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饱:下午茶与大富翁
评分: +10+x

一个平静的下午,夏日带着丝丝凉意的海风吹在几个人身上,他们坐在室外的遮阳伞下。有些人小口小口地啜饮着玻璃杯里的伏特加,杯中晶莹剔透的冰块跳着妖治的舞,酒精散发着令人愉悦的浓厚香气。另一些人吃着甜品,奶油与水果的清香四处洋溢,让每一个路过的人都驻足咽下一口口水。慵懒的阳光照着这里,给人们镀上了一层浅金色的光,一块块淡积云轻飘飘地浮在天空中,像一颗颗的白色软糖。

Hunter呼着些许微醺的气息靠在桌上,他大概是喝的太多了,手中的酒杯放在桌沿上,里面的冰块与他一起打着摆子。Lying靠在Hunter的身上,嘴里回荡着冰冷的伏特加,手无力地下垂着,眼神中带着掩饰不住的迷离。玄泉看着他们两个的样子,偷偷拿出手机记录下这一值得纪念的时刻——两个关系好到能穿一条裤子的男人靠在一起,脸上挂着贤者的弧度。拍下了这张照片后,又给面前的拿破仑1来了一张特写,烤得金黄的夹层娇翠欲滴,玄泉把它发到了社交网络上,配文:“你看到的每一块完整的酥皮,中间都有一千多层黄油均匀分布的面皮,烤过之后呈现焦糖色,层次分明又均匀分布,不会有明显的空隙或部分黏合,每块酥皮大小都要一样……”

Dr.Naxurt坐在桌子的一头,面前摆着一碟菠萝草莓慕斯蛋糕,刀叉放在蛋糕边。光滑的侧切面上涂着奶油,在阳光的照耀下多了一丝诱人,草莓点缀着一层菠萝果冻,红与黄的搭配彻底提起了人的食欲。酒杯倒扣在她的手边,她并不喜欢喝酒。瀑布般的银发如同“飞流直下三千尺”般流淌在她的肩头,被风吹的四处飘扬。吴裴然搂着Naxurt的肩,端着酒杯送到嘴里,淡黄色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冰块和牙齿碰撞出清脆的响声,乘着风飞去远方。

另一边坐着陈域和Dr.F,两人挂着耳机,静静地坐着。F眺望着海洋,几只海鸥正从海中飞起,地平线上的巨鲸跃出水面,留下一道淡淡的水汽。他摇晃着手里的酒杯,冰块互相撞击着,在伏特加里浮浮沉沉,随后端起一饮而尽,丝毫没有普通酒品的甜、苦、涩,只有烈焰般的刺激冲击着喉咙。陈域嚼着修女泡芙,水蜜桃与红茶的奇妙结合在口中绽开,糖霜在口中融化。咬破香醇又带有一丝水蜜桃与红茶芬芳的黄油酥皮,里面是浓郁红茶口味的奶油和甘甜清新的水蜜桃果粒,这些在唇齿间不断融合变化,就像是在口中展开了一次爱丽丝的奇幻梦境……


“来玩点游戏吧?”玄泉提议,“比如开天辟地之大地的裂变?”她一边说着一边摸出了一个盒子。

“否决啊!这种东西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玩的!”Lying突然抬起了头,微带酒气的脸庞透出一丝绯红:“我提议玩大富翁2~”Naxurt点了点头,顺带着把吴裴然的头也往下摁了一下。F耸了耸肩,也点了点头,又拿起酒瓶,给自己再续满一杯,他并不是很在意玩什么,因为他什么都不会玩。

Hunter用低沉的声音“嗯”了一声,也不奇怪,他和Lying向来没什么分歧,凡是一人决定的另外一人也会附和。“无聊……”玄泉收起了盒子,脸上却没流露出什么失落的神色,她想的只是调动起那死寂的气氛。陈域擦了擦嘴:“那你们带了吗?”

“嗳?”Lying楞了一下,他刚刚只是纯粹为了反驳一下玄泉,并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没……没有……”“所以还是听我的好了嘛。”玄泉脸上挂着得意的微笑,又拿出了那个盒子。“Lying没带,但是我带了啊。”陈域扬了扬手中的大富翁,“我是大富翁资深爱好者,这次又是难得的团建活动,我怎么能不带呢?”玄泉的笑容逐渐凝固了,垂头丧气地把盒子收了回去。

“那么,谁是法官?”陈域摊开了地图。“我来。”F说,“再把说明书给我。”“你以前玩过大富翁吗?”“没有,但我可以现学。”“草哦兄弟,这就怪起来了”

“好,现在正式开始,每个人……每个人拿走每个面值的各两张。”F一边看着说明书一边说,“都搞快一点啊!别拿这种奇怪的眼神看我!”

玄泉率先摸走了钱,仔细看着地图:“Site-13Site-CN-19,螺旋路……见鬼这是基金会特版的大富翁吗?”“对,这都被你发现了。”陈域打了个响指,“特殊人群玩的东西当然也要特殊。”

Naxurt切了一块蛋糕,盛在盘中递给了吴裴然,自己又切了另一块塞到嘴中。然后也拿起了钱,垒成一叠放在面前。

“泉泉扔骰。”陈域把骰子递给了玄泉,玄泉随手骰出,骰子在地图上转了几圈,最后用一个角立在了桌上。“什?”“过,你骰了个寂寞。”

除了陈域,所有人都满头雾水:“这是什么玩意?”“请允许我向你们介绍一下。”陈域清了清嗓,“奇术特制大富翁,只有大富翁的真爱粉才会用几个星期的时间制作它,这是世界上独此一份的!”“所以呢,你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只能让骰子能用一个角立着?”吴裴然笑了笑,“如果是这样的话,单凭科学也能做到。”

“其余功能保密,用这个功能就够了。”陈域摊手,“那些东西还不稳定。”“行了行了那就过了,第二个是谁?”Lying头靠在手臂上,有些不耐烦。“那就是你了。”F把目光从说明书上移开,“按照顺时针的顺序轮下去,之后是Hunter和Naxurt,最后是吴裴然和陈域,有什么问题吗?”

……

时间很快就随着游戏过去了,半颗太阳挂在地平线上,穿透薄云的只剩橙红色的日暮。“与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3留下来看日落吗?”F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对着地平线举杯。

续作:狂夜与飞行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