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以前
评分: +18+x

最后一只龟

炎黄在中冀斩下蚩尤,

写出了胜利。

耶稣行走于世间,

传扬了真理。

世人吸吮着光明,

赞扬着美妙的生命。

看呐,当普罗米修斯还在用苦难偿还罪行的时候,

烟花依然绽放。

人们还在庆祝着生命的美好,

世间无人领略亡牺牲者的低语、悲鸣。

在漫长的万古中,

连死亡都会消逝。

那只长寿的龟啊!

你见证了所有的光阴,

却为何在孤独里沉默不语。

难道你在嘲弄我们?


——转自放逐者之图书馆《苍树与血》


散去

"CYA-009程序启动中……"伴随电脑里的机械合成音,这个经历了长久岁月却依然保持活力的火种伴随着齿轮的摩擦声有条不紊地运作了起来。但周围的环境如梦如幻,一切都仿佛镜花水月,海市蜃楼一般难以触摸。Pric博士站在原地,周围的人从他旁边跑过,大致也不多,不到千人。这个数字就像一片在大漠中的一颗沙砾一样渺小。在这个时候,人类如同大浪扁舟,能有这么多的同胞,或者说同类,能活下来已经是幸运。而能成功踩过冒烟的废墟,腐败的尸体到达这里更是如同万神临幸。不,远远不止这些人,一定还有人在这颗星球的某个角落为了那已经毫无必要的生命而祈祷,做着蚂蚁搏象般的战斗。又或是面对这无限的恐怖陷入谵妄。

"Clef,你不走吗?"周围的人和物渐渐虚幻,声音变成了唯一的现实。

“你知道我的能力,不单单是稳定锚。我不能和异常做交互。无论如何,我的进入,操作带来的风险是我不能承受的。它们会来到这里的,终归会来的。”

“我们拥有最坚固的……”

“没有真正坚固防线!虽然我不能操作,但使用简单的机械设备还是没问题的。看看我这把枪,[模糊不清]。你们的该死的狗娘的撒旦(Santan)今天要成就大业了!这不是我正所求的吗?刺激的,让人热血沸腾,赌上性命的战斗。”

“我明白了。但是你别想一个人耍帅,混蛋!嘴里吐不出真话的家伙。我至少还有408,你只有把该死的猎枪!”

两人发出一阵大笑

“那些鬼东西估计快来了,我知道这有点威士忌,要来一点吗?Clef。”

“当然。”

之后沉默充斥了一切。

闹钟响了。刺耳的闹钟声此时竟然如百灵鸟的叫声。这尽管虚假但是是足够的慰藉。我醒来了,脑子疼得像是被或火车碾过一样。该死的记忆追着我不放,跟附骨之蛆一般折磨着我。

我坐了起来,捡起了那张掉在地上的紫色羊绒毯和我心爱的乳胶枕头。做噩梦是常事,我已经冒着风险去偷取并注射那些从那只黏乎乎的令人唾弃的大鳗鱼身上换来的最强记忆删除药剂,只为了将令人绝望的过去完全抛之脑后。我的抗性越来越强,这些东西已经没有用了。我拿起了床头的注射器,看了看,然后将它扔进了空空的垃圾桶里。我站了起来,从干净整洁的衣橱拿出实验服和一件柔软舒适的丝织内衣。看了看桌上的日程表。

“今天有的忙了。”我打开金属门,迈了出去。我现在只想在吃乏味早餐之前去Area外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噢!差点忘了。”我把手伸进门缝里,从房间门口的柜子上摸了根牙签和一盒口香糖。牙签被我叼在嘴里。

“又是美好的一天。”

火种

一间文艺风的咖啡店中,一个身着黑色皮衣的亚洲男人在品尝他的冰拿铁。他嘬着咖啡,时不时看向门口,手指以缓慢的节奏敲击桌面。

“叮铃铃……”

一阵门口风铃发出的碰撞声。

“欢迎光临!”

“想不到你会选择这种小店啊,Pric,出人意料。你好!来一杯卡布奇诺。”

“看来你不够了解我。准备好出发了吗?Rear。”

“当然,这次去美国你想要干什么?我不觉得那边有足够能吸引你的地方。我觉得你的行程单里面的理由全是屁话。”

“我当然有我的理由,我一直想要一个丰满的美国妞。”

一句笑骂。

“其实是有关2000的事情,上面让我们去一趟。”

“2000?不是一直用于那些事情吗?”

“上次的事件造成了一些损坏,这次去是帮助修理。另外……”

Pric目光逐渐失去焦点。

“Pric?”

“啊?我没事,只是想起了点事情。飞机差不多了,走吧!”

两人带着行李走出了咖啡店。

旧烬

“这里就是著名的人类生产器的入口?”Pric看着被淹没在浓密树林中的似乎与时代脱节的小房子打趣道。“嘿!我们得快点进去,我们已经迟到很久了。你最好想好为你‘非要买什么彼岸花而错过列车’的事情想好藉口。”Rear一边快速向房屋走去一边嘴里嘟囔着。Pric没有完全听清Rear到底讲了什么,但以他的脑子大概也能想到。“不要生气嘛,Dr.Rear。我们很可能也是里面制造出来的。我想为故居装饰一下而已。”说着,Pric博士从风衣内兜里拿出了一把鲜红的曼珠沙华。“你还把他带过来了?!”Pric把欣赏完的花放回衣兜的时候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目光。

<三十分钟后>

“这里的负责人脾气不坏,没因为你这个混账行为发火。”Rear走出办公室对着单倚着墙,嘴里叼着跟牙签的Pric说到。Pric没有放在心上并打开小铁盒递了两颗强力薄荷口香糖给前者。“谢谢。嗯……很有力”,Rear赞道,“给。这是这次的维修行动的计划分配书。我们不在同一个区域,或者说我负责研究几根古老的SRA,你负责维修和护理几个嗯……人类合成机器。”“好的。”Pric接过文件袋。“Pric,我的同事大概在那边,我们在这里分开。记得保持联系。”Rear说完转头向着建筑的背后方向走去,没有等Pric回答。

祭奠

在对安保人员一次又一次地出示证件后,Dr.Pric进入了这座巨大的设施。他平时的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沉重和些许沧桑。他看着周围的科研和安保人员。嘴里的牙签被咬得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虽然外面看起来一副严肃的样子,但其内心已经卷起滔天巨浪。他面对这些工作人员——Jacobson,Karmas,Joc,他甚至能叫出一些人的名字。Pric低着头走到了他的工作区域并加入其中。面对着一些老面孔,他用英文做着陌生人般的自我介绍。看着周围的机器他感到熟悉。每一次的更换部件、调整误差他都能以最快速度以一种熟练的姿态完成。

在向团队负责人提交了结果拿到许可后,Pric在对方怪异的眼光中快步离开。他不能,他不能对其他人说出以前的事,这是他对他们的承诺!知道Pric不受记忆删除药剂影响的人不超过三个。有些真相注定只有几个人知道,告诉他人将使得他们感到生命不可承受之痛。不知不觉中Pric博士来到了设施入口,他转过几个弯又走进了深处。人影渐稀,昏黄的灯照耀出的是噬人深渊,博士头也不回地走入其中。前面就是特遣队队员,这是去到目的地的最后一道防线。他不确定对方是否会让自己进去,哪怕自己拥有四级权限。幸运的是他知道另外一条路,一条现在人们所不知道的另外一条路。他绕着监控区域翻过一条护栏,打开了一条粗大的管道的盖子。“这个时候这跟饮用水管果然是空的。”Pric在自言自语中跳了进去并关上了盖子。

一片无人区域,这里是SCP-2000 的第二个也是最隐秘的入口。他们在这里战斗过,一位英雄的尸体在这里被找到。找到尸体时,周围到处是残缺的战斗痕迹和一股子火药味。而SCP-408 也在重生后的“英雄”的带领下被重新收容。他的尸体被真正意义上的销毁了,连骨灰估计都成了几棵树的一部分。而另一位英雄的尸体直到最近才被找到。只有一位孤单的灵魂在苏醒后没有忘却这些记忆。博士跪在地上用手帕从怀中取出花朵,打了个结,捆住,摆在了地上。

事实上,被Pric博士祭奠的。除了两位英雄和苦难中死去的人,也有他自己的过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