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ter蚊子的进攻!

日期是2012年4月2日。地点:威斯康辛州一个古雅的小镇Sloth's Pit。观察。

这里,我们有一名在SCP基金会工作的成员的公寓在镇内。Site 87足够大到让所有工作人员都居住在内,不过有些人更偏爱住在镇上。公寓很便宜,食物很不错,人们也很友善。

车里的男人是Jason Hendricks博士。他38岁,有着发白的褐色头发,他左边面颊上有一块鲑鱼形状的胎记,而且他正喝着Dunkin Donuts(唐恩都乐)的拿铁咖啡,尽管事实上他患有乳糖不耐症;他没有注意到当前的事实。

他同时对昆虫有强烈的惧怕。接下来的几天将是他生命中最糟糕的时候。


Site 87,昆虫学部门:
看看Mary Churchwell博士。她32岁并是她所在领域的顶级昆虫学家之一,不过她将永远不可能是昆虫学部门的领导。她是一个工作在远比妇科和妇女研究课程更为由男性主导的领域的女人。尽管如此,这可能会在今天改变。

在这特别的一天,Churchwll博士正在小心的解剖一个E-20053的实体,这是一种看似不朽的蜉蝣,小得可以被一本书压碎。E-22053可以在溺毙,斩首,烟熏,甚至是严酷的冬天下幸存。

“婊子养的,这东西真难切。”她的解剖刀被蜉蝣那有如装甲般的甲壳给弄钝了。“难道我又得再次申请使用切割镭射?”无论她多努力的尝试,甲壳都纹丝不动。最终,她想到办法撬开仍在蠕动的蜉蝣的装甲甲壳,并小心实施;尽管如此,在过程中她还是意外把它毁在了手上。“妈个擦的。”她用手抱着脸并叹了口气。

在它死亡时,蜉蝣释放了一种信息素,类似黄蜂在遭到攻击时一样。这种信息素无法被人类感知到,不过它的蜉蝣同类能在5英里外闻到。这是战争的召唤,让它们聚集在它的同类被杀的地方。

Mary一无所知的清理了被毁掉的标本并将它送入实验室。在不超过半小时内,她会得到一份报告,说明这种蜉蝣被错误编级了;它事实上,是一种大型蚊子。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7:16。已经几乎是夕阳了。随着太阳落山而来的是蚊群。而这些蚊群带来的是……

死亡!

飞行的,不朽的死亡朝着Site 87俯冲而来。外面的守卫在数秒内就被榨干,他们的子弹无法对抗到来的蚊群!温室对飞行的死亡造成了一些阻碍,万幸的是,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Site 87将进入封锁。这将一直无限期的保持下去,直到来自附近site的增援到达。


4月3日的早晨,一切都变得清晰和明显;外面的蚊群无法通过屏障。嗡嗡声连绵不绝。来自模因论的备用耳塞卖到了每对5美元,而site的所有日常活动因为封锁而全部中断了。

MTF-Sigma-10,驻扎在site的MTF,正在整理装备。代号Sloth's Arm,他们将装备昆虫学部门开发的特殊杀虫剂手雷。他们还同时装备了手持火焰喷射器。

计划是从北侧,东侧,和西侧出口出发,装备有覆盖全身的防叮咬装甲和某些用于测试叮咬的家畜。一旦蚊群冲向家畜,它们的戒备将会降低。

他们弄错了诱饵。E-20053只猎食人类。

Hendricks博士只能从监视器中看见恐怖。大部分的特遣队都被……已知是Keter的蚊子所消灭了。


在4月4日,紧张情绪因为休息室的咖啡短缺而开始散布。无法从当地甜甜圈店得到补充,整个Site 87在非常时期内被迫饮用无咖啡因咖啡。虽然这不能掩盖撒盐饼干已经被吃光的事实,不过至少自助餐厅的储备还足够丰富。

第一起打架事件在West博士和Matterson博士之间爆发。West在理论上假设了他可以用由E-5991产生的声波脉冲液化Keter蚊子的内部从而杀掉它们。Matterson指出这么做更可能摧毁site的大部分并杀掉里面的所有人。他们还交流了诸如“你对这个没有经验,我有!”和“这对周围的人类来说不安全,看看上星期它对测试用猫咪的效果!”之类的词句。

同时,昆虫学部门将他们自己封闭在实验室以防止他们被其他人干掉。有流言说死掉的E-20053标本才是吸引蚊群到达site的原因。“这样想想!”Churchwell博士通过门喊道。“如果我们死了,你们永远都无法解决这些该死的东西了!”

Hendricks博士满足于把自己锁在宿舍内,为防万一它们冲进来,他不断布置杀虫剂并带着一个更大号的苍蝇拍。他只有在取食物和水,还有通过安全监视器检查是否有破口时才会出来。他恨虫子。他真的很很。


在4月5日,确认Keter蚊子通过有丝分裂进行繁殖。挫折和恐惧的叫声震耳欲聋。


在4月6日,化学部门决定为了一次实验打开通风柜。他们的理由是想要尽量正常的生活,他们想要继续实验。

不幸的是,打开通风柜意味着打开通向外部的通风设备。释放的有毒气体意味着更糟糕东西的进入。实验室里一个可怜灵魂的遗言被报告如此“奥,真是一次重大失察,哦上帝我的皮肤!”

Keter蚊子在5分钟内散布到整个site和人员宿舍。蚊群到达了Hendricks的门前,用绝对压力突破了门;作为回应,Hendricks疯狂的挥舞他的苍蝇拍。这是一次传奇式的屠杀;他的房间没有一英寸不被昆虫的内脏所覆盖。

高高举起他的苍蝇拍,Hendricks发出了一声咆哮。“够了够了!我受够了这些混账蚊子和这个混账site!”他冲出房间然后……


Weiss主任在会议里第8次猛拍她的额头。她开始觉得头痛了。“Hendricks博士,够了。如果你想要描述你的事件经历,至少保持风格一致;你正在有意识的进入喜剧领域。”

“不-不过Weiss主任!我发誓,它们都在那里!它-它们到处都是,外面……如果不是我的话就会有一次大屠杀!或缺少那么一个;我不知道那个更糟!”

“Hendricks博士,你摄取了本来为5号实验室的一只白老鼠准备的迷幻|药。你把自己锁在宿舍里三天然后带着一个大号的苍蝇拍在Site 87里跑来跑去,到处乱拍墙壁和人员。我有充足的理由判断你的行为并将你降级为2级研究员。”Weiss主任叹了口气,摸了下她的脸。“不过我不能,你知道为什么么?因为这该死的药剂没有发挥预想的作用。”她拍了拍她的头。“把这当做一次警告,Hendricks博士。在实验室里吃东西时要更注意一点。事实上,以后不要在实验室里吃东西。明白?”

“是-是的女士……”胆怯的博士把自己陷在椅子里,想知道为什么一个巨大的飞虫变成了拟人化的主任。“我-我可以离开了么?”

“是的。如果药剂还有效果,请把自己献给蚊群。”

“抱歉?”

“请到创伤中心报到。”

“好的。我会的。”Hendricks博士从椅子中站起并冲出了主任的办公室。

Weiss主任斜靠在她的座位上并叹了口气。这可能更糟,她想。至少我没在Site 19工作。

|中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