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 SCP-046-ARC (更為人知的名字是大屌 Richard Chappell) 收容室的智慧小語

Words of Wisdom From The Desk Of Richard Chappell

Chappell6.jpg

約 1938 年

SCP-046-ARC,惡名昭彰的芝加哥鬼靈領袖 Richard Chappell,在 1933 年基金會突襲他的莊園並將其關在收容室裡拘留。由於 Chappell 的年齡增長,所以他的精神與身體健康在他的關押期間迅速惡化。在他的最後幾年,他是以前的自己的一個空殼,經常和自己嘮叨抱怨一些別人無法完全理解的話題,或者在迷失在他自己的記憶中。接下來是他的個人護士收錄的一些較為離譜的陳述的簡短收集。

「我不相信任何喝水的人。魚他媽的在那東西裡面,明白嗎?」

「我不認為小孩應該被看見聽見。去他們的。禁止小孩。」

「你知道,我今天看到有個孩子把他的熱狗淋上番茄醬。真的氣死我了。」

「我殺了他。」

「你知道我不信任什麼人嗎?女人。還有站在該死的薄冰上的男人!」

「還可以說東方人Oriental1?我記不清楚。」

「你知道我恨什麼嗎?小丑。操它們和它們的乳汁。」

「 前幾天我去了慈善廚房,因為我有點餓而且不想買任何東西。在那看見好多義大利人。我們確實生活在一個社會中。」

「當我年紀還小的時候,我媽常常把溫度計塞到我屁股裡。我相當享受那樣。」

「不久前我看見一個男人親了另一個男人,他真是嚇人地勇敢。」

「雖然他們說這是個壞主意,但有沒有人真的嘗試把古柯鹼塞到自己的屁眼裡面過?」

「我以前習慣用棒球棒殺老鼠。我現在還是會殺,但現在只用板球棒。範圍更廣。」

「他媽的板球是什麼?一種愛爾蘭人的運動嗎?」

「你知道桶底的那些洞嗎?我曾經把我的大屌卡在其中一個裡面過。」

「你知道嗎?肏那些 Faerie2。如果他們再嚷嚷什麼被壓迫的事情,我就要拿根鐵球棒重打他們。」

「我今天遇到了一個 gay 機器人。酷。」

「給了 Chester Williams 一顆頭顱作為他的生日禮物。他似乎不喜歡。真遺憾。我喜歡那顆頭顱。」

「我遇到了這位愚蠢的博士老兄,不知怎的他只用小寫字母說話。我不知道那是如何辦到的,但他就是辦到了。總之,去他的。」

「把賣淫的先冷凍過,那他們就不會流血。」

「我記得我是海上民族的那段時光。我有鰓和所有東西。」

「如果你用威士忌浸泡子彈,那他們就會尖叫得更久。」

「幾天前某個蠢貨給我薄皮披薩。說真正的披薩不應該有那麼多的瑪莉娜拉醬marinara3。現在他身體裡面再也沒有那麼多的瑪莉娜拉了。 」

「我有一次要玩 3P。那個女的從來沒有出現,但老媽可沒有把我養育成容易退縮的人。」

「每個人總是來和我說:『哎,你有看到今天報紙上那個愚蠢的錯誤boners 嗎?好東西。』但伙計,我不需要任何報紙來檢查某個勃起boners 。」

「為什麼無家可歸的人不買間房子就好?」

「嘿!我可以自己擦屁股!滾開!」

「我曾經有條金魚。他將永遠活著。我會知道這點是因為他永遠不會沉到水底溺死。」

「所以,我背著鬼靈注射海洛因。這就是了。情況就是這樣。」

「你知道我討厭什麼人嗎?沒有眼皮的人。的確,我通常是他們失去眼皮的原因,但依舊如此。」

「為什麼孤兒不買位家長就好呢?」

昨天有可愛動物園但是你沒告訴我?!」

「聽著,兒子,在我是你這個年紀的時候,我們不會把一位想要打扮成郊狼然後和另一位打扮成熊的男人性交的男人稱為『獸控』。我們不會特別稱呼那男人什麼。那只是個撲克之夜。」

「聽好,我不是 gay,但整套的成人牙齒是整套的成人牙齒。」

「你惹錯吸屌者了!」

「肏那些殘障,他們該死地美麗而且見鬼地好色!」

「今天看到一位黑人男性和一位白人女性在一起。世界真的很殘酷。為什麼女孩得到所有的好東西?」

「他們還在做全身骨骼替換嗎?我的脊椎在癢。」

「他們叫我 Dick Chappell4,因為所有會眾前來崇拜。」

「今天我試著摸一隻貓。牠咬我。現在牠住在河裡。」

「我不明白為什麼人們說認知危害是如此糟糕。例如,只要讓視線遠離紙張就好。」

「噓,嘿,警衛,想要吸點快克嗎?」

「我想我可能是 gay。」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