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褐色的文件夹


故事系列 » 北极星 » 第一章 » 浅褐色的文件夹


2004年,一月


红海发生空难,148人遇难

上周,2004年1月3日,Flash航空公司的604号航班在起飞不久后坠入红海。所有机载人员,包括135名乘客与13名机组人员,均于事故中丧生。

604号航班是埃及历史上最致命的空难,也是737机型中最致命的一次。目前正进行调查以找出事故的原因,但到目前为止尚没有人能够得出确切结论。

Cornwall皱着眉头读着国际版块的小故事。

基金会通常会在他们的掩盖故事中给出解释——在这儿不给出解释是草率的,并可能导致某些人去造访些他们不该去的地方。

哦,好吧。Cornwall一边想着,一边把报纸折起来塞在胳膊下面。 不是我来担心的问题。

当电梯停下时,他略有失重的感觉。银色的门在一秒后打开,露出一条通向一个更开阔的大堂区的长廊。电梯和大堂之间是一个安全检查站,两列各种各样的基金会职员聚集于其后方。

走廊中央有三个金属探测器和扫描仪,每个设备由一名穿着白衬衫、系着黑领带、带着缝有白色“安保”字样的棒球帽的警卫操纵着。队列形成在左边的两个探测器之后,而右边的那个完全空空如也——主要是因为,它前面的大门上有着“VIP”三个字母。

Cornwall走出电梯,向右边的路走去。

坐在VIP大门后的警卫在看见Cornwall出现时立刻起了身。

“这里是VIP专道,先生。”

“我知道。”Cornwall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ID卡并快速向警卫出示了一下,“律法左手,Cornwall探员。”

警卫眯着眼睛盯着这张卡。他抓起它,更彻底地检查了一遍。几秒过后,他走到大门旁的一张桌子后,专注地看着桌面上的某样东西。

“我们没有关于您的安排,探员。”警卫边说边查阅着,“您来到这里所为何事?”

“我是来见我的指挥官的。”

警卫叹了口气,脸上的神情随之从困惑转变为了不合时宜的恍然大悟。

“这就说得通了。”他说着,把ID卡还回给Cornwall。

大门在警卫按下桌子后的某个东西后升起打开,Cornwall走过去,在金属探测器前短暂停了下来。

“您必须把您的武器留在这儿。”

“当然。”Cornwall手中的报纸随着话音落下被放置于旁边的一个小银桌上,随后,他伸手从夹克衫里拿出一把左轮手枪,把它放在了报纸上面。

“请通过金属探测器。”

Cornwall照做了。不出所料,什么都没发生。

“没问题了。”警卫说,“您的物品在您回来时会被放在这里的。”

Cornwall点头致谢,继续向大厅区走去。

这是一个巨大的房间,抛光的黑白的大理石组成了整个地板,方形结构的喷泉位于房间中央,大楼梯沿着房间的每一边延伸向开放的二楼,从一楼可以看到通向办公室的门和通向二楼的更多部分的走廊。

两层楼都散落着数十个基金会职员,有些是正疲惫地走向自己办公室的研究员,有些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交谈的委员会成员,有些是宽松而全面地观察着房间的警卫。看上去甚至有一组新人在一位站点助理的带领下参观着设施。

Cornwall注视着所有人,然后转身走向另一座电梯——他要去的地方比可见的两层中的任何一层都要高一点。走着走着,他的目光落在于墙上骄傲地挂着的一串银色字母上:

Site-37:道德伦理委员会“大本营”


Parker双手背在身后站着,凝视着下面的街道。数以百计的行人沿着人行道走着,对他们所经过的建筑物之重要性完全一无所知。

雪缓缓从天而降,轻到不影响能见度。尽管如此,Parker对人们的视线仍是模糊的,因为雪花落在窗上,融化并带着水痕划过玻璃的表面。

楼下的人们并未成为这名唤异常世界的地狱的一员是多么幸运啊——Parker并不是希望自己不知晓异常的存在,只是知晓其恐怖之处的人越少越好。

“Henry。”一个苍老的女性声音从他桌子上的座机的扬声器中传出,“Cornwall探员来这儿见你了。”

Parker从嘴中拿出雪茄,呼出一口浓烟,转身在织物-塑料混合椅子上坐下,把雪茄搁在了烟灰缸上。

“让他进来。”他说着,按下了电话上的一个按钮。

一股浓烟仍从雪茄的末端滚滚而出。Parker挥了挥手,试着驱散白色的烟雾。但愿通风装置内置的空气过滤器能让气味没那么明显,Cornwall讨厌Parker雪茄的味道。

说到这个,房间尽头的橡木大门被快速打开,随之而来的是Cornwall的到来。

“你好啊,He——”他用手肘在咳嗽时埋住自己的嘴巴,“Henry。”

“Nathan,我的孩子!”Parker笑着站了起来,“请坐吧。”

Cornwall走到一张和Parker的一模一样的椅子旁边坐下。指挥官同样坐下了。

“我认为你度过了个愉快的新年。”

“哦,就和平常一样。”Cornwall翘着二郎腿说道,“孩子们想熬夜看新年降球,Heather在床上睡到了九点,所以我必须陪着他们一起熬夜。”

Parker听到这里轻笑了一声。

“你下次什么时候离开?”

“四月。我有复活节假期。”

“好……”Parker点点头,“好……”

两人静静地坐在那里。Parker让空气如此空旷是不寻常的,不过他现在已经不是正常的自己了。

Cornwall看上去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不久后他清了清嗓子,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

“尽管我喜欢谈论我的平民生活,但有些东西告诉我你把我叫过来是为了某些更紧要的事。”

Parker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不幸的是……”他开始了,“我最近收到的消息会……让我失眠几个晚上。”

Cornwall皱起眉头,挺直了身子,突然变得很专心。

“我们过去已经处理了很多不符合道德的事,Nathan。我们对人们会变得多么残忍并不陌生。但这次……比我见过的其他任何事情都要糟糕得多——至少在我看来如此。”

“你发现了什么?”Cornwall问道。

Parker没有马上回答。在Cornwall说完话后的第一秒,他只是坐着,并凝视着Cornwall。然后,他打开了附着在桌子上的文件柜,拿出一个浅褐色的文件夹,把它扔到桌子上,一言不发。

Cornwall打开文件夹,开始了阅读。作为探员的多年经验使他的脸上的神情始终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但是Parker能看得出他眼中的恐惧。

“在实验中使用儿童?”他平淡地说道。

“实验导致……灰暗的……死亡……”

Cornwall点点头。“我们都知道682杀人不干净。”他抬头看向指挥官,“既然这如此可怕,为什么你还要给我看这个呢?从表面来看,此研究员变得行为失常并未经准许擅自行动。这当然是违规行为,可是他已经被处理掉了,还有什么可做的?”

Parker再一次没有马上回答。他站起来,静静地走到窗前,俯视着下方的人们。幸福无知的人们。

“还有太多东西没弄明白。”他最终说道,“他是如何让两个孩子进入基金会最安全的站点的重收容区的?他理应被保安或者数百名在那工作的其他研究员中的一员制止。简直就像有人为他敞开了大门。”

“你认为这是监守自盗?”

“我不知道……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不得不问一个更大的问题:他是从哪儿得到那些孩子的?”

Cornwall花了一点时间才明白Parker在暗示什么,仅仅探员不适地转动时椅子嘎吱作响的声音就表明他已经搞懂了。

“你怀疑他们是D级人员?”

Parker内心矛盾地叹了口气。

“我祈祷不是。但一组研究员偷偷把儿童作为D级资源是最高程度的违规。”Parker转过身来,死死盯着Cornwall,“也是我想让你去调查的违规。”

Cornwall点头,抓起文件夹起身:“我马上就去查。”

说着,探员转身匆匆走出了房间,咔擦一声过后,“砰”的声音随沉重的橡木门关闭而在房间内回响。

永远这么匆匆忙忙。Parker边想着边走回办公桌前,他通常并不在乎如此的速度,但这种情况下……

指挥官从烟灰缸上拿起雪茄,放入嘴里,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并重新点燃了雪茄的尾端。他呼出一口白烟,取下雪茄,靠在自己的椅子上。

如果有人能够揭露腐败,那个人一定是Cornwall。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