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遥远的过去
评分: +23+x

药液注入静脉后的短短几秒钟内,他的意识便如同一块泡沫板被丢进了焚化炉般开始燃烧、扭曲、融解,灼烧感如一头愤怒的公牛在血管中冲激着,一幅幅影像出现又消失——模糊不清的人脸、抖动的黑色枪管、探照灯的强光……药物的效能正在剥离他同过去某段时间的联系,他听到了女孩嘶哑的哭声,连绵不绝,像钢针扎入脑子般刺耳。这是地狱吗,残存的意识如此疑惑着,是恶魔在啃噬着我堕落的灵魂,他想。接着突如其来的“嘭“的一声,一切都结束了。

尽管能睁开眼,但视线非常模糊,他努力挣扎着眯起眼睛,试图看清楚自己所处的环境,但只可隐约看见刷白的墙壁和天花板,四盏白炽灯的强光照亮了整个房间,身边还有个穿白大褂的人在摆弄着仪器。

“欢迎回来,特工Andros。”身穿白大褂的男子取下口罩,有条不紊地调试着仪器,“整个过程比上次要慢一些,花了14秒。有什么异样吗?”
“没有。”
“那些画面和声音还会出现吗?”
“没。”
“你在说谎。”白大褂男子似笑非笑,扶了扶眼镜,”现在感觉怎么样?”
犹豫片刻,面戴防毒面具的男子回答道:“像只孤魂野鬼。”
白大褂男子收起了笑容,转头的一瞬间,两人目光相对——防毒面具下,是一对泥沼般浑浊的黑色眸子,在白炽灯下幽幽地闪烁着鬼火,而另一边,染血的黑色眼镜后,湖面般平静的眼神中已流露出一丝洞察与怜悯。
“少中二了,赶快去好好休息一下吧。”白大褂男子的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的笑容,”当然如果你要我教你玩音游,我也不会介意的。”
“不了,谢谢。”戴着防毒面具的男子站起身,径直朝门外走去,走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转身说道:“Scarlet,别和其他人提这事。”
“放心吧,我即使是死了,钉在棺……唉,话还没说完呢!”
门轻轻地合上了。白大褂男子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若有所思地皱起了眉头,”真是悲哀的结局啊……”他低声自言自语着,“不过,你们能隐瞒到什么时候呢?”


农历新年前的商业区街头到处都穿行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街道和两旁的店铺灯火通明,人群嘈杂的说话声、广告里的旁白声、音乐声混成一团,各色食品铺子和摊子前挤满了男男女女,食物的香味也在街道上四溢开来。即便是一向清静的各式茶餐厅和咖啡馆如今也是一片人声鼎沸,服务生端着托盘往来不绝,忙碌得不可开交。像普通人一样,Andros摘下了防毒面具,独自在这样的街头漫无目的地闲逛着,心里一边盘算着接下来要去哪,一边后悔没有去参加站点的员工聚会。就这样,跟着人潮从这个广场走到那个广场,从这条街走到那条街,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干什么,走累了便在街边的长椅上或者咖啡馆室外的位置上坐一坐。

正走着,一阵刺痛感突然袭上太阳穴,令他猛地一颤,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他感到有点头昏眼花,晃了晃脑袋,视野依旧模糊。他尽力地保持住平衡,试图朝着街道一侧移动,避免在来来往往的行人中被撞倒,但还是太晚了,他迎头跌进了一群嬉闹的青年中。

“长期的B级注射存在哪些副作用?”
“首先是头晕头痛和视野模糊……”

还没来得及道歉,Andros便被嬉闹的青年中的某一人推搡开来,没能站稳而跌倒在了地上,没等他起来,一双手已经揪着他的衣领把他给提了起来,他看不清对方的面孔,两人几乎是贴在了一起,尽管此时只要稍稍活动下身体,将对方放倒在地上八成是不出问题的,但他却连一丝挣扎的欲望都没有。一些爱看热闹的路人渐渐凑了过来,观望着事情的发展。

“过度镇静,以及……我再想想。”

“操你妈,走路不知道看啊!”男青年对着Andros吼道,同时对着他的左脸狠狠地砸下去一拳。他感到左脸火辣辣地疼,目光晃过围观人群的一瞬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好像在哪里见过的一个人,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子……还没好好回忆一番,紧接着,他感到胃部遭到一记重击,疼得好像肠胃扭成了一团,酸液涌上了他的喉头,又被他强忍着吞了回去。一些景象和声音开始在他脑中浮现出来,和现实的场景交替闪烁着:模糊不清的人脸、抖动的黑色枪管、探照灯的强光、因恐慌而哀嚎奔逃的人群、倒塌的建筑物,还有……“SCP”三个大写字母和基金会的黑白标志。

“不会出现幻觉吗?”
“什么意思?”
“一些你很陌生的景象,但你总感觉……它们确实存在过或者发生过。”
“嗯……这不是记忆消除的副作用。你想确认某些事情吗?”
“他们对我做了什么?”


像往常一样,早晨七点钟,东方的天空刚刚呈现出鱼肚白的色彩,Darklight独自一人坐在书籍堆积成山的个人办公室里一边看书一边喝着自己研磨的咖啡,室内光线昏暗,金色的瞳孔在阴影里泛着微光。三声急促的叩门声打破了这静谧的氛围。

“谁?”
“是我,Scarlet。”
“请进。”现在还不到上班时间,尽管为突如其来的打扰感到不悦,但毕竟这是基金会,随时都可能发生意外的情况,Darklight还是合起书页,稍稍整理了一下领带和凌乱的桌头。

“打扰了。这里可真乱呢。”Scarlet穿过”书墙”围成的“走廊”,走到办公桌前,自顾自地找了张靠背椅坐了下来,四下打量着。
Darklight看了看这位“不速之客”,对方抱着一本笔记,里面似乎还夹了几页A4打印纸。“找我有什么事吗?”
“书又变多了呢,你看书这么快吗?话说,这么暗字也能看清吗?”
“找我有什么事吗?”Darklight略微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
“噢噢,差点把正事给忘了!”Scarlet转过身来,面朝对方,停顿片刻,便说道:“我想咨询一下,有关特工Andros定期进行B级记忆消除的详细信息。”
“相关文件可以在档案室的……”
“我想知道为什么?”Scarlet径自打断了对方的发言
“文件上都有。”Darklight面无表情,看了看对方的眼睛
“我想听你亲口说出来。”

“第243号指令,”Darklight抿了一口咖啡,“鉴于特工Andros不稳定的精神状态源自某次外勤任务中所遭受的剧烈精神创伤或污染,命令其每七天进行一次B级记忆消除的注射以抑制症状发作,直至有效消除相关病征。满意了吗?”

“所谓某次外勤任务究竟是哪次外勤任务呢?”Scarlet扬起一边的眉毛,胸有成竹地质问道,“我对比了基金会内部的各个数据库,始终比对不出一项符合条件的记录,尽管对那次“外勤任务”在CN分部的数据库中有详细的记录,但在本部数据库中,对所谓精神创伤或污染一事却只字未提。”

“更奇怪的是,“Scarlet刻意神秘地停顿了一下,将笔记本里夹的几张纸拿出来摊在桌上,呈一字摆开,”我废了好大的功夫才黑进了全球超自然联盟位于西伯利亚的数据中心,尽管时间很有限,但也足够我将所有资料搜索一遍了,但是不管我怎么找,就是找不到任何和Andros这位‘前GOC作业员’有关的信息,这又是为什么呢?”

双方在沉默中对视着,透过镜片,Scarlet可以感受到Darklight金色的瞳孔中流动着杀意。


黑暗的废墟中,直升机群逼近的声音就像一大群蝗虫汹涌而来,探照灯像独眼巨人的目光扫视着坍塌的建筑物。

几分钟前,一波剧烈的余震刚刚过去,大自然愤怒的力量将首批进入重灾区的武警部队打入了一片混乱的黑暗中,刚刚供应上电力的营地顷刻间同周围的建筑物一样化作一团狼藉,混乱仅持续了数十秒,几颗照明弹陆续升上天空,此起彼伏的哨音和喊话声中,各个连队重新成建制地组织集结起来,在卫生员的安抚下,等待转移的受灾群众也恢复了冷静。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是兄弟部队的支援到来了的时候,这些直升机上绳降下几十名身着黑色战术服装的武装人员,最靠近对方武装人员的连队随即进入警戒态势,一些指挥员试图联系周边可能有携带武器的部队并警示后面的连队,但无线电通讯似乎失灵了。黑色服装的武装人员全然不顾周围紧张的武警部队士兵,以搜索前进的队形向着营房方向分散开来,其中似乎是指挥官的一人疾步走上前来,除了通体漆黑的服装,他还戴着黑色护目镜和面罩,手持制式的95式步枪,胸前还有个带着三个箭头的奇怪标志以及“SCP”三个字母的印刷体。就在气氛紧张到极点的一刻,疑似指挥官的武装人员不知从哪里取出一封牛皮文件袋,从里面拿出一份红头文件来。

营长很快就到了,他先是打量打量了几遍这支怪异的部队,又仔仔细细地把那份红头文件看了一遍,此时无线电通讯已经恢复,和上级确认过后,尽管心存疑惑,营长还是无可奈何地向对方敬了个礼,对方也予以回礼,随即跟着其他黑衣武装人员行动起来。

许中尉接到营长的直接命令,带着一个班的兵力的人悄悄紧跟着这群黑衣人。对方原本分散的队形开始向着安置受灾群众的营区聚拢,呈半月状缓步接近着,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身后不远处的阴影里尾随着另一群人。中尉留下了几个人,带着剩下的人继续跟踪对方,黑衣人此时已经进入了营区,在绿皮营房的门上安装着什么东西。中尉马上想到了接下来将可能发生的事,不等他考虑事情的严重性和应对措施,一束探照灯打在了他们的头顶,爆破声从不远处轰鸣而起,自动步枪开火的声音同时密集地响了起来。

“撤退!”下完命令的一瞬间,他转过身,一束强光正好打在他的脸上,瞬间便什么都看不清了。

Andros下意识地抬手挡开刺眼的白光,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意识还不是很清醒。一辆黑色轿车堵在了巷子口,车灯照得巷子里一片通明。呆滞了几秒,他便记起,自己应该是被人当作醉汉给丢到巷子里来了,但是他脑子似乎还有别的东西,只是现在的状况让他一时回想不起来。黑色轿车驾驶座一侧的车门打开,身着红色皮衣的男子从车里钻了出来,Andros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熟悉的面孔。

“上车吧。”
“Scarlet……”


“Scarlet,我梦到了很奇怪的东西,”Andros坐在副驾驶座上,重新戴上了防毒面具,“而且令人感到熟悉得不可思议。”
Scarlet握着方向盘,沉默不语。也许觉得有些尴尬,片刻后他又回应道:“总之现在我们先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安全的地方?”Andros这时才发现Scarlet身上穿着一件满是利器留下的划痕的防刺服,手臂和大腿上好几处都包着三角巾绑着止血带,染着斑斑的血迹,神色看起来似乎也已经疲惫不堪,“发生了什么?”
“说来话长,”Scarlet猛地一打方向盘,拐到了另一条路上。昏黄的街灯下,除了他们没有其他的车辆和行人了,所有的店铺也都已经打烊,偶尔有一两只流浪狗从路的一边窜到另一边。“对人作战的外勤小队恐怕正在搜捕我们呢,他还真狠得下心啊。”
“有枪吗?”
“没有,残念です(很遗憾)。”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为什么把自己牵扯进来?”Andros望着车窗外闪过的路灯,打破了沉默。

“在你被招募进基金会的那一年,CN分部进行过一例F级记忆覆写手术,但由于某些意外因素,这次手术实际上只成功了一半,后续的药效则需要通过定期的小剂量注射来维持。接受手术的对象是谁,档案里只字未提,但有记录显示这个项目当时的负责人正是现在的站点主管Darklight。”

“我顺着这条线索,检索了CN分部的数据库,发现在那次手术之前,CN分部已进行过171例相同的F级记忆覆写,那次手术之后,也有12次手术记录,不同的是,这些手术都非常成功,而且负责人除了Darklight应该还有另一位幕后人物,然而记录上只留下了一道黑条。”

“没办法置身事外呢……就让我来当一回,正义的伙伴吧!”

Scarlet似乎精神了许多。


又是一波余震。大地剧烈地震动着,尚未化作废墟的建筑物因这惊人的破坏力发出令人心悸的响声。呈现在许中尉面前的,是一幅地狱般混乱而残酷的景象,余震尚未停息,在令人站也站不稳的晃动中,穿着黑色作战服的持枪分子依然准确地朝着营房中的人群射击,拼命跑出来的人马上便被子弹扫倒在地上,不敢出来的人则被窗户外面伸进来的喷火器焚烧殆尽,尖叫声、咆哮声、哀嚎声混杂在一起,伴随着枪声、东西翻倒在地打破的响声,在耳边萦绕着。

他知道自己应该隐藏好自己,想办法向上级报告这一情况,但两条腿仿佛扎进了地里一般动弹不得,任由他怎么挣扎也不得行,被发现恐怕是迟早的事情,又或许他已经被发现了,只是没有人理他而已。他像座雕像一样呆立在那里,听着枪声渐渐平息。突然,他听到前面的树丛里有异样的响声,随即把右手摸向了别在腰上的工兵铲,响声窸窸窣窣,又忽然安静了下来,一个人影慢慢在树丛里站起身来,露出了半个脑袋,人影似乎发现了他,怔了一下,便不动了。

“是谁……出来,不许动。”此时他感觉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上了,胸口感觉麻麻酥酥的,说话都是语无伦次地小声说道。
人影慢慢站直了身子,从树丛里一步一步地走出来,中尉慢慢看清了对方的外貌——是个女孩子,看起来二十岁不到。对方看到他的一瞬间,猛地扑上来,揪住他的袖子,顿时哽咽起来。
“你是解放军吗,解放军来了吗?求求你快去救我爸爸吧,我真的不想死,求你救救我们吧……”
“姑娘你先冷静一下……”
“我求求你们了,再不去救我爸爸他们就要把他给杀掉了……”

他的脑子乱成了一团麻,根本没办法理清目前究竟是什么情况。突然他感到后脑被猛地一砸,视线模糊黯淡了下去,然后是几声枪响,直升机上的探照灯照了下来,两个黑衣人正拖着刚刚向他求救的女孩的尸体离开,她的脸上凝固着死前惊恐的表情,两边的泪痕还清晰可见。

“收容行动成功,准备返回站点。把他也带走。”——这是他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装甲运兵车的冲撞所带来的巨大冲击将黑色轿车给掀翻到路边,直至强悍的装甲将脆弱的铁皮车顶在了路边的护栏上,车上搭载的基金会的应急系统被触发,车辆的易燃部分被紧急制冷,安全气囊弹出,报警系统由于Scarlet先前动过了手脚并未向最近的基金会设施发送信号。紧跟着,另一辆黑色轿车停了下来,身着黑色毛线衣的Darklight随同两名穿着黑西装的保卫人员走下车,全副武装的作战人员正在把轿车残骸里的两人拖出来。

Andros的伤势并不严重,但此刻仍处于昏迷当中,两名作战人员迅速将他搬到了担架上,抬进了运兵车中。Scarlet却没有那么幸运,尽管安全气囊及时弹出了,但他还是被撞得全身多处骨折,原本止住血的伤口又都撕裂开来,血流不止,在地上积成了一小滩,但他依然顽强地保持着清醒的意识。Darklight走上前来,冷漠地注视着正在接受急救的Scarlet,脸上依然看不到任何表情,只是金色的虹膜里有着些许难以察觉的变化。

“能做到这一步,不得不说,你让人感到很意外,不过就此为止了。”Darklight不带感情地说道。
“哼……说着什么大反派的台词,是在立flag吗?”
“我只给你一次机会,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
“哈?”Scarlet讥讽地抬了抬眉毛,提着嘴角回应道:“事到如今你还会说‘交情’二字吗?”
“不要让我为难,Scarlet。”
“死んでいけ(死吧)。”Scarlet艰难地抬起没有骨折的右手,朝着对方比了一个中指。

几声连续而短促的枪声从运兵车的乘载室里传来,一个人影从其后跃出,着地翻滚后持手枪以蹲姿射击,快速射杀了两名作战人员后将枪口指向了Darklight。“让你的人把枪放下,Darklight!”确认Scarlet的位置后,Andros站起身,将枪口始终对准Darklight的胸口,接近对方,到达合适的距离后便停了下来。

“现在放弃还来得及,Andros,你们的行为不会被视之为叛变。”Darklight面不改色,反倒向Andros走去。
“站住。”
他停了下来。
“让你的人把枪都放下!”透过碎了半边镜片的防毒面具,Andros怒视着对方,眼中却毫无生气,仿佛一具死尸。
“照他说的做。”Darklight抬起左手,将手腕轻轻向下一扣,Scarlet还未来得及将“狙击手”三个字说出口,一个物体便以肉眼不可捕捉的速度飞来,扎入Andros的脖子里。Andros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一瞬间,便失去了意识昏死过去。
随后,Darklight放下手,走向了Scarlet,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支注射器,“原谅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基金会。”
“等等,最后一个问题!我原本是谁?”
“一个摇滚明星。”说完,他便将针头扎入了Scarlet的脖子里,不紧不慢地将针筒里泛黄的液体注入了他的体内。


Scarlet又投入到了基金会的工作中,数天前奋不顾身的反抗没有在他的脑海里留下任何一丝痕迹,连一场梦也算不上。我们不知道这样的反抗曾经有过多少次,倘若真的存在过,毫无疑问,他们都失败了。说起来,Scarlet不是有副能够看破命运的眼镜吗?他是否也看到了自己的命运呢,或者是,宿命论者也有不愿接受被安排好的命运的时候?

Andros仍活在过去与现在两个时空中,两个时空之间的桥梁因重新恢复的定期B级注射而再次断裂,这令他常常感到一种错位感和虚无感。不过至少,他还算能适应目前自己被安排的角色——前GOC作业员,现基金会特工。既不属于过去,也不属于现在,如同一只孤魂野鬼,他又将如何走向未来?

Darklight自那起事件后,常常思考:过去对一个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他有过很多答案,但没有一个能够彻底说服自己。失去过去的人似乎是残缺不全的,但被赋予过去的人又如何呢,在他看来,这里的所有人都像是被人设计好机关的木偶傀儡,然而他又怎能确定自己就不是他们其中的一个呢?况且,幕后的那位人物是否也被另一位傀儡师操纵着呢?

所有的问题,早已有了答案,只是不为我们所知罢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