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脚怪干的!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crewtime 11/12/07 (Mon) 14:07:13 #09843702


因于1988年谋杀女友克里斯汀·伊丽莎白·格伦,死囚丹特·劳伦斯·麦克奈特将在明年1月被得克萨斯州执行死刑。他的案件以他在审判中使用的非常怪异的辩护而闻名:他控告大脚怪是谋杀的罪魁祸首。显然,陪审团不接受这一辩护,并判处他死刑,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场审判只是一个有点奇怪但微不足道的法律小插曲罢了。

事实上,我不相信。我一直认为麦克奈特无非是拿大脚怪当替罪羊。这是一个相当荒谬的法律论点,其证据也不是特别令人信服。但是,我意欲报道每一个超自然的真实犯罪,而这绝对算其中之一。因此,也是出于观谬的精神,我将研究他的论点。

1988年6月10日,但丁·麦克奈特和他的女友克里斯汀·格伦离开他们在德克萨斯州沃思堡的合租公寓去野营。两人都是大脚怪爱好者,并在旅行前几周经常告诉他们的朋友,他们希望利用这次旅行来发现这种难以捉摸的生物。

他们计划是开车去新奥尔顿露营地,离沃思堡—达拉斯地区有四个小时的路程,然后在野外呆几天。最近有人在该地区目击到了大脚怪,看来他们有希望自己发现一只。根据麦克奈特的说法,确实如此。

星期五上午11点左右,麦克奈特和格伦离开了他们的公寓。他们都请了一天假,并且能够在当天早些时候离开。出发前,他们打电话给朋友麦克斯韦·曼特尔,把他们的计划告诉他,包括他们要去的露营地以及计划何时返回。

他们出发了,当天五点钟到达新奥尔顿露营地。麦克奈特后来说,他们花了四个多小时才到达,因为他们沿途停下来烧烤,后来在烧烤店工作的一名证人证实了这一点。抵达后,麦克奈特和格伦登记入住露营地。这是人们最后一次看到活着的克里斯汀。

crewtime 11/12/07 (Mon) 14:14:09 #57593019


三天后,麦克奈特衣衫不整、浑身是血地走出树林,来到露营地的登记小屋门口,他之前在那里获得了停车和睡觉的许可。他疯狂地敲门,他又困惑又谈吐自相矛盾,声称他的女朋友被大脚怪袭击了。他一会儿说她已经死了,一会儿又恳求营地的工作人员来救她。

警察随后很快赶到,随后找救护车将麦克奈特送往医院。

camp2.png

从一份报纸上扫描下来的被毁坏的露营地的照片。

警察赶往格伦和麦克奈特的营地,在那里他们发现了克里斯汀的尸体。她被钝器殴打致死。犯罪现场没有发现与伤口相符的东西。整个露营地一片混乱,格伦和麦克奈特的所有东西都散落在里面。

最初怀疑是钝挫伤致死,后来的尸检报告证实了这一点。验尸官进一步确定,克里斯汀很可能是被一名袭击者殴打致死,该袭击者在一次搏斗中掐死了她,根据她头发中的汁液和瘀伤的形状,凶器很可能是一根大树枝或棍子。

回到医院,麦克奈特的伤口被确定为轻微钝器外伤。他头部至少受了一处伤——可能是用树枝造成的,类似于杀害克里斯汀的凶器,也是用拳头打的。然而,他的伤势没有生命危险。

当警察来询问麦克奈特并逮捕他时,他的故事很简单:大脚怪袭击了他和他的女朋友。他声称他们已经跟踪这个生物几天了,当它在他们的互动中变得暴力,攻击他们。它用棍子打了他,把他扔在地上,然后掐住克里斯汀的脖子,打碎了她的头。他被最初的一击击倒,然后——手无寸铁——觉得自己打不过大脚怪,跑去求救。

显然,警察不相信他的故事。

crewtime 11/12/07 (Mon) 14:16:45 #53420217


坦白地说:我也不相信。

我知道,我知道。

通常情况下,我会提出一个可能有一些超自然因素的真实犯罪案件,然后调查所有表明案件事实上超出界限的小细节。你们听到我断然拒绝超自然现象一定很震惊。但是这个案子不同:超自然现象是在法庭上辩论的。这为案件变得清晰提供了更多的空间。证据被(半)认真地看了一下,然后就驳斥了。

是的:这确实是法庭上的真事。德克萨斯州起诉麦克奈特,是一场真真正正的审判,“大脚辩护”也是一场真真正正的辩护。尽管这很荒谬,但奇怪的是这个案子从未引起媒体的关注。麦克奈特请不起律师,所以他找了一个州指定的公设辩护人。他的公设辩护人——像大多数公设辩护人一样——工作过度,无法对他的案件投入太多精力。

所以当他的当事人告诉他,“是大脚怪干的!”还拒绝合作提出任何其他辩护理由,不愿援引精神错乱辩护、不愿接受认罪减刑协议……于是他放弃了,就给他以大脚怪的理由辩护。也没有任何有利的医学证据来证明他的当事人无罪,而且看起来也没有任何更好的辩护会站得住脚——至少,对于他为此案投入的这点工作量来说。

控方称,格伦和麦克奈特发生了肢体冲突,当时她拿了附近的一根树枝,想把它作为棍子,然后他夺走了树枝,并把它当作了凶器。这就是麦克奈特受伤的原因——是克里斯汀在自卫时受到袭击者伤害。

麦克奈特用他向警察讲述的那个故事作为辩护。它可以归结为两个关键证据:据称是麦克奈特在露营地拍摄的大脚怪照片和在犯罪现场发现的又长又粗的黑头发。

sighting3.jpg

最清晰的照片。已圈出“大脚怪”。

在审判过程中,他出示了几张据称是大脚怪的照片。但是,这些照片都不是特别清晰。在大多数照片里,所谓的“大脚怪”要么不在画面中,要么从树后闪过。在最清晰的画面中,大脚怪站在离镜头相当远的地方。它看起来既模糊又清晰,但可能是另一个露营者或野生动物。最终他们认为这不是大脚怪。

审判时出示的粗黑头发确实被判定为不是人类的毛发——但是证据显示,它们实际上是山羊的毛发。在附近地区有一小群野生黑山羊,尽管在新奥尔顿几乎从未发现过,但很明显这些毛发来自这种动物。

对于此,控方指出了辩方论点的各个缺陷。既然克里斯汀的尸体是在露营地被发现的,而且似乎没有被移动过,如果不是麦克奈特杀了她,为什么凶手要在那个地方伏击他们?麦克奈特抗议说大脚怪被激怒后一直跟着他们,但如果是这样,大脚怪最初又是怎么出现在他们眼前的?

最后,控方指出了留在犯罪现场的脚印。发现了两组足迹,而且只有两组:对应于格伦和麦克奈特的足迹。你可能会想到的大脚怪的同名脚印不见了。除了鞋印之外,只有一小部分蹄印——显然是穿过犯罪现场的脱落的山羊留下的。

陪审团认为麦克奈特的辩护不可信,裁定他有罪。最后他因自己的行为被判死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在审判前的几个月里拒绝接受任何形式的认罪减刑(因为他坚持自己是无辜的)。从那以后,他就一直关在死囚牢里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