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皆生日

“吃了它,”一个疲惫的,穿着商务休闲装的男人说道,他把一个盘子放在Andrew面前。Andrew刚被护送到一间仅有一张桌子的小屋子里。他朝下看,对盘子有点惊讶。盘子上是一个十二寸的圆形糖霜生日蛋糕,上面写着“生日快乐Dana”。他困惑地朝那男人看去。“不好意思……你说什么?”

“吃了它。”

他低下头看着蛋糕,直到他抬起头来。“全部?”

“是的”

Andrew再看了一眼蛋糕,然后拿起了被提供好的勺子。这肯定是某种科学实验。屈服于他可能只是只小白鼠的事实,被选为试验这块蛋糕至少还是种荣幸,他尝了一口。还好。它尝起来像是店里买的,带着香草糖霜的黄蛋糕。但遗憾的是,他没过多久就又抬起头来。“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我能来点牛奶吗?”

那男人朝着墙上的单向镜看去。几分钟后,另一个男人带着一加仑牛奶和一个玻璃杯进来了。庆幸自己的好运,Andrew喝下一杯牛奶之后继续开动。解决前一半相当简单,但他在吃到三分之二时便慢了下来。即使牛奶也起不到什么作用。那男人明显注意到了这一点,并始终看着那单面镜。慢吞吞的进食持续了很久,但在消耗了半加仑的牛奶之后,任务总算完成了。Andrew被护送出去,回到了他的监禁室。

——

Andrew以前很爱吃。

这害得他的人生一落千丈,没错,就是因为他对食物不分种类的喜爱。因为这一点,他在纽约开了一家叫Andy’s的小酒吧。事情一切都好,直到另外一个Andy,市长的儿子,带着一帮小厮来骚扰他。Andy胁迫他停业,否则他的市长父亲会让它关门大吉。Andrew的错误是拒绝了他。接着,他发现那小鬼的朋友正打算掏枪,便躲进柜台里去摸索他的那一把。Andrew快过了其他人。

——

第二天,Andrew又被带到了那房间的桌前。“吃了它,”那个男人说道,把另一个蛋糕放在他的面前,上面用糖衣写着“生日快乐Don”。同样地,他也被提供了牛奶。

Andrew又一次毫无怨言地吃掉了蛋糕,虽然它这次不再那么好吃。大概这是昨天剩下的吧。无论如何,他花了更多时间去搞定它,随后把脸埋进了两手之中。“噢,我想我会难受死的。”他被迅速地带回了监禁室,在那里他吐出了甜点的大部分。

——

“吃了它”,那男人说道,面前是一块写着“生日快乐Bob”的蛋糕。

“我干嘛要做这个?”Andrew边吃边问。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

“这是谁做的?是你订的吗?”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

“我以前经营过小酒馆。我们自己订蛋糕。”

“有意思。现在吃了它。”

Andrew皱了皱眉然后继续吃了起来,他在沉默中解决了它。不过他的胃又一次没能处理掉这甜品,在他回到监禁室的途中便被吐得一干二净。

——

第二天,他等了很久才开吃。“我很感谢能有蛋糕吃,”他低头看着写有“生日快乐Bill”的蛋糕说道,“但每天都吃也太多了。”

“你必须吃。”

在继续开吃之前,Andrew又皱了皱眉。

——

第二天,他是和另一个囚犯一起。他,编号D-2886,是个块头大却松弛无力的西班牙人。在表达了他对这件任务的惊讶之后,他急切地和Andrew一起分了蛋糕。Andrew很高兴他不用吃完整个蛋糕,虽然2886喝了大部分的牛奶。

他累到没法说话,但同时也发现D-2886不会英语。他们分食了蛋糕和牛奶,世界一切都好。

但是,一周后,2886厌倦了蛋糕。他吃了几口就停下了。那男人(译注:监管者)指着蛋糕说:“Es necesario que usted coma.”(译注:西班牙语,"你必须吃") 2886摇了摇头,Andrew则继续吃着,同时带着兴趣看着他们的对话。那男人把话重复了一遍并用手指比划着戳向蛋糕。2886被激怒了,抓起蛋糕扔到了男人脸上。然后,奇迹一般地,一个新的蛋糕凭空出现在桌上。那男人,2886,以及Andrew看了它好一会儿,接着男人掏出枪对着2886开了火。2886的尸体倒在地上,男人随即转向Andrew。“吃了它。”

Andrew慌忙地服从了。

——

好几周过去了。每天都有一个新的名字在蛋糕上。其他囚犯来了又走,无论对任务热情程度如何,但Andrew总留着。或许他们明白他在必要时一个人也能吃掉蛋糕。或许是他对任务的默默接受。无论什么原因,他总是会吃完蛋糕,也不多抱怨。

——

某一天,Andrew被护送到了只有桌子的房间里。那男人看上去有些不同了。他在递出盘子时嘴上带着小小的微笑。盘子上是一个写着“生日快乐Mitzvah Steven”的蛋糕。那男人同时给了他了一加仑的牛奶以及,从未有过的,一杯咖啡。

“这回不一样了。”Andrew说道,同时在模塑的甜点上舀下一勺。

那男人耸了耸肩。“我被告知你已经留在这好一段时间了,你该感到幸运。大部分的时间我们都是收拾掉你们这帮家伙。”

Andrew叹了口气然后吃了一口蛋糕。“太好了,我该提一下我讨厌蛋糕的。”

“你该这样想。这些蛋糕保住了你的小命。”

Andrew想了想然后撮了口咖啡。“好吧,但愿我不会得糖尿病。”

这蛋糕尝起来糟透了。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