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之前
评分: +11+x

前情

逆模因部已经成立了两个多月,他们终于搞懂了那本《简单易懂的逆模因识别指南》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他们也重新认识了像SCP-3211这样奇怪的玩意。当然了,还是偶尔能听到谁突然大叫一声“那就是一只死鸽子”。

同事们都会笑一笑。

虽然说他们搞懂了有的东西里面有什么,但是他们还需要搞明白什么都没有的东西里面还有什么。比如:

3级逆模因███████████████████。████████████,█████████████████████████████████████████,█████████████。█████████████,████████████████████████,█████████████,██████,█████████████████。██████████████████████████。████████,██████████。

《简单易懂的逆模因识别指南》 141页

“所以,你确定我们要找的就是这个?” Libella一脸困惑.

是的。我的猜测就是如此。0级逆模因是无智慧实体、无危害性;1级逆模因是脑中形成的概念、无危害性;2级逆模因是无智慧实体、有危害性……3级逆模因是什么我想你们也清楚。

“一个有危害的智慧实体或概念。初中级别的推理,Ian。”Libella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抱歉,在中国小学就教。不说这个,2级逆模因实例中,我们找到了SCP-055,SCP-2256,对吗?

“我想不是。055没被分配,2256灭绝了。”

你只说对了一半。你不是055。我再写一遍,你不是055,055不是圆的,055不是方的,055不安全,055不是人,055不开心,055……

“停。这下可好,SCP-055在我脑子里已经挥之不去了。”Libella感觉自己被耍了。Ian毕竟没成年,耍一下又不会怎么样。

要的就是这个。3级逆模因就是如此伪装下的危险存在。知道为什么读不出来3级逆模因后面的字吗?不,这不是什么奇特的象形字密码。计算机录入这段信息的时候,“理解”不了键盘在做什么,所以打了一堆乱码进去。如果世界上没有3级逆模因,这段字、包括其他的乱码部分、包括作者的名字,都应该清清楚楚写出来,不是吗?

“所以,你的想法是……”

3级逆模因是真的。而且就是它害了这个作者自己。

“可是逆模因难道不会把包含作者在内的所有相关物品全部抹掉吗?”Libella的大脑开始飞速运转。

是这样的。唯一的可能就是,作者只是猜想它存在,但自己却不认同。很矛盾不是吗?非常的矛盾:一旦自己的想法触碰到了安全屋的边缘,人类就会本能地缩回去,身体缩回去了,头却会探出来,好奇地向外张望着,以为自己坐在屋子里,看外面神仙打架,就没有危险了。

想象,也是要负责任的,

十几年,我跟父亲在一起,他做什么研究,我也看着。上百个认知危害、数千次记忆强化、还有几个捉摸不定的逆模因小玩意……

总之,我相信我的直觉。

“真不敢想象你跟父亲在家都在做些什么。”

主管女士,我已经懒得数第几次用“无法想象”来形容我了。说白了,我差不多就算是被想象出来的。

我重复一遍,我相信我的直觉。您刚才打断我了,请让我继续。

那个3级逆模因,我们要跟他干上一场,而且,我们会输。


2016年12月28日。

Peter Liu走到自己那已经脏乱不堪的工位旁。“初来乍到,Singer女士,我是新来的3级研究员Peter,请多指教。”

Libella Singer环视整座办公室,在窗户旁边找到了那个新来的。“请多指教。查收一下我给你的邮件,你马上有活要干了。”然后转身进入自己的房间,打开了那个笔记本。

Peter迫不及待地打开,结果上面居然只写了两个大字。

招新

所以,你确定是SCP-3125在搞怪?

“简短的文章,无意义的内容,逆模因标签。要说那个3级逆模因,这个的可能性最大。”Libella说道。

你真的要下这个推断吗?你应该很明白,只要你的脑子里面确定了这个想法,你就要跟这个想法对抗。

“我能打败它吗?”Libella感到疑惑。“我可没有办法。”

你没有办法,但你有我。

“听起来太讽刺了,Ian。你又能怎么样?”

那你的同事又能怎么样?每个工位都那么乱,你却还在招新?没想过你的人都去哪里了吗?

“难道不是逆模因部才刚刚建立,你是第零个,我是第一个,Peter是第二个?”

是的,你还是第一天在Site-CN-128上班。你太聪明了,聪明到我想笑。哈哈。哈。

一分钟的沉默。她只能听见Peter的打字声。

“……啧。”Libella发现事情不太对劲。她大步流星地走到Peter面前。

“人呢?我问你,人呢?”Libella问道,“我给你的程序应该可以在SCP主页上显示提醒讯息吧。”

“已经没人可招了。”Peter指向电脑屏幕。“后门数据。新网页。浏览量,1。我自己贡献的。”

1。

两个人,不,三个人,三双眼睛,都锁定在了那个“1”上面。每秒刷新一次浏览量。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五分钟过去了,1突然发生了变化,复制、拉长、扭曲,诡异的变形。

数字突然变大,不只是数量,还有字体。一时间三个人甚至忘了这个数字代表什么。它从程序底栏的一小部分变成充斥整个屏幕的一大块。屏幕背景慢慢变黑,字体变成红色。

“3125,”Peter回答道。“5的5次方。”

还有一颗星星,红黄相间,衬在后面。

“它来了,”Libella的身体开始颤抖。

“它会做些什么?它……”Libella手捂着头,把自己的上半身按在桌子上,努力让自己不去颤抖。但是她做不到,她太年轻,而且这是她第一天加入逆模因部。这是她无意中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向一个错误的概念宣战。

3级逆模因是SCP-3125,它就是那个高危概念体。

仅仅是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就代表着对那个怪物的挑战。

“傲慢的生物,无论何时何地都会体现出它的无礼。而若胆敢用无礼来挑战一个不灭的概念,代价就是成为概念的一部分。”

——55

我不知道……不,我知道了,它也许fl tsl就是吞噬掉我的mtres,那本书nflai的作者,以及整个Site-CN-128的元凶。

“非常抱歉打扰你,Libella。”Peter拍了拍主管的背,“我fjqs感受到了一群ulio hfglpak的视线。你快抬头。”

“你说了也没……他妈的。”Libella抬起头。

原来同事们都在。

不,是曾经是同事的人都在。

非Lily,非Yi,非Bruce,非Paul,非Henry都在工作。不,他们不工作了,他们站了起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Libella。

Peter似乎也不一样了。非Peter脸上的微笑走了样,变成了傻笑,再变成笑容在里口腔在外,再变成一个不可描述的椭球,中间胖上下窄。如同加满了黑暗料理的法棍面包。

Libella望向窗外,五角星形的月亮遮住了太阳。今天本来没有日环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