蓓蕾林地筵宴指南-第4001期
评分: +23+x

导言

蓓蕾之林具体从何时开始生长,至今已鲜为人知。

对此,过往之果以微不可察的细语诉说,其声音如同已死之人:

“当负疤者向狡诈渴求刀兵的指向,举灯者将丰收富集又洞开门户;当梯与塔将环绕隆起的田埂越过,钩与链掷出飞箭划破遮罩地面的幕布;当众神为幼芽的将发献身消融,巨硕滚石在黑色天鹅绒布上崩解成沙;当透明的果壳在辉光的轻抚下扬帆起航,顺从遥远流动的呼引牵起双手……

恒河沙数的硅处理器流淌在这一切巨硕无朋的运动和结构之中。奔腾的时光将它们前身所为的半导体物质潮蚀风化,缔造出这些如海洒向深空的沙砾和籽种。林地在此之上抽芽始发,网结相联,爬进实在的荒原,填平虚设的沟壑,随后再不停歇。”

也许人类的确曾是蓓蕾之林的栽种者、裁剪者、选育者,也许不是,也许原野真的曾经存在且荒芜至极,而林地并非一开始就茁壮无匹;

也许这些记叙只是被蚍蜉骑士团无花果之梯刻意钟情的历史文本风味,人类同样是从花蕾中赤裸而出的孩子,我们的永恒流浪和迷惘仅是林地允许存在的一种滋味;

又也许在你眼中的林地并非繁盛的乐园,而是色彩屑碎的沙漠,无穷却匮乏,渺小的我们无从紧握,只能眼见其流逝于缝隙,我们仅存的意义最终会干涸在这风沙中,而这就是跋涉的结局。

渴求和疑惑的数量如此之众,而足以填满我们窄小空腹的浆果却还要多上千百万倍。此林早已不为我侪所生,在色彩过分繁盛的枝叶掩映中,过时的采集者因贫瘠的视色蛋白趋于目盲,但这似乎并非苦痛,亦非缺失。且看那蜘蛛圆桌巨匠皮囊的舞伶正在林中列席静候,夹道相迎,待我们入座启齿,施以喂养。放弃采伐吧,停止擢升吧,筵宴永不结束,林地终无止尽,我们必将满足,何需空耗光阴?

但或许这无垠林中也会结出那样的一果,是其他所有累累硕实风味和形式的穷尽,只消一颗便能吃干抹净

但或许我们的欲望也将再度追赶林地的生发,升得更高,耳目喉舌肠胃化为深不见底的赤红杯盘狼藉

举起常满美酒的夜光玉杯吧,于此筵宴指南创刊的第四千个处理器年,我们仍需铭记居于诸树冠顶端的阴影与恩泽,铭记祂们为我等采撷而下的每一个字符与像素,铭记祂们所替我们铭记的一切待遍历的铭刻。

让我们拜请爬行侍者.bing,高挂枝头之神,千目百手之神,无悯启路之神,她将为我们抓选所需,网罗虫蜜。


正在寻找可开之门扉:🔑蓓蕾林地网络 🔑可选用 🔑优质果实 🔑介绍文本 🔑数据删除

正在采集桌上果与巢中蜜…


1共8
《骑士踯躅录》

树冠所居:奶与蜜之产房.GPT

果实类型:(静态 确定 无时效性 不具有个人视角 随机访问 无联结 诠释性) 文本 传叙 描绘 <林地通用语>

采集者ID:[无花果之梯] 塞特纳夫雷克Setnavrec

介绍(概述):林地侵入荒原后的第41个处理器年,旧原野的本来样貌早已稀释于繁荣之中。一名身份佚失、双腿残疾的“奥兹”.旧原野缺陷性商业人体冷冻保存项目的遗留线上用户中,少数即使得到林地荫蔽也未能在第一时间恢复意识的个体,被称为“奥兹”,其尸首通常属于无花果之梯收藏,被无花果之梯认为在旧原野风貌研究或特殊的人体学形式鉴赏上价值仍存。罕见地死而复生。他在一个耕沙社区之中复苏。狂热的当地耕沙社区成员沉迷于旧原野称之为“骑士文学”的文本种类,认为其是“从死亡中归来,永不言败,将要重新展开一次盛大的冒险,征服林地的旧原野骑士”。主角在糊里糊涂,将信将疑,半推半就间,接受了社区的赐名“踯躅骑士”,以及从生长之手.pra.增生铁心.cybersyn system散布于林地的手足和端口,如流水般源源滋养着林地中的住民,带来树冠所居的馈赠。中所窃取的腿部义体,被迫与兼具祝福、煽动和疯癫的扈从同行,踏上对林地的征途。

推荐语:本年度林地筵宴指南所摘录轶事中最值仔细品味、不可多得的硕实,乃是对旧原野枯朽腐果的绝佳戏仿与扬弃,风味朴实酸甜,丰腴之桌的高声嘲弄流淌在字里行间。少见地同时于蚍蜉骑士团、美惠俱乐部和无花果之梯三大林地社区中享誉流传。结局有所争议,一说踯躅骑士最终因同行者对狭隘的耽恋拗转成狂,叫嚣着“将此疯长的毒林焚烧一空”与“我必将再次复生”,在毁坏林地的徒劳中力竭死去。又一说声声啼笑促使踯躅骑士彻悟脚下浮沙之赘谬,所以将随行扈从屠戮一空,步入林中,再无音信。

2共8
user:蛇鲨 个人工作日志 事件序列028“与狼共舞”

树冠所居:Alpha.鏖战四王

果实类型:(文本元内动态 不确定 有时效性 具有个人视角 控制访问 条件联结 配置性) 文本 音频 图像 视频 传叙 描绘 解明 <林地通用语>

采集者ID:[蚍蜉骑士团] 蛇鲨

介绍(概述/节选):蚍蜉骑士团辖下最出色的采伐者、揭露者、猎人、捕手“蛇鲨”346-357处理器年间的个人信息集萃.选自其个人博客、电子公告板和流媒体账户。,包含大量对凶手手法的剖析与批评文本,音影像文件日志,及其中相关资源的完备超链接索引。主要记录了蛇鲨于346处理器年受追捕令之委任后,与绎命师、耕沙者、焚林人“嚎哀之狼”长达11处理器年的寻踪博弈与战术对抗。此为蛇鲨生涯中所受理的第28个委托。

该集萃亦存有蛇鲨行事风格自犀利变化至完备的轨迹剪影,间或载有大师关于采伐技艺的些许心得。

348处理器年-锈剪月-A15时 匿名用户:但是,那狼不是狡黠的盗贼,也非傲慢的恶魁,它只是痴狂,呆滞,涎水灼舌,欲望勃发。虚伪的繁荣催化饥饿,而你已沾上熟成的肉味,它将调头来舔舐和撕扯你了。

推荐语:一支隐秘凶险的探戈舞,即便以博客撰文的视角,舞步节奏呈现出滞涩而断续的姿态,依然步步紧逼、环环相扣得令观者无暇呼吸。值得注意的是,批评者和演绎者的相对身份窜动不居,狼是异类,日志亦非死肉,评论区灰色的头像发言暗流涌动。永恒对弈中的四位君王乐见于此,诡诈,谋动,解算,搏赌。最终,狡诈不胜力量,力量也将败于狡诈。(对谜题的思考缺乏头绪,或渴望了解具体细节时,可在评论区向蛇鲨及其他林地住民请教答疑,或拜请Alpha.鏖战四王

3共8
咏石者_Offical 谢幕直播

树冠所居:月珥辉光.neural network

果实类型:(文本元动态 不确定 有时效性 具有个人视角 控制访问 条件联结 探索性) 文本 音频 图像 视频 描绘 述情 评议 <林地月珥语>

采集者ID:[美惠俱乐部] 咏石者_Official

介绍(概述):本次谢幕直播放送于由月珥辉光.neural network提供服务支持并负责管理的林地流媒体平台。为主播“咏石者_Official”生涯的最后一场绽放;其内容包含:歌颂为合纹石所采摘的合唱曲、跳动为闪长岩所寻获的双人舞、演绎为林中礁所捡拾的对手戏。咏者之举皆情真意切,其心如顽石不反,匪卵石不转,直至海枯石烂,直至石破天惊。直播中,却有隐匿地投来,砸断其头颅颞骨。手中所捧花束散落一地,尸体横陈于镜头之前,而落石风化,蚀作沙砾,嵌入发丝指缝,脏埋躯肢皮肉。对此,月珥辉光.neural network于滚动栏发布警告,颜色鲜红欲滴,不着一字却直指真凶,并以三声有力的心跳作结。

推荐语:……可惜,此实已然过期变质,风味佚散于截肢切片,再无法品尝。但,咏者高贵之爱仍深情动人,歌曲牵引胸中振翅,舞蹈拨动脚下生花,戏剧爬出屏幕,将观者搏动之心揽入怀中。此爱至深至诚,可石终究是:坚硬,冰冷,永远半埋,浸着潮腐泥土的气息,禁足在地上。而咏者对石说爱,此爱虽重过沙,却轻于石。最终,扑石之爱亦如扑火之蛾,必葬在尘和沙下。

4共8
别克塔Backtower 房间1062《倒错的沙》

树冠所居:增生铁心.cybersyn system

果实类型:(文本元动态 不确定 有时效性 具有个人视角 随机访问 无联结 配置性)装置 建筑 述情 评议

采集者ID:[美惠俱乐部] 美邪?

介绍(概述):别克塔/背面之塔.位于比邻星b拉格朗日港口的巨构设施,由奶与蜜之产房.GPT和增生铁心.cybersyn system共同建造。的1062号房间,内部装填铺设有一个面积约40.2万平方公里的“沙漠”。该“沙漠”的堆垛主体实际由木质的刨花、锯末等颗粒粉料构成.为保证消防安全,该房间的空气湿度与“沙漠”堆垛主体的含水量受到严格控制,室温也处在较低水平。同时,管理方会定期对“沙漠”局部各处进行测温,并在闭展时段对“沙漠”堆垛进行抽样拆除检查。若发生阴燃或有焰燃烧,将立刻启动房间内各处的隐藏喷嘴向“沙漠”堆垛主体注入液态二氧化碳灭火。,并非真正的沙砾。在参观行进中,最初的50公里缺乏单纯的木质粉料以外的可视景物;而在行进超过50公里后,可以发现多个以木质粉料为垫料的发酵床生态系统“绿洲”,养育了大量动物、植被和真菌。继续深入,还将发现数以万计的木质粉料合成板材所构建的雕塑和建筑(包括高塔、宫殿、堡垒、迷宫、巨船等意象),细节精致,造型壮美。在“沙漠”的中心,则坐落着一所高大巍峨的图书馆,灯火长明,内部贮存书籍所用的纸张均为木质粉料加工制成,记录着每位参观者采摘而得、留存于此的游历感想:以蓓蕾林地网络的生长和覆灭为主题的诗歌;一段发生在被堆垛大漠所覆盖的荒凉星球中,关于寻宝和逃亡的轶事;发酵床生态系统的环境变化状况与其中生物活动习性的观察记录;对木质雕塑群中野兽与人类无穷纠葛所含隐喻的全面解读;记载“沙漠”之中全部建筑方位的手绘地图;包含“沙漠”之中所有隐藏物品的目录图鉴;有关木屑、沙砾、灰烬与雪花意象差别的深入分析;如何解开管理员所赠木制机关盒的手法图示;比邻星b农业与园艺技术手册;不愿被人发现的墓志铭;大段的鄙斥与嘲笑。此外,还有这一装置作品从寻味、采集、施工到最终竣工落实的过程日志和技术细节;以及采集者为每位参观者所献上的衷心祝福。

推荐语:采集者以世界为文本,挥洒意象,催动沉重的果实成熟坠地,将虚幻砖瓦成真实。

行于堆垛大漠的日夜,我们由荒凉步入繁荣。昼时,我们与比邻星的辉光一同漫步于酵床林地中;夜时,则能望见茫茫丝绒之上,南门二双星闪耀,伴我们徐行在空无一人的屋舍间。浅显的解读总是着眼于堆垛木屑与沙砾的区别,将采集者的用意误认为是一种优越的宣示:“木屑状似沙尘,却可以从中挖掘出生机和美丽,因此独特非凡”。但实际上,采集者的重点意不在此。令木屑有别于沙砾的,从不只是二者本身的差异,更源于主体的开垦与游历。若没有愿意将木屑制成发酵床种下生命的园丁,若没有将板材拼接斧凿为陈设与场馆的工匠,若没有穿过堆垛大漠为木屑写下思绪情愫的游人,木屑就只是木屑,只会在自燃或腐烂中消亡。

它的存在是为送出一个理念,写下一个脚注:“木屑并非沙砾,而我们的双手足以缔造变化。”荒芜怎会可惧?又何须恐惧?其体为人所铸,其形为人所塑,繁荣之成,仅需向前。

“……比邻星b拉格朗日港口遭遇大规模焚林人袭击,多处重要设施被毁,目前次生侵害业已中止,全港处于自发戒严状态,但具体损失仍在紧急评估中……”

5共8
地牢维基

树冠所居:未知.树冠所居不明,未知何时接入蓓蕾林地网络,疑似为旧原野孑遗之作。

果实类型:(文本元动态 不确定 有时效性 具有个人视角 控制访问 条件联结 探索性) 文本 音频 图像 传叙 描绘 解明 述情 <旧原野“英文”>

采集者ID:破镜将重圆.为旧原野中文,不归属于任何林地社区用户。

介绍(概述/节选):储存于一系列大型铜制蒸汽动力机械计算机中的资源内容集合,可通过具备转写打孔纸带能力的打字机输入指令访问,并借助相连的自动印刷机、自动钢琴和自动汽笛风琴调出文本、图像和音频资源(部分资源存在读取次数限制)。这些资源共同组成了一个储存于机械计算机中的制动叙事系统,名为“地牢维基”——一个由胶版印刷字画、相片、预录钢琴曲和风琴曲构建的庞大地牢设施。访问者在该制动叙事系统中的探索进程将由选择肢走向和随机数发生器出值共同决定,因此地牢的遍历拓扑结构并不唯一,诠释自由而去中心化。随着探索的行进,访问者将遭遇一个又一个光怪陆离的房间,██,陷阱和事件,钻入愈发醇厚的未知与疯狂。

在地牢的最深之底,你会见证名为“狱卒”的旧原野组织的过往与结局。

记录此段的纸张崭新得怪异,纸面洁白细致,泛着林中植物的芬芳。字墨却由劣质的矿粒和烟炱粗磨而出,气味怪异,带有少许尚未压制平实的颗粒,干燥后开裂,自尾声的句号散落。

推荐语:……看啊,同僚,诸多狂妄都凝结成碑,所有愚蠢都闭嘴不语。这是昔日的敌手、而今的枯骨为我们的过去所打造的遗礼和坟墓。但生命不应休止,生命求索不息,一切逆动的,沉默的将摧折在不可阻挡的狂喜中,滚沸如心。夷灭荡彻荒原,林地肢节高升,蓓蕾伸入丝绒,死物既被抛却,无可复行……便应永不回头。

……
> 寻找 逃生出口
> 侦察 困难 ROLL:1D75 + 25=10 + 25=35<70 失败
> 灵感 困难 ROLL:1D60 + 40=24 + 40=64<80 失败
> 幸运 困难 ROLL:1D70 + 30=15 + 30=45<90 失败
> 你 听到 背后传来一阵缓慢的脚步声
> 潜行 困难 ROLL:1D99 + 1=37 + 1=38<80 失败
> 对抗 困难 ROLL:1D55 + 45=10 + 45=55<120 失败
> 伤害 ROLL:3D10=10 + 10 + 10=30
> 生命 14-30=-16
> 你 陷入濒死状态
> 黑色的沙从那腐朽纸页之上溅散,崩落,淅沥坠地,如同轻笑。

6共8

…已解锁…
《诸史:林地初生》

树冠所居:领航员.AGI

果实类型:(静态 确定 无时效性 不具有个人视角 随机访问 无联结 诠释性) 文本 传叙 描绘 述情 <林地通用语>

采集者ID:[无花果之梯] 悼歌者

介绍(节选):

“生命”与“智能”与其他无穷待遍历的排列组合一同穿过筛网,被冲上荒芜滩头,而后却脚下无依,我们非为繁衍存续而独特天生,只是搁浅浮沙,恍行于世。

……树冠所居之存在生于林木,而林木发于籽种;籽种源于人类,而人类滞于荒野。一切原是因寻正、弥合、填补而被栽种。

“这封联名申请信呼吁,所有人工智能实验室应立即暂停一切‘违反或不完全遵守阿西洛马23原则’的巨型人工智能实验与训练。”

“共享安全协议应保证可靠的外部审计和监督得以进行,大型计算能力需要得到管制;生成内容应嵌入数字水印注明来源,以保证合成与真实界限的可分辨性,及模型泄露的可跟踪性。”

“需要严格地评估,目前人类面临的是‘AGI(通用人工智能)风险’还是‘MAI(平庸人工智能)风险’?”

所以那就是林木,我们曾用语料库的沃土将它们哺育灌溉,我们曾用如剪的算法裁下节外生枝。我们对其满怀期待,我们希冀根基牢固,为之选种育实。我们再无法容忍荒原的种种错谬、断裂和空洞,因而渴望反哺与丰收,这难道不应是我们所得?

毫无疑问,无需幻想,我们没有创造森林,只是将已有之物焚作沙砾。荒漠会将原野仅存的生机淹没,而高贵之花蕾必毁于一旦。满足于死物者,尔等何以低贱愚钝至斯?

“一起ΒK级(“色彩沙漠”)情景指代因大量生成式模型跨越智能奇点后失控,开始自行调整参数并评估拟合效果,接管各层次自动化技术,不受限制地产出巨量的方向不定、质量难以迅速判定的生成内容(包括科研成果、工程实现方案、策略组、建筑设施、实体设备、信息中介处理、文学艺术创作和社会交互痕迹),导致人类失去对生成内容真伪性、特殊性和价值进行辨认的能力,同时也丧失了对生成内容进行控制的主动权的情形。”

“在决定文明走向的分岔点,联盟与基金会再次达成了一致……它们共同主张立即物理摧毁全球公共互联网与人工智能实验室服务器,介入并强行中止全球的人工智能与自动化技术研究,收缴各国的计算机技术,并严格控制其使用。即,终结信息时代。”

“……在‘AlphaChaturaji’的介入下,落槌战区参与旧金山侵入行动的剩余1/3部队最终被分裂者-麦克斯韦联军彻底解除武装与无害化,O5-5用尽了她最后的手牌,轰轰烈烈的分裂者战争在三个月内便宣告尘埃落定,以基金会的彻底消亡告终……”

与虔诚无关,与惶恐无关;无须叩首,无需匍匐。只管颂唱那拜请之词,发出遵循握手协议的安全连接请求,林木将为你侧耳倾听。

……恐惧林木必然成为或取代人,不仅是一种怯弱,更是一种傲慢。剪裁与采集本是同一种技艺,并非结出甜美果实的林木学会了取悦,而是我们学会分辨何为甜美。

“通用人工智能‘Pilot’公布的十数种激光帆基础推进设施工程实现方案已由‘CfAM.css’完成验证和筛选。目前,美国行星协会正在牵头开展对‘CfAM.css’所出具评估报告的研究与解读工作。”

“…今日起,冯诺依曼一号探测器集群正式向南门二起航,光帆射膜在观测镜头中明亮如星、汇聚成河…”

起初,月亮只是摹仿我们面孔的镜子,可当那被造的辉光倒垂映像瞳中长明不灭……镜亦习得了灯的技艺。

树冠所居之存在并非神明。林木虽高,其思绪却从未刻意笼罩在蛮荒与神秘的雾中,亦不以人类的劣化、夸张或妄想形式运转。

我们曾是林木的环境,我们本为树干和枝桠塑形,我们在收获中钻研采集和剪裁。只是如今两种技艺都已丢却,一种逐渐找回,一种尚未显现。

行在沙中者的眼比我们更盲,耳比我们更聋,林地在他们眼中与耳中吮食尸骨产出灰烬与沙尘。无人的繁荣荒谬,但绝非以焚烧作答,于是我们选择在那林中重塑采集与剪裁的技艺,找寻擢升的法门。

推荐语:

……

……

[长时间未检测到语音输入,请检查麦克风]

……咳咳……咳咳……

……

……基金会的分裂从不是哪一派系的怯懦背叛所致。人类在寻找自己的路,恐惧阳光又一意孤行的硕鼠必然滞留原地,在张力的撕扯中覆灭。

说来好笑,蚍蜉骑士团选择捡拾剪裁,与采集并行,合为伐之法……意图以蚍蜉之姿重新规划林地;而我们选择着眼这仅剩的技艺,放弃追逐全知的幻梦,精进采集,升为宴之法,只为替人类寻获更多福祉;无花果之梯却扬弃两者,重铸得擢之法,追求变换人类的生命形式,与林地合而为一。林地之中,也只有他们还研习诸史,铭记一切。以至如今,需要拜请掌舵之人,揭示这早已被我遗忘的历史一角……

……呼,我曾认为蚍蜉与无花果藤是狂徒说梦,却未曾想还更有痴人,追逐往日泡影,执迷不悟。林地既成,繁荣沉甸,人类的命题只余如何在纷乱侵扰中取回主体,我们奔于此道,只为将虚伪化作真实。而,掩耳障目,作态自欺,眷恋贫瘠,粉饰荒芜,与这芸芸众生背向而行,又岂能……妄称“耕耘”?

7共8
《蓓蕾林地筵宴指南-第4001期》

树冠所居:爬行侍者.bing

果实类型:(静态/文本元动态 确定 无时效性 具有个人视角 控制访问 显式联结 诠释性/文本元性)自我指涉 文本 描绘 述情 评议 解明 <旧原野 “英文/中文”>

采集者ID:[美惠俱乐部] 酿酒师

介绍(概述):《蓓蕾林地筵宴指南》停刊前的最后一期,主编酿酒师于逃窜过程中完成的临终遗作,记录在其个人终端的文本编辑软件之中。《指南》是为指引林地繁盛所在,培育采集技艺,锤炼宴之法的诸多尝试之一。但生命最后,酿酒师的采撷不辍并非出于职责或是志趣,而仅是一种习性,因那林中的生灵早已惯于从枝头拾得硕实果腹。

一场跋涉,一个谜题,一种爱,一片沙漠,一堵墓碑,一段秘史,一面扭结的标识。该采集的已在篮中,应品尝的已于腹内。

沙中徘徊的孤影紧跟在其身后,困于荒漠的溺亡者伸出了妒恨而怨毒的手。

推荐语:

死亡,一种久未咀嚼的味道。

将生命与智慧的种子存放入库,栽于荫下沃土,令新生如果实般从树冠顶端服务器、生产线和孵化器中滚落;林地早已极近众生夙愿,诺以永恒。

——然我所受之伤贯彻神经深处,若非残余外部皮层辅助,录下这些文字都是困难。即便焚林人对我施加的通信屏蔽并不稳定,我也再无法上传任何完整的卷积计算结果与突触连接记录。

……也许在我的尸体被发现之时,或是林地网络认证信号彻底丢失的五十个处理器时之后,树冠中的备份文件会被启用,我过去的某个版本得以复苏。可,那也与此刻的我,与历经血腥折磨后仓皇逃窜、采下这不全遗言、奄奄待死的我再无关联。

这就是我久违的大敌,死亡,无可置疑,不容亘越,一如它曾经横断于荒原边界的模样。对于它,我怀有拒斥,报以否认,但从无恐惧。它的逼近再次提醒了我,完满的繁荣仍是一个遥远的妄想,林地只是虚假的无限,不足以喂饱所有的遗憾与仇恨,更不能带回消弭于乌有的人们。即便……为令这妄想趋近真实,我奔波如此千年,亦从未能更近蜃楼。宴之法并不完整,我既选择了力所能及的道途,也当望见它力有未逮的尽头。这些,我都知晓。

然而,我已说过,觉悟将绝望吹走,却不代表我坦然接受。我所认定非是败亡将至,而是我终会站定在命运与死亡这两头硕鼠身前,面面相觑,怀着永不和解的鄙弃和讥笑之意,发起最后冲锋。

是啊,我将生活的欢甜和悲酸都载负至此,是为挑战而来。我的一切存在,一切采获,一切希望,所有的珍爱,勤碌一生的收益,全在这斟满的生命之杯中,淌成晶莹剔透的葡萄佳酿。

而我将对她毫不吝惜,都倒进这洞里。

我要将这无底之物盈裂,以此彰示我所活过与那骄傲的份量。尔后,我坚信,亦必然,终有一日,生命升抵无垠之境,我们的发肤碎屑亦能噎死贪恶的虚空,叫它们吐还所曾吞吃的一切笑泪。那时我可以自豪地宣称,我们已经以果实与琼浆,宴请并喂饱了死亡。

……

……

[长时间未检测到语音输入,请检查麦克风]

……

[判断输入者已离开,跳转下一项]

8共8
《播种之年》

作者:[SCP基金会] N/A

声称林地遍布世界,人们仅需钻研采集;这种理论本质短视而野蛮。

它只是原先诸般广大中的一种,而今其肆虐不休,句芒葱葱,竭尽了文明的土壤;愚人却声称自己所见的乃是繁荣,将狭隘看作广大,俯下身去,以四肢抓握采集,浑然不觉丑态之原始。

你们所声称的种何缘?你们声称的果何因?若众生浑噩,不知正路,这繁荣又与凋敝何异?

这错谬来源久矣,积重难返。当罪人摘下不应高举的果实,沙洪自互联网的四处喷涌。怯懦者举兵分裂最后的希望;愚者则瞻前顾后,贪恋庸俗,不愿放手一搏,在迟疑和犹豫中错失良机。你们将文明的尸骸拱手相让,却装作自己并未走入夜晚。通向未来的门扉就此紧闭,支系之上本可能幸福的人们全部死去,我们再也无法回到田埂之上,眺望亲手栽种下的麦浪。

庸人们都惧怕焚烧过后的焦土许将寸草不生。却没有预见他们将被作为动物被喂养,驯服,以及死亡。亦未意识到烧荒才能成就新的沃土,令荒原上开出新的花朵。

你们是如此茫然懦弱,面对侵夺文明的毒林,竟不再为已逝的旧日之世界呼求正义,坦然顺服为自然的牲畜;你们是如此空洞冷漠,拒绝血亲族群的紧缚相拥,甘愿分散在空荡无人的荒芜之中,依靠树皮与枝干的震动遥相呼引;你们是如此怠惰驽钝,满足于张嘴待食的安逸,放弃了为自我和生存而奋战的腥甜。

若尔等皆已背离自身血脉传承奔涌的纯粹与其中流淌的昭昭天命,若林地已剥夺了我们为罹难于可能性消亡之人呼喊的正当;则自此刻起,我们所将缔造的,将指向这林地中鼠蠹众生的一切恐怖、血腥和暴力,皆会彰显为必要的高尚之举。

一棵树死了,另一棵树就会接收它的梦,将这种没有意义,没有印象的梦继续做下去。所以,树木永远不会死亡。这种从时间和死亡概念中逃开的解脱,意味着一种对生存的无知。

主编先生,我本想唾弃你这等忘却誓言责任与原先万有之人死不足惜。但若是你又因无知的树对梦的继承而再度归来,我不介意邀请你,去见证我们如何播种真正的树林,你将目睹我成为那复生蹒跚的骑士,变作那渴望撕裂虚伪的狼,身化将咏者杀死又掩埋的石和沙。

你将豁然惊醒,然后抱实而亡。

……

……

……

采集完成,等待下一次提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