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吃蓝莓派啊
评分: +14+x

“好想吃蓝莓派啊……”

腿上盖着毯子,轮椅上的Prism这么轻轻说道。

我趴在不远处,后半边身子晒着太阳。今天的阳光特别好,暖洋洋的感觉让我想要翻个身晒晒肚皮……然而我是不能翻身的,背上的“重物”不允许我这么做。

左边头顶的毛被轻轻揪了一下,背上看了很久的小祖宗开口说话了:

“大狗大狗,蓝莓派好吃吗?”

果然,一个才五岁大的人类幼崽的关注点果然和我很像……不对不对,是如此肤浅。抵挡住在阳光下美美睡上一觉的诱惑,我回答道:

“还行吧,就是普通的水果派的味道,酸酸甜甜的。”

“真的吗?可是镜子爷爷已经从中午念叨到现在了。”

嗯……跟一个五岁大的孩子也很难解释清楚什么叫“老年痴呆症”啊,我只能用尽量直白简单的语言慢慢解释给她听:

“那是因为你棱镜爷爷傻了。”

“傻了?”

“对,傻了。你看普通人也不会光着个膀子腿上盖着毯子就坐在女厕门口念叨一下午的蓝莓派对吧。”

不远处的棱镜好像有点冷,猛地颤抖了一下。随后又念叨了一句:

“好想吃蓝莓派啊……”

“梅梅,你想晒晒太阳吗?”我问背上的小祖宗。

得到肯定的答复以后,我转身走了几步,终于能全身沐浴在温暖的阳光里。

冥界其实也是有阳光的,那些老狗也很喜欢晒太阳。在他们身边的时候,时光总是会变得慢下来。

我有些昏昏欲睡了。莫非我也老了吗?从我成为这个站点的一份子以来,已经过了十二年了。Prism已经77岁了,对于一个年近八十的老人,你不能期望他能够思维敏捷、时刻清醒。

眼皮越来越沉,我闭上了眼睛。背上的小祖宗也趴了下来,温暖的阳光真是催眠啊……

我做了一个梦。

其实也不能算是梦吧,说是“回忆集合”也没错吧?都是关于棱镜的。

棱镜在处理文档。

棱镜抖着手给别人称小龙虾。

棱镜和李阿姨调情。

棱镜和王奶奶调情。

棱镜和张妈妈调情。

棱镜在男厕和女厕装针孔摄像头……

啊,都是满满的,充满画面感的回忆啊。

脖子那有点湿湿的,我醒了过来。估计是小祖宗又流口水了。

环顾四周,夕阳透过落地窗,把周遭的一切都镶了金边。不远处,一队员工正喊着口号跑过楼道。自从《关于加强员工体育锻炼的几项建议》被实施以来,每天都能看到为了工资运动的人们。

也许是被吵醒了吧,背上的梅梅揉着眼睛坐了起来。

“梅梅,饿了吗?我们去吃晚饭吧?”

“嗯。镜子爷爷呢?”

“估计在我们睡觉的时候被护工推回房间里了吧。”

“那好,走吧。”

感受到一双小手揪住了脖子上的毛,我站了起来,不快不慢地向食堂走去。

王奶奶走了,李阿姨走了,张妈妈走了……

基金会还剩下多少老员工?人总会变老的,最后也只会剩下一捧黄土。

但是希望还在,新的生命会延续希望,继续前行。

“梅梅。”

“嗯?”

“晚上吃个蓝莓派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