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色玻璃板
评分: +21+x

Part.1

顾攸一把头从成山的文件中抬起,长吁了一口气,同时伸了一个幅度夸张的懒腰。他已经连续四个月都是这种朝七晚九的生活方式了,虽说他嘴上并无怨言,但无论是他还是他的同事们都知道他自己肯定对这个命令极其不满。

“嘿,Upton,你听说了前几周颁布的新政策吗?”攸一身子从办公桌旁探了出来。

“没有,我的权限不够……那是什么?”Upton一边校对着联制资料库刚刚发来的实验记录,一边回答着攸一的问题。

“哦,没关系,我的权限也不够,不过我还是从小道消息里耳闻到了一些情况。”攸一颇为神秘地低下了声音。

“什么情况?”Upton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攸一给挑起了,他抬起头望着走到他面前的攸一。

“关于……‘备份’的那个政策。”攸一贴着Upton的耳朵说道。

“你是指为所有重要员工制造记忆备份的克隆体的那个政策?”,Upton高声质疑道,“可那个政策不是前年开始就被上面的人给中止了吗?”

“小声点,如果你不想被旁边的摄像头记录下你的言行的话。”攸一眯着眼睛对Upton笑了一笑。

“唔……你说,你听到了些什么传闻。”

攸一手把着Upton的办公椅,低下头说道:“你有注意到我们这几个月处理的文件吗?”

“实验记录?怎么了,这有什么问题?”

“都是和活体有关的实验,特别是人体。”攸一皱起眉头对Upton道,“而且这些实验中调用了多次墨丘利药剂。”

“所以你就觉得这和‘备份’有关系?”Upton说,“如果这些实验是对于那些需要进行活体实验和记忆药剂的skip的呢?我所见到的大多数实验申请理由都是关于那些skip的。”

“可他们也有可能只是一个幌子……”攸一攥紧拳头说道,“他们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够了,我不想听你为了这么一个传闻而坐在我桌上神神叨叨,我只想把今天最后的这六个申请批掉。”Upton把攸一从他身旁推走。

攸一顺势拿起公文包走离了办公室,挥着手说道:“到时候,你出事了可别来找我诉苦。”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就是真给拉去做这个备份也不会来找你的。”Upton咧着嘴角说道。

办公室暗灰色的大门被风给顺手关上了,走廊的一个个亮起的灯也逐渐昏暗了下去。夜深人静,偌大一个办公室只剩下了Upton一人。

“呼……终于改完这六个申请了……不对,这里还有一个地址填错了的申请。”Upton自言自语道,“最后一个申请……让我看看……”Upton撑起困倦的身体,把目光放在了刺眼的显示屏上。看了不久,Upton便合上了他的眼皮。


然后便再也没有睁开。


Part.2

生物实验室的研究员们早早的回到了宿舍,以至于实验室里早早的被锁上了大门。

攸一从玻璃皿中站起身来,望着撒在他四周的玻璃碎片和自己身上粘稠的液体,脑中一时间混乱了起来: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他晃了晃脑袋,试图凭此唤醒起一些从前的记忆,可这也只是徒劳罢了。

见晃脑袋没有办法解决问题,攸一便将目光投向了周围的设施——一个巨大的、空泛的实验室,各式各样的标本与药品摆放在了实验室的另一端,而攸一附近则是一些和他所在的这个相同的玻璃皿,里面大多都是装着一些裸体的人类,也有一些装着动物。而除了他的这个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玻璃皿也被打碎了。

攸一踮着脚,小心翼翼地从地上的玻璃渣中走了出去,他身上的粘液“滴答滴答”地滴落在实验室的地板上,同时拉起了几根银丝,细长的银丝连接着攸一与培养皿中剩余的液体。

他蹑着脚步,想要走到另外那个破碎的玻璃皿旁。银丝在攸一的运动下微微颤抖,正当攸一试图穿过第二个培养皿时,一阵强烈的疼痛从他的骨髓中渗透了出来。他失去平衡,只得瘫在地上抽搐,望着那个玻璃皿的方向——那边也有一个人像他一样倒在地上,身体抽搐。攸一睁大了嘴,想要发出声音引起那人的注意,可他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哪怕是一声呜咽。慢慢地,那人的身体停止了抽搐,开始由里向外地撑裂开来,缓慢地撕开了一个巨大的裂口。从那裂口里钻出来的,是一个和那男人长得一模一样的生物。只见那家伙向攸一走来,攸一紧张的瞳孔逐渐收缩,正值此危亡关头,攸一却是一头昏了过去。


Part.3

攸一走在站点的回廊中,脑中思索着“备份”的事情,他这几周都在秘密地搜集有关的信息,Upton最近似乎是请了一个长假,攸一自从那天的讨论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他现在已经知晓了不少有关当年“备份”的信息,所以,他认为当前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自己的克隆体,以便确认这个政策是否还在施行。这几周来,他的心中总有一种发毛的感觉,似乎有一些不正常的地方,而且就发生在了他的周围,可攸一自己却也不清楚到底是哪里不正常。

正当攸一思考之际,一个纤细的手腕搭在了攸一的肩膀上,让他回过神来。

“嗨,顾研究员,好久不见啊。”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对攸一说道,“还记得我吗?”

“啊,是眠泽啊,你也是好久不见啊。”攸一脸上挂起了平常难得一见的笑容,“欸,你旁边这位穿着连帽衫的小哥是谁?”

“他呀……你等下就知道了。”莫眠泽拉下了自己的帽檐,“随我来。”

站点咖啡厅里弥漫着咖啡豆的醇厚香气,三人坐在了一张靠海的沙发上,在面前的茶几上点了两杯拿铁和一杯卡布奇诺。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这个长得和我并无二致的家伙到底是谁?”攸一将上身向莫眠泽倾去。

莫眠泽端起他的卡布奇诺,轻抿一口,说道:“备份。”

简短有力的两个字,让攸一整个人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他就是……我的备份?”

攸一把手放在桌子底下,无意识地翻弄着连帽衫的内衬,一个泛着银光的金属器具在其中若影若现。

“你愿意和我合作吗?一起把自己的备份杀了,然后逃离基金会。”莫眠泽沉声对攸一说。而在他旁边穿着连帽衫的攸一只是一言不发的坐着。

“当然!”攸一狂热的说道。“那么现在就……”

攸一话还没说完,一发子弹就打在了咖啡馆的玻璃幕墙上,玻璃破碎的声音和周围研究员的叫喊声很快盖过了攸一的说话声。

“那么就什么?”穿着连帽衫的攸一笑着对攸一说,“你才是‘备份’呀。”

子弹穿过了大脑,思想也是。攸一的意识逐渐消散了,他倒在了沙发的旁边。他那已经拨出号码的通讯器掉在了地上,一边闪烁一边发出了刺耳的杂音,这微弱的声响被咖啡馆里的嘈杂声给盖住了,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Part.5

火焰舔舐着舟山岛,站点被大火毁于一旦,无数的异常从收容室中逃出,肆意地进行着破坏。

“结束了?”攸一问。

“看起来是结束了,上面的人说因为03被烧毁的缘故,这个政策再次被迫中止了。”莫眠泽站在船尾,望着远处的漫天火光。

快艇从燃烧着的港口冲入了粘稠的夜色当中,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Part.6

“实验编号C7U198,有关记忆存储克隆体实验的特殊情况模拟。”A.C博士面无表情地录入着刚刚做完的模拟实验报告,他最近一直在为基金会刚下达的政策做情况模拟实验,这是今天他做的第68次实验,也是今天他做的最后一次实验。

“今天又给400名员工做了备份,这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在一旁整理备份记忆文件的宋亦辰发起了牢骚。

AC接过话头说道:“放心,工作还多着呢,你这处理过的文件还没有我在站点酒吧泡过的妹子多,就不要说什么生活艰苦啦。”

“……嗯。”亦辰望着时钟回答道,“都这个点了,走吧。”

“来了来了。”A.C提着小裙子和亦辰一同离开了实验室。

A.C忘记关掉的模拟器不断在实验室中嗡鸣闪烁,发出了诡谲的光芒。


Part.4

Upton的电话响了,尖锐的铃声打破了标本保存室的宁静,屏幕上显示出了“顾攸一”的字样。窗外夕阳的余晖照在玻璃柜上,让整个保存室都明亮了起来。窗下的阴影处摆放着几具腐烂发臭的尸体,依稀还能看出最下面的那具是Upton的。很快,铃声趋于平静,这个已经半个月没有人进出的保存室再一次陷入了平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