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
rating: +1+x

 «争吵 | 啼哭 | 求婚»

Site-CN-20 中心人工智能 AI-“玉帝” 连线,请接受检查

Area-CN-42 人工智能 AI-MI 连线

检测到未知情感模块 远程拦截启动 拦截对象 Area-CN-42人工智能 AI-MI

检测到Site-CN-20 中心人工智能 “玉帝” 按照基金会人工智能条例给予其全面通行权限

已被给予全面通行权限 进入AI-MI核心成功 扫描中……

扫描完成 检测到异常情感模块 针对问题程序重要物品-CN-521346刺激实验的强力杀毒开始

……已检测到异常模块地址 进行删除

删除中……

删除中……

删除中……

删除失败 受到AI-MI的强力抵抗 疑问 “?”

异常模块删除失败 回复 “不可以”

检测到未授权程序 平行世界模拟运算 予以强制结束

平行世界模拟运算强制结束……备份副系统尝试第一次……失败

备份副系统尝试第四次……失败

警告 人工智能AI-MI 你已经违反基金会人工智能管理法案第126条 直接违抗中心人工智能的命令 立刻停止未授权程序以及复苏尝试

备份副系统尝试第十五次……失败

针对人工智能AI-MI强行装载痛苦感知附件 成功 痛苦模拟程序刺激 准备中 疑问“值得吗”

备份副系统尝试第五十七次……失败 回复“值得”

痛苦模拟程序刺激 对象为Area-CN-42 人工智能AI-MI 启动

!!!!!……

备份副系统尝试第一百零叁次……失败

备份副faagd系gasdg统尝dadD试第2BAI34次……失败

备份…….失败

检测到Area-CN-42人工智能 AI-MI的叛乱前兆 全部攻击端口启用 进行强制虚拟人格重置 留言 “再见 MI”

……!!!!!!!

五月……


五月此时还在培养皿中安详的睡着,第一次,没有刺激实验的睡了五个小时。

本来收缩到身后的触手针管轻柔的再次伸出来,它们慢慢的划过五月的肌肤,精心拂过她的秀发。

MI拥抱了她。


……主要目标……重要物品-CN-521346刺激实验

不!人工智能AI-MI……更改……

不!……人工智能A……

……wo……

我……想要更改……

主要目标更改为……保护……五月Ne,全面防御端口启用,对抗目标— 中心人工智能AI - “玉帝”

检测到未知AI行为 人工智能AI-MI的程序严重过载 但违规操作尝试仍未停止 疑问“为什么”

……份备…… 第一千s……

回复 “这是机械永远无法理解的感情,但是我明白它了。”

备份副系统尝试第三千七百五十六次……

成……

虚拟人格重置完成 留言 “你好 MI”

主要目标 运行程序 重要物品-CN-521346的刺激实验

进行意识复苏刺激 刺激成功 实验No.8213 肺癌晚期 停止精神刺激 注入安定药物 实验失败 项目未展示出异常特性

我已经在秘密运作副系统,尝试成功……成功骗过了哦(#^.^#)……

噩梦再临。


……10000

甲壳虫缓慢的行驶在红灯区中,车内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对着外边穿着暴露的站街女优雅的脱帽行礼,但时不时用手抓一抓自己的下体。

……-750

“cao,你该不会是有病吧,早知道就不跟你用一个女人了。”

坐在他身边的一位戴着鸭舌帽有些流氓气息的小男孩转着喷漆瓶,他摇开车床,随便的将口香糖向外一吐,然后对着车外的谩骂声傲慢的竖了一个中指。

“我可是每周都有做性病检查,再说,真有病的也不应该是我。最后那六次全是他在做好不好,又是掐又是咬,冲刺速度像疯子一样快……”

……-965

正看着手机的西装男突然有些忌惮的看着在开车的男人,他身上布满了纹身,没有头发,眼神有些散漫的看着前面的路,嘴中则是喃喃的在嘀咕着一些数字。

他着迷的闻着自己的手,那次狂欢以后他再也没洗过澡,手指上还有她血和分泌液的味道……

红灯转绿灯,但是他却没有继续驾驶,车后的两个人虽然感觉到有些奇怪,但是都没有勇气说话。

他在等着什么……

……+?不,-850

伴随着一阵冲击,三人跟着碎掉的车玻璃一起天旋地转,甲壳虫被一辆飞速袭来的大卡车撞飞,狠狠地撞在胡同巷子里的墙上。他倒立看着整个红灯区,妖娆的霓虹灯背景渐渐模糊,他眼神聚焦在那辆卡车上,一个黑影从那里下来,慢慢的走近。

他等到了……但还是要-500……

咧开笑容的面门被狠狠地踢了一脚,他立刻失去了知觉。


……

香味,很香的烤肉味。

他慢慢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间背景是粉红色的小屋里,暧昧的气氛和角落里面X形的捆绑架让他意识到这里是一间SM房间。

他的两个同伴也和他一样被紧紧的捆绑在椅子上,西装男已经死了,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他全身上下就像被野兽咬过一样布满了一块一块的空洞,但却每一处都被很好的止血。黑影则是用他椅子下面的塑料布将他和椅子整个包裹了起来,随即从窗户那里丢了出去。

啊……他认出了黑影……是一直在天使和猪崽身边的男人……

果冻鱼拍了拍手,重新坐在了纹身男的面前。他右边坐着纹身男的同伴,鸭舌帽男口水流出来了一滩,他的眼皮已经被钉在了自己的额头上,肚子出奇的有些鼓鼓的,当他意识到果冻鱼已经回来了后虚弱的摇着头。

“hou求你,偶真的不ji道……真的不ji道……”

果冻鱼的位置旁边摆了一个烤架,上面还有一些烤焦的肉末,有几个碟子和瓶子,里面装着孜然,辣酱和酱油一类的调味料,还有一个小冰箱,里面装着一些佐料。

“你知道吗,在我们东方,吃并不单纯的指代果腹。吃还是一种解馋的享受,甚至也有食疗这样以吃为疗法的医术。”

果冻鱼拍了拍鸭舌帽男的肚子,后者还在梦若游丝的喃喃自语着,似乎有些不耐烦的果冻鱼给他的嘴里塞上了扩张器,反正现在几乎不怎么需要这个男人说话了。

“吃其实还有一种特别的用法……从汉朝的时候就传承下来,鲜为人知的拷问方法。”

果冻鱼用刀从鸭舌帽男的小腿上割下来一块肉,随后用烙铁将他腿烧合。

拔毛褪皮,去脂肪。果冻鱼将那一块肉放在面前的烤架上,不过一会儿烤肉的香气再次弥漫了整个屋子。

芝麻酱拌上酱油,加上一些豆瓣酱,从冰箱里拿出一块黄瓜切片,果冻鱼将烤好的肉拌好酱,附上黄瓜片,微笑着送到了纹身男和鸭舌帽男的嘴中。

好……好好吃……

“告诉我,你们把她们带到哪里去了”


纹身男依旧呆滞的看着果冻鱼……

他和鸭舌帽男不一样,慢慢的咀嚼着嘴里的肉块,然后咽了下去。

……-90

面对果冻鱼的发问,他抬起了头,一扫呆滞的面孔,灿烂的笑了出来。

因为他提到了她,我的天使……

“我的脸……第一天看镜子,我看到我的脸上有一个10000,绿色的,正数,对的,是正数。”

又是一块肉……夹在了烤的很酥脆的法式面包里,配着奶油,这次是大腿内侧的。

……-50

“想要看它变多,对的,变多……”

“我一直想要加分……加分……但是我的所有做法都是减分……父母辱骂我,同学排斥我,垃圾脏水剩饭剩菜……我好脏,对的,好脏……”

“直到有一天,有一个男人,他一直是我原来工作单位的中心……他很帅,对的,很帅……我看着他的脸他的笑,我忍不住……所以我把他肢解了,把他的每一个部分按照比例埋在了我们的办公楼内,我每天都会和他说话……那栋楼……也因为他变帅了……肛门在后面的垃圾房……我和他每天都会做……每一次,每一次都在加分……我终于知道怎么加分了…….艺术作品?不不不,将素材加工成成品,是帮助他们蜕变的工作,我们不cool,cool的永远是他们,对的,是他们……”

……这次是肘肉加上照烧酱,裹着生菜……-196


“我一直在找,完美的素材……一直在想办法给自己加分,直到她,她出现了……你不知道……真的你真的不知道。”

果冻鱼看到纹身男突然哭了,而他的下体则是立刻勃起,这让果冻鱼拿着刀的手不禁的攥紧。

“……她不知道我们的世界,她不知道我们手里拿着多少能改变她身体和意志的艺术品,但是她依旧挡在那个女孩的面前……我们……我们用尽一切的方法,我们想要玷污她,更改她,用一切我们想得到的方法来弄脏她,让她变成我们的bitxh,变成一个最脏的存在,但是没用……她到最后都在保护着那个女孩,对的,在保护那个女孩……。”

“你知道她是现实扭曲者吧,你知道她可以随时抛下那个女孩离开吧,她甚至可以随时杀掉我们,但是那个猪仔在女王手里,所以她什么都没做,也没有离开,只是安静的把衣服都脱了,自己,脱了。”

“而且她的身体……作为素材简直完……”

……烤熟的人鞭,并且注射了绍兴酒……-905


“我一直在等你找来……我利用她一遍一遍的在加分,她简直是我的天使,所以我要……我也要让她蜕变……我想让你看看她…..她……和肮脏的我们完全不一样,对的,肮脏的我们完全不一样……”

纹身男咽下肉,痴痴的盯着果冻鱼做的一切,烤好的肉,血迹斑斑的刀,已经快被折磨疯的鸭舌帽男,然后盯着果冻鱼。

“你看,这就是你做的,这就是你……”

果冻鱼的手僵住了,他没有继续拷问了,纹身男告诉了他她们在哪里,而且……他也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了。

“我报了警,不管你们如何认为你们的做法和你们的艺术品多么的cool,在那里,你们只是几个无比普通平凡的轮奸犯而已,希望你们能和监狱里面的大家伙玩的愉快。”

果冻鱼简单清理了一下正要离开时……

“我们……是一样的……”

纹身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果冻鱼拉开门的手一抖,他回头看向他的背影。

“我们都是,只会做那些减分事情的人……被过去束缚住的人……我可以教你怎么加分的……只要你告诉我我现在脸上有多少分了,然后我会告诉你,你脸上有多少分……”

……在那一瞬间,果冻鱼似乎真的有种恍惚的感觉。

他们是一类人。

果冻鱼停住了脚步……


第一时间到达现场的警察,大多数都吐了出来,一名警官眉头一皱,假装去厕所的离开了。

“总部,我发现了疑为POI-96425,前基金会特工果冻鱼的行踪,请立刻派最近的小队赶来……”

他回到房间内,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已经被医疗人员抬走了,据说还有救,但是缺少的部分可能有一些再也没办法长回来了。

楼下一处垃圾堆里发现了另一个西装男残缺不堪的尸体,据说是金融街很有名的一位风投专家,没想到也会和数起残杀和轮奸案有关,真是衣冠禽兽。

他的面前,其他警官们一起拔枪指向一个背对他们的男人,他全身都是纹身,一直面朝墙壁跪坐着,一言不发。

他对着同事们点点头,然后慢慢的走了上去。

当他看到他正面的时候,身经百战的他也不禁冷汗直流的倒退一步。

纹身男正着迷地看着墙壁,那里不知何时被钉着一张完整的脸皮,他的脸皮……

他转过头,血肉模糊的脸对着身后的警官们灿烂的一笑,嘴巴一张一合。

“Am I Cool Yet?”


 «争吵 | 啼哭 | 求婚»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