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我重回我们仍知何去何从的时光
评分: +6+x

被闹钟吵醒,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又是那发黄的天花板,今天比起昨天多掉了一块,露出了冰冷残酷的灰色。

第一个撞击着这个孩子的大脑的情绪是愤怒,无端生长着的嘈杂的无处发泄的愤怒和暴躁,然后是困意,眼皮的沉重让他更加暴躁。

他听到了温柔的几乎和现在的画面产生违和感的声音“小朋友起床上学啦。”

粗暴的拉开衣柜导致的后果是半扇门被他拽了下来,一股霉味冲进了少年的鼻腔,他发现自己最喜欢的粉色衣服已经辨认不出原来的颜色。

闻声走来的女性探头,映入眼帘的永远是她黑色的长发。“没事的,小朋友长得太快了而已,控制不好自己的力气,大家都有这个时候的。”

这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治愈人心的声音,这个念头暴躁的冲击着他的心室。

手上的半扇门被他愤怒的扔在了地上。

“我说了我不想再和那些比我小那么多的孩子一起读初一你听没听到!整天在这里什么都没有连干净的衣服都没有!我知道!你闭嘴!”他打断了欲言又止的女性。“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现状,会好起来的,不学习没出路,我知道!我tm知道!”

蒙着一层灰尘的地板溅上了几滴泪水,很快在地板上干了,但流下了水渍,一只蜈蚣悠闲又满意的踱步经过了那朵花,因而花的形状不太像花了。

少年愤怒的一把推开努力擦眼泪的女性,而受力对象被一把推得跌坐在了地上。

孩子是控制不好力气的。

夜幕降临的时候孩子回到了破旧的出租屋。

而本该在工作的女性却仍旧坐在露出了黄色的海绵和金属弹簧的破旧沙发上。

她看向他,“饿了吗?”她问。

男孩诚实的点头。然而这是第一次,他说饿了之后那位女性没给他准备食物。

“不开心吗?”她问。

男孩诚实的第二次点头。

她招手,“我知道有一件,能让所有人开心起来的事。”

Hannah想起来自己曾经看过的海,爱琴海,圣克鲁兹,圣莫妮卡,东海,日本海。海风里有盐,海水里有巨大的拥有人类永远都达不到的浪漫境界的鲸鱼。这一切都和这个少年一样纯粹。

601坐在沙发上,紧贴着Hannah。他以为他和自己的监护人,可以说是母亲,将要迎来第一次的和解,接下来就像是Hannah无数次对他做的那样,安慰,倾听,然后轻松的谈话。

他想说他今天在外面游荡的公园里看到了一只松鼠,一只奶猫,他用自己少的有限的零花钱买了一根香肠喂猫,没有买牛奶,因为Hannah和他说过猫咪乳糖不耐。

但他听到了自己牛仔裤拉链的声音。

他从没从这个角度看过Hannah的脸,很近,从下往上。

她太轻了。

血液像是火焰,冲破了他的理智,有些东西不受他的控制。

熟练的律动,发丝散乱的落在601的背后。他感受到有柔软的手臂抱着他的脖子,但他很快就没心情感受那些了。

少年感受到了那个女人的一阵抽搐,然后她从他身上离开。

“你还没有?”她问。他本能的摇头。

于是她伸出了手。

那是第一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