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花絮
评分: +7+x

健忘先生✔

Isabel……嘿,我记得。那个小姑娘。我和Wondertainment博士在一个餐馆里见到了她。她成为了博士的女儿。她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女孩,博士这样说过,我相信博士。

他还好吗?……他……去世了?

抱歉……其实我并不是那么意外。他早就在为离去做准备了,我知道的。所以那个小姑娘现在继承了他的位置。她做得好吗?

我想去他的墓地看一看。我想,如果他去世了,我应该会开始将他遗忘。我要赶在忘记之前去看他一次。你有笔吗?


月亮先生 ✔

咳咳。你来得很是时候,我的嘴和耳朵还能用。不过我的眼睛看不清,你是一位年轻的女士吗?请坐,请坐。

异常?我不知道……但如果是有人捣乱,先把Redd抓起来总没错。他是个危险分子。条纹只是遵从博士的命令,而Redd……没人知道他遵从谁的命令。他是个危险的家伙。

可以帮我把药拿来吗?他们今天本应该送药来的。但是——哦,我想这是因为你,是不是?呵呵。你也是个危险的家伙呢,小姑娘。


欢笑先生✔

哦,我很高兴能有人和我正常对话。我是说,明明我的嘴巴和耳朵都在呢,我又不是无头!哈哈,开个玩笑。

等等,如果你不笑的话,就说明……

宁静海小姐?真是个怪名字。我从没听说过你。你和Redd先生是一伙的吗?不是?那太好了。不管怎么说,如果你是小小先生,我很愿意和你聊聊。

想听我的新笑话吗?我想了好久。你很难欢笑?哈哈,我最擅长逗笑像你这样内向的小女孩了!


无头先生✔

让我猜猜,现在只剩下“她”了,是不是?怎么?我感觉一向很准。你要是没有感官,就会发展出其它的感觉来弥补损失的。这叫身体的代偿。

没错,我也感觉到了某种异常。我浑身都不舒服,二十四小时发抖,就像得了疟疾。该死的Redd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事?他还没死,真让人感到难过。我可以借你的头用用吗?

……呃,真痛。看来我没有能力从你脖子上强夺呢。下次见了,小姑娘,那时我一定会带一个能迷倒你的头。


Clef博士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你干了什么?

站住——


热先生 ✔

嘿!这么说来你和我很像!给我看看你的纹身吧!抱歉,在不方便看的地方吗?没有纹身?现在连纹身都过时了吗?

我想要工作!我的创意之火在熊熊燃烧。有那么多的孩子在等待,只有我能把握这市场的脉搏。我可是热先生!热先生就是找到热点子!

现在的Wondertainment博士需要我吗?我随时待命。我会证明自己是最好的市场顾问。


鱼先生✔

不要吵我,让我静一静。

哦,看看你,又一个神奇的小小先生,真棒。而我只是一个长着鱼脑袋的家伙而已,没劲透了。

我喜欢水吗?哈!怎么每个人见到我都要问这样的问题!我是很喜欢泡在水里,可是谁不喜欢呢?为什么一定——啊啊啊!放我下来!你要做什么……哦。哦,好吧。

可以了,不用再放水了。我不能在水下呼吸的。


甜心小姐✔

好,他们终于又做了个小姐出来,我终于不用独自承受男生们的迷恋。不过你看起来——无意冒犯——你看起来挺冷的。我是说挺酷的,性冷淡风。你叫高冷小姐吗?宁静海小姐?好吧,听起来也很性冷淡。

男生们还好吗?在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过他们的消息。好坏参半吧,只是基金会真是个寂寞的地方。我关心他们,甚至条纹也是,但我不想再被男生包围着了,无论是出于迷恋还是依恋、是臣服还是占有欲。我现在挺好的。只是糖真难吃。

不,不要提起那个先生。我真的不想再提起了。

我有点羡慕你,知道吗?你的脸蛋并不是为了吸引男性而生的。我也喜欢你的蓝色风衣,它很酷。我还在Wondertainment身边时,整个衣柜里只有蓬蓬裙。


条纹先生✔

别动,动一下就绞死你。你是小小先生,我看过每一个小小先生,但我从没见过你。宁静海?别尝试欺骗我。我只认识一个小姐MISTER

“小小先生的管理者”?这种头衔可一点也不适合我,我是清理者才对。我清理我的创造者犯下的错误,我消灭他们,一个接一个。你是什么?“小小先生的终结者”?可笑。

不需要你来提醒我系统的规则。我只会听Wondertainment博士的命令,而我并不承认你的创造者是Wondertainment。真正的博士是不会容许你这样的残次品存在的。我当然知道,因为我就是博士的意志

Redd?我知道他在哪里,但我不会告诉你。我会杀了你,再杀了你的创造者。不过,可怜的小小“终结者”——我想我还是该给女士一点尊重——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来试试打败我,那样的话我会告诉你他在哪里。

不过没人能赢过我,即使Redd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