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谭奇案

戈登探长叹息着看向哥谭市最新一起谋杀案的受害者。“为什么所有这些犯罪分子都那么执著于荒谬的犯罪手法?”他说道,无奈的揉着前额。他多么渴望,哪怕只有一次,在哥谭市能有一起平凡无奇的案件;一次简单的银行抢劫案,或者猫被困在了树上,或甚至该死的校园炸弹威胁。但这可是在哥谭市,有一个杀人狂小丑、扮成蝙蝠的男人和其他一群怪胎的哥谭市,没有什么东西是正常的。说起蝙蝠侠,戈登想着,他到底在哪?

“你好,探长,”一个声音说道,惊动了年长的男人,差点让他心脏病发作。他转身看向蝙蝠侠,脚钩在路灯柱上倒挂着,随后轻盈的落到了地面。他站起身,露出他看似总是眉头紧皱的脸。戈登只见他笑过几次,但次次能都把他惊住。戈登叹了口气,将手从胸口挪开。“蝙蝠侠,你真的最好别再这么做了。”他说,取下眼镜从额头上拭去了汗水。“我的心脏已大不如从前了。”

蝙蝠侠轻哼一声,像是一丝抱歉的感觉也没有似的。他反之看向了尸体。“与其他的相同,我猜?”他用他低沉的嗓音咆哮到。戈登点了点头。“该男子严重烧伤,好像有人在他脸上泼了强酸,”他不齿的说道。“但实验室的小伙子们研究了其他受害者身上的烧伤,他们发现了……”说到这,探员皱起了眉头,脸上浮现出了困惑的表情,“蛤蜊杂烩的踪迹。”他用手指揉了揉鼻梁,疑惑着他为何到现在还未退休。蝙蝠侠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谁会这么做?不管怎样,在他理出头绪之前,戈登的对讲机响了。“39号紧急情况,Kane汤宫。我重复一遍,39号紧急情况…”戈登探长在第一遍重复后就关掉了电台。“我觉得我们找到线索了,”他说,转向蝙蝠侠却发现早已没了对方的踪影。戈登叹了口气。“我需要休假,”他咕哝到,走向他的警车。

Kane汤宫
“你已经被包围了!”警官冲着扩音器喊道。“现在投降!”

“怎么可能,”手里挟持着顾客作为人质的男人喊道。他外表上毫无特别之处,除了穿着写着“Kiss the Clef”的围裙,上面沾着大概是番茄酱的污渍,还带着一顶两米高的厨师帽。他一手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蛤蜊杂烩,而一位金发美女——很显然,他的人质之一——被攥在在他另外一只手里。“现在,你们全将要听从于我的命令,不然这位可爱的女士,”他说,加重了在女人脖子上的力道。“将死于我的特级新英格兰蛤蜊……死亡杂烩!”他神经质的笑着;然而,他陈腐的邪恶笑声被一只直冲面门而来的蝙蝠镖打断了。他跌倒在地上,松开了人质,但是——非常奇怪——还端着那碗杂烩。随后蝙蝠侠从建筑破碎的天窗中落下,落在男人面前。“放走人质……"他说,但困惑的停住了。他从未见过这个奇装异服的人。“你是谁?”男人站起身来,正了正他的厨师帽。他随后盛怒的看向蝙蝠侠,抓起一把超大号的长柄勺,用絮语一般的低声道——
我是杂烩侠Clef。

说着,他猛冲向蝙蝠侠,试图用他的长柄汤勺击倒他。然而蝙蝠侠躲过了杂烩侠Clef的攻击,并给了他一记上钩拳。可是他没有拿捏准攻击时间,反而将那碗杂烩打脱了杂烩侠Clef的手。一瞬间世界安静了,那碗扶摇直上,落在了杂烩侠Clef的头上。杂烩侠Clef静立了一会,像是没有意识到滚烫的蛤蜊杂烩从他脸上流过烧灼的疼痛感。他随后垮掉了,碗“当啷”一声响。蝙蝠侠叹息一声,像是遗憾着这场战斗并没有持续到他想象中那么长。尽管如此,他还是抓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拖到了外面的警官面前,给他上了手铐扔进一辆印有“阿卡姆精神病院”的面包车内。在门刚要合上前,杂烩侠Clef转向蝙蝠侠——尽管视线被碗所限——大喊道,“还没结束呢,蝙蝠侠!用不了多久,杂烩侠Clef还会回来的!”面包车驶出了,他随之又大笑起来。

蝙蝠侠厌恶地摇了摇头。然而,就在那时,一种味道引起了他的注意力。好奇的,他回到了汤宫。气味的源头是一碗蛤蜊杂烩,像极了杂烩侠Clef的,只不过更小。他捡起一支勺子。“等等,蝙蝠侠,”戈登探长说道,走向蝙蝠侠。“这可能被下毒了。”不管怎样,蝙蝠侠推走了探长,将勺子放进碗中,拿出来,小啜了一口。

“还缺点饼干。”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