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中瓶 a.k.a. 奇术仿生机器人特工会梦见电子Candy Lab吗
评分: +52+x

剧烈的痛楚在特工Asriel的下半身炸裂开来,但这只持续了片刻,随后Asriel的大脑就出于自动防卫机制切断了他的意识。最后映入他视线的,是朝自己奔来的Varitas的身影。


“现在时刻0800时,依据预定应该是特工Asriel恢复意识的时间点。不知道你能否听到我的话?”

有些熟悉的人声从耳边传来,将Asriel的意识从无边的虚无之海中唤醒。

“当然,以你现在的状态想要做出回应可能有些困难,这是正常的,不用心急。”另一个声音,Asriel试图回忆起这个声音的主人,“慢慢来,先从试着睁开眼睛做起吧。”

Asriel集中精力,试图搞清状况:自己是Site-CN-91所属的特工Asriel,自己是一名男性人类,自己有两只胳膊两条腿,两只眼睛一张嘴,眼睛是用来看到外界环境的器官,只要自己睁开双眼就能看到周围的环境。自己之前正在试图阻止一起收容突破,然后,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来着?

不过,总之他能睁开双眼了,出现在他眼前的是陌生的、有些晃眼的白色天花板,以及两个有些模糊的人影:站点医务总管孙耀与实习工程师“Colorless”.L,看来他们就是之前听到的那两个声音的主人。Asriel试图抬起手挡住天花板的反光,然而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他的双手毫无知觉,仿佛它们从来不曾存在一般,然而Asriel的眼前却明明白白出现了自己右手投来的阴影。

“别着急,呃,你可能已经发现自己哪里不太对劲了,这是正常的,总之——”第三个声音从旁边传来。Asriel试图坐起身来看向那个声音的来源,异变再一次发生了:他的身躯毫无反应,可双手抱胸靠在墙上的高级研究员Varitas却进入了他的视野。

“算了,还是从头说起吧。在七十八个小时之前,特工Asriel发现一个Euclid级收容物从Site-CN-91的人型收容区逃脱,由于你及时发出了警报,此次收容突破事件被及时阻止。但是,呃,你被该异常攻击,然后——”Varitas的声音显得很不自然,“简单的说吧,当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的身体只剩颈部以上的部分是完好的了。”

“不过幸运的是,你的脑袋相当完好,而正好奇术电子技术部在实验一种新的……嗯……”孙耀沉思片刻,然后看了Colorless一眼,“算了,技术细节还是让专业人士来描述吧。总之结果就是实验成功,你现在又能睁开眼睛举起手了。”

“我……你……”Asriel费力地张开嘴,发出嘶哑的声音。

Colorless接过孙耀的话:“我们管它叫‘玛丽·雪莱’计划,大体来说就是把奇术和机器人技术结合起来用于残肢再生,靠人体自带的微弱休谟势阱效应驱动仿生器件,最后把仿生器件转化为真正的人体器官。老实说之前我们从未进行过如此大规模的实验,顶多也就是复原一只手臂或者一只眼球而已,但谢天谢地我们还是把你复原成功了。虽然吧……”

“虽……虽然什么?我到底缺了什么?”Asriel嘶哑地低语。

一阵沉默,随后Varitas开口了:“没缺什么,根据奇术电子技术部的说明,仿生器件的转化相当成功。你和所有正常人一样能跑能跳能呼吸,而且你这由人造仿生器件组成的身躯应该有着更好的延展性于强度。只不过……好吧我想你应该发现了,你失去了对自己颈部以下的感知能力——虽然你依然可以正常操纵它们做出动作。”

又是一阵沉默,这次打破沉默的是Asriel的怒吼:“所以你们未经我同意就把我改造成了一个由死人的脑袋操纵的无知觉机器人怪物?凭什么?你们凭什么这样子随意玩弄我的身体?”

“因为我们做的到,就这么简单!因为我们认为一个能睁眼说话呼吸走路的特工Asriel要比一颗在焚化炉里烧成灰的死人脑袋更有价值,就这么简单!还有,不用摸了,你不是机器人,你皮肤下面是正常的血肉器官,不是齿轮和轴承。”Asriel听到这话后低下头看了一眼,才发现自己的右手正在抚摸着自己的腹部,“在其他人眼里你百分百是个正常人,因为你本来就是。所以我也希望你能尽快恢复过来,继续以一个正常而健全的人的身份履行你的职责。”

Colorless挠了挠头:“而,而且也不用太悲观啦,从理论上来说你的感知能力应该是不会有问题的,可能你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来恢复,或者,呃,一点刺激?”

“是的,比如被高压电劈一回,或者被我从背后开一枪。”Varitas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不过我强烈不建议你尝试这么做。面对现实吧,特工Asriel,你的身体一切正常,顶多是有一点点不影响日常生活和工作的小毛病。只要你想,你还是可以站起身来,和其他人一样行走、生活、工作、还有战斗的。”


Asriel呆呆的躺在病床上,墙上的时钟正指向夜里十点。

他扭过头去看向床头,那里摆满了同事送过来的慰问品——当然,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并不知道Asriel身上发生了什么,以为他只是普通的受了伤需要休养。因而慰问品也显得五花八门,Gunnarr送了一本用古盖尔语写的诗集,Colorless送了一瓶试管装的Candy Lab——然后自己消灭掉了其中的一半;剩下的一半则被抱着爱猫“三味线”游荡进病房的八川一扫而空,留下了一只意义不明的风干蜥蜴;而infas不知道为啥趁着四下没人的时候往床头塞了一本《Playboy》……

说的好像Asriel还用得上它似的。

Asriel向床头伸出手去,摸索着床头的这些慰问品——只有用这种动作他才能意识到自己双手的存在,而他必须习惯这种感受,正如Varitas所说,他必须和其他人一样行走、生活、工作和战斗。

身为一名资深的基金会特工,Asriel知道这份工作从来就与“安稳”二字无缘,普通的肢体伤残在他们所面对的危险当中完全排不上号,他们要面对的是恐怖的多的事物——例如永恒无尽的孤独与遗忘,不可名状的存在与神灵之类的。和那些比起来,“感受不到自己脖子以下的身体”实在不能算什么大事。可尽管如此,尽管如此这也不是什么能随随便便笑着接受的事实……

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感受不到自己的指尖。感受不到自己的双脚。

感受不到地面,感受不到碗筷,感受不到衣物。

感受不到温暖的躯体,感受不到刺骨的寒风。

感受不到

感受不到

感受不到感受不到感受不到感受不到感受不到……

“不!”Asriel的思考被一声大喊打断了,然后他才发现,那是他自己发出的喊声。

总之不能这样,不能再继续这种无意义的负面思考,随便做点什么都好——这样想着的Asriel伸手拿起了离自己最近的慰问品,把它拿到自己面前下意识把玩起来。

然后他才发现,自己正在翻看着infas塞给自己的《Playboy》,而自己的左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伸进了睡裤里面。

Asriel并不是那种会享受性欲的类型,可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平时习惯了的动作是多么的可贵:不知道是仿生器件本身就没做这个功能,还是因为失去感知导致自己毫无冲动,不管自己怎么重复,自己的下体却毫无充血的迹象,倒是被越拉越长——看来Varitas说的“延展性更强”真不是开玩笑的。

“开什么玩笑,竟然说我正常?Asriel自嘲的笑了笑,然后愤怒的朝着下体猛砸了一拳,但依然什么反应都没有。“起码让这玩意硬起来才能叫正常啊,哪怕只是看起来……”

然后他瞥见了床头那个空荡荡的Candy Lab试管瓶。

如同鬼使神差一般,Asriel拿起了那个直径约两公分的空瓶子,然后——

他把它插进了自己的下体。

双手以完全让人看不出有异常的灵活运动,Asriel一手扶住自己的下体,一手将瓶子插了进去,而人造仿生海绵体的质量着实优秀,将空瓶子完全包住也没有损坏——当然即使损坏了Asriel也发现不了。最终,二十多公分长的瓶子完全塞了进去,傲然“挺立”在Asriel的腰间。

“我都干了些啥,不对,应该说他们都对我干了些啥……”Asriel茫然地看着它自言自语,同时左手依然下意识地上下揉搓着。尽管被用这种奇怪的方式粗暴对待,但Asriel的下体依然冷冰冰的,毫无充血的痕迹。

Asriel忽然感到了一丝异样,可他还没来得及想这意味着什么,病床里忽然警铃大作,Asriel匆忙用被子盖住自己的下半身与《Playboy》。随即,Varitas、Colorless以及一大堆同事冲了进来。

“怎,怎么了?”Asriel故作镇静。

“你还问我……难道你自己都没意识到身体哪里不太一样吗?”Varitas气喘吁吁地回应道。

Asriel感到一丝丝麻意,胸口传来心脏猛烈跳动的跃动感。

“就……就在刚才,我们安置在你体内的奇术感应器示数忽然猛烈波动……”Colorless的语气激动无比,“既然你现在还活的好好的,那就表示是另一种可能……实,实验完全成功了,你应该能恢复自己的身体感知了……”

Asriel的腿上逐渐传来被单轻柔的触感。

“不,等等……你是说……”Asriel的头脑一片混乱,一半是因为自己身体各处不断恢复的感官,一半是因为他忽然想到了某件事。

“所以,你刚才是不是有什么刺激”……

“我觉得只是时间到了所以慢慢恢复”……

“总之这下子就太好了”……

“恭喜完全康复”……

同事们的声音彼此混杂不断传进Asriel的耳中,他试图求救,可是已经晚了。

剧烈的痛楚在特工Asriel的下半身炸裂开来,但这只持续了片刻,随后Asriel的大脑就出于自动防卫机制切断了他的意识。最后映入他视线的,是朝自己奔来的Varitas的身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