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r Kylin的鹿事档案

这是只鹿吗?

你还在期待什么

姓名:Deer Kylin/陆梓/陆梓麓

性别:雄性/[数据骟除]

年龄:换算后6岁

权限:3级

职务:博士/主管办公室常客/站点小诊所

简介:灵思风?语音转文字开了吗?嗯好。

呃,我是Kylin。Deer Kylin。有时候的化名是陆梓。然后……

嗯我看了看别人的人事,都要呃……都要介绍一下自己。好多人的过去都很,嗯,很扑朔迷离的样子。我-我的话没什么特别的,从小……没见过我爸妈,然后……从小和一支三院里的鹿群长大的。不是三院的鹿是森林的鹿你个人工智能语音识别这么垃圾吗!

那段时间我记得不太清了。我和耀金从小就在一起,我觉得它知道我出生之前的很多事,但它从不说。[停顿]嗯,我知道。你说了几千遍了。反正我等不到“恰当的”那一天。

后来嘛……后来我大概十来岁的时候嗯……被一群猎人发现了。他们好像很惊讶我一丝不挂,但当时的我确实不认为鹿需要他们那样的衣服。不过冬天我有制作很粗糙的“衣服”。哈……当然了,后来我明白我不是鹿。虽然微风她嗯,她告诉我我是族群收养的人类崽子,但我一直没思考过为什么族群里只有我用两条腿走路。

总之我被猎人发现了。

对鹿来说猎人很可怕。像……狼啦,老虎啦之类的,他们……只会在饿的时候捕猎,总会是生病或老迈的鹿。大家都接受了这个现实。但人……不一样啊。人……人会因为各种原因来…嗯…猎杀动物,甚至是老虎和狼。我们那没狮子。有时候是肉,有时候是毛皮,甚至会把头割下来挂在墙上,壁炉上方。

很恶心。那就是人。

哈哈,不过我也是人啊……总之那是个冬天吧,那天我负责给族群里的新生儿觅食。我比其他族人灵巧,我能找到松鼠藏在树洞里过冬的粮食,我还会把果子晒干作冬天的口粮。可能是因为人确实是万物之灵吧?

那天我在树上掏树洞。耀金突然警示我有人在附近,我第一反应是有族人,于是呼哨一声表明是我。除了微风乌木啊老一辈之外的族人还挺喜欢听我呼哨的。耀金没来得及阻止我。

我突然听到远处有声音。我没听过的声音,这表明它不属于森林。人类的声音提高,喊道“谁在那?”我听不懂,那是人的语言。在那之前我只说过鹿语,有时候还会和云杉和白蜡树说说话,但耀金能让所有的思想共通。耀金帮我理解了他们的意思。

我很紧张。就在我打算从树上溜下来偷偷离开的时候,几个裹着厚实大衣的大胡子人类钻了出来,拿着双管猎枪对着我。耀金。他们是人。我知道自己是人,但从来没深究过为什么同样是人,族群并不怕我,但是对其他人类唯恐避之不及。我不耻于承认当时的确快吓尿了,呆立在原地。他们会开枪的。我要死了。我这么想道。

耀金告诉我他们不会的。果然,那些人迟疑着向我走过来,耀金警告我不要乱动。他们问我是谁,耀金告诉我怎么开口。我最后含含糊糊地说:K……Kylin……

他们对我在冰天雪地里一丝不挂表示很惊奇。在讨论一阵后——他们提到了有人瞥到过的野孩子——他们示意让我他们走……跟着他们走,有个人把酒壶递过来,我闻了闻后退一步靠在树上,他们开始笑。我想跑回族群,但那很有可能会暴露我的族人啊,虽然他们似乎并不想伤害我,但我不认为他们也会对我的族人很友好。

总之我就这么被带到了人类世界,不曾再见过我母亲一样的微风,不曾再见过族长乌木——他的角真的非常威严优雅。我再没见过三色堇,也没见过溪石。我没见到过花树长大的样子,她会很美吧,花树这名字可是我取的呢。

我有时候很的很像他们……不对,你个破AI。我有时候真的很想他们。

前段时间我回去过。我没见到我的族群。十几年了,他们应该迁离了吧。

[长时间停顿]

嗯?哦。继续。

反正后来我在人类世界长大。有耀金帮忙,我很轻易地学会了语言啦知识啦社交啦等等,最后离开福利院来到了大学。不过是一所普通大学,没什么好说的。学了生物学,涉猎了点医学。对鹿很感兴趣。

再然后也没什么好说的。耀金告诉我去某个地方,给我展示了一段它存下的记忆。它不告诉我是谁的。

没什么好说的。那个地方是Site-CN-21。

还没靠近那里,我就被几个拿着枪的人围起来了。我想起小时候猎人们的那一幕。对啊,那次我的人生也发生了重大的变故。每次被枪围着就会这样。

avatar

在长时间闲置后,不愿透露姓名的███博士强行上传了Deer Kylin的近照并锁定了该图片的编辑权限

我按指示告诉他们带我去见██████主管……██████。██████。你只能打出黑条么???总之他们没立刻击毙我,一路把我扭送进了主管办公室,那时候他已经看起来很老了。一见到他,耀金似乎就做了些什么,他瞪大眼睛立刻叫出了耀金告诉我的那个姓氏,Kylin。但我到现在都不明白当时到底发生什么,但是耀金从不否认它与██████相识,虽然它也没有承认过。

就这样,我稀里糊涂被抓进了这个充满妖魔鬼怪的基金会做苦力……不是,做研究员,然后现在调到了34站点,还混了个博士当,哈。██████早就退休了,现在是汉娜博士在盯着我,每次我的报告交得稍微迟一点她就慈眉善目地吹胡子瞪眼。她真的能做到这个。我真的只是稍微迟一点而已,总是有很多杂事妨碍我完成工作……我游戏还有任务没做完,耀金的档案我也在忙,我的助理奶奶老生病所以他总是帮不上忙……

啊?午饭时间了啊。

那我待会继续。


注意:检测到该个体的分化叙事层平行个体


Site-CN-34站点吉祥物。

一头成年雄性白尾鹿,得名于其双角一大一小。大约5岁,由站点内员工及异常项目共同喂养。鼻头植入了特殊权限芯片,可以随意出入站点中大部分区域,除了部分不喜欢Unicorn的员工所属区域、对其有敌意的异常收容区、女厕和女更衣室。

对人类话语能正确作出回应(或者不那么做),与大部分异常也相处甚欢。在汲取深刻教训后对烘焙食品敬而远之。

似乎有能力用蹄子在地上拼出自己的名字。喜欢被搔抓耳后和脖子。极度抗拒被骑(似乎See和萝莉除外),但在卧倒时不反对被当作枕头。很喜欢梳子。喜欢鱼类,可以盯着看一整天。

部分女性员工喜欢(趁其不注意)在角上挂上装饰品。不被允许在走廊上奔跑。似乎对于其不能消化肉食的事实感到十分不悦。

表示友好的常见方式之一是舔对方的脸或双手(或螯足或外防护层,视对象而定),因此被强制要求不时嚼些薄荷叶。明智地学会了区分盆栽和食物,不明智地喜欢有嚼劲的衣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