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美好的世界
评分: +19+x

Var无视走廊一旁上吊的老人,径直走向大厅。

推开轮椅,他经过转角,握住了门把手。

门的一旁亮蓝色的名牌上赫然写着:

“Hannah研究员办公室”

而门没有上锁。


房间里没有人,办公桌上一片凌乱,玻璃瓶被打碎,焉了的玫瑰躺在地上,窗户被打开。Var发誓他能听见外面风吹打窗帘的声音。

最终她还是选择了与病人一样的死法。

转椅上安详的放着一张信封。Var伸手拾起,警觉的瞥了一眼后便丢进了垃圾箱。

里面没什么热闹好看,外面也只有草草一行字迹。

Blue已浸入世界。


Var来到site-CN-34员工食堂。

他看见了Svba,与一大片Blue。

“没有活人了。”svba说。
“无论是哪个世界。”

“……”

“不!你不懂!你这个没长脑袋的混蛋!人都死光了,你看不见!”

svba激动的大喊,看来他也没逃过Blue的感染。

“这是个Keter或者更他妈厉害的玩意儿。我们或许该去找稳定锚——艹,已经没用了,Blue已经占领了现实。”

“……”

“艹!你这个混蛋!你体会过失去一切的感觉吗?你就是个麻木的,混蛋的,艹他妈celf的腚眼子的彻底的ASSHOLE!”
svba死死的拽住var的衣领,剧烈的摇动着。1秒后他松开了手。

“你他妈的衣领上为什么会有针——”

“svba你是个彻底的混球平行世界你彻底探索完成过吗这不是不去尝试的借口。”

“什么?”

“你他妈滚回去给我找找不到不要回来见我。”

“你会说话?”

“这不是重点svba霍金也能说话快去找去平行世界找。”

“找什么?”

“希望。”

svba顿了顿,焕然一新的站起身来。我想他已经彻底摆脱Blue了。

“记得告诉Hannah,一切都好。”

“我会的。”

svba消失了,他的背影像个任重而道远的战士,离开了这个位面。

不过他卡在了墙或是尸堆里,那些水泥混合着粪便和血液的东西一下子填满了他的气管和食管。




Var来到了32站点的入口,外面的街道上遍布着被Blue杀死的人的尸体。有些高楼旁的粉碎得更为彻底一些。

他看见了Blues博士,不是那个危险的令人反感的Blue,不过就字面听起来一样。

“我后悔让这一切发生。”

这不是降临于所有人身上的诅咒这也同样不是你的错。”

“不,我没能阻止。”

“没人能阻止。”

“你不懂,Var。当你一遍又一遍的重塑现实,但你珍惜的人和事总是从天上坠下,在你面前爆出血浆,摔个粉碎。这无法改变,那个Blue是无解的。”

“至少你还活着。”

“可他们却死了。”好Blues说。
“一切都来不及了,现在我也被Blue感染了。若我继续与你沟通,你也会被Blue控制。”

“……”

好Blues不再说话了。那一刻他扭曲了现实,将自己变成了地上一具爆浆的尸体。他不再Blue了。




Var来到了中心街。

喷泉喷射着油脂和血浆,天空中不断有尸体落下,里面爆开大片的Blue。

他看见了Tictoc神父。他正蹲在喷泉旁。

“你终于来了。”

“机器的心不会生锈若不是Blue侵蚀了你我想你不会袖手旁观的。”

“你说34?”

“是。”

“呵,明知无法拯救,却要徒劳忙碌。svba就是个反面教材。”

“这不是你逃避的理由。”

“人总会逃避的。O5也没能逃避Blue。我曾试着拯救,甚至向机器求助,但没用。因Blue不是出自机器或者人类之手。”

“告诉我真相。”

“再没有真相了,Var,这不只是生命或宇宙的真理。如果知道的话必死无疑。即使不知道真相,我也到了离开的时刻了。”

钟塔发出巨大的响声。这里何时有座钟塔?

Var流利的从拘束衣里掏出手枪,早已准备好似的向Tictoc射击。目标是脚腕,毕竟还有情报可拷问。

“机器的寿命到了,再见。”

说着,他便转身投入喷泉。子弹虽然击中了脚腕,却未能阻止,只不过是让喷泉又染上一抹崭新的红色而已。




Var来到了江边的堤坝。

这是哪条不知名的江?Hannah,Svba,Blues,Tictoc,还有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尸体漂流而过。天空被黄昏染成了奇异的黄色。色调是黄。

没有风,连一丝空气的波动都没有。不存在的双耳被江声填满,让人想把耳朵砍下来。

Var最后的理智崩溃了。他把生命交给命运抉择。

“如果是单数我就去死。”

说罢,他拿起一块石片,往江心投去。

啪。

啪。

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