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叛逃
评分: +11+x

2.14.2019 23:15 Site-CN-██ 观测点██西侧办公区

Dr.Ashyew凝视着主管办公室的门锁,一时竟有些犹豫。

已是午夜,基金会的职员们大多都结束了繁重的工作,正享受安心的闲暇时光。没准,Ashyew想,还有些在考虑喝一杯。那些刚入职的新人,大概又在和Silaqve助理聊八卦,Ashyew此时仿佛能听到他们的欢呼和笑声。

但是Ashyew没有这个心情:安保机动队无处不在,而他,深夜在办公区现身,又鬼鬼祟祟的藏在走廊上,一看就知道是个潜在的可疑分子。Ashyew不喜欢黄油的味道,当然更不喜欢迎面而来的子弹。

目前一切都在计划之中,Nickel早已做好准备,Ashyew也会借工作的机会踩点。熟练地开门,拔下带着体温的钥匙,影子一样滑进室内,轻轻地带上门,置身室内,Dr.Ashyew此时唯一庆幸的是主管最近给轴承上过油。

Dr.Ashyew,今夜叛逃。

Ashyew紧张地环顾四周,确认没有特工或者别的什么家伙躲在办公室里,准备在他下手的时候抓个现行。宽敞的办公室此刻一片寂静,月光明亮,白窗帘沉默的垂着,窗外那棵高大的苹果树沙沙作响,树叶的阴影在白色中抖动。主管的办公桌脏乱如常,文件和打印纸扔的到处都是,空气中弥漫着强烈的发酵三明治气味,令人只想落荒而逃。

Nickel只想要那个异常物品,至于Ashyew,几乎对他毫无价值,交易的两方对此都清楚的很——Ashyew同意,因为别无选择。

这是对基金会本身的犯罪……Ashyew,你这懦夫,你这叛徒,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你不配。
承认吧,就在逃跑的那一刻,你的手已经被染红。

异常并未被分类归档,甚至没有明确的记录,Ashyew熟知那些小小的基金会障眼法,也成功地回报给了其发明者。对于基金会,我们罪恶的的利维坦,无论是主管,特工,研究员,还是一个偏僻的小站点,存在也好,消失也好,似乎都无关紧要。更不用说那些D级——谁知道每个月要消耗多少?那么,一支小小的涂改液,贴着“劣质产品®”“保质期1年”的绿色标签,就算悄悄地失踪了,大概也不会引起太多注意吧?

不过无所谓。Ashyew拉开办公桌下的抽屉,那支涂改液低调地躺在一堆废马克笔、旧台历、回形针和燕尾夹里,在月光照耀下反射着朦胧的米黄色。主管平时把这个抽屉当成垃圾桶,用来丢弃没有价值的废物。Ashyew很少打开这个工作坟墓,除了异常物品,他还找到了意外惊喜,六个长绿毛的橘子。

根据计划,Nickel会在主办公区与Ashyew碰头。然而Ashyew并不急着离开,除了Nickel的要求,他还有自己的事要办。

Ashyew抽出一沓员工档案,轻柔地翻阅,沙沙作响的纸张相互摩挲,吹起小小的油墨香气的风。Wiskin,Emmthring,Regon,他找到了。

研究员Wiskin,欢迎。
不必自责,Ashyew,失败不是什么罪恶……我们再试一次。
采购的任务,今天交给你吧,Ashyew。你应该多出去走走,我总觉得你需要放松。

涂改液异常的效果,Nickel想必是知道的。当然,非常简单,就是“修正”啊。抹去错误,重新修改,Ashyew摇了摇涂改液,满意的听到咔哒咔哒的撞击声。他拧开盖子,抹去了Wiskin档案的最后一行。

█████████████████████
高级研究员Wiskin,于2/13/2017调往Site-██工作。

Ashyew取出下一份档案,是Emmthring,她身上蜂蜜蛋糕的味道让Ashyew无法忘怀。

您就是Wiskin先生的新助理吧?很高兴认识您,我的名字是Emmthring,安保机动队新进队员,叫我Ring就可以哦。

今天Yew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呢……一起去食堂烤蛋糕吧,看着自己的造物一点点趋于完美,保证可以开心起来的哦。

小Yew是要去采购吗?喂,你啊,不要摆出那样受惊吓的表情啦……黄油没有了,帮我也带一点吧,谢谢啦。

Ashyew吸吸鼻子,抹去了最后一行黑字,提笔。

████████████████████████████
安保机动队队员Emmthring,于2/13/2017职位变动,现作为外勤特工调往██市进行情报工作。

最后一份,主管Radience。看着乱糟糟的办公桌,Ashyew觉得随时会响起一声暴躁的呵斥,就像那个满嘴脏话的主管此时正站在他背后。他居然有点儿期待。

第一项工作,你{数据删除}的臭小子,把办公室收拾干净!

滚去工作!否则我给议会{数据删除}建议调你{数据删除}喂Keter!

哪个{数据删除}同意你去采购?我看你小子{数据删除}是要去鬼混!还有,买箱{数据删除}的啤酒,早点滚回来!听到没有!

Ashyew涂去了最后一行。

█████████████████████
站点主管Radience,于2/13/2017调至Site-CN-██任职。

Nickel一定会为他的鲁莽行为感到不快,甚至可能撕毁协定。Ashyew知道,但毫不关心,毕竟接下来所要发生的,已经在Nickel的控制之外。

Ashyew把台历上的日期改成了2/14/2017。

2.14 23:45 Site-CN-██ 观测点██ 主办公区

Ashyew已经在大厅跪了很久。他把自己塞在离入口最远的那张写字台下,狭小的空间和明亮的灯光带来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安全感。

还有15分钟。

熟悉的办公厅,灰色绒线地毯,三张写字台,Wiskin,Emmthring,Ashyew。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西区,主管Radience的办公室在那里。纤细的丝线紧绷着,挂在六个小盒子上,间或闪烁微亮的银光。阳光下的蛛网,陷入就难以逃脱,一如恐惧和悔恨。

腿麻了……Ashyew忍不住想换个姿势,但是他不敢。

你在害怕什么?呵呵,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
背叛了第一次,就不在乎第二次。对吧,卑鄙的家伙?

还有10分钟。

Wiskin桌上的闹钟开始循环Go Tell Aunt Rhody1,他用这首歌来提醒自己,加班的时候不要在桌上睡太久。偷资本主义的时间,做自己的事情,Wiskin总是用这样的话抱怨加班,以及和Radience主管开玩笑。

I was raised in a deep dark hole
The prisoner with no parole
They locked me up and took my soul
Shame though what they made

墙上基金会的矢量会徽让他想到脖颈捕捉器2,还有一个词,千夫所指。Ashyew苦笑,现在听来,这首歌真是无比应景。

还有5分钟。

我需要胃药,Ashyew想,自己的脸色现在一定非常难看:我快吐了,拜托……一定要撑住。

我有罪。

我修改收容记录,盗窃异常物品,擅自修改员工档案,勾结混沌分裂者,背叛基金会。Nickel……他就要来了,他会带走我……

我有罪。

Wiskin,Emmthring,Radience……对不起……我躲在贮藏窖里……我好害怕,我不是英雄,没有武器,我做不到……我好害怕……我真的很想活下去……

我有罪……

Ashyew把脸埋在地毯的纤毛里,双手抱头,攥住脑后的头发,发白的指尖止不住的颤粟着。上方的日光灯投下光线,室内的物件则伴随着深沉的暗影。

要结束了。

仿佛过去了几个世纪,又好像只是一瞬间。Ashyew能听到重重叠叠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敲击着地板,在空旷的走廊里回荡。他们有两个人,对,和那天一样,Nickel,还有……Ashyew几乎无法呼吸,他的胸膛里溢满空虚,以及撕裂般的绝望。疼痛,仿佛被子弹穿过。Ashyew闭上眼睛。

我只不过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伪君子,做着毫无意义的事,欺骗死掉的、不存在的良心。待在基金会里,我们迟早会死,Wiskin,Emmthring,Radience……谁也逃不掉。

我无法拯救任何人,无法作出任何改变,毫无天赋和才华,连工作日志都写不好……我什么都做不到,甚至都没有作出选择的勇气。躲在黑暗潮湿的角落发抖,透过监控器看着血一点一点濡湿地面,透过木板缝隙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原本有机会关闭防火卷闸门,有机会去主控室求援,有机会抢救项目和资料,有机会引爆自毁装置封锁哨站,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做,就那样目睹他们白白牺牲……我永远都无法饶恕这样子的自己。

求求你了,不管是谁,请至少给我一次赎罪的机会……

脚步声停在门外。Ashyew感觉自己漂浮在空气中,透过轮舞的灰尘和风的气息,他看到下方跪着的年轻人把手指移向身边一个小小的长方体盒子。

门无声的洞开。Ashyew突然有些好奇,又有些想笑。年轻人哆嗦着,试着打开盒盖,失败,盒子总是巧妙的避开。好吧,他的手抖得太厉害。

脚步声指向办公桌,缓慢,但却坚定。咸涩的液滴打在盒子上,年轻人强行掰开了盒盖,暴露出一个红色按钮。Ashyew再熟悉不过了,起爆器。他把手指无力地搭在按钮上。一场闹剧。Ashyew站在局外,沉默的注视着。

脚步停在桌后。年轻人按下按钮。

为了控制,收容,保护 Secure,Contain,Protect

为了基金会The Foundation

浓烟,爆燃,火光,巨响。Ashyew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