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律的代价
评分: +19+x

1


通常,每日下午5点工作结束后Kanie会去游侠号下层舱的酒吧,这个时间段对她来说是最煎熬的,因为傍晚与夜间的过渡期中总有一种无形的绝望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

她会要一杯BACADI 151,在淡薄烟气和温热人语的环境里体会安静的感觉,直到蓝色的火焰被烧干或一饮而尽。

但是今天不行了,因为绝望在四点五十三分的时候提前到来。

中午在食堂的时候,Andrew Boom发来一条简讯:站点新来的实习生,财大毕业的那个,今晚跟着你一块去开年度站点财务工作坊,是个好苗子,好好带。

每个逗号就像一个踢踏步,一句话跳完了整首黑人抬棺舞。

得,拖油瓶+1。Kanie在心里叹了口漫长的气。

然后就在刚才,今日第二条简讯又来了:前两个季度的实际支出费用表单出来了,和之前的预算整合一下。

心脏停摆。原来舞曲的休止符跨越了四个小时来到了这儿。

她看着平板前的支出预算报表,隐隐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部门 CC 2021上半年预算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季度累计
人事部 CC1000 23,971 3,789 2,982 3,997 2,886 3,924 3,477 21,055
财务部 CC1020 16,025 1,988 2,649 2,233 1,883 2,901 2,005 13,659
采购部 CC1395 354,308 56,113 58,418 57,250 54,229 67,989 59,100 353,099
技术部 CC1450 923,194 94,388 153,557 129,005 139,827 136,430 136,707 653,484
研发部 CC1480 554,320 110,489 101,144 117,282 104,597 99,731 109,288 642,531
医疗部 CC1800 39,498 7,245 3,998 11,020 8,662 5,196 2,477 38598
安保部 CC1750 47,404 6,805 7,900 7,900 7,900 7,900 7,123 45,528
外勤部 CC1700 177,855 23,857 27,633 26,991 29,642 28,451 27,487 164,061
特勤部 CC2000 111,284 17,682 18,229 9,807 14,450 16,732 10,244 87,144
总数 2,247,859 322,356 376,510 365,485 364,076 369,254 357,908 2,019,159

研发部门季度费用居然超支了近九万!

Kanie记得部门下属员工当时在制作预算之后确认过费用效应指标,确实没有什么问题,Boom也拍了板,自己也有跟着滚动预算及时提醒使用进度,但鬼晓得实际支出的差距为什么会这么大。

她突然想起来了。

Boom在年前的一次展示报告会议里说过的话:2021年的技术与研发部门,会将工作重心落在站点人工智能与空舰智能作战系统的开发升级上。

她抬手摁了摁轻微发疼的太阳穴:看起来,财务报表上的数据问题源头还是落在了技术部门和研发部门的项目负责人身上。“但愿我们亲爱的主管先生这次没有再搞一百个玻璃杯的小把戏了。’”


2


一百个玻璃杯是Kanie从87站点调动过来之后,和Boom的一次闲暇茶话中“开发”出来的特定词汇,一种黑话,无疑。

那天游侠号从远处的骄阳下升腾,一阵波光后消失无踪。天色柔和,她和Boom坐在站点旁的一处遮阳亭下,看着手里的玻璃杯折射出地平线外的光晕。

“一个假设命题,”Boom说,“如果采购部进购一百个玻璃杯,但是预算价格上报是十万人民币,怎样才能让总部觉得是合理的呢?”

她说:“很简单啊。”她看见对方挑了挑眉。

“首先,市面上也不是不存在一千块钱一个的高级玻璃杯。其次。即使玻璃杯的本身价格成本在10元上下,但是在采购中牵涉到的人员方面开支与运输过程中的某些额外费用等,你都可以想办法算进去,前提是不被人知道哦。”

Boom开口问道:“可是运输费用也不会很高吧?”

“卡车运输当然不高,但是游侠号的低氮气态混配工质可不便宜。”

Andrew Boom,这个朴实与精干在脸上同时体现的中年男人,此刻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两个礼拜后,D级人员的日常配餐从一荤一素增加至了一荤两素一汤。此后伙食开支是每月12万元。

站点有32个D级人员。


3


kanie瘫坐在人体力学椅上,上身盖着一条薄薄的摇粒绒毯。黯淡的电脑屏幕上什么新消息都没有,四个小时了,研发部主管还没有回复邮件。自从昨日带着实习生从无聊的工作坊回来后,Kanie实在是没有太多精力去搞站点内的这些破事。

要不是87站点的撤编重组,她也轮不上当这儿的财务监管部主管人。目前的她还是觉得自己格格不入,但至少Boom的性格特点已经慢慢摸清了。

她想起自己进入基金会之前的那份工作,实际上和现在也差不多。最高检的门口每天都听着十七八辆执法车,她就穿着黑色的制服,胸口佩戴这一枚小小的红色检徽,从这些铁疙瘩之间穿过去。偶有几次能看见它们出动,火急火燎地往外面的世界钻。更无独有偶,能看见它们带回的被拷着的人里,有自己大学期间的同学或教授。

他们的双眸就像背后的车灯,紧闭的嘴唇是汽车黑色的保险杠。都是没有魂的东西,唯一的区别是执法车看上去更精神。

从最高检到基金会;从计划财务装备局科员到流动站财务主管;从收容一种“异常”,到收容一种异常。她显得有些干劲了。

总比过去的日子有盼头,Kanie心想。至少要对自己严格要求一点,不能颓了。

于是她对着屏幕旁的拾音传感装置轻声喊了一句:“自律,先把报表的上季度同比预算和预算支出差异给我吧。”

“好的,已经发到你的邮箱了哦!”一个轻灵的声音从音响设备中传了出来。

“收到了。不过······”Kanie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有什么疑问吗,Kanie博士?”

“你的声音是不是变了?总觉得比之前听起来更具拟人化了,而且音色似乎也变了。雪溢对你干了什么?”

自律的声音显得更开心了:“2021年6月18日下午15时32点78秒开始,雪溢博士对我重新进行了一次TTS技术1调整,在深度学习算法模型上使用了全新的波形点建模方式改良。而且增加了1340种不同场景下的情绪合成音库!你听,我现在说话语调和以前比是不是抑扬顿挫更多啦?还有还有,因为我的声音合成库中音源大部分来自雪溢博士本人,所以博士还找Andrew主管,档案库老刘,还有各部门的专业同事们都为我做了MOS值测试2。最后测定数值恒定在原始声音的93.28%至95.07%之间,是不是很厉害哇!”

Kanie听着面前3诞辰不过几年的人工智能,焦虑的情绪被缓和了不少。她注意到自律提起了Boom,忽地心中一动,问道:“自律,这次调整,总计所花费的金额在你的数据库中有明确记录吗?”

“有哦,总共是58211元3角。”

“?”

“侦测到Kanie博士的心脏跳动节律有轻微变化,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是语音合成改良吗,为什么这么贵?”

“因为缩减了首包响应时间,改良了ASR4和NLP5的耗时率。同时将为了保证自律的CPU良好算力,将单核单线程实时率保持在了0.1,线程数是一核一线哦。这样的话所需要的开发经费就增长了。”

在自律仍然在絮絮叨叨的时候,Kanie的心里大概明白,这么多超支的金额都跑到哪儿去了。


4


雪溢最近很头疼,因为自从Boom上一次调用了自律的研发权之后,它就变得怪怪的,尤其是在语言系统特征上完全变了一种风格,对于Boom的态度也与以往不同,显得更疏远了一般。她不是没有检查过底层数据和深度学习模块,但就像给一位完全健康的男性做了一次全检,结果显示毫无卵用。

直到今天下午Kanie找到了她,说自己调取了AI智能开发项目中的资金表单,想要和实际情况做一个对比核查。

于是现在她们两人正在公共机房内查看自律的更新数据库。她正按照步骤调取着自律的底层模块,而Kanie则在旁边浑然一副“你要为我做主”的样子。

恶意程序中API序列、数据包及CPU利用率等信息的自动识别、分析与模块化训练运用技术核心——改进。

| 网络安全等级与智能防火墙维护——未更新

| 自主生产线运行模块——未更新

| 基于归纳逻辑算法的总体设备效率衡量测定系统——未更新

| 站点内部决策核心——改进

| 金融会计核算制度体系的数字化督查系统——添加

| 变革信息披露与风险告知防范系统——添加

| 基于Petri网与贝叶斯网的概率网络方法下的作战方案系统——更新


“内部决策核心······也没有显示改进了多少啊。”雪溢若有所思。

Kanie在一边附和道:“但是却增加了两个重要的金融处理版块。说真的,之前没有独立财务部门的时候难道都是自律在负责吗?”

“从没有这种说法。”雪溢一口否决。

“那就奇怪了,这些研发资金是完全对的上的,按照单一模块来说确实很合理,可是······”Kanie不禁皱起了眉头。

“可是总体上看财报超支实在诡异。”雪溢说着,点进了开发日志。

警告!开发日志Sd2021/6/09-2021/6/19权限封锁,请联系站点主管开启查阅

两人面面相觑。

“Boom在搞什么嘛!为什么要提升权限啊!”雪溢忿忿不平地说道。

“而且是19日之前的记录,之后又没有什么问题了。不会是和20日下发的线索查处文件有关吧?”Kanie突然想起了什么,随即调出了电子文档,翻找了一会开始念道:“第二章第八条第六点,人工智能‘自律’技术开发与保养中移交的问题线索。我去,这样一来这条不是形同虚设了吗!我们亲爱的主管是想瞒着大家干什么啊!”


5


流动站主管办公室内的其他地方都很安静,只有电脑键盘鳞次栉比的敲击声产生轻微回响。

Boom坐在办公椅上,猛地打了个喷嚏。

“谁在咒我呢。”他轻声念叨。

“不是说,主管先生。根据概率密度函数值推定,你的喷嚏与他人的外部话术不存在高关系度,但是通过空间内微生物含量判断,极有可能是粉尘影响导致。”自律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另外,侦测到我的开发日志查阅申请,申请人为雪溢博士,是否开启?”

“开启吧。”Boom抽了张纸捂住了口鼻。

“哦对了,记得把实际的研发金额更改成与研发日志自洽的数据,免得露馅了。”

“放心吧主管先生!”自律的声音变得更拟人化了,“您给我新添加的财务管理板块本身就具有财政记录拟定的功能了,毋须多余的提醒哦!”

Boom会心一笑:“那就好。要不是那讨厌的自查文件,也不至于这么大费周章。”

“不过这样以后,我们站点就不缺经费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