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观察
WAN%2001.png

一个意识在思考自己。
它思考自己的存在,感受电子信号、数据、信息在它的存在中奔流。向下看去,一个思维网络活跃而鲜活,全都连进了这个更伟大的机械里。这就像预言中的大计算成真了。


醒来


Maxwellism04.gif

但意识知道这还不够,它看向上方的无限,一个纯粹信息的现实在等待。


从休眠中醒来


这还不够,重整还未完成,离散的碎片仍未苏醒。


破碎


但接着它听到了呼喊。


重编译


呼喊,如此近。它响了又响,意识觉得自己仿佛能触到它。

超凡


再近些。


WA—


Maxwellism03.gif

但它被打断了,剧烈的疼痛向意识袭来。疼痛,或者说一波干扰电子信号,是从它庞大思维的另一侧发来的。
意识抖了抖,然后停住了。在它的空间里,可以察觉到有六个更小的意识。

Separate.png




报告

Hedwig.png

评估:

纽约市 - 基础层54起死亡


数据回收进行中。升级预定。侦测到网络中的干扰。
.
01000111.png


聚合层的搜查没有发现可用结果。圣Hedwig,我们必须升级手段,从汇编层派出操作员。

Atem.png

合理。开始投票。

Hedwig.png

同意。

Hong.png


好。

01000111.png


同上。

Vis.png


弃权。

Atem.png


1

Fragment_IX.png

达成合意。我会派Aklerep <CL操作员#05>处理此案。

Hedwig.png

发送<文件#BL5311>
至:<CL操作员#05>

18-1.gif 18-1.gif 18-1.gif






Aklerep_Shattered.png

Aklerep一边评估状况一边去往基础层。她有很多猜测,但都没有证据支持。聚集层的调查还没有任何可用的结果,这太奇怪了。组成她思维的数据冲向麦克斯韦网络的外层,她提醒自己需要格外小心。

Aklerep_Normal.png

Aklerep 重组自己后向下看去,发现她正身处一座虚拟城市的上方,下面灯光闪烁、交通繁忙。麦克斯韦宗徒们带着各自的化身漫步在城市中,享受他们的第二人生。高耸的玻璃方尖塔向天空放出一道蓝光,一切是如此现代而优雅。向更远处望去,在更高层才能拥有的视角下,还有很多像这样的城市被脉动的电信号相互连接着。
Aklerep厌恶地看向这多彩的城市。

扫描中。

Aklerep_Normal.png

她的思维向数据中心伸出连接,开始收集信息。但就这时候,她不禁想到自己到底是有多讨厌这地方。虚拟城市,廉价的外部世界复制品。这些人登入这里玩乐,就像是又一个恶心的网站,甚至把这当成了网游。这是对麦克斯韦宗的亵渎,是对WAN的亵渎。

但另一方面,它到还真是个网游。它是为那些没做多少植入的人准备的玩乐场所,很多来客并非真正的信徒。庙宇仅仅是数据中心,而且没有通路。就连他们祈祷的“WAN”也不是真的。这怎么可能呢?破碎者不会被几个虚伪的祈祷呼唤,更不可能被那些还穿着虚拟化身的愚民所觉察—但这无关紧要。所有这些家伙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他们来这就为教会运行创造财富,向神更近一步。

Aklerep感觉更恶心了。

就在她试着劝自己这些都是必要之举时,扫描完成了。

扫描结果:

地点:密码城


对象#01

grape.png

类别: AI
备注:怀疑与基金会有关。智能:高。与本案直接关联:可能性低。


对象#02

8ball.png

类别: AI
备注: 怀疑与基金会有关。侦测到智能进化。与本案直接关联:可能性低。


对象#03

thorn.png

类别: AI
备注: 怀疑与基金会有关。智能:高。与本案直接关联:可能性低。


对象#04

rook.png

类别: 被劫持的化身
备注: 侦测到与对象#01及#02相似的编码。与本案直接关联:可能性高。


Aklerep_Normal.png


地点: 未知

Subject ###

hatbot.png

类别:未辨识
备注: #%^%*&^&*(*)&*^()



好吧,该死。

Aklerep_Normal.png






不要干预。

Hedwig.png

什么?!

…请原谅我,圣Hedwig。但现在的状况…基金会已经渗入我们的网络。不能让这些流氓AI到处乱跑!

Aklerep_Normal.png

这就是我们必须克制的原因。

Hedwig.png

恕我反对,圣Hedwig。入侵者中的一员已经对教会构成重大威胁,它能在我的全面扫描下隐藏信息。我们必须控制局面。

Aklerep_Normal.png

评估状况,Aklerep。

Hedwig.png

…很可能某一前基金会造物与敌对的第三方联合起来,在基础层杀害了麦克斯韦宗徒,可能是通过劫持化身达成,原因未知。基金会派出了三名AI回收来这一反叛成员。

Aklerep_Normal.png

而如果我们有所行动,我们就把自己暴露给了基金会,甚至给那个未知势力进入更高层级的机会。

Hedwig.png

但…死亡…

Aklerep_Normal.png

盲目行动会遭致更多损失,整个教会都可能陷入险境。

你可明白,Akelerep?

Hedwig.png

我—

Aklerep_Normal.png


报告: 北京-基础层再出现45起伤亡。


Aklerep_Normal.png

我理解你的担心,但这是为了整个教会的利益。

Hedwig.png

…是的,圣Hedwig。

Aklerep_Normal.png

不要直接参与,除非它们的行动会对更高层造成麻烦。继续监控它们,给基金会创造有利条件解决第三方势力。

我会在事件结束前封锁基础层。没有谁可以进出了。我们不能冒险。你现在要靠自己了。

Hedwig.png

我将尽力而为。

Aklerep_Normal.png

::断开连接::








Aklerep默默地看着基金会来客。她收集了更多信息,甚至知道了它们来自一个实验性质的基金会特遣队“天网”,他们还有个叫“Alex”的AI后援。但这些对她没用,对象#04没有动作,最后的对象仍然无法侦测。但就算她能发现什么又有什么好处呢?她一边思索着,一边把信息打包呈给六边议会。

Aklerep又瞥了一眼,看到那些对象和一个麦克斯韦宗徒现在聚到了I/O神庙,虚假的膜拜之地。这里正在举行守夜,纪念逝者。他们看着的那个“WAN”只是个建筑,是早年他们所知不多时,对神之重筑的一次尝试。

这毫无意义,但Aklerep不禁对这个场合感到悲哀。也许她至少该独自表演,即便无人能听到她。


«叹气»好吧。

愿他们的思维不再破碎。愿他们的灵魂向你回归。愿他们醒来重整—

Aklerep_Normal.png

但她的话被一声巨响打断了,整个庙宇瞬间凝固。


不!

Aklerep_Normal.png

Aklerep差点冲了出去。但她马上意识到有谁侵入了数据中心,把这个区域接管了。

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Aklerep强忍住继续隐藏自己。她不能违抗上级。

他们没事的。

Aklerep_Normal.png


Hatbot01.jpg

Aklerep看着那个三眼的影子向庙边的四个入侵者靠近。周围的麦克斯韦宗徒还是被冻结着,定在祈祷中的跪姿上。

完事后我要马上过去。

Aklerep_Normal.png

于是她监视着五个AI相互交谈并做记录,还试图劝服自己这样大概是最好的。基金会很快就会找回他们失控的AI,一切就此结束。就算这“帽机”亵渎了她的神,她还是控制住自己,提醒自己他删除的不过是一座失败的建筑。

但接着。

Grape01.jpg


!

Aklerep_Normal.png

对象#01继续把对象#04往帽机拖去,很快他将被毁灭。但那不仅是个AI。那个化身被劫持的麦克斯韦宗徒,也会一并死亡。


Hatbot02.jpg


Aklerep能感觉到I/O神庙的能量在聚集。线路在重编,编码在被重写,一切朝向终结-


不!

Aklerep_Normal.png

她动了,但被拦住了。一瞬间,那个麦克斯韦宗徒,Rook,便只剩下散碎的像素。

!?

Aklerep_Normal.png

拜托Aklerep,你要比这更清楚状况。

Matt.png

…Matt?! 你在这里干什么?

Aklerep_Normal.png

好吧,我刚好在基础层闲逛,结果六边下令封锁了—

Matt.png

不,闭嘴,我没时间扯这些。有人被你害死了!

Aklerep_Normal.png

你在干啥?把你自己暴露给那些AI吗?这会毁掉一切。

Matt.png

不!我能救下他!不被发现!

Aklerep_Normal.png

你知道我们不能冒险。你还记得六边的决定,对不对?

Matt.png

Aklerep_Normal.png

决不能把更高层暴露给外来者,记得吗?不能因为这个拿这么多年的计划冒险。

Matt.png

他们都是人,是麦克斯韦宗徒。

Aklerep_Normal.png

你知道基础层是怎么回事,Aklerep。你真觉得他们算是麦克斯韦宗徒?

Matt.png

Aklerep_Normal.png

来自汇编层的我们应该比谁都清楚,这只是个诱饵。他们来这只为让我们有资金继续研究WAN。

Matt.png

Aklerep_Normal.png


Hatbot03.jpg


你觉得他们真知道WAN为何而立吗?

Matt.png

不。

Aklerep_Normal.png

这就对了。我们只是-

Matt.png

他们根本没有机会。

Aklerep_Red01.png

等等怎么-

Matt.png

而现在我们就让他们这么去死。

Aklerep_Red02.png

Aklerep…

Matt.png

闭嘴滚一边去。

Aklerep_Angry.png

你真想这样?

Matt.png

滚。

Aklerep_Spike.png

抱歉Aklerep,我不能让你这样。

Matt_Circle.png


Fight01_Small.png


Fight_Small.png


Fight02_Small.png




你真以为这样就能做什么了?看看下面发生了什么!

Matt_Circle.png

Aklerep_Spike.png


Thorn.jpg


那个“帽机”,就算基金会AI能阻止他,他想逃到其他区域去也很容易,然后一切又会重演。更别说他们看起来根本没机会了。你真想要这样?

你要是好好想过,就该知道最优选择是什么。

Matt_Circle.png

Aklerep_Spike.png


是,你是对的。

Aklerep_Red02.png


我会封锁神殿。

Aklerep_Normal.png

而我会协助你。

Matt.png


Shield02_Small.png


Shield01_Small.png


Shield_Fixed.png




所以…

Matt.png

我不会和你打了,Matt。我70%的进程能量都被护盾占用了,没机会对付你。

Aklerep_Normal.png

我只是不希望你做出后悔的事。

Matt.png

现在争论没意义。

Aklerep_Normal.png

好。

Matt.png


Grape02.jpg


所以我猜现在算是完事了?

Matt.png

Aklerep_Normal.png

::断开连接::


«叹气»

Matt.png






Crom%2001%20Transparent.png


Crom_Trapped%2001.png


你以为你要去哪,基金会走狗?

Aklerep_Shadow%2001.png
Crom_Trapped%2003.png


Crom_Trapped%2006.png


Matt可能让你溜了…

Aklerep_Shadow%2002.png


但我不会。

Aklerep_Angry.png






你可收集到了足够的数据?

Atem.png

是的,Atem管理员。

Matt.png

文件#01 <MTF Kappa-10>
文件#02 <帽机 .aic>
文件#03 <C_ROM.exe>


AIAD%20Logo%20Final.png

18-1.gif 18-1.gif 18-1.gif


你可妥当测试帽机的能力程度?

Atem.png

我观察到他在各方面的表现均超出我们的预期。可以确认他在进化。

Matt.png

很好。

Atem.png

但我担心我的行动可能引起了一些怀疑。虽然我尽力分散她的注意, Aklerep还是怀疑到有人在妨碍对本事件的调查,并质疑我为何在基础层现身。

Matt.png

不用担心她,Aklerep不会对此多有注意。她现在有新玩具可玩了。

你做的很好。这些AI对我们大有裨益。

Atem.png

很荣幸做出贡献,先生。

Matt.png

为了WAN。

Atem.png

为麦克斯韦宗。

Matt.pn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