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恰当自救措施

评分: +53+x

“像我们的成型仪具备精确可控性,而不再需要依赖使用者通过经验判断V3K材料的塑形过程。”电子奇术工程师Infas正介绍着他身旁这台项目组研发之中的原型机,语速飞快。“作为演示我们会把一副手套放进去就像这样……”

另一位奇术工程师“Colorless”.L为他递过实验室手套。她其实是不赞成让Infas来讲的:他每在演讲场合就会紧张过头,要是让研究部主任Varitas博士怀疑他们的实际进展,经费问题就完蛋了。好在Varitas并没有注意Infas的表情,只是饶有兴趣地盯着Infas戴上淡蓝色的手套,将手指与手掌部分探进仪器的门。短暂的嗡鸣过后,手套外被镀上一层柔软而严丝合缝的V3K材料,Infas张开手向众人展示,看上去就像一只冰封的蓝色海星

“没错Varitas博士,不再需要传统的共振池看火候熬粥或者费劲巴拉的Eve热熔枪了,也不用担心人工制作防护层的各种失误。”Infas显然已经把讲稿背得滚瓜烂熟,“我们致力于为各位一线人员在面对危险如何自救提供一个简单的,通用的,终极的解决方案:只要按下按钮就能立刻拿到适合的防护装备。不需要再花时间背这个那个部门的自救指南了,也不需要什么测试版坑钱查询软件或者援助热线,我敢说等到我们的万用机器发布,新进人员手册2024版的篇幅可以删掉一半……”

Varitas博士看上去并没有被打动:当然啦,介绍项目需要用到一些修辞手法,这是操他妈的官僚基金会的惯例。如果哪个领导真的感动得热泪盈眶,那才完蛋了。“终极自救方案”,这个概念最近不知怎地火了,几乎每个新做出来的项目都要提一嘴。只需采取某种简单而易于获取的措施,就可以免于一切千变万化的超自然威胁。多么令人安心。

“对于防护和自救这一点,”Varitas说,“我看过你们的报告PPT,里面提到报告提到机器成型的材料能达到5A级防割。不知能不能现场演示一下?”

Infas咽了一口口水。他当然还是想把手套脱下来再演示,但一旁的Colorless给了他一个杀人的眼神。材料的强度在过去几个月的努力中验证过无数次了,现在对仪器的介绍才刚开始,如果他首先对自己的科研成果表现得毫无信心,显然Varitas就更没有信心给他们拨经费了。而且从Varitas紧盯着桌上的小刀并且隐隐抬起了一只手的样子来看,如果Infas没有信心,那么Varitas可能会帮他有信心……

“您看,我现在用小刀去割这个材料,都没办法割穿……呃……”Infas硬着头皮在掌心用力拉了一刀,手套毫发无伤。看到Varitas满意地点头,Colorless在一旁补充:“并不是所有生成结果都是一样的。成型仪会识别要施加防护的物品,判断用户此时的需求,并且根据我们预设好的最优数据来调节共振Eve场,控制定型后的形状、硬度、延展性等等性质。如果是手套,就会尽可能提升防割性能和延展性,不影响手部活动。如果是锤子等钝器,机器会产生莫氏硬度6.5的镀层,这对于现有的所有手工塑形技术都不可企及。头盔的镀层,我们可以做到外壳极硬、内层有弹性缓冲,不同材质一体连接……”项目组为此加了好几个星期的班。

“相比普通护具,为什么要选择V3K护具?”

“在于它优秀的抗现实扭曲性能。”Infas马上回答,Varitas随意地靠在实验桌上,听着他讲下去。“大部分物质会在现实稀薄的地方劣化解体,包括你自己的身体。但V3K材料在所有我们已知的低休谟环境中,哪怕是任何虚构事物都能立刻凭空出现的环境中都能保持性能。如果Site-CN-9958那时候有这项技术,就不会……”

“我看过你们的报告PPT。”Varitas忽然打断——糟了,Infas已经知道他要问什么了——“我认可成型仪在抗现实扭曲护具领域的作用。但你们说机器做出的护具应用场景广泛,包括阻挡一部分有潜在致命性的模因……你刚刚说的原理可不能支持这一点,现实扭曲和模因没什么关系。”

Colorless开始拉扯自己的白大褂下摆。她一开始就反对在PPT里面加这么一段,但Infas给她举了85站的例子。他们那虹网工程画了多少大饼,哪个不是可见未来内砸上几百万都未必弄得出的项目,不过只要给到领导六分信心、三分期待、一分焦虑……想想他们那气派的实验室,再想想这个十几平米充满嗡鸣机箱的燥热小屋,项目组很快放下了面子开始在PPT里吹牛皮。可是谁知道Varitas居然真的问了……

“这个……”Infas摘下自己的眼镜,伸进原型机抽屉,如法炮制。一声短暂的嗡鸣,一层V3K薄膜包裹在镜片周围,但这次是半透明的。

“我们可以像这样把眼镜放到机器里,会包上一层膜,而且有一定的不透明度,让您什么也看不清……比如某个应用场景是视觉模因触媒污染了数据库,您可以迅速把自己的眼镜转化为防护用具,从而保护自己……是的。确实是一种模因防护。”Infas不安地摆弄着他的眼镜腿。

“PPT还提到成型仪能让走进去的人一次性获得一套全身护甲,我能看看吗?”

“是的,这是我们的设计,但目前不太方便展示。这是囿于原型机的体积和原液容量……”Infas深吸一口气,半人高的原型机在他身后嗡嗡作响,看起来像一口谦卑的文件柜。“……只能生成一小部分。”

“好吧。PPT还说成型仪可以救助遭遇危机的人员?”

“是的没错……可以说一个现实案例,上个月有个地勤防护措施没做好,出了点事有了阴影……直到今天都随身带着V3K胶枪,见到什么说要打个胶先……假如,他一天工作八小时,六小时在做防护,跟不上进度,更加焦虑,恶性循环……他需要一台自动成型仪。是的。这个意义上的救人。”

“还能促进与相关组织之间的……战略互动,深入加强双方的共同利益?”

“这方面的应用就能说很多。之前已经介绍了,成型仪投入量产,可以为很多人提供一键救命的选项……有的组织比如说玛娜慈善基金会,可能会向基金会购置大量的成型仪去投入他们的事业。如果遇到混沌分裂者入侵,也可以保护我们的员工,对他们的间谍也有战略威慑作用……”

“还说在食物匮乏情况下能暂时提供饱腹感,关键时刻可以救命?”

“因为V3K材料的稳定性,即使食用也会原封不动地排出,没有危害。把餐具放进仪器,可以得到足够柔软、适合食用的材质,当然味道就……救命的时候就不要在意这个了……甚至可以把薯条伸进去蘸酱,如果喜欢。”

“还可以提供无痛自杀的选项?”

“有需要随时可以实装。有时候如果遇到极端情况,被异常操得非常彻底,只有死能救自己……基金会不是给每个员工都发过那种自杀指南册子吗?但现在可怜的家伙只需要把头伸到成型仪里,窒息身亡是不痛苦的。操作简单,更容易克服恐惧。当然,防护层的防割强度也很高……”

“这听上去倒有点实际用处。”

“没错,因此还连带着有助于员工的工作积极性。相信有这台机器可以各种情况下保护自己,即使极端情况也可以无痛自杀,可以让一线人员更有信心接触异常,减少消极怠工或者因为害怕影响工作的可能……”

“还提到成型仪制作的V3K护具能在某些情况下协助记忆删除施展?”

“当然!还记得之前Colorless提到过的莫氏硬度6.5的锤子吗?”

Varitas正要再提问时,实验室门被人猛地推开,打断了他对于剩下十几页天花乱坠的PPT的思考。是特工Asriel站在门口,因为推着一台沉重的白色天线而气喘吁吁。Varitas认出那不是平常探索用的便携式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而是全功率的那一种。

“发生了收容突破,现在这层楼东翼的休谟指数已经低于临界值了。我需要各位跟我前往庇护所,马上。”Asriel特工指了指他带着的稳定锚,“尤其需要保护好你,Varitas。”

“之前提到这台机器能生成V3K护甲,对吧?这个功能是可以用的吧?”Varitas转头问两位工程师。

“是,但是耗费的材料太多,我们就测过一次,而且它……”Infas欲言又止。

“衣物的花纹和形状太容易影响识别和生成了……我们认为保命的时候顾不得这么多,实用性和优先级不高,所以把对穿戴衣物的支持排到了……下一个版本……”Colorless痛苦地说。

“对人体是无害的,只是可能……有点痒……”

Varitas跳进原型机时,所有人都移开了目光。Colorless在思考他们的实验室和研究项目。重新造一个倒也不算太难,因为建模和程序在云端也有备份。如果站点服务器机房不受波及,大概需要三个月;如果不然……好吧,那就顺带重构和优化一下。

Infas在思考经费问题。其实整个项目说到底就是一套图像识别系统,加上现在已有的Eve共振塑形工具,再加上来自有经验的一线收容人员制作各类防护材料时的操作数据,通过不断调参数来优化成品。不算是真正突破性的技术,显然更谈不上什么“终极自救方案”……那不过就是个哄人的概念,Varitas未必会买账……但,等一等,一个新的想法、新的灵感像霹雳一样炸入他的脑海。难道这个概念需要审批经费的人信吗?他得跟Varitas再讲讲……

“滴”的一声之后,Varitas博士从原型机当中爬出。他的胳膊和腿都被一层乳白色的防护层所罩住,看上去柔软而活动自如。防护层外连接了几排透明甲片,这是出自CL的设计,意在增加抗击打能力。但他困惑地看着自己的下体,它此时被一个圆柱形的瓶状防护壳所牢牢箍住。门口的Asriel特工向他们跑来。成型仪的屏幕亮着,声称它刚刚检测到了一个人和一个钝击武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