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杆.
评分: +27+x

1月37日,Kroc在海上迷航的第八天。

……

“大概在罗弗敦群岛周围…”

生锈的花洒下水珠断断续续地滴落在头顶,闭上双眼用力吸气,劣质化学产品的刺激性“香味”充斥鼻腔

值得庆幸的是,食物和淡水还剩下很多,呼救设备也完好无损,船内的各部分功能也都在正常运作,天气与先前的暴风雨相比起要好的太多,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救援

他弄丢了自己的胸牌,反应过来之前曾听见有什么东西顺着地板上排水孔滑了下去,但他刚吃完药,身体乏力一动都不想动,两眼呆滞地望着天花板。


来到了一片漆黑的水域,但除此之外并没其他令人不适的事物。

“我看见了其他船只,它就在附近。”

远方随着日落升起的桅杆,那就是之前看见的那艘船,他敢肯定那艘船看见了用来呼救的红色闪光灯。

浴室里的照暖灯似乎是因为失修的缘故在天花板上闪烁了几下。
“短短短长长长短短短”

“我需要一点儿时间来寻找那块胸牌,或许他掉进了某个夹缝中?”

黑色的液体从花洒滴落,伴随着时间地推移已经布满了地板顺着台阶蔓延到浴室外,传来阵阵恶臭。浴缸中的男人对此毫无察觉,水雾遮盖住了镜子,隐约的看到从窗户缝隙渗透出的两点猩红。


“轰隆———滋嘎———”
伴随着钢板被撕裂的声音船停止了行动,海水顺着破口涌入船舱内,貌似是撞上了暗礁?这些崎岖的礁石不知从何时出现在船的四周,周边漫起了白雾,望着水下,仿佛有什么在伺机潜伏着,Kroc不寒而栗,悻悻地站在甲板上向着面前的庞然巨物挥手,喊着,但那船中空无一人。

两者之间的距离缩进了,Kroc看清楚了那艘船的模样,是一艘破旧的全帆装船,破裂的木板张开巨口向人展露出内藏在深处的深渊,船被水流带着冲进了其中。
一个小岛呈现在他眼前,上面有一个黑色的人影,向他招手挥舞着银闪闪的胸牌,Kroc的胸牌,岛上的灯塔射出的光线击穿迷雾…
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照射在他的身上。

Kroc张开双臂,拥抱着他们,逐步踏进深渊


“现在是1月39日1点整,前海军上尉Kroc被发现溺死于家中鱼缸,其余信息暂未公布,电台将持续为您报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