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上级

Site-77,SCP-1837收容区域

Shirley Gillespie主任在每天的例行巡视时注意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那个干净的塑料水槽中通常会放有看门人的老式拖把,漂浮在和缓的水流之中,而不是一把空空如也的压片。这很成问题,因为Gillespie主任并不知道那个神秘拖把缺席的原因。

她的双唇微微噘起,随从们知道这代表的含义。

安保主任Anderson第一个坦白:"呃,很抱歉没有提前通知您,主任,对象被征用于观察。"

Gillespie没有看他一眼,"哦,真的?我不记得我批准过这类测试。"

"您没有……命令来自上级,仅向相关人士透露。"

Gillespie瞪了他一眼,"Anderson,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更好的解释,这些……不管他们是谁,进入我的站点就像在他们自己那儿一样,你不打算就此向我说点儿什么吗?"

"嗯……"插嘴的是她的孙子Ralph Poget,这让屋里的所有人放下心来,"或许没有这么糟糕,主任,也许我们的工作引起了哪位监督者的注意,毕竟,还会怎样呢,嗯,我们优秀的安保主任没来得及在我们巡视之前告诉你这件事吗?"

Gillespie点了点头,快步走过大厅。"Anderson,观察在哪里进行?"


Site-77,Eucild级测试场地

Gillespie走入观察台的后排,和其他十五人一样安静且不引人注目,他们不必担心突然的闯入会使人察觉到他们的存在,最前面的男人正专注于下方的测试室。

Karlyle主任是团队的核心,在他人记录的时候观察着测试。他是个高瘦的男人,戴着墨镜突出了他的光头。他的双手是团队中唯一未在忙碌的,相反,它们正背在身后。

半小时后,男人潦草地在笔记板上书写,持续录像,以及进行一些当你在记录异常活动时所需要做的零碎事务。当灯亮起,Karlyle是第一个转身,并和其他人一样吃惊地看到,他们不再孤单。不过,他是唯一一个知道自己是因看到谁而惊讶的人。

Gillespie与他得到的档案描述相符,一个矮小,年事已高的女人,电烫头发,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短裤,第一二眼看来完全无害,很难给人一种掌管了整个站点的女人的印象。但她现在站在这里,身边环绕着一群沉着脸的男人和一个年轻人。

"您是Gillespie主任吧?"

Gillspie站起身,两手拎着手提袋,"是的,"她走下楼梯,面对观察者的集会,"您似乎知道我的名字,先生,但我不认为我们在正式介绍前有过令人愉快的经历。"

Karlyle将他的手摆放成僵硬的八十度角,"Karlyle Aktus主任,很抱歉打扰了您。主任,还有……您的突然到来。我们在原则上仅允许向相关人士透露信息,您看——"

"我无需知道?"Gillespie冲他微笑,"我明白了。无论您和您的小伙子们在这里做些什么,那一定很重要。"

"是的,非常重要。我听说了您在这里的很多工作,主任。"Karlyle试图用休闲的微笑给对方留下一个尚可的印象。

Gillespie效仿着,"我很高兴我的工作能在我们的小领域在为人所知。"她转过身,示意Roget博士,"Ralph,来见见这位来自监督者的先生。"

"我从没有说——"Karlyle想要开口,但他的话被一个跳跃到距他仅几英寸的年轻人打断了。

Roget博士呲牙咧嘴地笑起来,放好他的双手,"嗨,我是Ralph。"

"我的荣幸……"Karlyle握了握他的手,眼睛仍停留在Gillespie身上,"你是……那位令人尊敬的主任的孙子,对吧?"

"是的!"他像个顽皮的孩子般咧嘴笑了,"我听说过很多关于您的事情,博士!"

Karlyle悄悄地皱起了眉,"什么?"

"哦,嗯……好吧,或许您见过茶点主任,她能告诉您所有事情!"

Karlyle松开了握着的手,将他们交叠在背后。"令人期待,如果你的主任同意我这么做的话。"

Gillespie露齿而笑。尽管从他们两人身上他看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作风,Aktus仍看出了家族的相似。"当然。如果您准备好了,我们很快可以在茶室中招待您。"

Ralph回到她的身边,她在他的耳边低语。他们带着随从登上楼梯,Karlye看着他们。


下午茶时间

Gillespie主任小口啜饮她的茶,"如果您把它放在那里,很快会变凉的,Aktus先生。"

"我知道,"Karlyle回答,在座位上活动身体,"我只是怕烫到我的舌头。"

"对风险与众不同的厌恶,为了您行业中的某些人,"Gillespie说,在放下茶杯的同时闭上眼睛。"那是……"

"那不是我可以自由讨论的对象。"

"我明白了,"Gillespie开始心不在焉地将糖搅入茶中,"那么,您所做的这个神秘工作是我们指挥官的庞大计划中的一部分,还是出自于您内心的善良?"

"我们重启了一个旧项目,我只能告诉您这个。"

"包括那些酸?您用它们来控制,收容,或者……别的什么?"

"我没有这么说过,"Karlyle端起他的茶杯并皱起眉头,"如果您不再对我的工作进行假设,我将非常感激。"

"但您什么都没有告诉我。谈话是一种双向沟通,这是我从Ralph那里学到的,每当他变得不可理喻或是闷闷不乐,我就会和他交谈,直到他开始还嘴。"

"我希望您不会如此打听一个年轻人的生活。"Karlyle抿了一口茶,发觉它很苦。

Gillespie向他微笑。"当然。您喜欢这茶吗?"

"是的,谢谢。"

Gillespie抿了一小口茶,"那么,您既然远道而来,应该对我们的Site-77有所了解。"

"遗憾的是,我对此一无所有,"Karlyle凝视着面前的茶水,"您能为我详细阐述吗?"

"好吧,也许您需要回到我们之前的讨论方向……"

Gillespie还没来得及回应,Anderson走进了房间,将饼干放在桌上,等到她听见他关上门的声音,她才继续说道。

"二战之前,Site-77就已经存在于这个可爱的意大利乡村中了,那时我还没有意识到基金会的存在,我们全家住在西弗吉尼亚州亨廷顿,我的父亲在那里开了一家杂货店。"

Karlyle低声嘟囔,听起来像是"令人好奇"。

"战争期间,站点遭到轰炸,引起了一起重大收容失效,很多人死于那场灾难。很糟糕不是吗?有什么东西能像它们一样引起如此的雪崩效应?"

"你这是什么意思?"Karlyle伸手拿起一块饼干问道。

"炸弹落下,我们一直在这里,太多恐怖的流血事件,异常肆意横行,那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嗯——"Karlyle打算开口的时候饼干屑像弹片一样从他嘴边冒出。

在他说下去之前,Gillespie打断了他。"嘴里塞满东西的时候不要讲话。"

Karlyle恼怒地咽下饼干,"好吧,这只是因为我们失去了掌控,那是真正的悲剧。如果我们有一些异常的对抗措施,阻止那些轰炸机接近,将会是另一种结局。"

"那算是将异常项目武器化防空?"

"我没有那么说。"

"但您没有否认。"

Karlyle有些愤怒,"我不喜欢这样的胁迫,您不怎么热情友好,Gillespie小姐。"

"主任,谢谢。"Gillespie拿起一块饼干,依靠在椅背上,"别担心,我不是来向您演讲我在那些美好旧日中学到了什么,我想告诉您的是,我需要帮助。"

"请再说一遍?"

"这是我的兴趣。推动我的项目,使他们到达从未有人预料到的地步。您以为我为何要聚集它们?"

"它们?请后退一步,主任,我没有资格来——"

"提供给我一份工作?我知道,但您一定有不少能够传递您请求的门路,或许您可以使当权者知道Shirley已准备好参与另一份工作。"


Site-77,行政大楼

Roget博士帮助他的祖母捆扎行李,但他无法帮助自己不为她担心。"你确定要让我负责这里吗?Anderson会非常乐意接手的,我敢肯定。"

Gillespie包装她的化妆品并向他微笑。"你会做的很好,Anderson不及你一半合格,而且我不认为他能像你一样得到所有人的拥护。"

Ralph也笑了起来,"你觉得你会去多长时间?"

"我不知道,但我相信你有能力在我走后打点好一切。"

"不用担心那些。你准备好了吗?"

Gillespie啪嗒一声合上她的手提箱。"是的。"

于是,Gillespie启程了,去往她的下一个伟大冒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