一个瘦削的身影背着穿长裙的女性举步维艰的前行…

这场战争没有赢家。也许在战争之间,从来就没有赢家。

肩上的汉娜似乎还在发出粗重的喘息,Svba不由得回头望了一眼。那布满伤痕的面容早已没有了往日的神态,而那曾经焕发光彩的眼睛,如今只剩下绝望与空虚。

“坚持住。。。”即便如此他仍然空抱希望,尽管他的努力终归徒劳 。

神父?他失败了,齿轮和钟表最终停止了转动。毕竟,他 不是神。

Dr.Bishop?她失败了。谎言最终无法保护她们。

棱镜?他失败了。他的轮椅还是快不过时间的侵攻。

Dr.HolyDarklight?他失败了。金瞳的巫妖?他最后死于自己的知识。

无数基金会的博士的遗体堆积成了尸山,显而易见,他们都失败了。

整个基金会,不,整个规则的世界最后只剩下两个人。svba徒劳的尝试位面行走,一次,再一次,又一次。但是所有的位面均是如此,无穷无尽的沙海湮灭了一切。

他的一切世界亦湮灭于此。

他大声呼救

但 是 谁 也 没 有 来

当这个世界之基石崩坏殆尽,事物如何存在?

事件过去很久了,从某一日开始,一切皆是辉煌不再。

知识逐渐被遗忘,了解逐渐淡化。图书馆亦分崩解析。

雾气散去,玫瑰枯萎,她又如何抵抗悲伤?

机者人造,吾等即神。若时间停止行走,钟表再也不发出Tic Toc的声音时,努力又有何意义?

唱戏之人的超然,看戏之人的洒脱,又有谁会再去See

乌鸦Raven依旧低飞,伺机觅食,而它们的主人,早已迷失。

原本高清的画面变的黯淡,精细的作品逐渐变的粗糙,直到无人愿意铭记。

牛奶不再发出诱人的香气,再也没有人去在意曾经的美好和美丽。

童谣不再响起,瞳孔逐渐黯淡,之后的事,会有人记得吗?

曾经的美好皆已成过眼云烟,只留下残破一隅供人回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