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环之前
评分: +13+x

漆黑的夜幕正在敛去。

深秋公园里,一位黑色风衣男子,独自顶着寒风,走在昏暗的灯光下。

一阵风吹来,空气中多出了几片盘旋飘落的枫叶。男人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坐在了小径一旁的长凳上。

他甚至没能注意到这凳子上已经坐了一个人了。

短暂的尴尬。随之而来的,是长凳上女孩的一个淡淡的微笑。

男人看着面前的微笑,有点发懵。

“怎么了吗?”

他感到有什么东西震颤了一下。尽管现在确实很冷。

“我没事,”他喃喃道,似乎是对她,又似乎是自言自语,“我只是很久没看到别人对我笑过了。”

“真对不起。”女孩仍然是笑着。把手里的保温瓶递上:“天气很冷呢。喝热水么?”

男人的手抬起来,又放下了。

“不用了,谢谢。”

“为什么要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出来散步呢?”

男人看着逐渐开始泛白的天空,双目逐渐失焦。

“我在躲人。”

“离家出走吗?”她似乎感到有点惊讶。

“是吧……又不是。我没有……”

男人的头低下,整个身子随着脊椎的下沉,把他的头带到了两膝之间。

“对不起对不起。”似乎对他的情绪波动感到慌张,女孩连忙道歉,两只手在口袋里摸索。

男人的衣襟被拉了一下。

他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看见了那双纤细的手,捧着一个蓝色线织手环,悬在他的面前。

“我也是离家出走哦。”女孩的微笑愈发明朗了,“我们就是同路人了呢。收下这个,我们就是朋友了呢。”

朋友……他上一次被人称作过朋友,是什么时候?

在他意识到自己可以让自己的手表停转之前?还是……

在他可以把自己的手表变成一堆铁锈,或者铁矿……之前?

因为这个能力,他失去了一切。

那些喊着保护,然后把他关押起来的人,让他再也没见到过熟悉的事与物。

他用自己的能力溜出去透气,听到他们把另外一些人扔到别的空房间里去,听着他们的求饶和惨叫,然后……只是站在那里,记录下他们是怎么死的。

在他的质疑中,他们给出冠冕堂皇的答案:为了保护。

他还能相信谁呢?

他现在,只想离开那个人间地狱,甩掉那些爪牙的围追堵截,去找回他自己曾经熟悉的一切。然后永远的,平静的,生活下去。

当回过神来,只剩一条蓝色丝线编制的手环,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里。

“我们会再见面么?”


“特工SYGON,”通讯器里传来女孩的声音。“在中央公园发现了对象。对象情绪相对稳定,你们最好赶快。”

“收到,‘烂柯人’正在赶赴现场。”

当荷枪实弹的队员们赶到人工湖边时,只看到男人正站在大桥边,压着扶手,俯在栏杆上。

“███?”为首的一人发出声音。

没有回应。

“SCP-CN-███?”

“啪”。

一块石头飞进水中。

为首的人放下了高举着的冲锋枪,慢慢地靠了过去。

“林先生?”

“啪,啪,啪。”一发精确的水漂,打了个三连响。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头盔下的人叹了口气,“但是你在这里比在那里危险多了。”

啪!

下一秒,队长头朝下摔倒在地上,留下的是黑风衣男子狂奔的背影。

“随意开火!”

顿时,四把火器爆发出了危险的混响,密集的弹幕交织在一起,以突破人眼的速度向男子推去。

然后嗡的一声,它们都悬停在了男人身后三四米远的地方,从尖啸的死神变成了细微的雕像。

“别让他跑了!”

五个人奋起直追。为首的一个人耳廓碰到了悬停在空中的弹头,“扑通”一声失去意识,倒在了地上。


太阳已经开始在湖对面的地平线上映出光辉。很快,慌不择路的现实扭曲者撞进了湖边的观景小间,关上了门。

幽蓝的麻醉弹一片又一片地,嵌进外面的墙上。男人的两手死命地撑在面前的空气中,他因体力不支而发白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了绝望的神色。

保护?开什么玩笑。

很快,他们就会抓着他,重新扔回那间冰冷的牢房里。

然后在他的隔壁,杀掉更多的人,记下他们是怎么死的。

谁知道下一个死的是不是他?还是说,下一个把那些人一个一个杀死的是不是他?

他很困。他的精神开始模糊。

他想,跑掉,找一个没有人看到的地方。然后建一栋房子。

不,要去自己喜欢的城市。在最宁静的地方,买一套房子。

然后找回他熟悉的过去,那些人,那些事,然后永远的,平静的活过这一生。

他这么想着,眼前又浮现出了女孩的脸。

为什么……还会有善,这样的东西存在呢?

下一秒,他就被屋顶传来的震荡波拍到了地板上。

人间地狱的爪牙从天而降,举起手里那台外形怪异的机器,向他扣动了扳机。

四面八方,镶嵌在墙上的麻醉弹,以疯癫之势飞了进来,打在他的身上发出“啪嗒”的声音,打在那个人的护甲上,发出“叮咣”的声音。


“周边地区目击者的记忆都已经清除完毕。”队长转过头向SYGON报告。

“那就应该差不多了吧。”SYGON眯着眼睛盯着覆盖住太阳的云层。

“接下来就由你们带他回Site吧。”

“明白了,事后我会尽快写重收容报告的。”

两个人押着那男人。第三个人站在男人的背后,用一台运行中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对着他。他抬起正在逐渐恢复意识的头,看着可能是最后一次看见的湖面。

“机动特遣队‘烂柯人’再次圆满完成任务。”押着那男人往回走,一人揶揄着,“这次回去得让队长请客才行。”

“我可以讲,我们要是把你往屋顶上贴炸药的事情一汇报,你这次的基金会之星又稳了。”另一个人打趣道。

在队员们融洽的笑声中,男人背后的装置发出了一声短促的蜂鸣。

气氛顿时严肃了下来。

“怎么回事?”队长严肃地问道。

“锚……好像当机了?”

“当机”这个词立刻闪过了男人的脑海。与它一起闪过的还有,出逃的计划,找回自己的过去,在喜欢的城市永远宁静的生活,还有女孩的笑容。

这可能就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了。

于是,他在那一瞬间,激起了自己一切的,残存的力量。

他在恍惚之间,似乎看到他正在消失。与他一同消失的,还有他周围的现实。

最后看到的,是女孩的笑脸。


SYGON的手里紧握着通讯器。她在想,该编个什么事故报告报上去。

显然,Worker没骗她,编在手环里的微型ECM干扰器确实能用她的手机app来设定开关时刻。

她想不到的是,为什么他会带着剩下的人一起消失。她明明只是想,给这个心怀希望与光明的灵魂,一次从头再来的机会。

她不禁又一次想起了,离开时听到的,

“我们会再见面么?”

指挥部,这里是特工SYGON。任务失败了,SCP-CN-███已确认逃离,机动特遣队‘烂柯人’已证实全部MIA。

什么烂柯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