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齿微甜
评分: +24+x





Bartender在灯下调酒。
西柚丝在光中变的剔透,是红玛瑙凝成线正在流动。

“B,酷暑来了。”她说,“调杯Mint Frappe吧。”

深夜蝉鸣聒噪,掺杂于蓝调布鲁斯之中。

“为什么你总喜欢将樱桃替换成西柚丝?”Bartender笑了,背过身去制作一些刨冰,“不过,很好看。”

“因为我讨厌樱桃,”女人稍稍歪头,“樱桃啊…女孩子啊…活力啊…”

一阵碎碎念。
吧台的仿木文理桌面,侧脸抵在手背上。

“最近有什么事?”他将碎冰缓缓拨入鸡尾酒杯内,“从今年入夏之后好久没见。”

“杂事,碎事。”一支香烟点燃,“工作嘛,一如既往。”

吸管插入。

“关于异常?”

“关于异常。”她微抿一口,“敬往事,敬自由,敬今后。”

“敬于自由。”B这次笑的像个孩子,尽管早就是个大叔。“你们基金会不把我们‘关着’的原因是因为你吗。”

“不是。”畅饮,此刻她稍皱眉。“O5的意思,他们说要来这里喝两杯哦。”

“大人物。”他拉过身旁一把高椅,坐在她的对面,“请我一支烟如何,酒水免费。”

“很划算,但你适应烟吗。”

“那也没人规定异常不准抽烟——”Bartender接过Zippo和一根爆珠,“珠子咬爆之后是什么味的?”

“异常味。”Mint Frappe上层刨冰沉入,像泰坦尼克号撞击冰山一角。“小玩笑,别瞪我。”

“坏女人。”Bartender把玩Zippo,接着又还给她。

短暂沉默。
烟雾与灯。

“啊…”B打碎寂静,掐灭烟头,“薄荷。”

“我有西柚味的。”她端起鸡尾酒杯,看着对面的他。环形玻璃是莫比乌斯环,呈现出两人的脸。
“若有一天,你跟着酒吧不见踪影,我应该去哪找到你们。”

“去梦中吧。”Bartender答道,“我仍然记得你。”

“梦中?”

“梦中,无眠航行。”他亲吻她唇。“晚安。”

微量尼古丁混合酒精淌入意识,搭配炎夏的夜,星空浩瀚,伴随西柚丝。
碎冰溶于酒,浓度跟随时针变低。


“像稀释后的夏。”烟熄酒尽,“再来一杯,少些Rocks足矣。”

抵不过没人应答,她抬头,看着眼前的前挡风玻璃,车停在路旁。

嘈杂蝉鸣依旧,蓝调停息。

“下个仲夜见。”女人对着车窗外破晓划过的地平线摆摆手,发觉盒内少了两支烟。

轿车驶去,在远方变成黑点消失殆尽。


他在车驶后出现,他驻足于柏油路面。
“仲夏之夜见。”
于暖风中摇曳的粉荷,Mint Frappe沉浸世界边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