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黑白黑白黑白黑白灰

昨天,

我看见三个人死在一个满是鲜血、粪便与灯光的房间里,只因有人打了个喷嚏。

今天,

又有三个人进去,手上握着廉价的拖把和彼此的性命。

昨天,

我看见一个我钦佩的男人被枪决,只因他给一个被无端苦难所蹂躏的女孩送予一支玫瑰。

今天,

她忘记昨天的事,隔着三个走廊,我还能听见她叫声凄厉。

昨天,

我看见一队士兵在与死去战友的尸体激斗。

今天,

我们测试另外一份样品,全都是儿童。

昨天,

我看见在一个无人问津的废弃工厂里,四男一女被枪杀。

今天,

它循环上演,每隔十一秒,没完没了。

昨天,

我看见一个男人舒服地就坐在精致的扶手椅中,啜饮着苏格兰威士忌,笑着令一个女人停止呼吸。

今天,

他因为表现良好而获批得到一天假期。

昨天,

我看见上百个身穿橘黄色连衣裤的男男女女,像牲畜般被驱进一个充满毒气与火焰的空房间里。

今天,

几百人被告知他们将获得一个减刑的机会,还有一个为祖国服务的良机。

昨天,

我看见世界于万千种恐怖中毁灭。有时我们甚至来不及尖叫。

今天,

我还活着,写下这些。你想要个好结局?滚你妈。

你也活着,读到这里。

上帝保佑我们。

控制。收容。保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