询问-记录 092-01

以下文件由史丹(Stein)博士和克拉尼克(Klanic)博士联合进行的对SCP-092-DE的询问记录产生。尚处于对由心理观察进行威胁分析的SCP-092-DE武器的性质的进一步认知记录被省略。

谈话记录 092-02, 04.06.20██
询问由史丹博士进行

史丹博士: 你好,092。今天过得怎么样?

SCP-092-DE: 哦,上帝啊。你真的要在这儿这么做吗?

史丹博士: 嗯……我完全不明白……

SCP-092-DE: 昨天的那个家伙已经试过了,非常讨厌。进来,威胁我,然后吓唬我。今天倒来了个好人。一眼就能看穿。

史丹博士: ……那我要让你失望了。克拉尼克博士只是用了某种他自己的,和你这种生物打交道的方式。

SCP-092-DE: 为什么是“生物”?你觉得,我不是人吗?

史丹博士: 我们还不确定。但也许你能帮我确定。

SCP-092-DE: 你们已经采集了DNA样本。你们还想要什么?

史丹博士: 再有个名字就太好了。

SCP-092-DE: 你们已经给我安排了一个编号。这就够了。

史丹博士: 我是说你出生后用的那个名字。或是你自己选的那个。

SCP-092-DE: 名字什么都不是。

史丹博士: 名字微不足道,是的,不过……

SCP-092-DE: 不。你理解错了。名字都不是。当我们尖叫着从某个女人的身体里出来后,我们都会得到那么一个。我们自认为这个名字有意义。在它听起来还不错时自吹自擂,用它来识别自己的身份。但最终,蠕虫和细菌进入,聚居在肉体中,吃掉大脑,让心脏腐烂……之后还剩下什么呢?一块石头上的名字。我们曾经所身为的都滚蛋了。一切都不复存在。

史丹博士: ……好吧。换个话题!你能向我们解释随便什么关于你的过去的事情吗?

SCP-092-DE: 不干。

史丹博士: 不需要非常精确或者是什么隐私。说点什么。

SCP-092-DE: 啊,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干。

史丹博士: 行吧。那么我们说一说你的武器。这个话题可以接受吗?

SCP-092-DE: 当然。

史丹博士: 你的剑。为什么我们的人不能把它们从剑鞘里抽出来?还有把剑鞘从你的腰上取下来?

SCP-092-DE: 因为这是我的剑。

史丹博士: 我想要细节。

SCP-092-DE: 剑……是我的一部分。这很难解释……剑不只是被固定的部分。我的一部分也在它们里面。

史丹博士: 我可不可以问一个愚蠢的问题…….哪个部分?

SCP-092-DE: ……一个合适的部分。

史丹博士: 这不是一个好答案。

SCP-092-DE: 这也不是一个好问题。

史丹博士: 行,你的灵魂?你意识的一部分?

SCP-092-DE: 是,也不是。

史丹博士: 这并没有帮助。

SCP-092-DE: 这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但现在我有一个问题:我要怎样才能离开这里?我有事要做。

史丹博士: 恐怕,你现在是我们的长期访客了。

SCP-092-DE: 你不明白。我有重要的事要去做。如果我不做的话,会有人死。

史丹博士: ……详细点。

SCP-092-DE: 你还需要什么细节?让我出去!

史丹博士: 你现在对我说的,听起来像是为了让我放你离开的而编织的谎言。所以?

SCP-092-DE: ……它还在外面杀人。我必须把它杀了……

史丹博士: “它”是什么?

SCP-092-DE: 它是……一个怪物。我必须消灭的东西。为了阻止它继续杀人。

史丹博士: 它看起来像什么?

SCP-092-DE: 就像是黑暗和尖牙的混合体。大小是一个人的两倍,可以穿过即使是最细小的缝隙。它快,且无声。在没被杀死的同时追踪它的唯一方法,是跟随其受害者的哭喊声。你肯定能认出这种声音……因为世界上没有别的东西能让一个男人像那样地吼叫。

史丹博士: ……一个强大的怪物,你是唯一可以杀了它的人。

SCP-092-DE: 是的。

史丹博士: 你刚刚怎么说的?一眼看穿?

SCP-092-DE: 我说的是事实!让我出去!

史丹博士: 我想我们今天的谈话就到此为止吧。

SCP-092-DE: 不!

史丹博士: 092,再见。

SCP-092-DE: 你个傻██,让我出去!它会大开杀戒!我要先杀了它!

谈话记录 092-08, 19.06.20██
询问由克拉尼克博士进行

克拉尼克博士: 092。

SCP-092-DE: 上帝……能让我不用跟别人说话了吗?至少来个认真一点的。

克拉尼克博士: 你应该知道我非常认真。这并不是游戏,092。你仍然活着,只是因为你的武器……是有趣的。

SCP-092-DE: 哦……我害怕得发抖。来吧,哥们。像个正常男人一样说话,还是你吓尿了。

克拉尼克博士: 092-02是怎么运作的?

SCP-092-DE: 那是什么?

克拉尼克博士: 你的左剑。

SCP-092-DE: 说吧。

克拉尼克博士: 我已经说过了,所以呢?

SCP-092-DE: 这很简单:我把它拔出来,挥动,然后刀刃飞出去。

克拉尼克博士: 你说的是,你是怎么做的。而不是,它是怎么做的?

SCP-092-DE: 你问错问题了,老哥。剑什么也没做。是我做的。

克拉尼克博士: 念力?分子转变?

SCP-092-DE: 如果我会念力,你早就被我压在天花板上了。

克拉尼克博士: 那你是怎么做到的?

SCP-092-DE: 不清楚,我只是这么做了。

克拉尼克博士: 废话。你肯定有意识地做了什么。

SCP-092-DE: 啊,是吗?哥们,你只会在你意识到你的面部肌肉在运动的时候眨眼吗?

克拉尼克博士: 那是另一回事。

SCP-092-DE: 是的,并不。

克拉尼克博士: 这种空洞的答案就留给那些有耐心的人吧。

SCP-092-DE: 那就送一个过来。你让我生气了,老兄。最好提醒你一下,我的腰带上可是系着两把剑。

克拉尼克博士: 威胁没有任何作用。

SCP-092-DE: 我如果要威胁你,你会注意到的。

(20秒的沉默)

克拉尼克博士: ……行吧。你什么时候得到的这些剑?

SCP-092-DE: 从我可以开始使用它们的时候。

克拉尼克博士: 这并不是答案。

SCP-092-DE: 对于一个聪明的人来说已经是了。聪明的人会从中推断出,我用我的剑和我的能力一起,做出一个超自然的大便。

克拉尼克博士: ……这就太草率了,不过不错。这些能力又是怎么来的?

SCP-092-DE: 当你让我离开这里时,我就会告诉你。那样我最终就能杀了它了。

克拉尼克博士: “它”?你一直说的那个所谓的怪物?我并不傻。

SCP-092-DE: 你可以过会儿跟我吵。但现在不行,这东西离这里不远。如果我现在不杀它,它就会继续移动。

克拉尼克博士: 你在这里待了好几个星期了。如果它存在,它就不会继续前进?

SCP-092-DE: 几周前没有那么近!

克拉尼克博士: ……那你怎么就知道现在它就在附近呢?

SCP-092-DE: ……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的。

克拉尼克博士: 反正我也不信有这个怪物。所以呢?

SCP-092-DE: 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如果你追杀某个东西足够久,你就会接收你猎物的习性”?它会感觉到某人在靠近它。既不用低声细语也不用在视线外;它知道,当有人靠近的时候。我已经追杀这玩意了很多年了。我能感觉到它的临近。

克拉尼克博士: 你是对的。我一个字都不信。

SCP-092-DE: 让我走!

克拉尼克博士: 没门。

SCP-092-DE: 它会杀人的!求你了!我要在那之前杀了它!

克拉尼克博士: 扯淡。

(视频记录显示,克拉尼克博士起身往门口走去。当他打开门时,一个金属物体1 飞过了他的脸,把眼镜敲了下来。当克拉尼克唤来警卫后,SCP-092-DE将拔出剑跑过他。其逃跑的企图在电梯前不远处被泰瑟枪挫败了,详见事件-记录-092-██。)

突破收容未遂后,与SCP-092-DE交谈时的安全防范措施已得到加强。

谈话记录 092-09, 22.06.20██
询问由史丹博士进行

史丹博士: 092,你好啊。

SCP-092-DE: 终于又看到这张友好的面孔了。

史丹博士: 很多人你见不到了。我们对逃跑的企图非常严格。

SCP-092-DE: 挺好,至少他们还把我当回事,如果不……呃……把那个在外滥杀无辜的该死的怪物,在你们还在这里扯蛋的时候!

史丹博士: 奇妙的比喻。

SCP-092-DE: 并不。

史丹博士: ……所以你就得出去杀了“它”?

SCP-092-DE: 是啊,妈了个巴子的。

史丹博士: 如果这个怪物真的很危险,你打算怎么杀死它?

SCP-092-DE: 很简单。用左键在远距离攻击尖牙,用右剑剥开外层,然后用匕首插进核心。

史丹博士: 这么简单?听起来并不像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做到那样困难。

SCP-092-DE: 是的。不过那些牙齿太他妈长了,所以必须在远处才能避开它们。在……这东西只能被一把他神他妈烫的刀刃给割开,否则它会马上再生。而且没有匕首一切都没有用。

史丹博士: 你的意思是用你挂在脖子上的那把刀吗?

SCP-092-DE: 这不仅仅是一把刀。其实也不止是一把匕首。这是我用过的最致命的武器

史丹博士: 那把匕首有什么特别的?到时候它也会燃烧?

SCP-092-DE: 不……它……唉,你一定要让我把它杀了才能知道。

史丹博士: 你自己也不知道这把匕首能做什么?

SCP-092-DE: 的确,但是一方面,你不会相信。另一方面,如果你相信我,你就不会让我再接近别人了。

史丹博士: 我每天都在同非常危险的东西打交道。无论你的匕首能做什么,都不会那么糟。

SCP-092-DE: 不,它会的。我告诉过你,我的剑里有我的一部分?好吧,在匕首里……有剩下的那部分。

史丹博士: ……你是想说你的意识在匕首里?

SCP-092-DE: 是,也不是。

史丹博士: (清晰可闻的叹息声)

SCP-092-DE: 如果我能更准确地表达,我会的。但我自己也不清楚,他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史丹博士: ……对你做了什么?

SCP-092-DE: 噢。

史丹博士: 你是从某个人那里得到你的剑和你的技能的?是谁?

SCP-092-DE: 我不打算谈这个。

史丹博士: 妈的,就说吧。无论谁给了你这个礼物,都可能……

SCP-092-DE: 礼物?你觉得,这是个礼物?哈……这并不是个礼物。我是付出了代价的,他妈的,而且不关钱的事。

史丹博士: 你什么意思?

SCP-092-DE: ……我在猎杀一个怪物。它是一个可怕的东西,杀死每一个……男人,女人,孩子。它慢慢地和痛苦地杀死他们。它杀害我的家人,我儿子。这个怪物……它……它和给我这些剑的人一样糟糕。

史丹博士: 为什么?那个人做了什么?

SCP-092-DE: 所有的,好人都无法想象的事情。他制造机器……还有……那些服务于他的目标的……东西……怪物。他想消灭某些人,所有那些不符合他的“愿景”的人。

史丹博士: ……你知道他的名字吗?或者你知道我们怎么才能找到他吗?

SCP-092-DE: 他找到了。向我提了一个建议,我必须做某些事。为了得到他的……“帮助”。之后我完成了…..但是,如果你想要一个名字,他自称“拉斯(Rass)先生”。

史丹博士: 那听起来……

SCP-092-DE: ……像一个自造的名字,没错。这个名字让你想起了什么,还是?

史丹博士: ……我们下次再继续这场谈话。

注: 此次谈话之后,史丹博士和克拉尼克博士同站点主管██████博士进行了讨论,尽管存疑,但都同意将有关“拉斯先生”的信息直接转交给管理委员会。其命令跟进任何与此人相关的线索。

谈话记录 092-014, 08.07.20██
询问由史丹博士进行

史丹博士: 092,早上好。我听说你昨天又想逃跑了?

SCP-092-DE: 让我离开这里。

史丹博士: 我们已经谈过这个话题了。即使我想,我也不能。

SCP-092-DE: 它经很近了。

史丹博士: 那个怪物?

SCP-092-DE: 它已经画好了它的捕猎圈,慢慢地靠近。

史丹博士: 为什么它会来这里?

SCP-092-DE: ……我已经跟你的同事说过很多次了,一个猎人能体会他猎物的习性。

史丹博士: 这就是为什么你能感觉到“怪物”在接近。

SCP-092-DE: 是的。只是……如过我不猎杀它……

史丹博士: ……你就会变成猎物?

SCP-092-DE: 我必须杀了它。让我出去!

史丹博士: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

SCP-092-DE: 他妈的放我出去!

史丹博士: 冷静……啊呀!

史丹博士此刻被SCP-092-DE被劫持为人质,试图逃离该设施。当SCP-092-DE面对克拉尼克博士,迫使其SCP-092-DE杀死克拉尼克博士或史丹博士才能逃走时。SCP-092-DE放开了史丹博士,并自己回到了他的收容间。详细信息,请参阅事件-记录-092-██。
克拉尼克以此博士证实了他的推论,(引述)“092显而易见的英雄情结”不会允许他杀死无辜的人来逃跑。

谈话记录 092-018, 23.07.20██
询问由克拉尼克博士进行

克拉尼克博士: 092,我们……

SCP-092-DE: 它在这里。

克拉尼克博士: 那个怪物?已经等得足长的了。

SCP-092-DE: 如果我不出去,它就会进来。你不让我出去是个错误。

克拉尼克博士: 因为那个怪物现在要杀了我们吗?请说。

SCP-092-DE: 它就在这里。它会大开杀戒。我能感觉到它。

克拉尼克博士: 我们假设有那么一个时候,“它”真的存在,并且的确在附近。它却从来没有进入过这个设施。这个地方很安全。

SCP-092-DE: 你又一次忽视了我。它已经不是在附近了。

(警报响起)

SCP-092-DE: 它就在这里

进一步的信息见事件-记录 092-04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