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临
评分: +1+x

夜里,鸟咕咕的叫着。
看着眼前的这具尸体,有些头痛。
不久前,这滩血肉模糊的东西还是一只活生生的小猫。
死死地盯着鲜红且向前延伸的车辙印,我颤抖着伸出手,触碰到那连着皮毛的血块,指尖传来一阵刺痛:是幻想之痛楚,仿佛共享了这已经不能称之为“猫”的物体的感受一般。
小猫啊小猫,
看不下去了,盯着这团血肉让我的大脑有些混乱,我扭开了头。
就这么躺在路中间,一定不好受吧,
站了起来,看着自己手上沾满的颜色。
生死无常?
向着最近的水池跑去,想要将自己手上的污秽清洗干净,却看见水面中映出的自己…这是我的脸吗…不对,水怎么能在无光的夜晚里反射出景象?
回去发现,尸块不见了——



我从梦中惊醒,喘着粗气,发现自己躺在家中。
舒了一口气,这个无法理解的梦,已经纠缠了我数年了。可我以前并未见过如此血腥的画面,就算见过,小时候的事情也早已忘光了。最疑惑的是,我见到如此场面,心中竟没有一丝恐惧之感,只有对猫的怜悯与悲伤,仿佛像是自己的朋友离开了一样。
像往常一样穿衣洗漱,但不同的是今天的自来水有一种浓稠之感,可能是供水管道又坏了吧。拿出刮胡刀,对着镜子看着自己下巴上的触须,一个一个的刮了下来,掉进洗手池中,铅笔粗的触手还在蠕动着,打开水龙头,将这些东西冲了下去。摸着脸上留下的血洞,直到自己的手上沾满绿色的汁液,才发现自来水的样子和这些一样。
身后好像有轻微的走动声音——



我缓缓抬起头,看着镜中的自己。
原来我是在洗手间又睡着了了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并没有血洞。这是什么奇怪的梦啊…
收拾好东西,准备去工作了,走到门前想把门拧开,但门把手却像是焊死了一样纹丝不动,我猛地拉扯了一下,却直接将其扯掉,一根油腻多孔的暗色肉质物露在外面,扭动着。颤抖着想要后退,腿像是被无数双手拉住了一样使不上力气

猫!?
回头一看,没有猫,是幻听吗…转过头来才发现,一根和门洞里的无可名状之物一样的触手状物体,就在我的面前,张开嘴想大声呼救,却直接被触手捅进喉咙里,粘稠感充满了全身,竭尽全力想要摆脱,可是双手无法动作,窒息前不经意的一瞥,才发现触手的源头,是我的左手——



我看着躺在地上,口中伸出一根触手连着手腕的男性尸体,有些呕吐感。
这难道不是我吗?
我看着自己伸出的双手,
不,已经不能称之为“手”,这是充满了凸起,水泡一样的,似乎还在分泌着某种液体的肉质。
我试图说话,却产生了听着如同万蚁噬心般的痛觉与恶寒。这不该是任何一种生物能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狂风在模仿人类说话,异端到极致的发音…
我究竟是谁?
不该被想起之物
我来自哪里?
遥远的黑暗
我要做什么?
降临


我向下看去
是浑身血肉模糊,部分碎骨暴露在外的
一只猫
它在笑?
不对

祂在笑。


梦境?
亦或异端降临?

夜里,没有任何声音
万物寂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