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矿石
评分: +22+x

开采矿石并非是所有人都能做的一项工作,尤其是当这种珍稀又美丽的宝石生长于某种无名巨兽的身体上时。

Pluver在黑夜中压低身子前行,他穿过了几天前探索时预先挖掘出的几个空间裂隙,这让他穿过了不少障碍直接抵达了巨兽的窝巢。那里面相当温暖,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奇怪味道,几只巨兽正在沉睡中。他很高兴自己对时间的估算无误,这样一来今天他就能如计划的那样满载而归。

房间里有四只。Pluver根据呼吸声判断。但按照以往的侦察结果,其中只有一只的身体上会产生最珍贵的矿石——与普通的透明无色的矿石不同,那些矿石拥有难以置信的色彩,花纹与光芒,摸起来就像是被仔细打磨过的大理石(虽然也会有例外,据说曾有人开采过粗糙如被细小结晶覆盖的种类)。他临时凿开了一些空间裂缝,好冒险爬到那些巨兽的身边,这是非常冒险但又必要的行为:梦中的巨兽哪怕不经意间的一翻身也会将他压成薄饼,但不爬上它们庞大的身躯,他就无法找到巨兽肢体的末端,那些美丽的矿石只会在那里生成。

第一只巨兽将自己的肢体露在了外面——它们会用一些柔软的东西裹着自己入睡,这相当烦人。但很可惜不是他要找的那只。

运气不错,他选择的第二只巨兽就是他要找的那个,只不过它的右前肢是背面朝下放着的,这可能会造成一些阻碍。

Pluver先从平放着的左前肢开始,尽管知道这种行为的危险性,他还是忍不住点亮一团荧光去查看自己的目标。它是墨蓝色的,当光照上去时有众多银色的细小颗粒反射着微光;五片中有三片的表面有特殊的金色花纹,那些金色的部分也和墨蓝色的一样,众多闪烁着光芒的细小颗粒如同银河一般。他忍不住默默赞叹,以至于入了迷,被那头巨兽梦中的呢喃吓了一跳。

他这才想起自己在做的是多么危险的工作。

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Pluver开始了自己的工作。首先他将沾着麻醉药剂的中空骨质匕首刺进了巨兽左前肢五个趾中最大的那一个。这当然不会让巨兽彻底陷入沉睡,但至少能减轻它感受到的疼痛,为他争取些时间。

确保麻醉药剂生效后,Pluver伏在了那块几乎和他一样大的美丽的矿石上,用腹部感受着它冰冷的温度,然后伸出了他两对强壮的前肢,毫不犹豫的用小刀刺进巨兽的皮肉。他精通此道,一些新人经常会在这个阶段在矿石的背面甚至正面弄上些划痕,或者让采下来的矿石上连着不少巨兽的血肉;而他早已摆脱了那个生涩的阶段,能够用自己精湛的技艺完美的采下这一大块。他根据经验与实际的触感摸索着,一点点切断与矿石相连的皮肉。

Pluver欣赏着剥离时发出的嗞喇声,然后把那块矿石插进背后的袋子里。随即他拿出一袋药粉涂抹在巨兽暴露在空气中的粉红伤口上,虽然这可能不会有什么立竿见影的效果,但这也是他唯一能为这头为他提供生计的野兽能做的事情了。

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十几刻,Pluver完全沉醉在工作中根本没有在意这一点。还有九片矿石需要开采,但好在夜晚还很长。

他活动了一下自己紧张了太久的肢体,然后爬向下一片。


“嗯……差不多就这么简单,总之那个指甲突然就没掉的女生现在也没长出来新的指甲,都要哭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美甲店的指甲油的问题。”

“听着真吓人。”

两名女生接过奶茶店员工递来的奶茶,一边闲聊着别的什么八卦一边走开了,排在她们后面的顾客走到柜台前。

是新的校园传说吗?那名顾客疑惑的想。但很快店员热情的招呼就打断了他对此的思考,他很快转而考虑自己今天究竟喝些什么,糖度与温度如何的问题了。

██大学和平的一天悠闲地继续了下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