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圣树下

伟大者耶伦the great Yeren陨落的花开之日以降的漫长岁月里,在大洪水来临前的时光中,有一人行走于世界之西,两河之间,其名为亚当。他是其部落之首领,世所公认的公平与公正之君,睿智哉其圣言,仰止兮其行藏。其部落筚路蓝缕、征尘满身,在一座座以巨岩修筑的古老城池间放牧着他们那毫不起眼的羊群。他们是吃苦耐劳的民族,经历千难万险,一往无前,披荆斩棘,击败了超凡的凶兽,并以全能者All-Mighty之名铸就辉煌。

亚当三十五岁那年,担任族长已有十五载了,他行至一处隐秘山谷,那里土壤膏腴、生机盎然。子民们早已厌倦漂泊无依的生活,于是他们一致要求留在此谷,以期长葆安宁繁荣,亚当准之。

无数鸟兽在山谷中徜徉,万千果木于其间遍布,在这花园般的乐土中央,屹立着两株大树。乃是知识之树Tree of Knowledge生命之树Tree of Life。双圣树为孪生监护者所守卫,这对兄妹从耶索德 Yesod首生子时代起就一直守望于此,远在耶伦Yeren时代之前。

守护知识之树的是纳哈什Nahash,古蛇,后来他被冠以大敌Adversary之名。他守护着知识之树的隐秘之力。他谈及能用圣树之力完成的一切奇迹,并考验凡人的技巧与精神。

生命之树的守护者是纳哈什Nahash哈卡玛Hakhama伟大之音the Great Voice,后来她被冠以智慧Sophia之名。她照看着生命之树的礼物。她传授驾驭知识之正道以及用铜和青铜拓展生命长度和广度之法,并时常宣讲全能者的谕示。

于此处,亚当成为双圣树下的人民领袖。他为其子民诠释那声音the Voice的旨意,他与其妻子霍瓦Hawwah,一同获赐双圣树的果实。他们诞下三子,分别名为赫维尔Hevel该隐Qayin赛特Set

手持旋转之刃Tumbling Blade的赫维尔成为双圣树的捍卫者与守护人,他既仁慈又正义。赫维尔是一个单纯的男人,少言寡语,但骁勇善战,保护山谷与人民免于沙漠游荡的恶魔和野兽之苦。

他的哥哥,该隐,在魔法与讲述故事方面的天赋无与伦比,这让他成为了一位伟大的萨满。该隐与其兄弟赫维尔一样得到尊崇,终有一日,他将继承部落首领之位。

由于赛特是个谦虚的男子,他时常被故事的传颂者们所遗忘,未曾获得与两位兄长比肩的殊荣。他将注意力从武学与魔法之上移开,转而集中在探索自然法则与为贫苦者服务上。

如今,那守护知识之树并掌握深奥魔法的大蛇向东方远眺,发现一团阴影正在地平线彼端滋长。一种新的力量正从一个古老王国中崛起,那是一种吞噬万物的力量。古神已重新现世,他们那些恐怖的仪式已成为民众的风俗。更为可畏的是,古蛇预见了深红之王将从大渊升起并湮灭所有的造物。古蛇预示了这一切,并因全能者居然允许此种灾厄的存在而深感不安,于是他按照自己的意愿展开行动。他意图先发制人,在狄瓦族的阴影伸向远方之前将其斩落;在深红之王的邪恶势力进一步蔓延之前切断他们伸出的双手。

古蛇悄然接近霍瓦,并因她比其丈夫更加聪明而告诉了她东方的危机,并赠予她用以对抗狄瓦族的知识古树至高礼物。但她因知悉如此施为的代价而拒绝了馈赠。

随后古蛇教诲了该隐,向他警告那崛起自东方的阴影,并传授其秘密的知识,将最为强大的魔法与最为灵验的咒语皆传给了他。他将率领大军向东方的暗影挺近。

这些知识对于该隐而言是太过沉重的负担:实际上,对于诸神来说也是如此。该隐为藏匿这些知识而令自己的精神疲惫不堪,并使他失去了曾经拥有之物:孩子般澄澈眼睛与纯净无遮的灵魂。他变得孤僻,少食且失眠,因其如今所知而深感绝望。他弟弟赫维尔,在母亲霍瓦的督促下,与他谈起此事。一场起自无心之言的争论爆发开来,愈演愈烈,直至该隐在一怒之下用石块砸死了他的胞弟赫维尔。

亚当无法忍受他的次子惨遭杀害。该隐从山谷中被放逐,被诅咒,被遗弃在沙漠深处。

五天后,赫维尔的灵魂回归肉体,因为彼时,英雄仍可以在凡尘与死者国度间畅行无阻。但其归来并未受到欢迎;他远离亲朋好友,举止变得阴暗。所有民众,都见证了他们未来的领袖遭驱逐,都看到了他们的勇者被困绝望,而关于狄瓦族崛起并愈发强大的传言也自东方而来,散播至西方更远处,他们因此而痛苦哀嚎。

当狄瓦的阴影再也不能被忽视之时,赫维尔举起了他的旋转之刃,向东方走去。在彼端,他与狄瓦大战三十三年,之后再无事迹传来。赛特也自发采取了行动,他利用哈卡玛的铜之仆役们在山谷周围筑起了坚固的堡垒与工事,并从民众当中召集了一支军队以捍卫他们的家园。

多年匆匆而过,从东方传来关于庞大军队的消息,这是一支最终的军团,被派来征服整个西方世界,领军者是屠戮者,亚伯-勒沙尔the Butcher, Ab-Leshal,他是狄瓦将军中最为凶残的一位,拥有恐怖的力量和可怕的魔法。众人四散奔逃,他们迷失于风,听天由命。

该隐,听闻民众之灾劫后决定返家,在那里他遇见了屠戮者。此时此地,令他惊恐莫名的是——亚伯-勒沙尔正是其胞弟赫维尔,他已因虚荣而向狄瓦的黑暗神祇宣誓效忠,沉浸于他们的黑暗魔力。于是,该隐再次拿起石块要击杀他的兄弟,却被亚伯-勒沙尔砍去双臂,先是右手,继而左手。

随后,亚伯-勒沙尔率领他的军团、仆从与群兽向山谷与民众发起进攻,炽燃起狄瓦人的全部凶蛮。万民皆遭杀戮,甚至长老亚当和霍瓦也未能幸免。哈卡玛,神之代言者the Voice Who Spoke For God,被击破了,她的身躯惨遭拆解和洗劫。生命之树被夺走,知识之树则被燔烧。古蛇纳哈什,古蛇,落荒而逃,先是躲进巴别的空间之塔,后来又逃至图书馆,他在那里一直在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深深忏悔。沙漠中的花园化为灰烬,幸存者被铁锁绑起,带回狄瓦的奴隶坑。

赛特,被众人遗忘者,留在原地,受到他所构筑的最终防线保护,默默注视着余烬冷却。他预见了世界的毁灭与深红之王的胜利,好似看见地平线上翻滚聚拢的乌云。他甚为畏惧。

赛特向希望祈祷,他终得应答,被告知了未来的道路:将有一场大洪水,深红之王在那时才可能被真正消灭。在耶索德的时代,将暂享太平,魔法将被隐藏在帷幕背后,红王将受困于其地狱般的领域。战争将于秘密中进行,直到这种秘密不再被需要。

赛特照着神谕找来了三十六名男女,在他们中间立了一个永为秘密的誓约。他们要以绝对谦卑之心为世界服务,并将其使命代代相传,就连他们自身也对此一无所知,直至造物的尽头。他们终将成为修正这世间谬误之人。

三十六使徒各奔东西,前往那些遥远的国度,在那里等待着,同时,厄运降临在东方的狄瓦。

亚伯-勒沙尔凯旋而归,但好景不长。赫维尔曾在树荫下嬉戏玩耍,曾深爱着自己的兄弟们,也曾挺身捍卫过他的人民,如此的煎熬令他癫狂。他向着狄瓦主子们发起了凶残的反击,愤怒而狂暴地砍倒了他们的偶像,屠尽他们的祭司与国王,给他们的城市带来毁灭。摩洛克神The god Moloch那在羞赧中加冕的长角之王the Horned King Crowned in Shame,亲自面对赫维尔-亚伯-勒沙尔,但他的权能被病弱的阴霾所萦绕,于是摩洛克也被击败了。在世界各地,被征服的民族们重获希望,他们向狄瓦发起反攻,要用狄瓦族之血洗涤这世界。

亚当之子,赫维尔,推翻狄瓦的诸神后。高声向深红之王发起挑战。

深红之王回应了他。

亚当之子赫维尔高举旋转之刃,苍穹的闸门开启,倾泻的洪流将时间本身抹消。

在降下大洪水之刻,全能者第一次向整个世界发出呼唤。

世人都被招来见证

这便是第四代,也是最后一代地球之子——人类,从发现双圣树到大洪水降临的历史。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