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插曲:演奏中

“你还记得,铃声响起之时吗?”

“你能告诉我,孩子们如何欢歌吗?”

——佚名敬仰者。

我们终于出发了。精心的策划终于有了成果。我们整个夏天都将在公路上自由地飞驰,想去哪儿就去哪儿。Rusty推出了他老爹的破旧雪佛兰作为我们的骑乘,他来开车。

第一天,我精神很振作。Rusty开车,Lee坐前边,我和Andy坐后边。我们先会去Black Ridge摇滚大会。我还记得以前去过,那感觉棒极了。我从此爱上了摇滚乐。

大家都很期待,尤其是Cindy和Lee。他们可不要像上次那样喝得烂醉了。

在俄亥俄的公路上开车一定很没劲,但Rusty总能保持气氛。我记得他能不断地拿经过的地点和人开玩笑…但只在市区里。我们现在在农田里。

我现在写不了,我头不舒服

又在路上,我记得路上

我们肯定迷路了。我不记得在公路上这么长时间也没看到交叉,或拐弯,或任何建筑物。我们面前只有一条直直的长路,通往永恒。老天啊,这个开场比我们的上一个暑假要逊色多了。

Rusty真是个傻B。我们几天来看到的第一桩房子,他居然一踩油门走了。他在那儿似乎有一些不好的记忆,什么嬉皮的混蛋理由。你怎么可能对没去过的地方有记忆呢?然后他居然敢不让其他人驾车,因为他是什么“指定司机”。

等等,我不记得了。Lee有开过车吗…

我们今天将Rusty留下了。等我们回来时,他已经不见了。

车更长了。我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但我知道是这样的。我牙齿的光更明亮,我光的双瞳更明亮。我已全知全觉。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