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黑夜更粘稠,比白昼更明亮
评分: +19+x

行动代号:COLORFUL
行动目标:抓捕/消灭位于██°E██°N的██个现实扭曲者
执行人员:MTF-癸丑-12“大写的人Capitalized person
行动等级:Ⅴ级(高烈度High Intensity)


深巷。乌云Right hand蜷缩在垃圾箱旁,小心翼翼地呼吸着。恶臭一波一波地涌入他的鼻腔,引发一阵阵反胃。他捏紧了手里的格洛克18,另一只手拭去脸上滑下的冷汗。

“RH呼叫总部,RH呼叫总部。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乌云低声冲着通讯机呼叫着。无人应答,意料之中的结果。乌云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右手Right hand支撑着自己缓慢但坚定地站起来,有些脱力地靠在墙上,冷汗早已打湿了他的背襟。四肢微微发胀,大脑尖叫着发出让他去休息的指令。乌云甩甩脑袋,屏息观察着巷口的动静。

四下寂寥无人。如同此地的色调color一般安静。乌云深吸气,闪身出了巷子。

也许是疲惫让他的感官变得迟钝,直到最后一秒之前,乌云都没察觉到那个男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身后的。如果不是康德计数器抽风般的尖叫声让他本能地向前倒地翻滚,那致命的一击将不会只是擦落他几根头发那么简单。乌云顺着翻滚的惯性起身,抬手送出一串子弹。

枪响划破夜空,凝固的空气开始流动。男人如同按下了暂停键一般不动了,但也只是短短的几秒。男人抬起右手,三颗失去了色彩color的子弹落在地上,发出“叮当”的脆响。男人漆黑一片的脸庞上裂开一道惨白的微笑,嘴角上扬到诡异的弧度。乌云毫不犹豫地从腰间抽出闪光弹,拉掉插栓丢在两人之间,然后拔腿就跑。

“████████!!!!”

男人发出的尖叫刺痛了乌云的耳膜,但他毫不在乎地疯狂奔跑着。所以当那扇紧闭的大门突兀地打开,那个身披墨色长袍的怪人横在他面前时,他只是选择拔出腰间的蒙古刀,干净利落地一记横斩。

乌云惊恐地看着自己挥出的刀刃卡在空气中,如同嵌入了石板一般动弹不得。在距离怪人身体几寸远的地方,那闪亮的银色刃身被诡异地扭成扭曲的一团,并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刃尖逐渐失去颜色color,蚀骨之阴一般沿着刃身向上攀升着。单兵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过载的警告声刺耳地炸响,乌云放开握着刀柄的手,蒙古刀“当啷”一声掉在地上,和地面熔在一起,成为单调的景色color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夜……”

怪人张口,声音沙哑如老掉牙的留声机。乌云下意识后撤一步,背上立刻挨了重重的一击,撞得他五脏六腑都快移了位。剧痛之下乌云无力地倒地,泪水迷蒙中,他看到那个没有面孔color的男人温顺地站在怪人身旁,神情顺从如一只被驯服的野猫。怪人拄着干枯的手掌,长袍在背后拖出一条幽暗的影子。他在乌云面前蹲下,鹰手轻抚乌云的头颅,语调温和宛如呼唤离家的游子。

“孩子……我说过了……智者将逝之时……明白……黑暗有理。”

乌云努力从一片雪花图案中辨认出那四道朝夕相处的身影——RF、Br、LF、LH——一如往日一样站在他的面前,只是没有了存在的证明color

“……目的……”

乌云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他惊讶于自己的声音已如风中残烛般摇曳无力。

“什么?”

显然他的声音太过细弱,怪人很有耐心地让他再重复一遍。于是乌云怒视着他,目光灼热像是要把那苍白的面具从他脸上扒下来,然后在那张不知样貌的脸上狠狠唾上一口。

“你们的……目的……”

有那么几秒,怪人愣住了。随后是狂笑,在这狂笑中他的长袍随着他的身体一并抖动着,身下的影子也和他一起发出兀鹫般刺耳的笑声。

“目的?我们能有什么目的?你们入侵我们,像病毒一样传播那可怖的灾厄color,而我们只能待在阴暗的角落里瑟瑟发抖,看着我们的世界变成这般令人作呕的模样color!孩子,你们想放逐我们,想抹平我们的存在color。但你们不会成功,只要我们的灵魂不灭,我们的悲愿就不会终结。我们要一步步地,从你们手中将世界变回它原本的模样。变回那原本美丽至极的样子color。”

“你听说过吗,孩子?”

怪人张口,用他低沉嘶哑的嗓音讴歌。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夜。

日暮之时,年老之人应燃烧,呐喊。

怒斥,怒斥那光的消逝。

智者将逝之时,明白黑暗有理。

因其言语已无法迸发闪电。

但他们,不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夜。

怪人漆黑的长袍羽翼般展开,其下比黑夜还厚重的黑暗密不透风地裹住了乌云。怪人摘下鸟嘴面具,露出一张刻满沧桑的面容,嘴角挂着一抹温柔的笑意。

“没事的,孩子。我不会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夜的。”

黑夜如同沥青般粘稠,而天的下面是灰白一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